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角色評點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資訊-角色評點>本文

父與子──從郭靖與楊過的沖突談起

發布時間:2015.09.19 21:02 閱讀次數:30272 出自:本站 作者:佚名


  “中國傳統文化中許多時候是關注整體和對傳統的尊重,維系傳統,向傳統認同多于看重個人的獨特性和創作性。結果是那些對生活有特別經歷,或對信仰的某一層面有特別感受的人,很不容易得到認可和接納。”

  ──引子

  “射雕三部曲”可以說是奠定金庸先生“武林盟主”之位的三大著作,其男主角雖然都是俠者,卻又大異小同,他們分別具有儒、道、佛三家的人格魅力。此處只對關系十分密切的《射雕英雄傳》之郭靖與《神雕俠侶》之楊過略加比較,淺談具有中國特色的“父子關系”與教育理念。

  如果說《射雕英雄傳》是英雄的史詩,那么《神雕俠侶》就是情愛的詞話。如果說嚴守禮法、循規蹈矩的郭靖是儒家傳統理念中理想的衛道士--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那么個性張揚、率性而為的楊過就是道家所提倡的逍遙之俠。正如學者陳墨所說,“真正的儒家之俠,即使是‘窮’也想要‘兼濟天下’的,這叫不墜青云之志,真正的道家,即使是‘達’也首先是要‘獨善其身’,這叫潔身自愛,往往全身而退,有心歸隱”。可見郭靖與楊過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是個性、氣質甚至人格理想都根本不同的兩個人,這對“父子”--郭靖是楊過精神上的“父親”--的種種沖突,其根源是文化傳統中,舍小我顧大局的信仰與實現個人價值的人文理念的沖突,是傳統教育中家長權威與子女個性的沖突。

  郭靖是一個憨厚正直、篤信大義的典型的“儒家傳統主義者”,是正統道德觀的楷模,是禮教大防的衛道士,而楊過則是一個人文主義代表,是任性偏激的個人主義者,是傳統概念里離經叛道的異端分子。“儒家重群體、重教化、重共性、重社會理性;道家重個人、重人性、重情感氣質、重自然風度”,這樣的思想差異令郭楊這對“父子”矛盾重重。


  “郭靖做事情,只問大是大非,講禮、講理、講義;楊過做事情只問自己的好惡,偏激熱烈不顧一切”,這樣迥異的價值觀,加上森嚴的禮教制度、“存天理,滅人欲”的道德理念,注定了楊過與小龍女的戀情是要遭到以郭靖為代表的儒家禮法衛道士們的強烈反對的。郭靖在這所扮演的是一個過來人、一個長輩、一個權威代表的角色,“他用‘禮教大防’的武器,堅決地阻止楊過對小龍女的追求。他從來就沒有理解過楊過,只是‘希望’和要求楊過無條件地按照他的生活信條去行事,去做人”,他覺得這都是理所應當的,是毋庸置疑的,這就跟現實中的許多父母一樣,他們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都是替孩子著想都是對的,孩子應該也必須按照他們所規劃的那樣去發展去生活,哪怕最后證明了這是錯的,他們也還是可以用“出發點是對的是好的”作為脫罪或免責的依據,而且還能得到“可憐天下父母心”的褒揚,而子女們呢?接受了,才是好孩子才是孝順才是乖,不接受呢?那就是忤逆,就是大逆不道,就是辜負了父母的一片良苦用心,就是不理解父母。可什么是理解?理解應該是建立在溝通的基礎之上的一種換位思考,而溝通應該是君子式的“和而不同”的交流,而不是“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長”的壓制性的談話。可郭靖就是在完全沒和楊過溝通的情況下,判定楊過要娶小龍女--學生娶老師這樣一件事情是胡鬧,是亂 倫,是錯誤!甚至在楊過“堅決不認錯”的時候想要一掌結束掉他這條小命。

  但就像小說中楊過所說的一樣,他沒有錯,他又沒做壞事又沒害人,他只不過是在宣布小龍女是他的老師的同時又宣布要和自己的老師結婚罷了,這要是放在當下,也不過就是“師生戀”或“姐弟戀”嘛,礙著誰了?沒有。他只不過是在追求人格的獨立與個性的自由時,以一種與儒學精神及其倫理規范不大相符的形式將這種追求表達出來而已,而且這都是利己但不損人的事,錯了么?不。但郭靖所代表的權威可不這么認為,他們覺得自己所捍衛的神圣的“國法家法”受到了侵犯,而且還是來自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公然挑釁,這個時候他們就搬出了傳統教育中的另一套理論--棒下出孝子,你不聽話是吧?還抬杠是吧?看我不打死你!就算是在現在這個有《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社會里也依舊存在著“我自管教我自己的兒女,干別人什么事啊”的觀念,更何況是在法與理不分家的時代呢?這套理論,經典理論,說白了,就是家庭暴力,理直氣壯地存在了幾千年的暴力。

  這樣的教育理念與溝通方式,有什么理解可言?這樣的“父子關系”能不矛盾重重、沖突不斷嗎?

  確實,從社會本位的角度出發,儒家“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感、“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責任感、“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從而不考慮個人得失甚至犧牲自我的崇高追求都是十分可敬可佩的,但從人文主義的觀念來看,“儒俠的人格卻未免因‘禮’而不得獨立,又因‘中庸’而缺少鮮明個性,甚至有許多難以避免的情感與理性的沖突”,當他們選擇理性、事業而犧牲情感與個性時,形象就變得不那么可愛了。而道家之俠的表里如一,雖然少了幾分可敬,但比起儒俠來還是要可愛得多的,而他們為實現自我,實現人格獨立、個性自由的真性情所做出的種種不懈努力和執著追求,則使得他們不但可愛也同樣令人欽佩敬仰。可敬緣自其無私與崇高的信仰,可愛來自其自主與執著的追求,他們的好與壞、對和錯都是要擺到具體的環境中去衡量的,并沒有什么通用的公式可以一舉將之概括,但郭楊之間的關系則是一種社會共性,這不只存在于小說之中,也存在于中國千年來的歷史之中,更存在于現實社會之中--文學作品,尤其是優秀的文學作品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反映社會現象,金庸先生自己便在《鹿鼎記》的后記中承認“小說反映社會”,要改變或者說改善這種關系還是要靠理解、靠溝通。

  教育,不是要把誰“復制”成誰的模樣,而應該是引導一個人朝著合適的正確的方向去發展去成長;溝通不是談判,不該彌漫著硝煙,更不該充斥著壓迫與反抗的較量。所以,“和而不同”應該不只是一種君子態度,還可以是一項教育原則、一種溝通方式,也可以是一種富有中國特色的“父子關系”吧。追求個性獨立與人生自由、彰顯主體性與獨特性風采,這應該是每個初生牛犢的凌云壯志與沖霄豪情吧,這本是無可厚非的,卻總會遭到傳統教育理念的百般阻撓,這勢必會使得個性主體與教育權威產生摩擦甚至激化為矛盾沖突,這應該也是文化沖突的一種吧,是千百年的思想沉淀使人們對此司空見慣了吧,好比一個風濕患者每到陰雨天就要忍受病痛的折磨,久而久之麻木了,似乎都忘了要去治療,疼已經成了一種習慣,疼了就輕描淡寫地說一句“哎呀,老毛病了,早習慣了”,就好像哪一天不疼了反倒是不對勁的,可疾病終究是一種不健康的狀態,而這樣“尊卑分明”的“父子關系”和教育理念本身就是一種病態,不但該治而且該根治,“和而不同”正好就是對癥下藥,病去如抽絲,所以耐心地慢慢治療怎么也比任其惡化要好的多吧。

   以上是金庸小說所引發的一些思考,純屬個人偏見。


分享到微信

正在拼命加載..

分享到微博

一月熱門排行

相關小說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