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狄云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狄云

狄云

狄云 狄云

狄云,金庸武俠小說《連城訣》中的男主角,性格單純直率,師妹戚芳稱他作“空心菜”,經歷諸多事件后變得穩重、心思縝密。他是金庸筆下命運最悲苦的主角,被萬圭陷害強奸婦女而關入大牢,并被削斷右手五指、穿琵琶骨。在獄中結識丁典,后得知師妹嫁給萬圭,對人生絕望下自殺。自殺后被丁典施以“神照經”救活,并成為患難之交,從丁典處學習“神照經”并得到“烏蠶衣”。為躲避血刀僧寶象拔去頭發、胡須,但在破廟險被寶象吃下肚。后又被血刀老祖認為狄云是寶象的弟子,認識水笙。最后戚芳遭萬圭所殺,死時托付狄云照顧其女“空心菜”。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狄云
姓名 狄云
綽號 空心菜
師父 戚長發
武功
內功 神照經
血刀經
絕技 連城劍法
血刀刀法
唐詩劍法
兵器
血刀

狄云,金庸武俠小說《連城訣》中的男主人公,性格單純直率,因他單純的性格,師妹戚芳稱他作“空心菜”。在經歷了諸多事件后,變得穩重、心思縝密。為金庸小說中武功最絕頂的高手之一。

故事

父母不詳,從小跟隨師父戚長發長大,與師父的女兒、師妹戚芳青梅竹馬。

經師伯萬震山邀請與師父、師妹一同從湘西鄉下去荊州給萬震山拜壽。因不聽阻勸與萬震山仇人呂通交手,并得到裝扮為乞丐的言達平幫助戰勝呂,萬家八弟子因“面上無光”記恨于他。又因戚芳與他行為親密,遭此八人嫉妒,并在當夜遭群毆。

后被化裝成乞丐的言達平授予三招劍法,于次夜報仇成功,但三招劍法被指為“連城劍法”。

在他師父“刺殺”萬震山未遂“逃跑”后,被以萬震山兒子萬圭為首的萬家弟子陷害強奸萬震山小妾桃紅而關入江陵大牢,并被削斷右手五指、穿琵琶骨。

在獄中結識丁典,一直被丁認為是知府凌退思的臥底意圖竊取“連城訣”。四年后得知師妹嫁給萬圭,對人生絕望下自殺。自殺后被丁施以“神照經”救活,并與丁成為患難之交,從丁處學習了“神照經”并得到“烏蠶衣”,也得知江湖險惡、人心難測。

一年后與丁典越獄探望丁的情人、凌退思之女凌霜華。丁典不幸中凌退思之計,中毒身亡。丁典死前托付狄云希望和霜華同葬,并告知部分“連城訣”。狄云攜丁典尸體逃至萬震山家柴房并為戚芳所救、拋至一小船。

為躲避血刀僧寶象拔去頭發、胡須,但在破廟險被寶象吃下肚。幸好寶象喝了咬過丁典帶毒尸體的老鼠湯死亡而免。狄云火化了丁典的尸體并換上了寶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經》,卻被鈴劍雙俠誤認為是作惡多端的血刀僧。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認為狄云是寶象的弟子。

為逃避中原武林人士追殺,血刀老祖劫走鈴劍雙俠的水笙,并帶同狄云逃至藏邊雪山。在雪山中與“南四奇”(落花流水)遭遇雪崩共七人被困雪山。目睹血刀老祖戰勝“落花流水”四人,并在血刀老祖加害他時,被迫打通任督二脈,從而內功舉世無雙,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

待來年冰雪初融之時,被花鐵干指為惡人,稱狄“殺害”了陸、劉、水三人,并與水笙有染。待花鐵干、水笙等人走后,把血刀經中刀法與內功練得融會貫通并回到湘西戚長發處欲尋找師父、并殺死萬圭報當年之仇。

狄云發現言達平在戚長發屋中掘地欲尋連城訣,后萬震山來到與言激戰、萬圭中蝎毒。狄云救言并得解蝎毒之藥,化妝成郎中,見戚芳關心萬圭不忍,贈予仇人解藥并留下了先前在兒時與戚芳游戲的山洞中夾有戚芳剪紙蝴蝶的《唐詩選集》,即《連城劍譜》。

在萬家竊聽得知一切事由:陷害、入獄、萬震山做戲與將戚長發“尸體”砌入墻中等,并在萬家父子欲殺死戚芳奪取劍譜時出手相救,打敗二人并且砌入墻中,然而后卻被戚芳救出。戚芳遭萬圭所殺,死時托付狄云照顧其女“空心菜”。葬丁典與凌霜華后在凌棺蓋背面發現“連城劍訣”,并公布劍訣于江陵城。尾隨言達平至城外天寧寺得知“連城訣”寶藏秘密,并目睹了眾人為爭奪寶物中毒喪生。狄云最終帶著“空心菜”回到了藏邊的雪谷,與在那里等待他的水笙再次相會。

原型

根據《連城訣》后記,狄云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實事跡中發展虛構而成。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經歷

鄉下人進城

湘西農家子弟狄云,自幼隨師父鐵鎖橫江戚長發和師妹戚芳習武務農。 合并

一天戚長發多年未見的師兄萬震山派弟子來請戚長發去作客。三人到了萬家。先是逢大盜呂通前來尋仇,狄云拼著受傷打退了呂通,卻反而見疑于萬家。先是萬震山的八個弟子深夜尋釁,打了他一通。第二天他氣不過他們的奚落嘲笑,用從一個老乞丐處學來的幾招劍法回敬了其中幾人。萬震山疑心戚長發已學得師門不傳之秘連城劍法又教給狄云,遂將戚長發誘入房中擊殺,卻又偽造現場反誣戚長發擊傷了他而逃走,而已意猶未盡,復又設下圈套將見義勇為前往捉賊的狄云裁贓誣為強奸偷盜犯,打入死牢。???

獄中奇遇

狄云悲憤傷心交加,在獄中自暴自棄。同室的丁典又以為他是奸細,對他拳腳相加。

萬震山的兒子萬圭假作好人,讓戚芳以為他出錢出力想讓狄云盡早出獄,其實卻是買通官府將狄云輕罪重辦。戚芳信以為真,因而認定狄云確有其罪,雖然感情仍在,但對狄云也感到傷心和失望,終于嫁給了萬圭。

狄云在監獄待了三年多,聽聞得知師妹嫁給萬圭,對人生絕望下自殺。萬念俱灰,上吊自盡時,丁典也明白了狄云并非奸細,利用“神照經”救活了他,并告訴他自己名叫丁典,因為從戚長發、萬震山的師父手上得到了一部連城劍訣,為眾多武林人物所追逐,流落江湖,認識了一個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兒凌霜華,兩人一見傾心。 知府卻以女兒為要脅逼他交出連城訣,不久后又將他打入大牢、這幾年他已練成了絕頂內功神照功。狄云第一次聽說了自己師父是個陰險毒辣、城府極深的人,聽說他和自己的兩個師伯竟聯手殺了師祖,但也只是將信將疑?。丁典逐漸向他解釋了狄云為何入獄,也讓狄云明白世界險惡,本想傳授“神照經”給他,但狄云因為絕望而不肯學。后來狄云為了保護丁典而逐漸學習了“神照經”。

丁典心中放不下凌霜華,與狄云一起越獄。不料霜華已死,其父凌退思知府在女兒的棺木上涂了“金波旬花”劇毒,丁典撫棺痛哭的時候,中了這無可救藥之毒。丁典死前托付狄云希望和霜華同葬,并告知部分“連城訣”。

狄云攜丁典尸體逃至萬震山家柴房并為戚芳所救、拋至一小船。???

雪谷

狄云為躲避血刀僧寶象拔去頭發、胡須,但在破廟險被寶象吃下肚。幸好寶象喝了咬過丁典帶毒尸體的老鼠湯死亡而免。狄云火化了丁典的尸體并換上了寶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經》,卻被鈴劍雙俠誤認為是作惡多端的血刀僧?。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認為狄云是寶象的弟子。

血刀老祖欲淫美貌的水笙將其掠走,引動"落花流水"四俠和群豪追殺,狄云深卷其中。血刀老祖攜狄云和水笙逃入雪山谷,遇雪崩,和"落花流水"四俠一起被封入雪谷中。"落花流水"中之花鐵干誤殺好友劉乘風,精神恍惚。血刀老祖詭譎狠辣,在險惡的雪下大戰中殺了陸天抒,又砍斷水笙之父水岱雙腿,花鐵干神經崩潰,投降了血刀老祖,心態扭曲,由一代大俠淪為卑鄙小人。水岱求狄云殺死自己。憤懣之中被迫打通任督二脈,從而內功舉世無雙,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狄云無意間踢死血刀老祖。?

因為雪谷被封,狄云與水笙便只能在雪谷之中等待開春。狄云與水笙逐漸在雪谷生活,狄云利用自己的內功每日打鳥雀為兩人食物,花鐵干因為內力沒有狄云深厚缺少食物下吃掉了陸天抒、劉乘風的尸體。狄云本來想殺掉他但卻銀本性善良下不了手,后來也將自己打到的食物分給了他。

水笙拆了自己的衣線,串起一根根鳥雀羽毛編織而成,而姑娘還不知道自己把女兒家的情意編織進去了。狄云雖然沒穿那件羽衣,并還叫人傷心地踩了幾腳,但那羽衣已存進了心里。

后來這些日子之中,狄云已將一本血刀經的內功和刀法盡數練全?。

復仇之路

待冰雪初融之時,狄云被花鐵干指為惡人,稱狄“殺害”了陸、劉、水三人,并與水笙有染?。待花鐵干、水笙等人走后,狄云把血刀經中刀法與內功練得融會貫通并回到湘西戚長發處欲尋找師父、并殺死萬圭報當年之仇。

狄云尋到了二師伯言達平。原來他就是那個心機陰深的老乞丐。他圈起三師弟戚長發的屋子掘尋連城訣,因此引來萬震山,萬圭與言達平爭斗。言達平用毒蝎毒傷萬圭,并且用解藥要挾萬震山,許下挖到連城訣,寶物歸言達平的誓言!在言達平給萬圭治療傷勢后,萬震山乘機攻擊言達平,最后被狄云所救!狄云從言達平那解開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并且了解到萬圭的解藥須連敷十次,因而從其手中取來解藥?,喬裝郎中,以治萬圭毒傷為由,入萬府見到了戚芳,并將在山洞中取來的《唐詩選輯》留給戚芳,暗示自己是狄云。那本《唐詩選輯》是他們相戀時,戚芳用來夾鞋樣的。當年戚芳無意取來,弄得萬震山和戚長發爭來斗去?。

狄云復仇,將萬震山,萬圭封入夾墻,但戚芳心軟,打開夾墻放了丈夫萬圭,卻被萬圭所殺。狄云痛苦萬分委托一戶農家照顧戚芳的女兒空心菜,自己獨自去尋萬震山父子報仇!

為完成恩兄丁典的癡情之托,狄云掘開凌霜華的墓穴準備將丁典的骨灰和其同葬,發現凌霜華系被其父凌退思活埋!在她的棺木上,留有她死前用指甲抓上的《連城訣》秘籍!為了引出萬震山父子,狄云將江湖上人人眼紅的連城訣寫在了江陵城墻上,一時間引來江湖上各方豪杰齊聚江陵。

連城訣被人破譯,寶藏就在江陵城南的一座寺廟內,萬震山、言達平、戚長發等人最后隨寶藏一起,葬身破廟之中。狄云目睹眾人為寶瘋狂,抱著師妹的女兒“空心菜”悄然離開。他他不愿再在江湖上廝混,他要找一個人跡不到的荒僻之地,將空心菜養大成人。他回到了藏邊的雪谷。鵝毛般的大雪又開始飄下,來到了昔日的山洞前。

在山洞前狄云也發現了已在這里等候他許久的水笙。?

2人物關系

師祖:梅念笙

師父:戚長發(曾是血刀老祖、丁典)

師伯:萬震山、言達平

師妹:戚芳(青梅竹馬)

戀人:以前是戚芳,后來是水笙

養女:空心菜

3人物原型

根據《連城訣》后記,狄云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實事跡中發展虛構而成?。

4武功絕學

神照經:湘中武林名宿,人稱“鐵骨墨萼”的梅念笙所有,一說是“神照經”的內功有起死回生之效;又說神照經內功是天下第一精純的內功。丁典學成之后傳授給了狄云?。

血刀經:為西藏血刀門掌門人血刀老祖修習,此功邪惡之極且功力巨大,血刀老祖憑借此功橫行中原武林,幾乎沒有對手。后來,“血刀經”意外被狄云獲得?。

躺尸劍法:“鐵索橫江”戚長發精研的一種劍術,他為了掩人耳目,把《唐詩劍法》蓄意訛傳為“躺尸劍法”,其中的種種招數名稱也改成諧音字或同聲異形字,他曾把該劍術傳給小說的狄云?。

5人物評價

吳樾:狄云有情有義,敢愛敢恨,具有很鮮明的性格。經歷了多種磨難之后,站到了最頂端,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人物?。

繆海榮:“狄云在遍嘗世間辛酸之后,逐漸由一個土頭土腦、憨直樸拙的傻小子變成一個有獨立人格意識的人,他的確不是大俠,但他是一個懂得善惡的真英雄。”?

6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配音

出自影視版本

1980 吳元俊
  
香港邵氏電影《連城訣》
1989 郭晉安 孫燕超 香港無線電視劇《連城訣》
2004 吳樾
  
內地電視劇《連城訣》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戚長發招招手。道:“阿芳,阿芳,過來見過卜師哥,這是我的光桿兒徒弟狄云,這是我的光桿兒女兒阿芳。嘿,鄉下姑娘,便這么不大方,都是自己一家人,怕什么丑了?”

【2】戚芳躲在狄云背后,也不見禮。只點頭笑了笑。狄云道:“卜師兄,你練的劍法跟我們的都是一路,是嗎?不然怎么一見便認出了師妹劍招。”

【3】狄云到前村去打了三斤白酒。戚芳殺了一只肥雞,摘了園中的大白菜和空心菜,滿滿煮了一大盤,另有一大碗紅辣椒浸在鹽水之中。四人團團一桌,坐著吃飯。

【4】半個月之后。戚長發帶同徒兒狄云、女兒戚芳,來到了荊州。三人準穿了新衣,初來大城,土頭土腦,都有點兒心虛膽怯,手足無措。打聽“五云手”萬震山的住處。途人說道:“萬老英雄的家還用問?那邊最大的屋子便是了。”

【5】狄云和戚芳一走到萬家大宅之前,瞧見那高墻朱門、掛燈結彩的氣派,心中部是暗自嘀咕。戚芳緊緊拉住了父親的衣袖。戚長發正待向門公詢問,忽見卜垣從門里出來,心中一喜,叫道:“卜賢侄,我來啦。”

【6】戚長發等三人走進大門,鼓樂手吹起迎賓的樂曲。嗩吶突響,狄云吃了一驚。

【7】忽然間人叢中竄出一個粗眉大眼的少年,悄沒聲的欺近身去,雙臂一翻,已勾住呂通的兩條手臂,大聲叫道:“你弄臟了我師父的新衣服,快快賠來!”正是戚長發的弟子狄云。

【8】呂通雙臂一震,要將這少年震開,不料手臂給狄云死命勾住了,無法掙脫。呂通這鐵臂功須得橫掃直擊,方能發揮威力,冷不防被他勾住了,臂上勁力使不出來。他大怒之下,右膝一舉,撞在狄云的小腹之上,喝道:“快放手!”狄云吃痛,臂力一松。呂通一招“風云乍起”,掙脫了他雙臂,呼的一拳擊出,正是“六合拳”中的一招,“烏龍探海”。

【9】狄云急竄讓開,叫道:“我不跟你打架。我師父這件新袍子,花了三兩銀子縫的,咱們賣了大牯牛大黃,才縫了三套衣服,今兒第一次上身……”呂通怒道:“楞小子,胡說八道甚么?”狄云沖上三步,叫道:“你快賠來!”他是農家子弟,最是愛惜物力,眼見師父賣去心愛的太牯牛縫了三套新衣,第一次穿出來便讓人給槽蹋了,教他如何不深感痛惜?他也不理呂通跟萬震山之間有什么江湖過節,師父這件袍子總之是非賠不可。

【10】狄云道:“要他賠,他要是走了,你又不認帳,那便糟了,”說著又去扭呂通的衣襟。呂通一閃,砰的一拳,擊在狄云胸口,只打得他身子連晃,險些摔倒。萬震山喝道:“狄賢侄退下!”

【11】狄云紅了雙眼,喝道:“你不賠衣服還打人,不講理么?”

【12】呂通笑道:“我打你這渾小子便怎樣?”狄云道:“我也打你!”

【13】兩人這一搭上手,霎時之間拆了十余招,狄云自幼跟著戚長發練武,與師妹過招比劍,從沒一天間斷。呂通雖是晉中大盜,黑道中的成名人物,一時之間卻也打他不倒,幾次要使鐵臂功。都被他乖巧避開,在他肩頭打中了兩拳,狄云肉厚骨壯,也沒受傷。

【14】再拆數招,呂通焦躁起來,突然間拳法一變,自“六合拳”變為“赤尻連拳”。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雜以猴拳,講究摟、打、騰、封、踢、潭、掃、掛,又加上“貓竄、狗閃、兔滾、鷹翻、松子靈、細胸巧、鷂子翻身、跺子腳”八式,式中套式,變幻多端。狄云沒見過這路拳法,心中一慌,左腿上連接給他踹了兩腳。

【15】狄云叫道:“打不過也要打。”砰的一響,胸口又被呂通打了一拳。

【16】戚芳在旁瞧著,一直為師哥擔心,這時忍不住也叫:“師哥,不用打了,讓萬師伯打發他。”但狄云雙臂直上直下,不顧性命的前沖,不住吆喝:“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砰的一聲,鼻子又中了一拳,登時鮮血淋漓。

【17】眾人都正全神貫注的瞧著呂通與狄云打斗,誰也沒去理會,那乞丐呻吟叫喚:“啊唷,餓死了,餓死了。”突然左足踏在地下的糞便之中,腳下一滑,俯身摔將下來,大叫一聲:

【18】呂通膝間一軟,左足跪倒,同時全身酸麻,似乎突然虛脫。狄云雙拳齊出,砰砰兩聲,將呂通龐大的身子打得飛了起來,拍的一響,臭水四濺,正摔在他攜來的糞便之中。

【19】狄云兀自大叫:“賠我師父的袍子。”待要趕出,突覺左臂被人握住,動彈不得,側頭一看,正是師父。戚長發道:“你僥幸得勝,還追什么?”戚芳抽出手帕,給狄云擦去臉上鮮血。狄云一低頭,只見自己新衫的衣襟上點點滴滴的都是鮮血,不禁大急,道:“糟糕,糟糕!我……我這件新衣也弄臟了。”

【20】只見那老乞丐蹣跚著走出大門,喃喃自語:“飯沒討著,反賠了一只飯碗。”狄云知道適才取勝,全靠這乞丐碰巧一跌,從懷里掏出二十枚大錢,那是師父給他來城里零花的,追出去塞在他的手里。那老乞丐連聲道:“多謝,多謝。”

.........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