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山劍法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雪山劍法

中文名
雪山劍法
類????型
武功
出????處
金庸武俠小說《俠客行》
創造者
雪山派祖師
招????數
“老枝橫斜”、“風沙莽莽”等
路????數
七十二路

雪山劍法

雪山劍法是金庸武俠小說《俠客行》中的的武功,創制這套劍法的雪山派祖師生性愛梅,是以劍法中夾雜了不少梅花、梅萼、梅枝、梅桿的形態,兼古樸飄逸而有之。梅樹枝干以枯殘丑拙而貴,梅花梅萼以繁密濃聚為尚。劍招有時招式古樸,有時劍點密集,劍法一轉,便見雪花飛舞之姿,朔風呼號之勢,出招迅捷,宛若梅樹在風中搖曳不定,亦有塞外大漠飛沙、駝馬奔馳的意態。

雪山劍法共七十二路,書中出現的有“老枝橫斜”、“風沙莽莽”、“明駝西來”、“暗香疏影”、“梅雪爭春”、“胡馬越嶺”、“明月羌笛”等招術。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七 雪山劍法

【2】各人每次拆招,所使劍法都是大同小異。石破天人本聰明,再聽白萬劍不斷點撥,當第七對弟子拆招時,那一路七十二招雪山劍法,石破天已大致明白,雖然招法的名稱雅致,他既不明其意,便無法記得,而劍法中的精妙變化也未領悟,但對方劍招之來,如何拆架,如何反擊,他心中所想象的已頗合雪山派劍法要旨。

【3】雪山派群弟子對白師哥的劍法向來懾服,心想他雖然以一敵二,仍是必操勝算,各人抱劍在手,都貼墻而立,凝神觀斗。初時但見石清、閔柔夫婦分進合擊,一招一式,都是妙到巔毫,拆到六七十招后兩人出招越來越快,已看不清劍招。白萬劍使的仍是七十二路雪山劍法,眾弟子練慣之下,看來已覺平平無奇,但以之對抗石清夫婦精妙的劍招,時守時攻,本來毫不出奇的一招劍法,在他手下卻生出了極大威力。

【4】白萬劍睜開眼來,臉色鐵青,心想對方饒了我的性命,用意再也明白不過,那是要帶了他們兒子走路,自己落敗,如何再能窮打爛纏,又加阻攔?何況即使再斗,雙拳難敵四手,終究斗他夫婦不過,想起愛女為他夫婦的兒子所害,自己率眾來到中原,既將七名師弟妹失陷在長樂幫中,石中玉得而復失,而生平自負的雪山劍法又敵不過玄素雙劍,一生英名付于流水,霎時間萬念俱灰,怔怔的站著,也是不作一聲。

【5】白萬劍和石清這一斗上手,情勢又自不同,適才他以一敵二,處處受到牽制,防守固是極盡嚴密之能事,反擊之際卻難以盡情發揮,攻擊石清時要防到閔柔來襲,劍刺閔柔時又須回招拆架石清在旁所作的呼應。這時一人斗一人,單劍對單劍,他又恥于適才之敗,登時將這七十二路雪山劍法使得淋漓盡致,全力進擊。

【6】石破天心想:“我確是看你們練劍而學到了一些,就只怕學錯了。”便點了點頭,道:“我學的也不知學對了沒有,請白師傅和石莊主、石夫人教我。”說著長劍斜起,站在白萬劍身側,使的正是雪山劍法中一招“雙駝西來”。

【7】石破天見他長劍劍尖微顫,斜指石清,當是似攻實守,便道:“那么是由我搶攻了。”長劍也是微顫,向石清右肩刺去,一招刺出,陡然間劍氣大盛。這一劍去勢并不甚急,但內力到處,只激得風聲嗤嗤而響,劍招是雪山劍法,內力之強卻遠非白萬劍所能及。

【8】閔柔便伸劍向石破天緩緩刺去,她故意放緩了去勢,好讓兒子不致招架不及。石破天見她這一劍來勢甚緩,想起當年侯監集上贈銀之情,咧開了嘴向她一笑,又點頭示謝,這才提劍輕輕一擋。閔柔見他神情,只道他是向母親招呼,心中更喜,回劍又向他腰間掠去。石破天想了一想:“這一招最好是如此拆解。”當下使出一招雪山劍法,將來劍格開。

【9】閔柔于指點石破天劍法之際,卻盡有余暇去看丈夫和白萬劍的廝拚。她靜聽丈夫呼吸悠長,知他內力仍然充沛,就算不勝,也決不會落敗,眼見石破天一劍又一劍的將雪山劍法演完,七十二路劍法中忘卻了二十來路,于是又順著他劍法的路子,誘導他再試一遍。

【10】石破天道:“謝謝你。叮叮當當,你和爺爺都躲在那桌子底下嗎?好像捉迷藏,好玩得很。”丁珰道:“還說好玩呢?你爸爸媽媽和那姓白的斗劍,可不知瞧得我心中多慌。”石破天奇道:“我爸爸媽媽?你說那個穿黑衣服的大爺是我爸爸?那個俊女人可不是我媽媽……我媽媽不是這個樣子,沒她好看。”丁珰嘆了口氣,說道:“天哥,你這場病真是害得不輕,連自己父母親也忘了。我瞧你使那雪山劍法,也是生疏得緊,難道真的連武功也都忘記得干干凈凈了?……這……這怎么會?”

【11】史婆婆“哈”的一聲,說道:“第一招便不對!”石破天臉色更紅了,垂下手來。史婆婆道:“練下去,練下去,我要瞧瞧你‘厲害’的雪山劍法。”

【12】七八招一出,他記著那晚土地廟中石夫人和他拆解的劍招,越使越是純熟,風聲漸響。史婆婆和阿繡本來臉上都帶笑意,雖是一個意存譏嘲,一個溫文微笑,但均覺石破天的劍招似是而非,破綻百出,委實不成模樣,可是越看臉色越變,輕視之心漸去,驚佩之色漸濃。待得石破天將那顛三倒四、七零八落的七十二路雪山劍法使完(其實只使了六十三路,其余九路卻記不起了),史婆婆和阿繡又對望了一眼,均想此人于雪山派劍法學得甚不周全,顯是未經正式傳授,但挾以深厚內力,招數上的威力卻實已非同尋常。

【13】史婆婆點頭道:“很好,使熟之后,還得再快些。這招‘開門揖盜’,是用來克制雪山劍法那招‘蒼松迎客’的。他們假仁假義的迎客,咱們就直捷了當的迎賊。好像是向對方作揖行禮,其實心中當他盜賊。第二招‘梅雪逢夏’,是克制他‘梅雪爭春’那一招。雪山劍法又是梅花五瓣啦,又是雪花六出啦,咱們叫他們梅雪逢夏。一到夏天,他們的梅花、雪花還有甚么威風?”

【14】那第三招叫做“千鈞壓駝”,用以克制雪山劍法的“明駝西來”;第四招,大海沉沙”克制“風沙莽莽”;第五招“赤日炎炎”克制“月色昏黃”,以光勝暗;第七招“鮑魚之肆”

【15】克制“暗香疏影”,以臭破香。每招刀法都有個稀奇古怪的名稱,無不和雪山劍法的招名針鋒相對,名稱雖怪,刀法卻當真十分精奇。

【16】史婆婆授了十八招后,已感疲累,當下閉目休息,任由石破天自行練習。過得大半個時辰,史婆婆又傳了十八招。到得黃昏時分,已傳了七十二招。同時將他已忘了的九招雪山劍法也都教了。金烏刀法以克制雪山劍法為主,自也須得學會雪山劍法。

【17】石破天只看得數招,便即全神貫注,渾忘了懷中還抱著一人。他既學過雪山劍法,而丁不四所用的招數,一小半是曾經教過他的,沒教過的卻也理路相通,有脈絡可尋。兩大高手比武,斗得緊湊異常,所使武功他又大部分學過,自是瞧得興高采烈。

【18】雪山派眾弟子瞧著十分得意,就有人出聲稱贊:“你瞧白師哥這一招‘月色黃昏’,使得若有若無,朦朦朧朧,當真是得了雪山劍法的神髓。丁四老爺子手忙腳亂,若不是白師哥劍下留情,他身上已然掛彩了。”

【19】石破天內力強勁之極,所學武功也是十分精妙,只是少了習練,更無臨敵應變的經歷,眼見敵招之來,不知該出哪一招去應付才是。他所學的金烏刀法,除了最后一招之外,每一招都是針對雪山劍法而施,史婆婆傳授之時,總也是和每招雪山劍法合并指點。此刻他心中慌亂,無暇細思,但見白萬劍使甚么招數,他便跟著使出那一招相應的招數來,是以白萬劍使“老枝橫斜”,他便使“長者折枝”,白萬劍使“明駝西來”,他便使“千鈞壓駝”。哪知這金烏刀法雖說是雪山劍法的克星,但正因為相克,一到聯手并使之時,竟將雙方招數中的空隙盡數彌合,變成了威力無窮的一套武功。

【20】丁不三、丁不四自然也早就瞧了出來,只是兩人不肯認輸,還盼石破天這路古怪刀法招數有限,兩兄弟打起精神,苦苦撐持。白萬劍也怕石破天不過是“程咬金三斧頭”,時刻一長,又被丁氏兄弟占了先機,眼下情勢,須當速戰速決,當即使一招“暗香疏影”,長劍顫動,劍光若有若無,那是雪山劍法中最精微的一招,往往傷人于不知不覺之間。石破天柴刀橫削,也是連連抖動,這一招“鮑魚之肆”,內力從四面八方涌出。

【21】石破天道:“是史婆婆教的,共有七十三路,比你們的雪山劍法多一路,招招是雪山劍法的克星。”白萬劍哼的一聲,說道:“招招是雪山劍法的克星?口氣未免太大。誰是史婆婆?”

【22】白萬劍右腿、右肩都被丁不四手掌斬中,這時候更覺疼痛難當,然石破天的言語句句辱及本門,卻如何忍得,長劍一舉,叫道:“好!我來領教領教金烏派的高招,且看如何招招是雪山劍法的克星!”但這一舉劍,肩頭登時劇痛,臉上變色,長劍險些脫手。

【23】數招一過,白萬劍又遇兇險。不管他劍招如何巧妙繁復,石破天以拙應巧,一柄爛柴刀總是占了上風。白萬劍越斗越驚,心想:“這小子倒也不是胡吹,他的甚么金烏刀法,果然是我雪山劍法的克星。那個史婆婆莫非是我爹爹的大仇人?她如此處心積慮的創了這套刀法出來,顯是要打得我雪山派一敗涂地。”

【24】白萬劍左腳使勁,奮力躍起,心中如閃電般轉過了無數念頭:“這小子早就可以勝我,何以每一招都使不足?倒似他沒好好學過雪山劍法似的。此刻他明明已經勝我了,何以又故意讓我?石中玉這小子向來險狠,他只消一刀殺了我,其余眾師弟哪一個是他對手?他忽發善心,那是甚么緣故?難道……難道……他當真不是石中玉?”

【25】一轉到這個念頭,左手長劍輕送,一招“朝天勢”向前刺出。雪山諸弟子都是“咦”的一聲。這“朝天勢”不屬雪山劍法七十二招,是每個弟子初入門時鍛煉筋骨、打熬氣力的十二式基本功夫之一,招式尋常,簡便易記,雖于練功大有好處,卻不能用以臨敵。眾人見他突然使出這一招來,都吃了一驚,只道白師哥傷重,已無力使劍。

【26】從今而后,你可不許再說金烏刀法是雪山劍法克星的話。”

【27】胖瘦二人只瞧得面面相覷,一步一步的向后退開。他二人知道如石破天這等武學高手,身中劇毒,臨死之時散去全身功力,猶如發了瘋的猛虎一般,只要給他雙手抱住了,那就萬難得脫。但聽得他拳腳發出虎虎風聲,招式又如雪山劍法,又如丁家的拳掌功夫,又挾了些上清觀劍法中的零碎招數。但盡是似是而非,生平從所未見,心想此人莫非真的是甚么金烏派門徒。以他二人武功之高,石破天這些招數縱怪,可也沒放在眼里,只是他拳腿上發出的勁風,卻令二人暗暗稱異。

【28】閔柔不語,取帕拭淚,過了一會,說道:“我看此事也不會全是玉兒的過錯。你看玉兒的雪山劍法如此生疏,雪山派定是沒好好傳他武功,玉兒又是個心高氣傲、要強好勝之人,定是和不少人結下了怨。這些年中,可將他折磨得苦了。”說著聲音又有些嗚咽。

【29】閔柔道:“這事又怎怪得你?你送玉兒上凌霄城,一番心思全是為了我,你雖不言,我豈有不知?要報堅兒之仇,我獨力難成,到得要緊關頭,你又不便如何出手,再加對頭于本門武功知之甚稔,定有破解之法。倘若玉兒學成了雪山劍法,我娘兒兩個聯手,便可制敵死命,哪知道……哪知道……唉!”

【30】石清道:“玉兒,有一件事很是要緊,和你生死有重大干系。雪山派的武功,你到底學了多少?”石破天一呆,說道:“我便是在土地廟中,見到他們練劍,心中記了一些。他們很生氣么?是不是因此要殺我?爹爹,那個白師父硬說我是雪山派弟子,不知是甚么道理。但我腿上卻當真又有雪山劍法留下疤痕,唉!”

【31】石清向妻子道:“師妹,我再試試他的劍法。”拔出長劍,道:“你用學到的雪山劍法和爹爹過招,不可隱瞞。”

【32】閔柔將自己長劍交在石破天手中,向他微微一笑,意示激勵。石清緩緩挺劍刺去,石破天舉劍一擋,使的是雪山劍法中一招“朔風忽起”,劍招似是而非,破綻百出。

【33】飯后來到荒僻的山坳之中。石清便將劍法的精義所在說給兒子聽。石破天數月來親炙高手,于武學之道已領悟了不少,此刻經石清這大行家一加指點,登時豁然貫通。史婆婆雖收他為徒,但相處時日無多,教得七十三招金烏刀法后便即分手,沒來得及如石清這般詳加指點。何況史婆婆似乎只是志在克制雪山派劍法,別無所求,教刀之時,說來說去,總是不離如何打敗雪山劍法。并不似石清那樣,所教的是兵刃拳腳中的武學道理。

【34】成自學聽得史婆婆叫人砍自己的臂膀,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眼見他單刀砍到,忙揮劍擋開,這一劍守中含攻,凝重狠辣,不知不覺顯出了雪山劍法的真功夫來。

【35】石破天心念一動:“大哥二哥知道我內力不錯,倘若我憑內力取勝,他們便認出我是狗雜種了。我既冒充石中玉,便只有使雪山劍法。”當下揮刀斜刺,使一招雪山劍法的“暗香疏影”。成自學見他招數平平,心下不再忌憚,運劍封住了要害,數招之后,引得他一刀刺向自己左腿,假裝封擋不及,“啊喲”一聲,刀尖已在他腿上劃了一道口子。成自學投劍于地,凄然嘆道:“英雄出在少年,老頭子是不中用的了。”

【36】石破天橫刀揮出,斫他手臂,用上了金烏刀法中的“踏雪尋梅”,正好是這一招雪山劍法的克星。在雪地中踐踏而過,尋梅也好,尋狗也好,哪還有甚么雪泥鴻爪的痕跡?

【37】史婆婆道:“這么回答很不錯啊,阿陸這孩子,幾時學得口齒這般伶俐了?就算以劍法而論,雪山劍法也不見得便在人家達摩劍法之上。嗯,那老混蛋又怎么說?”

【38】待得“誰能書閣下”這套功夫演完,只覺氣息逆轉,便自第二十二句“不慚世上英”倒使上去,直練至第一句“趙客縵胡纓”他情不自禁的縱聲長嘯,霎時之間,謝煙客所傳的炎炎功,自木偶體上所學的內功,從雪山派群弟子練劍時所見到的雪山劍法,丁珰所授的擒拿法,石清夫婦所授的上清觀劍法,丁不四所授的諸般拳法掌法,史婆婆所授的金烏刀法,都紛至沓來,涌向心頭。他隨手揮舞,已是不按次序,但覺不論是“將炙啖朱亥”也好,是“脫劍膝前橫”也好,皆能隨心所欲,既不必存想內息,亦不須記憶招數,石壁上的千百種招式,自然而然的從心中傳向手足。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