· 角色評點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資訊-角色評點>本文

小龍女原型夏夢:我和金庸 其實不如不說

發布時間:2015.10.06 21:06 閱讀次數:26643 出自: 新華港澳 作者:佚名

<a href='/data/1881.html' target='_blank'>小龍女</a>原型夏夢

  小龍女原型夏夢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秋風沉醉,伊人垂淚。當92歲的秦怡和88歲的王文娟把手輕輕地與夏夢交疊,這個82歲的“小妹妹”竟有些動了情、動了容。夏夢沒想到,闊別銀幕多年,回到出生之地上海,老朋友待她如初見。影迷們更覺驚喜,從來只覺銀幕上斯人如天仙下凡,裊裊婷婷,怎知暌違多年,一身素色難掩光彩。

  11月,“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紀念著名表演藝術家夏夢女士從影65周年”活動在上海電影博物館舉行。那一晚,能容納百人的藝術影廳里座無虛席,連通道都擠滿了人。不僅是觀眾,秦怡、王文娟、葉辛、吳思遠、曹景行、佟瑞欣等許多文化名人也在擠擠挨挨的人群里化身影迷。不為別的,只為談談舊電影、聊聊當年情。

  “我和金庸,其實不如不說”

  一說夏夢,金庸對她的那點愛慕之意便不可不提。武俠大師為夢中情人委身長城影業當個小編劇的軼事,當年的華語文學圈里人盡皆知。一度還有人揣測,大俠筆下的黃蓉、小龍女、王語嫣,其原型都有夏夢若隱若現的影子。而金庸以化名“林歡”為夏夢度身定制的劇本《絕代佳人》,單看片名,愛意已了然若揭。

  但無論是“襄王有心,神女無意”,抑或是“才子有情,佳人有意,只是恨不相逢未嫁時”,穿行過春花秋月,一切往事都如煙。回到上海的夏夢只言:“我和金庸,其實不如不說。”再無他語。

  不如不說,是夏夢惜字如金,也確實是無話可說。對她而言,故事都是別人的,她選擇的是兢兢業業的工作與踏踏實實的家庭。

  出身于一個文藝之家,父母都是票友,夏夢的少女時代在老上海濃重的藝術氛圍中度過。她讀瑪利諾女書院,寫一手好字與好文,還熱衷戲劇表演,尤愛莎士比亞的作品,“夏夢”這個藝名正是取自莎翁《仲夏夜之夢》。

  在長城電影出演第一部作品《禁婚記》時,18歲的夏夢演活了片中妻子的角色,該片一舉獲得當年的國語港片票房冠軍,并蜚聲新加坡、泰國和越南。此后,《娘惹》、《白日夢》、《孽海花》等,夏夢主演了近40部影片,紅遍香江、南洋。但她卻在事業最輝煌時激流勇退,21歲就嫁給商人林葆誠,并與之攜手同行半個多世紀。如此一生端莊,難怪影視評論家石川這樣評價她:“是傳統士大夫心中理想女性的化身,又是承載著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民國文人家國夢想的夢中情人。”

  “我與秦怡,永遠站在一起”

  紀念活動當天,電影博物館特意放映了夏夢主演的越劇電影《三看御妹劉金定》,勾起臺下老藝術家王文娟的一段回憶。“60年前我們初見,印象中夏夢言語不多,一開口就是跟我們探討越劇身段、唱腔。”小半個月的相處,王文娟對這位港島來的女影星刮目相看,“她好像從不把自己當明星,只想做一個稱職的演員”。

  同樣塑造過大批銀幕女性形象,秦怡則這樣描述自己對夏夢作品的怦然心動:“它們就像駛往過去的列車,讓那些美好變得生動又鮮明,叫人強烈感受到電影的蓬勃生命力。”上世紀60年代初的上海,就曾有“千方百計為‘一計’,三日三夜為‘一夜’”的流行說法。“一計”指的是陳思思主演的《美人計》,而“一夜”便是夏夢的《新婚第一夜》。

  在秦怡看來,找來夏夢,回顧歷史,是為定格瞬間,征服時間,“會會老觀眾,放放舊電影,有時候回頭看看過去,可以更好地出發”。而在夏夢不善言辭的表達里,回到上海見見老朋友,只因:“我與秦怡還有談不完的話,我們還是在一條線上。”這條線,便是中國電影的傳承一線。

  巧的是,紀念夏夢從影65周年的當口,適逢上影廠成立65周年。沒有官方正式的慶祝活動,電影博物館里這樣一場光影歲月的故事會,卻牽出幾代影人的豪情勃發。演員佟瑞欣說:“電影事業不可能平地驚雷般重新開始,它應該有所繼承才能發展前進。”而放映一部老片,回望一批老影人,就是電影在不忘卻的前提下煥發新生的證明——佳人韶華仍在,還請風華傳代。


分享到微信

正在拼命加載..

分享到微博

一月熱門排行

相關小說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