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焰刀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火焰刀

火焰刀

中文名
火焰刀
出????處
《天龍八部》
使用角色
鳩摩智
來????源
密教寧瑪派秘傳絕學
等 級
83
冒險島
高級單手劍

火焰刀

火焰刀,出自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火焰刀為鳩摩智獨門武功。火焰刀能將內力凝聚掌緣,運內力送出,以虛無縹緲的虛勁傷人,乃是與六脈神劍相似的罕世神功。

1來源

《天龍八部》故事中,鳩摩智所使用的武功。火焰刀鳩摩智自獲傳火焰刀后,以此掃蕩黑教。由於對少林七十二絕技深感興趣,鳩摩智便以火焰刀功法跟慕容博交換二、三十門少林絕技。?

2簡介

慕容博更與鳩摩智立約,若鳩摩智能取得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經》,則可到參合莊去取其馀少林七十二絕技的秘本。故日后才發生天龍寺奪經之戰。

最初,鳩摩智以火焰刀內力點燃暗藏火藥的藏香,以內力推動碧煙攻擊枯榮等六僧,但枯榮以靜制動,鳩摩智在枯榮突襲下敗陣。及后,鳩摩智將火焰刀內力一分為數,從多個方向攻擊,枯榮心知不敵,以一陽指內力焚毀《六脈神劍經》。劍譜被毀使鳩摩智與天龍寺結下仇怨,鳩摩智便擒下保定帝為人質。段譽情急出手,引發一場無形刀劍之戰,最終火焰刀不敵六脈神劍,但段譽卻被鳩摩智擒下。?

3描述

鳩摩智使用火焰刀之時,只見他左手拈了一枝藏香,右手取過地下的一些木屑,輕輕捏緊,將藏香插在木屑之中。如此一連插了六枝藏香,并成一列,每枝藏香間相距約一尺。鳩摩智盤膝坐在香后,隔著五尺左右,突擊雙掌搓板了幾搓,向外揮出,六根香頭一亮,同時點燃了。火焰刀的催力之強,實已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在天龍寺中,鳩摩智使用火焰刀,藏香所生煙氣作碧綠之色,六條筆直的綠線裊裊升起。鳩摩智雙掌如抱圓球,內力運出,六道碧煙慢慢向外彎曲,分別指著枯榮、本觀、本相、本因、本參、保定帝六人。

不過此番他只志在得經,不欲傷人,是以點了六枝線香,以展示他掌力的去向形跡,一來顯得有恃無恐,二來意示慈悲為懷,只是較量武學修為,不求殺傷人命。這是鳩摩智小機智的虛偽之處。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藏香所生煙氣作碧綠之色,六條筆直的綠線裊裊升起。鳩摩智雙掌如抱圓球,內力運出,六道碧煙慢慢向外彎曲,分別指著枯榮、本觀、本因、本相、本參、保定帝六人。他這手掌力叫做“火焰刀”,雖是虛無縹緲,不可捉摸,卻能殺人于無形,實是厲害不過。此番他只志在得經,不欲傷人,是以點了六根線香,以展示掌力的去向形跡,一來顯得有恃無恐,二來示意慈悲為懷,只是較量武學修為,不求殺傷人命。

【2】六條碧煙來到本因等身前三尺之處,便即停住不動。本因等都吃了一驚,心想以內力逼送碧煙并不為難,但將這飄蕩無定的煙氣凝在半空,那可難上十倍了。本參左手小指一伸,一條氣流從少沖穴中激射而出,指向身前的碧煙。那條煙柱受這道內力一逼,迅速無比的向鳩摩智倒射過去,射到他身前二尺時,鳩摩智的“火焰刀”內力加盛,煙柱無法再向前行。鳩摩智點了點頭,道:“名不虛傳,六脈神劍中果然有‘少澤劍’一路劍法。”兩人的內力激蕩數招,本參大師知道倘若坐定不動,難以發揮劍法中的威力,當即站起身來,向左斜行三步,左手小指的內力自左向右的斜攻過去。鳩摩智左掌一撥,登時擋住。

【3】再觀看一會,本因、本相、和保定帝三人的劍法也已使完。本相小指一彈,使一招“分花拂柳”,已是這路劍招的第二次使出。鳩摩智微微點了點頭,跟著本因和保定帝的劍招也不得不從舊招中更求變化。突然之間,只聽得鳩摩智身前嗤嗤聲響,“火焰刀”威勢大盛,將五人劍招上的內力都逼將回來。

【4】枯榮大師反過手來,雙手拇指同時捺出,嗤嗤兩聲急響,分襲鳩摩智右胸左肩。他竟不擋敵人來侵,另遣兩路奇兵急襲反攻。他料得鳩摩智的火焰刀內力上蓄勢緩進,真要傷到自己,尚有片刻,倘若后發先至,當可打他個措手不及。

【5】本因方丈道:“如何徒具虛名,倒要領教。”鳩摩智道:“當年慕容先生所欽仰的,是六脈神劍的劍法,并不是六脈神劍的劍陣。天龍寺的這座劍陣固然威力甚大,但充其量,也只和少林寺的羅漢劍陣、昆侖派的混沌劍陣相伯仲而已,似乎算不得是天下無雙的劍法。”他說這是“劍陣”而非“劍法”,是指摘對方六人一齊動手,排下陣勢,并不是一個人使動六脈神劍,便如他使火焰刀一般。

【6】本因和本觀等相互望了一眼,均已會意:“他一掌之上可同時生出數股力道,枯榮師叔的少商雙劍若再分進合擊,他也盡能抵御得住。咱們卻必須舍劍用掌,這六脈神劍顯是不及他的火焰刀了。”

【7】便在此時,只見枯榮大師身前煙霧升起,一條條黑煙分為四路,向鳩摩智攻了過去。鳩摩智對這位面壁而坐、始終不轉過頭來的老和尚心下本甚忌憚,突見黑煙來襲,一時猜不透他用意,仍是使出“火焰刀”法,分從四路擋架。他當下并不還擊,一面防備本因等群起而攻,一面靜以觀變,看枯榮大師還有甚么厲害的后著。

【8】展開火焰刀法,一一封住。雙方力道一觸,十六道黑煙突然四散,室中剎時間煙霧瀰漫。鳩摩智毫不畏懼,鼓蕩真力,護住了全身。

【9】本因喝道:“且慢!”身形晃處,和本參一齊攔在門口。鳩摩智道:“小僧并無加害保定帝皇爺之意,但若眾位相逼,可顧不得了。”右手虛擬,對準了保定帝的后心。他這“火焰刀”的掌力無堅不摧,保定帝既脈門被扣,已是聽由宰割,全無相抗之力。天龍眾僧倘若合力進攻,一來投鼠忌器,二來也無取勝把握。但本因等兀自猶豫,保定帝是大理國一國之主,如何能讓敵人挾持而去?

【10】身形微側,袍袖揮處,手掌從袖底穿出,四招“火焰刀”的招數同時向段譽砍來。

【11】敵人最厲害的招數猝然攻至,段譽兀自懵然不覺。保定帝和本參雙指齊出,將他這四招“火焰刀”接下了,只是在鳩摩智極強內勁的陡然沖擊之下,身形都是一晃。本相更“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12】鳩摩智一驚,忙出掌以“火焰刀”擋架。

【13】他這次在天龍寺中連栽了幾個筋斗,心想若不顯一顯顏色,大輪明王威名受損不小,當下左掌分向左右連劈,以內勁封住保定帝等人的赴援之路,跟著右掌斬出,直趨段譽右肩。這一招“白虹貫日”,是他“火焰刀”刀法的精妙之作,一刀便要將段譽的右肩卸了下來。保定帝、本因、本參等齊聲叫道:“小心!”各自伸指向鳩摩智點去。

【14】他三人出招,自是上乘武功中攻敵之不得不救,那鳩摩智先以內勁封住周身要害,這一刀毫不退縮,仍是筆直的砍將下來。段譽聽得保定帝等人的驚呼之聲,知道不妙,雙手同時出力揮出,他心下驚惶,真氣自然涌出,右手少沖劍,左手少澤劍,雙劍同時架開了火焰刀這一招,余勢未盡,嗤嗤聲響,向鳩摩智反擊過去。鳩摩智不暇多想,左手發勁擋擊。

【15】段譽以諸般機緣巧合,才學會了六脈神劍這門最高深的武學,尋常的拳腳兵刃功夫卻全然不會。鳩摩智這一拳隱伏七八招后著,原也是極高明的拳數,然而比之“火焰刀”以內勁傷人,其間深淺難易,相去自不可以道里計。本來世上任何技藝學問,決無會深不會淺、會難不會易之理,段譽的武功卻是例外。他見鳩摩智揮拳打到,便即毛手毛腳的伸臂去格。鳩摩智右掌翻過,已抓住了他胸口“神封穴”。段譽立時全身酸軟,動彈不得。

【16】鳩摩智將段譽一拋,擲給了守在門外的九名漢子,喝道:“快走!”兩名漢子同時伸手過來,接過段譽,并不從原路出去,徑自穿入牟尼堂外的樹林。鳩摩智運起“火焰刀”,一刀刀的只是往牟尼堂的門口砍去。

【17】鳩摩智不明其故,卻也不敢再碰他身子,但先前點他神封、大椎、懸樞、京門諸穴卻又無礙,此人武功之怪異,實是不可思議,料想這門功夫,定是從一陽指與六脈神劍中變化出來,只是他初學皮毛,尚不會使用。這樣一來,對大理段氏的武學更是心向神往,突然舉起手掌,凌空一招“火焰刀”,將段譽頭上的書生巾削去了一片,喝道:“你當真不寫?

【18】當下豈僅老羞成怒,直是大怒欲狂,一招“火焰刀”揮出,嗤的一聲輕響,段譽手中筆管斷為兩截。

【19】鳩摩智怒目瞪視,眼中似乎也有火焰刀要噴將出來,恨不得手掌一揮,“火焰刀”的無形氣勁就從這小子的頭頸中一劃而過。

【20】說著左掌斜斜劈出,掌上已蓄積真力,使出的正是“火焰刀”中的一招。只聽得喀的一聲輕響,庭中桂樹上一條樹枝無風自折,落下地來,便如用刀劍劈削一般。

【21】鳩摩智搖搖頭,道:“段公子的猜測不對。小僧與慕容先生訂約雖久,但因小僧閉關修習這‘火焰刀’功夫,九年來足不出戶,不克前往大理。小僧“火焰刀”功夫要是練不成功,這次便不能全身而出天龍寺了。”

【22】段譽見阿碧背靠墻壁,已退無可退,而鳩摩智一掌又劈了過去,其時只想到救人要緊,沒再顧慮自己全不是鳩摩智的敵手,中指戳出,內勁自“中沖穴”激射而出,嗤嗤聲響,正是中沖劍法。鳩摩智并非當真要殺阿碧,只是要逼得段譽出手,否則“火焰刀”上的神妙招數使將出來,阿碧如何躲避得了?他見段譽果然出手,當下回掌砍擊阿朱。疾風到處,阿朱一個踉蹌,肩頭衣衫被內勁撕裂,“啊”的一聲,驚叫出來。段譽左手“少澤劍”跟著刺出,擋架他的左手“火焰刀”。

【23】是單刀刀法,與鳩摩智當日在天龍寺所使“火焰刀法”的凌虛掌力全然不同,他此刻是以手掌作戒刀,狠砍狠斫,全是少林派武功的路子。他一刀劈落,波的一響,虛竹右臂中招。

【24】鳩摩智連運三次強勁,要掙脫虛竹的右手,以便施用“火焰刀”絕技,但己力加強,對方的指力亦相應而增,情急之下,殺意陡盛,左手呼呼呼連拍三掌,虛竹揮手化解。鳩摩智縮手彎腰,從布襪中取出一柄匕首,陡向虛竹肩頭刺去。

【25】鳩摩智右掌一劃,“火焰刀”的神功使出,當當當三聲,三柄長劍從中斷絕。三姝大吃一驚,向后飄躍丈許,看手中時,長劍都只剩下了半截。鳩摩智仰天長笑,向玄慈道:“方丈大師,卻如何說?”

【26】鳩摩智合著雙手向旁一分,暗運“火焰刀”神功,噗噗噗噗四響,梅蘭菊竹四姝齊聲驚呼,頭上僧帽無風自落,露出烏云也似的滿頭秀發,數百莖斷發跟著僧帽飄了下來。

【27】段譽趕到之時,聽到那老僧正在為眾人妙解佛義,他只想繞到那老僧對面,瞧一瞧他的容貌,哪知鳩摩智忽然間會下毒手,胸口竟然中了他的一刀“火焰刀”。

【28】鐘靈叫道:“別打,別打,我們出來啦!”扶著段譽,從柴草堆爬了出來。段譽先前給鳩摩智刺了一刀“火焰刀”,受傷著實不輕,從炕上爬到炕底,又從炕底躲入柴房,這么移動幾次,傷口迸裂,鮮血狂瀉。他一受傷,便即斗志全失,雖然內力仍是充沛之極,卻道自己已命在頃刻,全然想不起要以六脈神劍御敵。

【29】蕭峰見段譽身受重傷,忙加施救。玄生取出治傷靈藥,給段譽敷上。鳩摩智這一招“火焰刀”勢道凌厲之極,若不是段譽內力深厚,刀勢及胸之時自然而然生出暗勁抵御,當場便已死于非命。

【30】那日他以火焰刀暗算了段譽后,生怕眾高手向他群起而攻,立即逃奔下山,還沒下少室山,已覺丹田中熱氣如焚,當即停步調息,卻覺內力運行艱難,不禁暗驚:“那老賊禿說我強練少林七十二絕技,戾氣所鐘,本已種下了禍胎,再練《易筋經》,本末倒置,大難便在旦夕之間。莫非……莫非這老賊禿的鬼話,當真應驗了?”當下找個山洞,靜坐休息,只須不運內功,體內熱焰便慢慢平伏,可是略一使勁,丹田中便即熱焰上騰,有如火焚。

【31】此人受了我火焰刀之傷,和我仇恨極深。此刻我內力不能運使,他若乘機報復,那便如何是好?”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