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冥神功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北冥神功

北冥神功

北冥神功

北冥神功是金庸先生小說《天龍八部》中逍遙派的頂級武功之一,與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和小無相功齊名。
北冥神功
小說 天龍八部
門派 逍遙派
類型 內功
創始人 不詳
主要人物 無崖子
段譽
虛竹
李秋水
書籍 李秋水所藏帛卷上
修行方法 帛卷上之圖示

北冥神功為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虛構內功,與化功大法皆源自逍遙派,旨在吸取別人之內力收為己用,與化功大法的用意化去別人內力頗不相同。全書中會運使人物包括無崖子、段譽。到了《笑傲江湖》中,北冥神功從大理段氏殘存部分流傳并且與星宿派化功大法融合成為吸星大法。

概述

北冥神功為逍遙派絕學之一,原為無崖子獨得,后由李秋水所書修行圖示,段譽得到修行帛卷,但最后亦毀于段譽之手。

武功原理為“百川匯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1],意即吸取別人的內力而收為己用。全書共分三十六幅圖像,其中“手太陰肺經”為入門第一課,其中修練方式又與世俗武功反其道而行,順序為:

  • 少商→魚際→大淵→經渠→列缺→孔最→尺澤→俠白→天府→云門→中府

北冥神功修煉后吸納來的內力,不同于經吸星大法吸納的各種內力,仍帶有原本內力的性質,而是轉化成一種統一性質的內力,稱北冥真氣。 《天龍八部》一書中,段譽只修煉過“手太陰肺經”和“任脈”兩幅圖,并無法自運北冥神功。隨著故事的進行,記載神功圖像的法門因故遭毀,后流傳的北冥神功也僅剩段譽所學,故推測流傳至《笑傲江湖》的北冥神功應為段譽所學僅存的北冥神功。 虛竹曾受無崖子傳北冥真氣,并且曾由天山童姥指點運勁法門,但由于無崖子并未傳授北冥神功,故虛竹僅身具北冥真氣而無法藉吸納來修煉北冥真氣。

比較

北冥神功、化功大法、吸星大法三者都為吸取別人內力的武功,三者在一定程度上有相似之處。

三者之中,化功大法有別于另兩者,是以劇毒令人手腳麻痹,便似內力盡失,實只須解去毒性,則能重獲內力;另兩者則確實吸去內力,收為己用。缺點方面,吸星大法會有所謂內力反噬現象;也就是所吸納的諸般異種真氣,無法融合而互相沖激,而且每吸一次發作的間隔越近、痛楚越增。吸星大法雖源于另兩者,但其缺點較多來自于化功大法,故推斷化功大法應也有相當程度的缺點[來源請求];北冥神功的缺點在于,當遇上內力更強的對手時,若強行吸納會有經脈斷裂之虞,是為“然敵之內力若勝于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1]

參考

  1. ^ 1.0 1.1 天龍八部 第二章 玉璧月華明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名稱來源

【逍遙派武學】:在原著和不同版本的影視,漫畫作品中出現的有名稱的武功包括:

連載版:【逍遙御風】、【天鑒神功】、【拈花微笑】、【三龍四象】(以上的后來均已刪去)

三聯版書籍:【北冥神功】、【化功大法】、【小無相功】、【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凌波微步】、【傳音搜魂大法】、【白虹掌力】、【生死符】、【寒袖拂穴】、【龜息功】

新修版:【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即【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由逍遙子從大理不老長春谷取回)

漫畫版:【大無相功】【純陽至尊功也是獨尊純陽訣】(天山童姥將其逆練,即為【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

94年電影《新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北冥重生法】

此外,還包括靈鷲宮閉關練功密室當中超過近百種的無名武學和西夏皇宮由李秋水開辟練功密室時刻畫在石壁上的無數種無名武功。

逍遙派的武功,講究輕靈飄逸,嫻雅清雋(虛,丁二人少室山對戰時,原著寫“一個童顏白發宛如仙人,一個僧袖飄飄,冷若御風”還寫二人一沾即走,蹁躚不定,宛如蝴蝶之類的)。

第一要義

展將開來,第一行寫著“北冥神功”。字跡娟秀而有力,便與綢包外所書的筆致相同。其后寫道:“《莊子》‘逍遙游’有云:‘窮發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天下武功無不為我所用,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

專吸功力

段譽的“北冥神功”專吸敵人功力,兩條大漢的內力一盡,天生膂力也即無用,兩人委頓在地,形如虛脫。

內力愈強 吸力愈大

他內力愈強,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愈大,這時再吸嚴媽媽的內力,那只片刻之功。

化去內力

敵之內力若勝于我 吸人內力兇險莫甚

與各家各派之內功逆其道而行

不泄無盡 愈積愈厚

--取一分,貯一分,不泄無盡,愈積愈厚

圖中言道:“手太陰肺經暨任脈,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兩乳間之膻中穴,尤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貯。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沖脈者十二經之海,膻中者氣之海,腦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貯于胃,嬰兒生而即能,不待練也。以少商取人內力而貯之于我氣海,惟逍遙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過一日,盡泄諸外。我取人內力,則取一分,貯一分,不泄無盡,愈積愈厚,猶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鯤。”

吸入內力以為己有

丁春秋生平曾以此殺人無數。武林中聽到“化功大法”四字,既厭惡恨憎,復心驚肉跳。段譽的“北冥神功”吸入內力以為己有,與“化功大法”以劇毒化人內功不同,但身受者內力迅速消失,卻無二致,是以往往給人誤認。

修習者,先化去自身內力

不料那老人反而十分歡喜,笑道:“很好,很好,你于少林派的內功所習甚淺,省了我好些麻煩。”他說話之間,虛竹只覺全身軟洋洋地,便如泡在一大缸溫水之中一般,周身毛孔之中,似乎都有熱氣冒出,說不出的舒暢。

過得片刻,那老人放開他手腕,笑道:“行啦,我已用本門‘北冥神功’,將你的少林內力都化去啦!”

吸得內力存儲為北冥真氣

段譽給他一拳打中,聲音甚響,胸口中拳處卻全無所感,不禁暗自奇怪。他自不知郁光標這一拳所含的內力,已盡數送入了他的膻中氣海,積貯了起來。

那也是事有湊巧,這一拳倘若打在別處,他縱不受傷,也必疼痛非凡,膻中氣海卻正是積貯“北冥真氣”的所在。

然敵之內力若勝于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窺要道,惟能消敵內力,不能引而為我用,猶日取千金而復棄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北冥神功,【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內力而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語云:百川匯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積聚】

——博大精深,且兼容所有武功

虛竹和段譽兩人均未盡得北冥神功真諦。兩者雖然都練北冥真氣,但段譽學習的是北冥神功,卻并沒有學全,只學里拇指一路而已。同時雖然吸人內力,卻并不知道內力的使用方式。虛竹雖然身負北冥真氣,但他本身并不會北冥神功,這點從他不會吸人內力方面可以體現出來。他跟隨天山童姥所學習的武功只是對他已有內力的使用方法而已,一切異能只是他內力強到極點并能有效使用而造成的。從這點看到北冥神功包括小無相功都具有很強的兼容性,虛竹學習了那么多功法但使用自己的內力都能使用,段譽用北冥神功得來的真氣可以用來施放六脈神劍而沒有后遺癥。這點比少林的每學一路武功要專練一路內功要好的多,也比另一本書中的吸星大法會造成的異種真氣亂撞要好的多。可見北冥神功具有將他人真氣完全吸收控制并安全使用的超強兼容性。

25功法威力

北冥大法

(一)

且看段譽所練:

  1. (段譽)再展帛卷,長卷上源源皆是裸女畫像,或立或臥,或現前胸,或見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輕嗔薄怒,神情各異。一共有三十六幅圖像,每幅像上均有顏色細線,注明穴道部位及練功法訣。……

  2. (段譽)緩緩展開,將第一圖后的小字看了幾遍。只小半個時辰,便已依照圖中所示,將‘手太陰肺經’的經脈穴道存想無誤,只是身上內息全無,自也無法運息通行經脈。跟著便練‘任脈’,……

  3. 卷軸中此外諸種經脈修習之法甚多,皆是取人內力的法門,段譽雖然自語寬解,總覺習之有違本性,單是貪多務得,便非好事,當下暫不理會。

  4. (段譽)想想過意不去,就練一練手太陰肺經和任脈,敷衍了事,以求心之所安,至于別的經脈,卻暫行擱在一邊了。

帛卷上所列就是全套北冥神功,由書中可知北冥神功由三十六幅圖像組成,段譽所練僅僅是第一幅圖手太陰肺經的吸功和與之對應的貯功任脈第二幅圖而已,而且還是最根基的兩幅圖,也就是說段譽所練不會超過全套北冥神功的2/36。全套北冥神功的驚人威力可以想象。

上文提到:段譽所練的第一幅圖和第二幅圖中的經脈是手太陰肺經和任脈,按公共的說法,人體經脈是為十二正經(即手之六脈和足之六脈)加上奇經八脈共有二十條經脈,既然第一幅圖和第二幅圖是手太陰肺經和任脈,則可以依此類推其余圖也是一脈吸功對應其貯功,貯功雖然都是任脈或者督脈,但是與之相對應的經脈既異其運行線路也自然不同,所以二十條經脈除了任督二脈以外都有一圖貯功與之對應,這里就是18*2=36幅圖,而這十八條經脈的吸功即成那么任督二脈中與其交會的穴道的吸功也自然練成,已經有了18幅任督二脈的圖了就不必再加贅述。

北冥真氣

北冥神功的宗旨是吸人內力為己所用,北冥神功吸人內力并儲存并通過貯功轉化真氣性質為北冥真氣,而完全發揮北冥真氣的威力,這就需要另一套行功法訣——逍遙派內力運用法門,它的性質與普通內功并無不同,具體分析如下:

且看書中虛竹的表現:

  1. 鳩摩智早料到他閃避的方位,大金剛拳一拳早出,砰的一聲,正中他肩頭。虛竹踉踉蹌蹌的退了兩步。鳩摩智哈哈一笑,說道:“小師父服了么?”料想這一掌開碑裂石,已將他肩骨擊成碎片。哪知虛竹有“北冥真氣”護體,只感到肩頭一陣疼痛,便即猱身復上,雙掌自左向右劃下,……

  2. 鳩摩智霎時之間連踢六腿,盡數中在虛竹心口,正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如影隨形腿”,……直踢到第六腿,虛竹才來得及仰身飄開。

  3. 他一刀劈落,波的一響,虛竹右臂中招。虛竹叫道:“好快!”右拳打出,拳到中途,右臂又中一刀。鳩摩智真力貫于掌緣,這一斬已不遜鋼刀,一樣的能割首斷臂,但虛竹右臂連中兩刀,竟渾若無事,反震得他掌緣隱隱生疼。

虛竹中了鳩摩智的N招重擊卻渾若無事,書中言到是由于“北冥真氣”護體,可見北冥真氣防御力之強。

結論:北冥真氣特性防御力超強。

注:北冥神功能夠吸人內力,若敵人近身攻擊內力會被吸走令攻擊無效,但可惜除了逍遙祖師外沒人精通北冥神功(吸收內力和北冥真氣)。

而從段譽看:

  1. 段譽體內既有黃眉僧、南海鱷神、鐘萬仇陽剛的內力,復有葉二娘、云中鶴陰柔的內力.

段譽體內既有陽剛內力又有陰柔內力,正符合后文提到的“北冥真氣”陰陽兼具

結論:北冥真氣 陰陽兼具

而段譽從來沒學過內功,內力運用知識為0,不像虛竹張無忌石破天真氣內力驟然提高之后只是有一段時間內力的大威力無法運出而后各自有高人指點真氣運用之法,更不似令狐沖是“氣宗”出身,真氣運用于他而言小菜一碟。

北冥神功

(一)

北冥神功雖然近戰無敵,但如果敵人的掌力超強,或是發劈空掌,隔空指之類的空襲武功,那估計不等北冥神功將之化解吸收,自身就遍體鱗傷一命嗚呼了。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充分發揮北冥真氣護體的威力。上文已經說到北冥真氣的防御力是相當強的,這樣,運用北冥真氣在全身就構成了一個超強的防護罩,配合北冥神功一擋(消除真氣的破壞力)一吸(根本上消除敵人的真氣)完全可以把對手強大的攻擊力消解,還可以同時發動反擊。可見北冥神功構筑的防御攻擊體系絕對超一流。

(二)

北冥神功修煉的法門卻不是很容易。書中言道:“(北冥神功)適與各家各派之內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習內功之人,務須盡忘己學,專心修習新功,若有絲毫混雜岔亂,則兩功互沖,立時顛狂嘔血,諸脈俱廢,最是兇險不過。文中反復致意,說的都是這個重大關節。段譽從未練過內功,于這最艱難的一關竟可全然不加措意,倒也方便。”可見要想修煉北冥神功就必須把以前所練的內功全部忘掉,凡是功力高深者早已經將內功練成一種潛意識不論吃飯睡覺都在修煉內功,這潛意識如何去忘?所以難怪蘇星河丁春秋早期都無法得傳北冥神功,這因這個最艱難的一關實在太難。這也就是李秋水等人雖懂北冥神功卻不能自練的原因吧。 至于原來的功力可以用貯功轉化為北冥真氣,盡可保留。

36神功分支

關于「吸星大法」的來源,在金庸小說的不同版本有不同的說法。

在最早期的版本中,金庸小說只有兩套能吸人內功的武功,分別為「朱蛤神功」(早期《天龍八部》并無北冥神功,只有能吸人內力的「朱蛤神功」以及另一套不能吸人內力的「北冥真氣神功」)及「吸星大法」(《笑傲江湖》)。朱蛤神功乃是段譽由奇遇而自然出現的奇功,實質并非武學。若認真界定,則最早版中,只有「吸星大法」一套。亦因為這個原因,吸星大法成為了吸內力武功的經典,比起「北冥神功」出名。

金庸在修訂《天龍八部》時,將最初的「朱蛤神功」與「北冥真氣神功」結合,成為日后著名的「北冥神功」。在這一修訂后,《笑傲江湖》亦作出修訂,提出吸星大法來源,指吸星大法乃源自北宋年間逍遙派的「北冥神功」與丁春秋「化功大法」,主要多集合在「化功大法」之上。

在世紀新修版時,金庸對「吸星大法」再作修訂,較早前版本的吸星大法,主要是承繼了「化功大法」一路,新修版則改為承繼「北冥神功」正宗,與「化功大法」再無關連,并且留下了一段「段皇爺」學「北冥神功」對神功的感想,以及逍遙派前輩高人分析吸人內力的武學的見解。此處的「段皇爺」極有可能就是《天龍八部》的段譽,這使得《天龍八部》與《笑傲江湖》的關系更形緊密。

4游戲

天龍八部Ol

心法簡介

為逍遙派八本心法中的第七本

心法名稱:北冥神功

學習等級:35

包含要訣:鯤躍北溟(65)定海神針(45)步步生花(80)

心法描述:逍遙派絕世神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修習之后可以提升逍遙弟子的會心一擊率。

心法評價

在游戲中,為逍遙派最貴的心法之一,實際作用應人而異,定海神針有超級咆哮之稱,步步生花實用性也比較大,對陣TS跟不用說!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展將開來,第一行寫著“北冥神功”。字跡娟秀而有力,便與綢包外所書的筆致相同。其后寫道:“《莊子》‘逍遙游’有云:‘窮發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2】段譽贊道:“神仙姊姊這段話說得再也明白不過了。”再想:“這北冥神功是修積內力的功夫,學了自然絲毫無礙。”左手慢慢展開帛卷,突然間“啊”的一聲,心中怦怦亂跳,霎時間面紅耳赤,全身發燒。

【3】當下將帛卷又展開少些,見下面的字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內力而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語云:百川匯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積聚。此‘手太陰肺經’為北冥神功之第一課。”下面寫的是這門功夫的詳細練法。

【4】這一覺睡到次日清晨才醒,只見房中陳設簡陋,窗上鐵條縱列,看來竟然便是無量劍關人的所在,只是空間寬敞,倒無局促之感,心想第一件事,須得遵照神仙姊姊囑咐,練她的“北冥神功”,于是從懷中摸出卷軸,放在桌上,一想到畫中的裸像,一顆心便怦怦亂跳,面紅耳赤,急忙正襟危坐,心中默告:“神仙姊姊,我是遵你吩咐,修習神功,可不是想偷看你的貴體,褻瀆莫怪。”

【5】圖中言道:“手太陰肺經暨任脈,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兩乳間之膻中穴,尤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貯。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沖脈者十二經之海,膻中者氣之海,腦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貯于胃,嬰兒生而即能,不待練也。以少商取人內力而貯之于我氣海,惟逍遙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過一日,盡泄諸外。我取人內力,則取一分,貯一分,不泄無盡,愈積愈厚,猶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鯤。”

【6】兩人此后說來說去,都是些猥褻粗俗的言語,段譽便不再聽,可是隔墻的淫猥笑話不絕傳來,不聽卻是不行,于是默想“北冥神功”中的經脈穴道,過不多時,便潛心內想,隔墻之言說得再響,卻一個字也聽不到了。

【7】他可不知這“凌波微步”乃是一門極上乘的武功,所以列于卷軸之末,原是要待人練成“北冥神功”,吸人內力,自身內力已頗為深厚之后再練。“凌波微步”每一步踏出,全身行動與內力息息相關,決非單是邁步行走而已。段譽全無內功根基,走一步,想一想,退一步,又停頓片刻,血脈有緩息的余裕,自無阻礙。他想熟之后,突然一氣呵成的走將起來,體內經脈錯亂,登時癱瘓,幾乎走火入魔。幸好他沒跨得幾步,步子又不如何迅速,總算沒到絕經斷脈的危境。

【8】當下專心致志的練習步法,每日自朝至晚,除了吃飯睡覺,大便小便之外,竟是足不停步。有時想到:“我努力練這步法,只不過想脫身逃走,去救木姑娘,并非遵照神仙姊姊的囑咐,練她的‘北冥神功’。”想想過意不去,就練一練手太陰肺經和任脈,敷衍了事,以求心之所安,至于別的經脈,卻暫行擱在一邊了。

【9】郁光標那天打他一拳,拳上內力送入了他膻中氣海。單是這一拳,內力自也無幾,但段譽以此為引,走順了手太陰肺經和任脈間的通道。此時郁光標身上的內力,便順著這條通道緩緩流入他的氣海,那正是“北冥神功”中百川匯海的道理。兩人倘若各不使勁,兩個大拇指輕輕相對,段譽不會“北冥神功”,自也不能吸他內力。但此時兩人各自拚命使勁,又已和郁光標早幾日打他一拳的情景相同,以自身內力硬生生的逼入對方少商穴中,有如酒壺斟酒,酒杯欲不受而不可得。

【10】段譽指著他身后,微笑道:“我一位師父早已站在你的背后……”南海鱷神不覺背后有人,回頭一看。段譽陡然間斜上一步,有若飄風,毛手毛腳的抓住了他胸口“膻中穴”,大拇指對準了穴道正中。這一手法笨拙之極,但段譽身上蘊藏了無量劍七名弟子的內力,雖然不會運用,一抓之下,勁道卻也不小。南海鱷神只感胸口一窒,段譽左手又已抓住他肚臍上的“神闕穴”。“北冥神功”卷軸上所繪經脈穴道甚多,段譽只練過手太陰肺經和任脈兩圖,這“膻中”、“神闕”兩穴,正是任脈中的兩大要穴。

【11】華赫艮掘入石屋,只見段譽正在斗室中狂奔疾走,狀若瘋顛,當即伸手去拉,豈知段譽身法既迅捷又怪異,始終拉他不著。巴天石和范驊齊上合圍,向中央擠攏。石室實在太小,段譽無處可以閃避,華赫艮一把抓住了他手腕,登時全身大震,有如碰到一塊熱炭相似,當下用力相拉,只盼將他拉入地道,迅速逃走。那知剛一使勁,體內真氣便向外急涌,忍不住“哎喲”一聲,叫了出來。巴天石和范驊拉著華赫艮用力一扯,三人合力,才脫去了“北冥神功”吸引真氣之厄。

【12】他的“北冥神功”只練成一路“手太陰肺經”,只有大拇指的少商穴和人相觸,而對方又正在運勁,方能吸入內功,其余穴道卻全不管用。他正想張口呼叫,南海鱷神伸左手按住他口,抱起他發足疾馳,直到遠離鎮南王府的僻靜之處,才放他下地,一手仍是抓住他后領,生怕他使出古怪步法逃走。

【13】保定帝只覺侄兒脈搏跳動既勁且快,這般跳將下去,心臟如何支持得住?手指上微一使勁,想查察他經絡中更有甚么異象,突然之間,自身內力急瀉而出,霎時便無影無蹤。他大吃一驚,急忙松手。他自不知段譽已練成了“北冥神功”中的手太陰肺經,而列缺穴正是這路經脈中的穴道。保定帝一運內勁,便是將內力灌入段譽體內。

【14】這段氏五大高手一陽指上的造詣均在伯仲之間,但聽得嗤嗤聲響,五股純陽的內力同時透入段譽體內。段譽全身一震之下,登時暖洋洋地說不出的舒服,便如冬日在太陽下曝曬一般。五人手指連動,只感自身內力進入段譽體內后漸漸消融,再也收不回來。段譽并未練過奇經八脈的“北冥神功”,但五大高手以一陽指手力強行注入,段譽卻也無可奈何,內力一至他膻中氣海,便即貯存。段氏五大高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驚疑不定。

【15】鳩摩智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心想:“中土武林中,居然又出了一位大高手,我怎地全然不知?這人年紀輕輕,只不過二十來歲年紀,怎能有如此修為?那人叫保定帝為伯父,那么是大理段氏小一輩中的人物了。”當下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小僧一直以為大理段氏藝專祖學,不暇旁騖,殊不知后輩英賢,卻去結交星宿老人,研習‘化功大法’的奇門武學,奇怪啊,奇怪!”他雖淵博多智,卻也誤以為段譽的“北冥神功”乃是“化功大法”,只是他自重身分,不肯出口傷人,因此稱星宿“老怪”為“老人”。武林人士都稱這“化功大法”為妖功邪術,他卻稱之為“奇門武學”。適才這么一交手,他料想段譽的內力修為當不在星宿老怪丁春秋之下,不會是那老怪的弟子傳人,是以用了“結交”兩字。

【16】嚴媽媽道:“你……你放下放我?”語聲已有氣無力。段譽最初吸取無量劍七弟子的內力需時甚久,其后更得了不少高手的部分內力,他內力愈強,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愈大,這時再吸嚴媽媽的內力,那只片刻之功。嚴媽媽雖然兇悍,內力卻頗有限,不到一盞茶時分,已然神情委頓,只上氣不接下氣的道:“放……開我,放……放……放手……”

【17】段譽在大理學那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之時,于人身的各個穴道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剛聽到王語嫣呼叫,那武士左足已踏上了樓頭,其時哪有余裕多想,一伸食指,便往他小腹‘下脘穴’點去。那武士這一竄之際。小腹間門戶洞開,大叫一聲,向后直摜出去,從半空摔了下來,便即斃命。

【18】那西夏人牢牢扭住段譽,橫過右臂,奮力壓向他胸口,想壓斷他肋骨,又或逼得他難以呼吸,窒息而死。段譽心中害怕之極。他被扭住的是左腕和右臂,吸人內力的“北冥神功”使用不上,只得左手拚命伸指亂點,每一指都點到了空處,只感胸口壓力愈來愈重,漸漸的喘不過氣來。

【19】王語嫣向段譽瞧瞧,心想磕頭求饒這種事,他是決計不肯做的。為今之計,只有死中求生,低聲問道:“段公子,你手指中的劍氣,有時靈驗,有時不靈,那是什么緣故?”段譽道:“我不知道。”王語嫣道:“你最好奮力一試,用劍氣刺他右腕,先奪下他的長劍,然后緊緊抱住了他,使出‘六陽融雪功’來,消除他的功力。”段譽奇道:“什么‘六陽融雪功’?”王語嫣道:“那日在曼陀山莊,你制服嚴媽媽救我之時,不是使過這門你大理段氏的神功么?”段譽這才省悟。那日王語嫣誤以為他的“北冥神功”是武林中眾所不齒的“化功大法”,段譽一時不及解說,隨口說道這是他大理段氏家傳之學,叫做“六陽融雪功”。他信口胡謅,早已忘了,王語嫣卻于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功無一不牢牢記在心中,何況這等了不起的奇功?

【20】丁春秋心想不必跟他多言,斃了滅口便是,當下手掌一松,待游坦之站起身來,揮掌向他胸口拍去。游坦之大驚,忙伸右手,推開來掌。丁春秋這一掌去勢甚緩,游坦之右掌格出時,正好和他掌心相對。丁春秋正要他如此,掌中所蓄毒質隨著內勁直送過去,這正是他成名數十年的“化功大法”,中掌者或沾劇毒,或內力于頃刻間化盡,或當場立斃,或哀號數月方死,全由施法隨心所欲。丁春秋生平曾以此殺人無數。武林中聽到“化功大法”四字,既厭惡恨憎,復心驚肉跳。段譽的“北冥神功”吸入內力以為己有,與“化功大法”以劇毒化人內功不同,但身受者內力迅速消失,卻無二致,是以往往給人誤認。丁春秋見這鐵頭小子連觸十余名乞丐居然并不中毒,當即施展出看家本領來。

【21】過得片刻,那老人放開他手腕,笑道:“行啦,我已用本門‘北冥神功’,將你的少林內力都化去啦!”

【22】那老人澀然一笑,說道:“我逆運‘北冥神功’,已將七十余年的修為,盡數注入了你的體中,哪里還能再傳授第二個人?”

【23】一來他一時攻不破我所布下的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陣勢;二來我跟他說:‘丁春秋,你暗算了師父,武功又勝過我,但逍遙派最深奧的功夫,你卻摸不到個邊兒,《北冥神功》這部書,你要不要看?“凌波微步”的輕功,你要不要學?“天山六陽掌”呢?”逍遙折梅手”呢?“小無相功”呢?’“那都是本派最上乘的武功,連我們師父也因多務條學,有許多功夫并沒學會。丁春秋一聽之下,喜歡得全身發顫,說道:‘你將這些武功秘笈交了出來,今日便饒你性命。’我道:‘我怎會有此等秘笈?只是師父保藏秘笈的所在,我倒知道。

【24】兩人一拉住段譽的手,四掌掌心相貼,同時運功相握。不平道人頃刻之間便覺體內真氣迅速向外宣泄,不由得大吃一驚,急忙摔手。但此時段譽內力已深厚之極,竟將不平道人的手掌粘住了,北冥神功既被引動,吸引對方的內力越來越快。烏老大一抓住段譽手掌,便運內勁使出毒掌功夫,要段譽渾身麻癢難當,出聲求饒,才將解藥給他。不料段譽服食莽牯朱蛤后百毒不侵,烏老大掌心毒質對他全無損害,真氣內力卻也是飛快的給他吸了過去。烏老大大叫:“喂,喂,你……你使‘化功大法’!”

【25】慕容復不知段譽武功的真相,眼見不平道人與烏老大齊受困厄,臉色大變,只道段譽存心反擊,忙抓住不平道人的背心急扯,真力疾沖即收,擋住北冥神功的吸力,將他扯開了,同時叫道:“段兄,手下留情!”

【26】段譽這北冥神功被人疑為化功大法,早已有過多次,微笑道:“星宿老怪丁春秋卑鄙齷齪,我怎能去學他的臭功夫?

【27】那女童臉上神色不定,似乎又喜又悲,接過指環,便往手上戴去。可是她手指細小,中指與無名指戴上了都會掉下,勉強戴在大拇指上,端相半天,似乎很不滿意,問道:“你說無崖子有一幅圖給你,叫你到大理無量山去尋人學那‘北冥神功’,那幅圖呢?”

【28】烏老大罵道:“操你奶奶雄,這松球有什么與眾不同?你這死后上刀山,下油鍋,進十八層阿鼻地獄的臭賊禿,你……你……咳咳,內功高強,打死了我,烏老大藝不如人,死而無怨,卻又來說……咳咳……什么消遣人的風涼話?說什么這松球霸道邪門?你練成了‘北冥神功’,也用不著這么強……強……兇……兇霸道……”一口氣接不上來,不住大咳。

【29】那女童笑道:“今日當真便宜了小和尚,姥姥這‘北冥神功’本是不傳之秘,可是你心懷至誠,確是甘愿為姥姥舍命,已符合我傳功的規矩,何況危急之中,姥姥有求于你,非要你出手不可。烏老大,你眼力倒真不錯啊,居然叫得出小和尚這手功夫的名稱。”

【30】那女童冷笑道:“你倒光明磊落,也還不失是條漢子……”抬頭看了看天,見太陽已升到頭頂,向虛竹道:“小和尚,我要練功夫,你在旁給我護法。倘若有人前來打擾,你便運起我授你的‘北冥神功’,抓起泥沙也好,石塊也好,打將出去便是。”

【31】只見兩條鐵塔也似的大漢漸漸矮了下來,兩顆大頭搖搖擺擺,站立不定,過不多時,砰砰兩聲,倒在地下。段譽的“北冥神功”專吸敵人功力,兩條大漢的內力一盡,天生膂力也即無用,兩人委頓在地,形如虛脫。段譽說道:“你們已打死打傷了這許多人,也該受此懲罰,下次萬萬不可。”

【32】他練功時根基扎得極穩,勁力凝聚,難以撼動,雖與段譽軀體相觸,但既沒碰到段譽拇指與手腕等穴道,段譽不會自運“北冥神功”,便無法吸動他的內力。此刻王語嫣在他“曲池穴”上咬了一口,鳩摩智一驚之下,息關大開,內力急瀉而出,源源不絕的注入段譽喉頭“廉泉穴”中。廉泉穴屬于任脈,經天突、璇璣、華蓋、紫官、中庭數穴,便即通入氣海膻中。

【33】黑暗之中,王語嫣覺到自己一口咬下,鳩摩智便不再扼住段譽的喉嚨,心下大慰,但鳩摩智的手掌仍如釘在段譽頸上一般,任她如何出力拉扯,他手掌總是不肯離開。王語嫣熟知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功,卻猜不出鳩摩智這一招是甚么功夫,但想終究不是好事,定然與段譽有害,更加出力去拉。鳩摩智一心盼望她能拉開自己手掌。不料王語嫣猛然間打個寒噤,登覺內力不住外泄。原來段譽的“北冥神功”不分敵我,連王語嫣一些淺淺的內力也都吸了過去。過不多時,段譽、王語嫣與鳩摩智三人一齊暈去。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