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辟邪劍法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辟邪劍法

辟邪劍法

辟邪劍法

辟邪劍譜是從《葵花寶典》殘篇中悟出的劍法,兩者系出同源。辟邪劍法有七十二路,但一來從不外傳,二來使用此劍法之人個個動作迅捷詭異,外間無人得知其招法的名目,只知道其招式乃匪夷所思。 辟邪劍法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的武功秘籍,需先自宮才能練習。辟邪劍譜是《葵花寶典》的另一個傳世版本。當年,莆田少林寺發現寶典泄密以后,派了一個和尚去譴責華山的弟子。不料這和尚太聰明,看了那一本記錄不全的寶典后,于是動了還俗的心思。這和尚就是渡元禪師。渡元禪師改名換號為林遠圖,創立了辟邪劍法,稱雄武林。 要說辟邪
辟邪劍法
小說 笑傲江湖
門派 福威鏢局
類型 劍法
創始人 林遠圖
主要人物 林遠圖
林平之
岳不群
書籍 辟邪劍譜
修行方法 不詳,但須先自宮

辟邪劍法,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絕世武功,載有劍法的《辟邪劍譜》,是小說中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武林秘笈,亦是引出整個故事的主要書籍。

目錄

  • 1 淵源
  • 2 發展
  • 3 參考文獻
  • 4 內部連結

淵源

在令狐沖與少林方證大師、武當沖虛道長密會時,方證與沖虛告訴令狐沖有關《辟邪劍法》的來歷:當年福建少林寺的和尚渡元奉紅葉禪師之命前往華山討回被華山派門人岳肅與蔡子峰偷錄的《葵花寶典》殘本,但蔡岳二人誤以為渡元禪師曾修習葵花寶典,反而向他請教寶典上的武學疑義,渡元一邊以自身武學基礎回應,一邊暗自記憶聽到的寶典內容。渡元靠過人記憶力,將領悟到的內容寫于袈裟之上,即為《辟邪劍法》,后來也不回福建少林寺,還俗并自稱為林遠圖,開設鏢局,名震江湖。

方證大師認為當時岳蔡二人所記的,本已不多,經過這么一轉述,不免又打了折扣。但是他們的手錄本殘缺不全,本上所錄,只怕還不及林遠圖所悟。

發展

林遠圖因受到師傅紅葉禪師的訓斥,答應不會透露劍法精要于后人,但劍譜卻代代相傳,傳至林震南夫婦時,由于不懂如何練就劍法,因此鏢局之名日墮,并且引來青城派覬覦,掌門人余滄海更將林家滅門以圖奪取劍譜;林家唯一幸存者林平之被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救回并收為弟子。林震南死前向令狐沖留下遺言,使林平之得以尋回劍譜,結果卻落入岳不群手中。岳、林二人靠著劍譜練成驚人武功,后岳不群與左冷禪在封禪臺上決斗,岳不群以真劍法對抗左冷禪的假劍法,點瞎左冷禪雙目,取得勝利,成為五岳派的掌門人,林平之亦得以此劍法報滅門之仇。由于辟邪劍法威名太盛,加上令狐沖得華山派劍宗遺老風清揚傳授獨孤九劍后武功大進,早期亦被岳、林二人懷疑其奪取辟邪劍譜。

與《葵花寶典》修行方法一樣,辟邪劍法的第一道法訣:“武林稱雄,揮劍自宮。”修練者都必須先自宮,否則會“欲火如焚,登時走火入魔,僵癱而死。”

此功是以“快”為主,但是只要時間一久,劍招便會重復,破綻亦會隨之顯露,令狐沖亦憑此得以破解了辟邪劍法。

參考文獻

  • 賞析金庸
  • 解構金庸

內部連結

  • 葵花寶典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來歷

在令狐沖與少林方證大師、武當沖虛道長密會時,方證與沖虛告訴令狐沖有關《辟邪劍譜》的來歷:當年福建少林寺的和尚渡元奉紅葉禪師之命前往華山討回被華山派門人岳肅與蔡子峰偷錄的《葵花寶典》殘本,但蔡岳二人誤以為渡元禪師曾修習葵花寶典,反而向他請教寶典上的武學疑義,渡元一邊以自身武學基礎回應,一邊暗自記憶聽到的寶典內容。渡元靠過人記憶力,將領悟到的內容寫于袈裟之上,即為七十二路《辟邪劍譜》,后來也不回福建少林寺,還俗并自稱為林遠圖,開設鏢局,名震江湖。

2相關傳說

一日華山派的岳肅和蔡子峰到莆田少林寺作客,偷看到《葵花寶典》。其時匆匆之際,二人不及同時閱遍全書,當下二人分讀,一人讀一半,后來回到華山,共同參悟研討。不料二人將書中功夫一加印證,竟然牛頭不對馬嘴,全然合不上來。二人都深信對方讀錯了書,只有自己所記的才是對的。華山的劍氣二宗之分由此而起。

紅葉禪師不久發現此事,他知道這部寶典所載武學不僅博大精深,且蒹兇險之極。這最難的還是第一關,只消第一關能打通,到后來也沒什么。第一關只要有半點岔差,立時非死即傷。紅葉當下派遣得意弟子渡元禪師前往華山,勸論岳蔡二位,不可修習寶典中的武學。

渡元禪師上得華山,岳蔡二人對他好生相敬,承認私閱《葵花寶典》,一面深致歉意,一面卻以經中所載武學向他請教。殊不知渡元雖是紅葉的得意弟子,寶典中的武學卻未蒙傳授。當下渡元禪師并不點明,聽他們背誦經文,隨口加以解釋,心中卻暗自記下。渡元禪師武功本極高明,又是絕頂機智之人,聽到一句經文,便隨意演繹幾句,居然也說來頭頭是道。

不過岳蔡二人所記的本已不多,經過這么一轉述,不免又打了折扣。渡元禪師在華山上住了八日,這才作別,但從此卻也沒再回到莆田少林寺去。不久紅葉禪師就收到渡元禪師的一通書信,說道他凡心難抑,決意還俗,無面目再見師父云云。

由于這一件事,華山派弟子偷窺《葵花寶典》之事也流傳于外。過不多時,魔教十長老來攻華山,在華山腳下一場大戰。魔教十長老多身受重傷,大敗而去。但岳肅和蔡子峰兩人均在這一役中斃命,而二人所錄《葵花寶典》也被魔教奪了去。

渡元禪師還俗之后,復了原姓,將法名顛倒過來取名遠圖,娶妻生子,創立鏢局,在江湖上轟轟烈烈干了一番事業。

莆田少林寺的紅葉禪師圓寂之時,召集門人弟子,說明這部寶典的前因后果,便即將其投入爐中火化。紅葉說:這部武學秘笈精妙奧妙,但其中許多關鍵之處,當年的撰作人并未能妥為參通解透,留下的難題太多。尤其是第一關難過,不但難過,簡直是不能過不可過,流傳后世,實非武林之福。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林震南面色甚愉,問道:“去打獵了?打到了野豬沒有?”林平之道:“沒有。”林震南舉起手中煙袋,突然向他肩頭擊下,笑喝:“還招!”林平之知道父親常常出其不意的考校自己功夫,如在平日,見他使出這招“辟邪劍法”第二十六招的“流星飛墮”,便會應以第四十六招“花開見佛”,但此刻他心神不定,只道小酒店中殺人之事已給父親知悉,是以用煙袋責打自己,竟不敢避,叫道:“爹!”

【2】林震南笑道:“你知道甚么?四川省的青城、峨嵋兩派,立派數百年,門下英才濟濟,著實了不起,雖然趕不上少林、武當,可是跟嵩山、泰山、衡山、華山、恒山這五岳劍派,已算得上并駕齊驅。你曾祖遠圖公創下七十二路辟邪劍法,當年威震江湖,當真說得上打遍天下無敵手,但傳到你祖父手里,威名就不及遠圖公了。你爹爹只怕又差了些。咱林家三代都是一線單傳,連師兄弟也沒一個。咱爺兒倆,可及不上人家人多勢眾了。”

【3】王夫人大聲道:“就是沒見到動靜呀。這些狗賊,就怕了我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劍法。”右手握住金刀刀柄,在空中虛削一圈,喝道:“也怕了老娘手中這口金刀!”忽聽得屋角上有人嘿嘿冷笑,嗤的一聲,一件暗器激射而下,當的一聲,打在金刀的刀背之上。王夫人手臂一麻,拿捏不住,金刀脫手,余勢不衰,那刀直滾到天井中去。

【4】林震南道:“他確是將福威鏢局視若無物。”林平之道:“說不定他是怕了爹爹的七十二路辟邪劍法,否則為甚么始終不敢明劍明槍的交手,只是趁人不備,暗中害人?”林震南搖頭道:“平兒,爹爹的辟邪劍法用以對付黑道中的盜賊,那是綽綽有余,但此人的摧心掌功夫,實是遠遠勝過了你爹爹。我……我向不服人,可是見了霍鏢頭的那顆心,卻是……卻是……唉!”

【5】林平之蓄憤已久,將辟邪劍法使將開來,橫削直擊,全是奮不顧身的拼命打法。那人空著雙手,只是閃避,并不還招,待林平之刺出二十余招劍,這才冷笑道:“辟邪劍法,不過如此!”伸指一彈,錚的一聲響,林平之只覺虎口劇痛,長劍落地。那人飛起一腿,將林平之踢得連翻幾個筋斗。

【6】林震南心想:“久聞他青城派松風劍法剛勁輕靈,兼而有之,說甚么如松之勁,如風之輕。我只有占得先機,方有取勝之望。”當下更不客氣,劍尖一點,長劍橫揮過去,正是辟邪劍法中的一招“群邪辟易”。于人豪見他這一招來勢甚兇,閃身避開。林震南一招未曾使老,第二招,“鍾馗抉目”,劍尖直刺對方雙目,于人豪提足后躍。林震南第三劍跟著又已刺到,于人豪舉劍擋格,當的一響,兩人手臂都是一震。

【7】林震南見妻子和兒子都被敵人制住,心下驚惶,刷刷刷急攻數劍。于人豪一聲長笑,連出數招,盡數搶了先機。林震南心下大駭:“此人怎地知道我的辟邪劍法?”于人豪笑道:“我的辟邪劍法怎么樣?”林震南道:“你……你……你怎么會辟邪劍方人智笑道:“你這辟邪劍法有甚么了不起?我也會使!”長劍晃動,“群邪辟易”、“鍾馗抉目”、“飛燕穿柳”,接連三招,正都是辟邪劍法。

【8】霎時之間,林震南似乎見到了天下最可怖的情景,萬萬料想不到,自己的家傳絕學辟邪劍法,對方竟然也都會使,就在這茫然失措之際,斗志全消。

【9】這一招“流星趕月”,也正是辟邪劍法中的一招。

【10】林震南長嘆一聲,拋下長劍,說道:“你……你……會使辟邪劍法……給咱們一個爽快的罷!”背心上一麻,已被方人智用劍柄撞了穴道,聽他說道:“哼,天下哪有這樣便宜的事?先人板板,姓林的龜兒、龜婆、龜孫子,你們一家三口,一起去見我師父罷。”

【11】方人智笑道:“于師弟,師父教了咱們這七十二路辟邪劍法,咱哥兒倆果然使得似模似樣,林鏢頭一見,登時便魂飛魄散,全身酸軟。林鏢頭,我猜你這時候一定在想:他青城派怎么會使我林家的辟邪劍法。是不是啊?”

【12】林震南這時心中的確在想:“他青城派怎么會使我林家的辟邪劍法?

【13】又聽那姓申的道:“倒不是師父走眼,當年福威鏢局威震東南,似乎確有真實本事,辟邪劍法在武林中得享大名,不能全靠騙人。多半后代子孫不肖,沒學到祖宗的玩藝兒。”林平之黑暗中面紅過耳,大感慚愧。那姓申的又道:“咱們下山之前,師父跟我們拆解辟邪劍法,雖然幾個月內難以學得周全,但我看這套劍法確是潛力不小,只是不易發揮罷了。吉師弟,你領悟到了多少?”那姓吉的笑道:“我聽師父說,連林震南自己也沒能領悟到劍法要旨,那我也懶得多用心思啦。申師哥,師父傳下號令,命本門弟子回到衡山取齊,那么方師哥他們要押著林震南夫婦到衡山了。不知那辟邪劍法的傳人是怎樣一副德性。”

【14】那姓申的笑道:“再過幾天,你就見到了,不妨向他領教領教辟邪劍法的功夫。”

【15】勞德諾續道:“我回到山上,向師父呈上余觀主的回書。那封信寫得禮貌周到,十分謙下,師父看后很是高興,問起松風觀中的情狀。我將青城群弟子夤夜練劍的事說了,師父命我照式試演。我只記得七八式,當即演了出來。師父一看之后,便道:‘這是福威鏢局林家的辟邪劍法!’”

【16】勞德諾又道:”當時我問師父:‘林家這辟邪劍法威力很大么?青城派為甚么這樣用心修習?’師父不答,閉眼沉思半晌,才道:‘德諾,你入我門之前,已在江湖上闖蕩多年,可曾聽得武林之中,對福威鏢局總鏢頭林震南的武功,如何評論?’我道:‘武林中朋友們說,林震南手面闊,交朋友夠義氣,大家都買他的帳,不去動他的鏢。至于手底下真實功夫怎樣,我不大清楚。’師父道:‘是了!福威鏢局這些年來興旺發達,倒是江湖上朋友給面子的居多。你可曾聽說,余觀主的師父長青子少年之時,曾栽在林遠圖的辟邪劍下?’我道:‘林……林遠圖?是林震南的父親?’師父道:‘不,林遠圖是林震南的祖父,福威鏢局是他一手創辦的。當年林遠圖以七十二路辟邪劍法開創鏢局,當真是打遍黑道無敵手。其時白道上英雄見他太過威風,也有去找他比試武藝的,長青子便因此而在他辟邪劍法下輸了幾招。’我道:‘如此說來,辟邪劍法果然是厲害得很了?’師父道:‘長青子輸招之事,雙方都守口如瓶,因此武林中都不知道。長青子前輩和你師祖是好朋友,曾對你師祖說起過,他自認這是他畢生的奇恥大辱,但自忖敵不過林遠圖,此仇終于難報。你師祖曾和他拆解辟邪劍法,想助他找出這劍法中的破綻,然而這七十二路劍法看似平平無奇,中間卻藏有許多旁人猜測不透的奧妙,突然之間會變得迅速無比。兩人鉆研了數月,一直沒破解的把握。那時我剛入師門,還只是個十來歲的少年,在旁斟茶侍候,看得熟了,你一試演,便知道這是辟邪劍法。唉,歲月如流,那是許多年前的事了。’”

【17】林平之自被青城派弟子打得毫無招架之功,對家傳武功早已信心全失,只盼另投明師,再報此仇,此刻聽得勞德諾說起悶己曾祖林遠圖的威風,不由得精神大振,心道:“原來我家的辟邪劍法果然非同小可,當年青城派和華山派的首腦人物尚且敵不過。然則爹爹怎么又斗不過青城派的后生小子、多半是爹爹沒學到這劍法的奧妙厲害之處。”

【18】事隔數十年,余滄海忽然率領群弟子一起練那辟邪劍法,那是甚么緣故?德諾,你想那是甚么緣故?’“我說:”瞧著松風觀中眾人練劍情形,人人神色鄭重,難道余觀主是要大舉去找福威鏢局的晦氣,以報上代之仇?”

【19】陸大有道:“咦,師父怎地會使青城派劍法?啊,是了,當年長青子跟咱們祖師爺爺拆招,要用青城派劍法對付辟邪劍法,師父在旁邊都見到了。”

【20】勞德諾道:“六師弟,師父他老人家武功的來歷,咱們做弟子的不必多加推測。師父又命我不可和眾同門說起,以免泄露了風聲。但小師妹畢竟機靈,卻給她探知訊息,纏著師父許她和我同行。我二人喬扮改裝,假作在福州城外賣酒,每日到福威鏢局去察看動靜。別的沒看到,就看到林震南教他兒子林平之練劍。小師妹瞧得直搖頭,跟我說:‘這哪里是辟邪劍法了?這是邪辟劍法,邪魔一到,這位林公子便得辟易遠避。’”

【21】三四個華山弟子齊聲道:“辟邪劍法的劍譜!”

【22】四弟子施戴子道:“二師哥,你在松風觀中見到他們齊練辟邪劍法,這路劍法既然會使了,又何必再去找尋這劍法的劍譜?說不定是找別的東西。”

【23】施戴子仍是不解,搔頭道:“他們明明會使這路劍法,又去找這劍譜作甚?真是奇哉怪也!”勞德諾道:“四弟你倒想想,林遠圖當年既能打敗長青子,劍法自是極高明的了。可是長青子當時記在心中而傳下來的辟邪劍法固然平平無奇,而余觀主今日親眼目睹,林氏父子的武功更殊不足道。這中間一定有甚么不對頭的了。”施戴子問道:“甚么不對頭?”勞德諾道:“那自然是林家的辟邪劍法之中,另有一套決竅,劍法招式雖然不過如此,威力卻極強大,這套訣竅,林震南就沒學到。”

【24】施戴子道:”二師哥,我還是不明白。倘若在從前,他們要找辟邪劍法的秘訣是有道理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勝過辟邪劍法,自須明白其中的竅訣所在。可是眼下青城派將林震南夫婦都給捉了去,福威鏢局總局分局,也一古腦兒給他們挑得一干二凈,還有甚么仇沒報?就算辟邪劍法之中真有秘訣,他們找了來又干甚么?”

【25】勞德諾道:“四弟,青城派的武功,比之咱們五岳劍派怎么樣?”施戴子道:”我不知道。”過了一會,又道:“恐怕不及罷?”勞德諾道:“是了。恐怕有所不及。你想,余觀主是何等心高氣傲之人,豈不想在武林中揚眉葉氣,出人頭地?要是林家的確另有秘訣,能將招數平平的辟邪劍法變得威力奇大,那么將這秘訣用在青城劍法之上,卻又如何?”

【26】青城派一舉挑了福威鏢局之事,江湖上早已傳得沸沸揚揚。長青子早年敗在林遠圖劍下之事,武林中并不知情,人人都說青城派志在劫奪林家辟邪劍法的劍譜。令狐沖正因聽了這傳聞,才在問雁樓頭以此引得羅人杰俯身過來,挺劍殺卻。木高峰也已得知訊息,此刻聽得眼前這假駝子是“福威鏢局的林平之”,而跟見余滄海一聽到他自報姓名,便忙不迭的將洪人雄長劍格開,神情緊張,看來確是想著落在這年輕人身上得到辟邪劍譜。

【27】只聽一個男子聲音說道:“我不知有甚么辟邪劍譜。我林家的辟邪劍法世代相傳,都是口授,并無劍譜。”令狐沖心道:“說這話的,自必定林師弟的父親,是福威鏢局總鏢師林震南。”又聽他說道:“前輩肯為在下報仇,自是感激不盡。青城派余滄海多行不義,日后必無好報,就算不為前輩所誅,也必死于另一位英雄好漢的刀劍之下。”

【28】木高峰笑道:“我只是好奇,那矮鬼牛鼻子如此興師動眾,苦苦逼你,看來其中必有甚么古怪之處。說不定那劍譜中所記的劍法倒是高的,只因你資質魯鈍,無法領悟,這才辱沒了你林家祖上的英名。你快拿出來,給我老人家看上一看,指出你林家辟邪劍法的好處來,教天下英雄盡皆知曉,豈不是于你林家的聲名大有好處?”林震南道:“木前輩的好意,在下只有心領了。你不妨在我全身搜搜,且看是否有那辟邪劍譜。”木高峰道:“那倒不用。你遭青城派擒獲,已有多日,只怕他們在你身上沒搜過十遍,也搜過八遍。林總鏢頭,我覺得你愚蠢得緊,你明不明白?”林震南道:“在下確是愚蠢得緊,不勞前攀指點,在下早有自知之明。”木高峰道:“不對,你沒明白。或許林夫人能夠明白,也未可知。愛子之心,慈母往往勝過嚴父。”

【29】林夫人驚道:“我孩兒……我孩兒安好吧?”木高峰道:“此刻自然是安好無恙。你們將劍譜的所在說了出來,我取到之后,保證交給你的孩兒,他看不明白,我還可從旁指點,免得像林總鏢頭一樣,鉆研了一世辟邪劍法,臨到老來,還是莫名其妙,一竅不通。那不是比之將你孩兒一掌劈死為高么?”跟著只聽得喀喇喇一聲響,顯是他一掌將廟中一件大物劈得垮了下來。

【30】勞德諾道:“小師妹,林師弟,這樁禍事,倒不是由于林師弟打抱不平而殺了余滄海的孽子,完全因余滄海覬覦林師弟的家傳辟邪劍譜而起。當年青城派掌門長青子敗在林師弟曾祖遠圖公的辟邪劍法之下,那時就已種下禍胎了。”

【31】岳不群道:“不錯,武林中爭強好勝,向來難免,一聽到有甚么武林秘笈,也不理會是真是假,便都不擇手段的去巧取豪奪。其實,以余觀主、塞北明駝那樣身分的高手,原不必更去貪圖你林家的劍譜。”林平之道:“師父,弟子家里實在沒甚么辟邪劍譜。這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我爹爹手傳口授,要弟子用心記憶,倘若真有甚么劍譜,我爹爹就算不向外人吐露,卻決無向弟子守秘之理。”岳不群點頭道:“我原不信另有甚么辟邪劍譜,否則的話,余滄海就不是你爹爹的對手,這件事再明白也沒有的了。”

【32】又想:“青城派和木高峰都貪圖得到我家的辟邪劍譜,其實我家的辟邪劍法和師娘的劍法相比,相去天差地遠!”

【33】岳靈珊臉上又是微微一紅,忸怩道:“爹爹才沒功夫呢,是小林子每天跟我喂招。”令狐沖奇道:“林師弟?他懂得許多別家劍法?”岳靈珊笑道:“他只懂得一門他家傳的辟邪劍法。爹爹說,這辟邪劍法威力雖然不強,但變招神奇,大有可以借鑒之處,我練‘玉女劍十九式’,不妨由對抗辟邪劍法起始。”令狐沖點頭道:“原來如此。”

【34】岳靈珊格格嬌笑,說道:“憑他的三腳貓辟邪劍法,還想還手嗎?”

【35】令狐沖微微苦笑,突然想起:“那日小師妹使‘玉女劍十九式’,我為甚么要用青城派的松風劍法跟她對拆。莫非我心中存了對付林師弟的辟邪劍法之心?他林家福威鏢局家破人亡,全是傷在青城派手中,我是故意的譏刺于他?我何以這等刻薄小氣?”轉念又想:“那日在衡山群玉院中,我險些便命喪在余滄海的掌力之下,全憑林師弟不顧自身安危,喝一聲‘以大欺小,好不要臉’,余滄海這才留掌不發。說起來林師弟實可說于我有救命之恩。”

【36】王家駿道:“我不過隨口問問,又有甚么大不了的事?跟我爺爺、爹爹可全不相干。不過福州林家的辟邪劍法威震天下,武林中眾所知聞,林姑丈突然之間逝世,他隨身珍藏的《辟邪劍譜》又不知去向,我們既是至親,自不免要查問查問。”

【37】王家駒道:“這個……這個……”一時張口結舌,無言以對。王家駿卻能言善辯,說道:“天下之事,無獨有偶。令狐兄學會了辟邪劍法,劍術通神,可是連幾個流氓地痞也敵不過,竟然為他們所擒,那是甚么緣故?哈哈,這叫做真人不露相。可惜哪,令狐兄,你做得未免也太過份了些,堂堂華山派掌門大弟子,給洛陽城幾個流氓打得毫無招架之力。這番做作,任誰也難以相信。既是絕不可信,其中自然有詐。令狐兄,我勸你還是認了罷!”

【38】王氏兄弟越是見他不讓搜檢,越認定他身上藏了《辟邪劍譜》,一來要在伯父與父親面前領功,二來素聞辟邪劍法好生厲害,這劍譜既是自己兄弟搜查出來,林表弟不能不借給自己兄弟閱看。王家駿日前眼見他給幾個無賴按在地下毆打,無力抗拒,料想他只不過劍法了得,拳腳功夫卻甚平常,此刻他手中無劍,正好乘機動手,當下向兄弟使個眼色,說道:“令狐兄,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大家破了臉,卻沒甚么好看。”兩兄弟說著便逼將過來。

【39】只聽林平之道:“《辟邪劍法》是有的,我早練給你瞧過了幾次,劍譜卻真的沒有。”岳靈珊道:“那為甚么你外公和兩個舅舅,總是疑心大師哥吞沒了你的劍譜?”林平之道:“這是他們疑心,我可沒疑心。”岳靈珊道:“哼,你倒是好人,讓人家代你疑心,你自己一點也不疑心。”林平之嘆道:“倘若我家真有甚么神妙劍譜,我福威鏢局也不致給青城派如此欺侮,鬧得家破人亡了。”岳靈珊道:“這話也有道理。那么你外公、舅舅對大師哥起疑,你怎么又不替他分辯?”林平之道:“到底爹爹媽媽說了甚么遺言,我沒親耳聽見,要分辯也無從辯起。”岳靈珊道:“如此說來,你心中畢竟是有些疑心了。”

【40】桃根仙道:“你得到《辟邪劍譜》,未必便有時候去學;就算學了,也未必學得會。你身上沒帶劍,或許是給人偷了。”桃干仙道:“你手中那柄扇子,便是一柄短劍,剛才你這么一指,就是《辟邪劍譜》中的劍招。”桃枝仙道:“是啊,大家瞧,他折扇斜指,明是辟邪劍法第五十九招‘指打奸邪’,劍尖指著誰,便是要取誰性命。”

【41】桃花仙叫道:“這一招是辟邪劍法中第三十二招‘烏龜放屁’,嗯,這一招架開一刀,是第二十五招‘甲魚翻身”。”

【42】令狐沖左手一揮,止住恒山群弟子,嘆道:“你始終見疑,我也無法可想。勞德諾呢?你怎不去問問他?他既會偷《紫霞秘笈》,說不定這件袈裟也是給他偷去了?”岳靈珊大聲道:“你要我去問勞德諾是不是?”令狐沖奇道:“正是!”岳靈珊喝道:“好,那你上來取我性命便是!你精通林家的辟邪劍法,我本來就不是你的對手!”令狐沖來道:“我……我怎會傷你?”

【43】令狐沖道:“是。可是后來師妹卻又向我追討《辟邪劍譜》。其中疑難,實無法索解。晚輩蒙冤已久,那也不去理他,但辟邪劍法到底實情如何,要向二位前輩請教。”

【44】令狐沖問道:“林遠圖是誰?”方證道:“嗯,林遠圖便是你林師弟的曾祖,福威鏢局的創辦人,以七十二路辟邪劍法鎮懾群小的便是他了。”令狐沖道:“這位林前輩,也曾得見《葵花寶典》嗎?”方證道:”他便是渡元禪師,便是紅葉禪師的弟子!”令狐沖身子一震,道:”原來如此。”方證道:”渡元禪師本來姓林,還俗之后,便復了本姓。”

【45】令狐沖道:“原來以七十二路辟邪劍法威震江湖的林前輩,便是這位渡元禪師,那真是料想不到。”那天晚上衡山城外破廟中林震南臨死時的情景,驀地里涌上心頭。

【46】令狐沖道:“這位林前輩從華山派岳蔡二位前輩口中,獲知《葵花寶典》的精要,不知那《辟邪劍譜》又從何而來?而林家傳下來的辟邪劍法,卻又不甚高明?”

【47】方證道:”辟邪劍法是從《葵花寶典》殘本中悟出來的武功,兩者系出同源,但都只得到了原來寶典的一小部分。”轉頭向沖虛道:”道兄,劍法之道,你是大行家,比我懂得多了,這中間的道理,你向令狐少俠說說。”

【48】沖虛嘆道:“其實以老道之所知,與劍道中浩如煙海的學問相比,實只太倉一粟而已。將來也不知是否得有機緣拜見風老前輩,向他老人家請教疑難。”向令狐沖道:”今日林家的辟邪劍法平平無奇,而林遠圖前輩曾以此劍法威震江湖,卻又絕不虛假。當年青城派掌門長青子,號稱‘三峽以西劍法第一’,卻也敗在林前輩手下。今日青城派的劍法,可就比福威鏢局的辟邪劍法強得太多,其中一定別有原因。這個道理,老道已想了很久,其實,天下學劍之士,人人都曾想過這個道理。”

【49】沖虛道:“正是。辟邪劍法的威名太甚,而林震南的武功太低,這中間的差別,自然而然令人推想,定然是林震南太蠢,學不到家傳武功。進一步便想,倘若這劍譜落在我手中,定然可以學到當年林遠圖那輝煌顯赫的劍法。

【50】令狐沖道:“這位林遠圖前輩既是紅葉禪師的高足,然則他在莆田少林寺中,早已學到了一身驚人武功,甚么辟邪劍法,說不定只是他將少林派劍法略加變化而已,未必真的另有劍譜。”

【51】沖虛道:“這么想的人,本來也是不少。不過辟邪劍法與少林派武功截然不同,任何學劍之士,一見便知。嘿嘿,起心搶奪劍譜的人雖多,終究還是青城矮子臉皮最老,第一個動手。可是余矮子臉皮雖厚,腦筋卻笨,怎及得上令師岳先生不動聲色,坐收巨利。”

【52】令狐沖嘆道:“這位紅葉禪師前輩見識非凡。倘若世上從來就沒有《葵花寶典》,這許許多多變故,也就不會發生。”他心中想的是:”沒有《葵花寶典》就沒有辟邪劍法,師父就不會安排將小師妹許配給林師弟,林師弟不會投入華山派門下,就不會遇見小師妹。”但轉念又想:”可是我令狐沖浮滑無行,與旁門左道之士結交,又跟《葵花寶典》有甚么干系了?男子漢大丈夫,自己種因,自己得果,不用怨天尤人。”

【53】余滄海仰天大笑,說道:“你是甚么東西?也配叫我這樣那樣么?你岳父新任五岳派掌門,我是瞧在他臉上,才來聽你有甚么話說。你有甚么屁,趕快就放。要動手打架,那便亮劍,讓我瞧瞧你林家的辟邪劍法,到底有甚么長進。”

【54】林平之在封禪臺旁制住余滄海,適才出劍刺死青城弟子,武功路子便與東方不敗一模一樣,而岳不群刺瞎左冷禪雙目,顯然也便是這一路功夫。辟邪劍法與東方不敗所學的《葵花寶典》系出同源,料來岳不群與林平之所使的,自然便是“辟邪劍法”了。

【55】大路上兩乘馬急奔而至,月光下望得明白,正是林平之夫婦。林平之叫道:“余滄海,你為了想偷學我林家的辟邪劍法,害死了我父母。現下我一招一招的使給你看,可要瞧仔細了。”他將馬一勒,飛身下馬,長劍負在背上,快步向青城人眾走來。

【56】林平之右手伸出,在兩名青城弟子手腕上迅速無比的一按,跟著手臂回轉,在斬他下盤的兩名青城弟子手肘上一推,只聽得四聲慘呼,兩人倒了下來。這兩人本以長劍刺他胸膛,但給他在手腕上一按,長劍回轉,竟插入了自己小腹。林平之叫道:“辟邪劍法,第二招和第三招!看清楚了罷?”轉身上鞍,縱馬而去。

【57】林平之朗聲道:“余矮子要瞧辟邪劍法,讓他瞧個明白,死了也好閉眼!”

【58】奇招迭出,只壓得余滄海透不過氣來。他辟邪劍法的招式,余滄海早已詳加鉆研,盡數了然于胸,可是這些并無多大奇處的招式之中,突然間會多了若干奇妙之極的變化,更以猶如雷轟電閃般的手法使出,只逼得余滄海怒吼連連,越來越是狼狽。余滄海知道對手內力遠不如己,不住以劍刃擊向林平之的長劍,只盼將之震落脫手,但始終碰它不著。

【59】岳靈珊又叫:“平弟,平弟,快來!”聲嘶力竭,已然緊急萬狀。林平之道:“這就來啦,你再支持一會兒,我得把辟邪劍法使全了,好讓他看個明白。余矮子跟我們原沒怨仇,一切都是為了這‘辟邪劍法’,總得讓他把這套劍法有頭有尾的看個分明,你說是不是?”他慢條斯理的說話,顯然不是說給妻子聽,而是在對余滄海說,還怕對方不明白,又加了一句:“余矮子,你說是不是?”他身法美妙,一劍一指,極盡優雅,神態之中,竟大有華山派女弟子所學“玉女劍十九式”的風姿,只是帶著三分陰森森的邪氣。

【60】令狐沖原想觀看他辟邪劍法的招式,此刻他向余滄海展示全貌,正是再好不過的機會。但他掛念岳靈珊的安危,就算料定日后林平之定會以這路劍招來殺他,也決無余裕去細看一招,耳聽得岳靈珊連聲急叫,再也忍耐不住,叫道:“儀和師姊,儀清師姊,你們快去救岳姑娘。她……她抵擋不住了。”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