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功大法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化功大法

化功大法

中文名
化功大法
外文名
Dafa?Of power?
出????自
《天龍八部》
使用者
丁春秋
門????派
星宿派
脫胎于
逍遙派的北冥神功

化功大法

化功大法,出自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化功大法與北冥神功頗有相似之處,對于受者而言,都是感覺自身內力不由自主的傾瀉而出。

1技能來源

丁春秋本是逍遙派門下,卻不會北冥神功,創出了一門和北冥神功相類似的功夫,叫“化功大法”。

2技能介紹

化功大法是《天龍八部》里的星宿門派技能的第七本心法技能書(秘笈)的名稱。從逍遙派北冥神功的基礎上演化而來的奇門武功,可以用霸道的功夫化盡敵人的內力。修習之后可以提高星宿弟子的會心一擊率。

含笑半步顛

簡介:

星宿最強的毒功,吞噬中毒者的功力。中毒者會間歇的受到封穴效果。

詳細介紹:

單體遠程攻擊,目標每3秒受到一次0.5秒的封穴效果,持續一定時間。

化骨綿掌

簡介

江湖上談之色變的神功,化功大法中的絕技。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發動腐筋蝕骨的一擊,并使其力量和靈氣降低。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 增加毒攻擊,并虛弱目標力量和靈氣,持續一定時間。

一日喪命散

技能說明:

瞬間釋放,單體(范圍)攻擊,使用后對目標造成傷害,增加毒攻擊數點并失明數秒,并附加一日喪命散狀態20秒,如果在20秒內目標死亡,則對目標周圍6個其他敵方目標造成傷害,增加毒攻擊數點并附加失明狀態數秒,如果20秒內目標沒有死亡則對目標周圍最多6個其他敵方目標造成失明狀態數秒(不包括目標自身),需要裝備武器。

3技能用途

消去別人內力

保定帝道:“這人有一身邪門功夫,善消別人內力,叫作‘化功大法’,能令人畢生武學修為廢為一旦,天下武林之士,無不深惡痛絕。

修煉的法門

丁春秋所練的那門“化功大法”,經常要將毒蛇毒蟲的毒質涂在手掌之上,吸入體內,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減退,而且體內蘊積了數十年的毒質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漸漸發作,為禍之烈,實是難以形容。那神木王鼎天生有一股特異氣息,再在鼎中燃燒香料,片刻間便能誘引毒蟲到來,方圓十里之內,什么毒蟲也抵不住這香氣的吸引。當年丁春秋有了這奇鼎在手,捕捉毒蟲不費吹灰之力,“化功大法”自是越練越深,越練越精。當年丁春秋有一名得意弟子,得他傳授,修習化功大法,頗有成就,豈知后來自恃能耐,對他居然不甚恭順。丁春秋將他制住后,也不加以刀杖刑罰,只是將他因禁在一間石屋之中,令他無法捉蟲豸加毒,結果體內毒素發作,難熬難當,忍不住將自己全身肌肉一片片的撕落,呻吟呼號,四十余日方死。

以劇毒化人內功

丁春秋心想不必跟他多言,斃了滅口便是,當下手掌一松,待游坦之站起身來,揮掌向他胸口拍去。游坦之大驚,忙伸右手,推開來掌。丁春秋這一掌去勢甚緩,游坦之右掌格出時,正好和他掌心相對。丁春秋正要他如此,掌中所蓄毒質隨著內勁直送過去,這正是他成名數十年的“化功大法”,中掌者或沾劇毒,或內力于頃刻間化盡,或當場立斃,或哀號數月方死,全由施法隨心所欲。丁春秋生平曾以此殺人無數。武林中聽到“化功大法”四字,既厭惡恨憎,復心驚肉跳。段譽的“北冥神功”吸入內力以為己有,與“化功大法”以劇毒化人內功不同,但身受者內力迅速消失,卻無二致,是以往往給人誤認。丁春秋見這鐵頭小子連觸十余名乞丐居然并不中毒,當即施展出看家本領來。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延慶太子大驚之下,心中只想:“星宿海丁老怪的化功大法!”當下氣運丹田,勁貫手臂,鐵杖上登時出一股強悍絕倫的大力,一震之下,便將段譽的手指震脫了鐵杖。

【2】保定帝退后兩步,說道:“譽兒,你遇到了星宿海的丁春秋嗎?”段譽道:“丁……丁春秋?侄兒不知他是誰。”保定帝道:“聽說是個仙風道骨、畫中神仙一般的老人。”段譽道:“侄兒從來沒見過他。”保定帝道:“這人有一身邪門功夫,善消別人內力,叫作‘化功大法’,能令人畢生武學修為廢為一旦,天下武林之士,無不深惡痛絕。你既沒見過他,怎……

【3】怎學到這門邪功?”段譽忙道:“侄兒沒學……學過。丁春秋和化功大法,侄兒剛才還是首次聽伯父說到。”

【4】便在同時,鳩摩智也察覺到自身真力急瀉而出,登時臉色大變,心道:“大理段氏怎地學會了‘化功大法’?”當即凝氣運力,欲和這陰毒邪功相抗。

【5】鳩摩智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心想:“中土武林中,居然又出了一位大高手,我怎地全然不知?這人年紀輕輕,只不過二十來歲年紀,怎能有如此修為?那人叫保定帝為伯父,那么是大理段氏小一輩中的人物了。”當下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小僧一直以為大理段氏藝專祖學,不暇旁騖,殊不知后輩英賢,卻去結交星宿老人,研習‘化功大法’的奇門武學,奇怪啊,奇怪!”他雖淵博多智,卻也誤以為段譽的“北冥神功”乃是“化功大法”,只是他自重身分,不肯出口傷人,因此稱星宿“老怪”為“老人”。武林人士都稱這“化功大法”為妖功邪術,他卻稱之為“奇門武學”。適才這么一交手,他料想段譽的內力修為當不在星宿老怪丁春秋之下,不會是那老怪的弟子傳人,是以用了“結交”兩字。

【6】鳩摩智早知段譽學過星宿老怪一門的“化功大法”,但要穴被封,不論正邪武功自然俱都半點施展不出,哪知他掌發內勁,卻是將自身內力硬擠入對方“膻中穴”去,便如當日段譽全身動彈不得,張大了嘴巴任由莽牯朱蛤鉆入肚中一般,與身上穴道是否被封全不相干。

【7】鳩摩智厲聲道:“你這‘化功大法’,到底是誰教你的?”

【8】段譽搖搖頭,說到:“化功大法,暴殄天物,猶日棄千金于地而不知自用,旁門左道,可笑!可笑!”這幾句話,他竟不知不覺的引述了玉洞帛軸上所寫的字句。

【9】王語嫣向段譽瞪了幾眼,臉上神色又是詫異,又有些鄙夷,說道:“你怎么會使‘化功大法’?這等污穢的功夫,學來干什么?”

【10】段譽搖頭道:“我這不是化功大法。”心想如從頭述說,一則說來話長,二者她未必入信,不如隨口捏造個名稱,便道:“這是我大理段氏家傳的‘六陽融雪功’,是從一陽指和六脈神劍中變化出來的,和化功大法一正一邪,一善一惡,全然的不可同日而語。”

【11】王語嫣向段譽瞧瞧,心想磕頭求饒這種事,他是決計不肯做的。為今之計,只有死中求生,低聲問道:“段公子,你手指中的劍氣,有時靈驗,有時不靈,那是什么緣故?”段譽道:“我不知道。”王語嫣道:“你最好奮力一試,用劍氣刺他右腕,先奪下他的長劍,然后緊緊抱住了他,使出‘六陽融雪功’來,消除他的功力。”段譽奇道:“什么‘六陽融雪功’?”王語嫣道:“那日在曼陀山莊,你制服嚴媽媽救我之時,不是使過這門你大理段氏的神功么?”段譽這才省悟。那日王語嫣誤以為他的“北冥神功”是武林中眾所不齒的“化功大法”,段譽一時不及解說,隨口說道這是他大理段氏家傳之學,叫做“六陽融雪功”。他信口胡謅,早已忘了,王語嫣卻于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功無一不牢牢記在心中,何況這等了不起的奇功?

【12】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大吃一驚,“星宿老怪”丁春秋是武林中人人聞之皺眉的邪派高手,此人無惡不作,殺人如麻,“化功大法”專門消人內力,更為天下學武之人的大忌,偏生他武功極高,誰也奈何他不得,總算他極少來到中原,是以沒釀成什么大禍。

【13】出塵子急道:“我……我非說不可么?”蕭峰道:“不說也成,那就再見了。”出塵子一把抓住他衣袖,道:“我說,我說。這座神木王鼎是本門的三寶之一,用來修習‘化功大法’的。師父說,中原武人一聽到我們的‘化功大法”,便嚇得魂飛魄散,要是見到這座神木王鼎,非打得稀爛不可,這……這是一件希世奇珍,非同小可……”

【14】蕭峰久聞“化功大法”之名,知是一門污穢陰毒的邪術,聽得這神木王鼎用途如此,也懶得再問,伸手托在出塵子腋下,順著山壁直奔而下。

【15】出塵子道:“我……我……”那大師兄道:“你說了些什么?跟我說好了。”出塵子道:“我說……我說……這座神木王鼎,是本門的三寶之一,是……是……練那個大法的。我又說,師父說道,中原武人一聽到我們的化功大法,便嚇得魂飛魄散,若是見到這座神木王鼎,非打得稀爛不可。我說這是一件稀世奇珍,非同小可,因此……因此請他務必歸還。”

【16】那大師兄道:“你很好。你跟他說,這座神木王鼎是練咱們‘化功大法’之用,深恐他不知道‘化功大法’是什么東西,特別聲明中原武人一聽其名,便嚇得魂飛魄散。妙極,妙極,他是不是中原武人?”出塵子道:“我不……知……知道。”

【17】那大師兄道:“那么他是嚇得魂飛魄散呢?還是并不懼怕。”出塵子道:“好像他……他……格格……沒怎樣……怎么……也不害怕。”那大師兄道:“你猜他為什么不害怕?”出塵子道:“我猜不出,請大……師哥告知。”那大師兄道:“中原武人最怕咱們的化功大法,而要練這門化功大法,非這座神木王鼎不可。這座王鼎既然落入他手中,咱們的化功大法便練不成,因此他就不怕了。”出塵子道:“是,是大師哥明見萬里,料敵如神,師弟……師弟萬萬不及。”

【18】蕭峰嘆了口氣,俯身拾起,放在桌上。木鼎雕琢甚是精細,木質堅潤似玉,木理之中隱隱約約的泛出紅絲。蕭峰知道這是星宿派修煉“化功大法”之用,心生厭憎,只看了兩眼,也便不加理會,心想:“這小姑娘當真狡猾,口口聲聲說這神木王鼎已交了給我,哪知卻系在自己裙內。料得她同門一來相信確是在我手中,二來也不便搜及她的裙子,是以始終沒有發覺。唉,今日她性命難保,要這等身外之物何用?”

【19】他所練的那門“化功大法”,經常要將毒蛇毒蟲的毒質涂在手掌之上,吸入體內,若是七日不涂,不但功力減退,而且體內蘊積了數十年的毒質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漸漸發作,為禍之烈,實是難以形容。那神木王鼎天生有一股特異氣息,再在鼎中燃燒香料,片刻間便能誘引毒蟲到來,方圓十里之內,什么毒蟲也抵不住這香氣的吸引。當年丁春秋有了這奇鼎在手,捕捉毒蟲不費吹灰之力,“化功大法”自是越練越深,越練越精。當年丁春秋有一名得意弟子,得他傳授,修習化功大法,頗有成就,豈知后來自恃能耐,對他居然不甚恭順。丁春秋將他制住后,也不加以刀杖刑罰,只是將他因禁在一間石屋之中,令他無法捉蟲豸加毒,結果體內毒素發作,難熬難當,忍不住將自己全身肌肉一片片的撕落,呻吟呼號,四十余日方死。星宿老怪得意之余,心下也頗為戒懼,而化功大法也不再傳授任何門人。因此摘星子等人都是不會,阿紫想得此神功,非暗中偷學、盜鼎出走不可。

【20】丁春秋心想不必跟他多言,斃了滅口便是,當下手掌一松,待游坦之站起身來,揮掌向他胸口拍去。游坦之大驚,忙伸右手,推開來掌。丁春秋這一掌去勢甚緩,游坦之右掌格出時,正好和他掌心相對。丁春秋正要他如此,掌中所蓄毒質隨著內勁直送過去,這正是他成名數十年的“化功大法”,中掌者或沾劇毒,或內力于頃刻間化盡,或當場立斃,或哀號數月方死,全由施法隨心所欲。丁春秋生平曾以此殺人無數。武林中聽到“化功大法”四字,既厭惡恨憎,復心驚肉跳。段譽的“北冥神功”吸入內力以為己有,與“化功大法”以劇毒化人內功不同,但身受者內力迅速消失,卻無二致,是以往往給人誤認。丁春秋見這鐵頭小子連觸十余名乞丐居然并不中毒,當即施展出看家本領來。

【21】玄難素知丁老怪周身劇毒,又擅“化功大法”,不敢稍有怠忽,猛地里雙掌齊舞,立時向丁春秋連續擊出一十八掌,這一十八掌連環而出,左掌尚未收轉,右掌已然擊出,快速無倫,令丁春秋絕無使毒的絲毫余暇。這少林派“快掌”果然威力極強,只逼得丁春秋不斷倒退,玄難擊出了一十八掌,丁春秋便退了一十八步。玄難一十八掌打完,雙腿鴛鴦連環,又迅捷無比的踢出了三十六腿,腿影飄飄,直瞧不清他踢出的到底是左腿還是右腿。丁春秋展動身形,急速閃避,這三十六腿堪堪避過,卻聽得拍拍兩聲,肩頭已中了兩拳,原來玄難踢到最后兩腿時,同時揮拳擊出。丁春秋避過了腳踢,終于避不開拳打。丁春秋叫道:“好厲害!”身子晃了兩晃。

【22】薛慕華聽得額頭汗水涔涔而下,但覺他搭在自己肩頭的手掌微微發熱,顯然他只須心念略動之間,化功大法使將出來,自己四十五載的勤修苦練之功,立即化為烏有,咬牙說道:“你能狠心傷害自己師父、師兄,再殺我們八人,又何足道哉?我四十五年苦功毀于一旦,當然可惜,但性命也不在了,還談什么苦功不苦功?”

【23】鄧百川等中了他的化功大法,一直心中憤懣,均覺誤為妖邪所傷,非戰之罪,這時見到他輕功如此精湛,那是取巧不來的真實本領,不由得嘆服,尋思:“他便不使妖邪功夫,我也不是他對手。”風波惡贊道:“這老妖的輕功真是了得,佩服啊佩服!”他出口一贊,星宿群弟子登時競相稱頌,說得丁春秋的武功當世固然無人可比,而且自古以來的武學大師,什么達摩老祖等,也都大為不及,諂諛之烈,眾人聞所未聞。

【24】蘇星河微微一笑,道:“師弟,本門向來并非只以武學見長,醫卜星相,琴棋書畫,各家之學,包羅萬有。你有一個師侄薛慕華,醫術只懂得一點兒皮毛,江湖上居然人稱‘薛神醫’,得了個外號叫作‘閻王敵’,豈不笑歪了人的嘴巴?玄難大師中的是丁春秋的‘化功大法’,那個方臉的師父是給那鐵面人以‘冰蠶掌’打傷,那高高瘦瘦的師父是給丁春秋一足踢在左脅下三寸之處,傷了經脈……”

【25】虛竹道:“是,是。”聽他對自己甚是關懷,心下感激,又道:“師伯祖,本寺即有大難,更須你老人家保重身子,回寺協助方丈,共御大敵。”玄難臉現苦笑,說道:“我……我中了丁春秋的‘化功大法’,已經成為廢人,哪里還能協助方丈,共御大敵?”虛竹道:“師伯祖,聰辯先生教了弟子一套療傷之法,弟子不自量力,想替慧方師伯試試,請師伯祖許可。”

【26】虛竹替諸人泄去游坦之的冰蠶寒毒,再去治中了丁春秋毒手之人。那些人有的是被“化功大法”消去功力,虛竹在其天靈蓋“百會穴”或心口“靈臺穴”擊以一掌,固本培元;有的是為內力所傷,虛竹以手指刺穴,化去星宿派的內力。總算他記心甚好,于蘇星河所授的諸般不同醫療法門,居然記得清清楚楚,依人而施,只一頓飯時分,便將各人身上所感的痛楚盡數解除。受治之人固然心下感激,旁觀者也對聾啞老人的神術佩服已極,但想他是薛神醫的師父,倒也不以為奇。

【27】康廣陵搖頭道:“這‘三笑逍遙散’一中在身上,便難解救。丁老賊所以能橫行無忌,這‘三笑逍遙散’也是原因之一。人家都知道‘化功大法’的名頭,只因為中了‘化功大法’功力雖失,尚能留下一條性命來廣為傳播,一中‘三笑逍遙散’,卻是一瞑不視了。”

【28】心下又自盤算:“阿紫這小丫頭今日已難逃老仙掌握,倒是后房那小和尚須得好好對付才是。我的‘三笑逍遙散’居然毒他不死,待會或使‘腐尸毒’,或使‘化功大法’,見機行事。本派掌門的‘逍遙神仙環’便將落入我手,大喜,大喜!”

【29】丁春秋惱怒異常,將酒杯往桌上一放,揮掌便劈。慕容復久聞他“化功大法”的惡名,斜身閃過。丁春秋連劈三掌,慕容復皆以小巧身法避開,不與他手掌相觸。

【30】丁春秋數招一過,便知慕容復不愿與自己對掌,顯是怕了自己的“化功大法”。對方既怕這功夫,當然便要以這功夫制他,只是慕容復身形飄忽,出掌更難以捉摸,定要逼得他與自己對掌,倒也著實不易。再拆數掌,丁春秋已想到了一個主意,當下右掌縱橫揮舞,著著進逼,左掌卻裝微有不甚靈便之象,同時故意極力掩飾,要慕容復瞧不出來。

【31】豈知內勁一迸出,登時便如石沉大海,不知到了何處。慕容復暗叫一聲:“啊喲!”他上來與丁春秋為敵,一直便全神貫注,決不讓對方“化功大法”使到自己身上,不料事到臨頭,仍然難以躲過。其時當真進退兩難,倘若續運內勁與抗,不論多強的內力,都會給他化散,過不多時便會功力全失,成為廢人;但若抱元守一,勁力內縮,丁春秋種種匪夷所思的厲害毒藥,便會順著他真氣內縮的途徑,侵入經脈臟腑。

【32】待得丁春秋使到“化功大法”,慕容復已然無法將之移轉,恰好那星宿弟子急于獻媚討好,張口一呼,顯示了身形所在。

【33】慕容復一試成功,死里逃生,當即抓住良機,決不容丁春秋再轉別的念頭,把那星宿弟子一推,將他身子撞到了另一名弟子身上。這第二名弟子的功力,當即也隨著丁春秋“化功大法”到處而迅速消解。

【34】兩人一拉住段譽的手,四掌掌心相貼,同時運功相握。不平道人頃刻之間便覺體內真氣迅速向外宣泄,不由得大吃一驚,急忙摔手。但此時段譽內力已深厚之極,竟將不平道人的手掌粘住了,北冥神功既被引動,吸引對方的內力越來越快。烏老大一抓住段譽手掌,便運內勁使出毒掌功夫,要段譽渾身麻癢難當,出聲求饒,才將解藥給他。不料段譽服食莽牯朱蛤后百毒不侵,烏老大掌心毒質對他全無損害,真氣內力卻也是飛快的給他吸了過去。烏老大大叫:“喂,喂,你……你使‘化功大法’!”

【35】烏老大正自全力向外拉扯,突然掌心一松,脫出了對方粘引,向后一個蹌踉,連退了幾步,這才站住,不由得面紅過耳,又驚又怒,一疊連聲的叫道:“化功大法,化功大法!”

【36】不平道人見識較廣,察覺段譽吸取自己內力的功夫,似與江湖上惡名昭彰的“化功大法”頗為不同,至于到底是一是二,他沒吃過化功大法的苦頭,卻也說不上來。

【37】段譽這北冥神功被人疑為化功大法,早已有過多次,微笑道:“星宿老怪丁春秋卑鄙齷齪,我怎能去學他的臭功夫?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