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波微步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是金庸的武俠小說作品《天龍八部》中的武功,是逍遙派的獨門輕功步法,以易經八八六十四卦為基礎,使用者按特定順序踏著卦象方位行進,從第一步到最后一步正好行走一個大圈。此步法精妙異常,習者可以用來躲避眾多敵人的進攻,此外凌波微步每踏出一步,都與內力息息相關,決非單是邁步行走而已,若無內功根基之人,將凌波微步強行走將起來,會造成自絕經脈的危境。?
凌波微步
小說 《天龍八部》
門派 逍遙派
類型 輕功
創始人 不詳
主要人物 逍遙子
無崖子
段譽
書籍 《天龍八部》
修行方法 不詳

凌波微步是金庸在其作品《天龍八部》中虛構的一種輕功。

簡介

凌波微步乃是一門極上乘的武功,每一步踏出,全身行動與內力息息相關,決非單是邁步行走而。它名出于曹植《洛神賦》—“休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原意是形容洛神體態輕盈,浮動于水波之上,緩緩行走。其中“休迅飛鳧,飄忽若神”及“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可作為這種武功的注解。

段譽在大理國無量山瑯嬛福地給玉像磕頭后,得到逍遙派武功精要秘籍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位于卷軸之末,要待人練成“北冥神功”,吸人內力,自身內力已頗為深厚之后再練這一頂級武功。

步法

凌波微步是依照周易六十四卦的方位而演變的武功步法,步法甚怪,須得憑空轉一個身或躍前縱后、左竄右閃,方合于卷上的步法。御敵對陣時只需按六十四卦步法行走而無需顧忌對手的存在,是一種我行我素、天馬行空的上乘功夫。另外凌波微步是以動功修習內功,腳步踏遍六十四卦一個周天,內息自然而然的也轉了下個周天,因此每走一遍,內力便有一分進益。“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也成為段譽三大護身武功。

方位

明夷→賁→既濟→家人……
→中孚→既濟→泰→蠱……
→井→訟→蠱……
→豫→觀……
→無妄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武功簡介

這“凌波微步”乃是一門極上乘的武功,所以列于卷軸之末,原是要待人練成“北冥神功”,吸人內力,自身內力已【頗為深厚】之后再練。

帛卷盡處題著“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繪的是無數足印,注明“歸妹”、“無妄”等等字樣,盡是易經中的方位。段譽前幾日還正全心全意的鉆研易經,一見到這些名稱,登時精神大振,便似遇到故交良友一般。只見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幾千百個,自一個足印至另一個足印均有綠線貫串,線上繪有箭頭,料是一套繁復的步法。最后寫著一行字道:“猝遇強敵,以此保身,更積內力,再取敵命。”

這“凌波微步”是以動功修習內功,腳步踏遍六十四卦一個周天,內息自然而然地也轉了一個周天。因此他每走一遍,內力便有一分進益。

午飯過后,段譽又練“凌波微步”,【走一步,吸一口氣,】走第二步時將氣呼出,六十四卦走完,四肢全無麻痹之感,料想呼吸順暢,便無害處。第二次再走時【連走兩步吸一口氣,再走兩步始行呼出。】這“凌波微步”是以動功修習內功,腳步踏遍六十四卦一個周天,內息自然而然地也轉了一個周天。因此他每走一遍,內力便有一分進益。  他卻不知這是在修練內功,只盼步子走得越來越熟,越走越快

2修煉方法

外煉法

即兩足綁上沙袋(或錫瓦),從早晨起床至睡覺前,一刻不離,日常行走、早晚奔跑縱跳,沙袋(或錫瓦)從不離腿。注意每隔一月松綁取下沙袋(或錫瓦)三日,以適應及平衡身體。一年后,爬山跑跳,可與猿猴迢逐。第三年穿上特制的舟形木板鞋在水上跑,最后取下重物,赤足履水如平地,即煉成了水上飛之輕功矣!

內練法

按照前述之內功心法勤奮修煉配合外煉(即大小周天之練法),內煉也逐步提高,至第三年以后即進入到上乘輕功境界,一般十年左右可煉神返虛,出現神足通,即俱有了察知當時當地靈氣的能力及能發出強大的外氣。

3運用方法

(一) 觀想下丹田之內丹急速沿小周天**運轉二十四圈。

(二) 觀想內丹沿大周天**運轉三十六圈。

(三) 將內丹沿中脈提運至頭頂百會,并收腹閉息。

(四) 兩手由側面上提至略高于肩,手心向上。

(五) 隨著呼氣兩掌緩緩下按,由四心,(即兩掌心兩足心)發出強大外氣壓向地面。

(六) 由地面性質相同之靈氣產生的斥力作用,身體騰空而起。

(七) 飛行的方向或前或后,或左或右以及飛行的快慢皆可由心意而定。

(八) 在飛行的過程中,意念一定要隨時守住頭頂百會穴之丹珠,這是根本,功高者丹珠可出頭頂一尺左右,大放光彩。

(九) 功力至爐火純青時,無須任何準備功,可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騰空馭氣飛行。?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帛卷盡處題著“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繪的是無數足印,注明“婦妹”、“無妄”等等字樣,盡是易經中的方位。段譽前幾日還正全心全意的鉆研易經,一見到這些名稱,登時精神大振,便似遇到故交良友一般。只見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幾千百個,自一個足印至另一個足印均有綠線貫串,線上繪有箭頭,料是一套繁復的步法。最后寫著一行字道:“猝遇強敵,以此保身,更積內力,再取敵命。”

【2】卷好帛卷,對之作了兩個揖,珍而重之的揣入懷中,轉身對那玉像道:“神仙姊姊,你吩咐我朝午晚三次練功,段譽不敢有違。今后我對人加倍客氣,別人不會來打我,我自然也不會去吸他的內力。你這套‘凌波微步’我更要用心練熟,眼見不對,立刻溜之大吉,就吸不到他的內力了。”至于“殺盡我逍遙派弟子”一節,卻想也不敢去想。

【3】卷到卷軸末端,又見到了“凌波微步”那四字,登時便想起《洛神賦》中那些句子來:“凌波微步,羅襪生塵……轉盼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曹子建那些千古名句,在腦海中緩緩流過:“秾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連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輔靨承權。瓌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想到神仙姊姊的姿容體態,“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蓉出綠波”,但覺依她的吩咐行事,實是人生至樂,當真百死不辭,萬劫無悔,心想:“我先來練這‘凌波微步’,此乃逃命之妙法,非害人之本領也,練之有百利而無一害。”

【4】次日他又練那“凌波微步”,照著卷中所繪步法,一步步的試演。這步法左歪右斜,沒一步筆直進退,雖在室中,只須挪開了桌椅,也盡能施展得開,又學得十來步,驀地心想:

【5】說不定從此在我腳上加一副鐵鐐,再用根鐵鏈鎖住,那時凌波微步再妙,步來步去總是給鐵鏈拉住了,欲不為老白臉亦不可得矣。”說著腦袋擺了個圈子。

【6】當下將已學會了的一百多步從頭至尾默想一遍,心道:“我可要想也不想,舉步便對。唉,我段譽這樣一個臭男子,卻去學那洛神宓妃裊裊娜娜的凌波微步,我又有甚么‘羅襪生塵’了?光屁股生塵倒是有的。”哈哈一笑,左足跨出,既踏“中孚”,立轉“既濟”。不料甫上“泰”位,一個轉身,右腳踏上“蠱”位,突然間丹田中一股熱氣沖將上來,全身麻痹,向前沖出,伏在桌上,再也動彈不得。

【7】他可不知這“凌波微步”乃是一門極上乘的武功,所以列于卷軸之末,原是要待人練成“北冥神功”,吸人內力,自身內力已頗為深厚之后再練。“凌波微步”每一步踏出,全身行動與內力息息相關,決非單是邁步行走而已。段譽全無內功根基,走一步,想一想,退一步,又停頓片刻,血脈有緩息的余裕,自無阻礙。他想熟之后,突然一氣呵成的走將起來,體內經脈錯亂,登時癱瘓,幾乎走火入魔。幸好他沒跨得幾步,步子又不如何迅速,總算沒到絕經斷脈的危境。

【8】午飯過后,段譽又練“凌波微步”,走一步,吸一口氣,走第二步時將氣呼出,六十四卦走完,四肢全無麻痹之感,料想呼吸順暢,便無害處。第二次再走時連走兩步吸一口氣,再走兩步始行呼出。這“凌波微步”是以動功修習內功,腳步踏遍六十四卦一個周天,內息自然而然的也轉了一個周天。因此他每走一遍,內力便有一分進益。

【9】這般練了數日,“凌波微步”已走得頗為純熟,不須再數呼吸,縱然疾行,氣息也已無所窒滯。心意既暢,跨步時漸漸想到《洛神賦》中那些與“凌波微步”有關的句子:“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忽焉縱體,以遨以嬉”,“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10】這一下大出他意料之外,“凌波微步”的注釋之中,可沒說明“要是踏上門檻,腳下忽高忽低,那便如何?”一個踉蹌,第三步踏向“比”位這一腳,竟然重重踹上了郁光標足背,“要是踏上別人足背,對方哇哇叫痛,沖沖大怒,那便如何?”

【11】這個法門,卷軸的步法秘訣中更無記載,料想那洛神“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的在洛水之中凌波微步,多半也不會踏上門檻,踹人腳背。段譽慌張失措之際,只覺左腕一緊,已被郁光標抓住,拖進門來。

【12】這……這可如何是好?”明知給閃電貂一口咬中,該當立即學司空玄的榜樣,揮刀斬斷左腿,但手邊既無刀劍,也沒司空玄這般當機立斷的剛勇,再者剛學會了“凌波微步了”,少了一腿,只能施展“凌波獨腳跳”,那可無味得緊了。

【13】段譽將所學的凌波微步默想了十幾步,覺得要逃過他三招,似乎也并不難,但一生從未和人動過手,這南海鱷神武功又太高,畢竟全無把握,還是預留后步的為妙,說道:“就是這樣。不過你要收我為徒,須得將我幾位師父一一打敗,顯明你武功確比我各位師父都高,我才拜你為師。”心想:“要是給他三招之內一把抓住,我就將這里武功高強之人一個個說成是我師父,讓他一個個打去便了。”南海鱷神道:“好罷!

【14】段譽曾數次見木婉清言談間便飛箭殺人,她箭上喂的毒藥厲害非常,端的是見血封喉,一見她揮動衣袖,便知不妙,他站在母親身旁,苦于不會武功,無法代為擋格,當即腳下使出“凌波微步”,斜刺里穿到,擋在母親身前,卜卜兩聲,兩枚毒箭正中他胸口。木婉清同時背心一麻,伏在桌上,再也不能動彈。

【15】這一次段譽有了防備,腳下一錯,使出“凌波微步”,已閃到了她身后。木婉清反手一掌,段譽又已躲開。石室不過丈許見方,但“凌波微步”實是神妙之極,木婉清出掌越來越快,卻再也打他不到。木婉清越加氣惱,突然“哎喲”一聲,假意摔倒,段譽驚道:“怎么了?”俯身伸手去扶。木婉清軟洋洋的靠在他身上,左臂勾住他脖子,驀地里手臂一緊,笑道:“你還逃得了么?”右掌拍的一下,清脆之極的在他左頰上打了一掌。

【16】段譽情知和木婉清多說一句話,便多一分危險,面壁而坐,思索“凌波微步”中一步步復雜的步法,昏昏沉沉的過了良久,忽想:“那石洞中的神仙姊姊比婉妹美麗十倍,我若要娶妻,只有娶得那位神仙姊姊這才不枉了。”迷糊之中轉過頭來,只見木婉清的容顏裝飾,慢慢變成了石洞中的玉像,段譽大叫:“神仙姊姊,我好苦啊,你救救我!”跪倒在地,抱住了木婉清的小腿。

【17】段譽叫道:“使不得!”閃身避開,腳下自然而然的使出了凌波微步。木婉清一撲不中,斜身摔在床上,便暈了過去。

【18】這一日一晚之間,段譽每覺炎熱煩躁,便展開“凌波微步”身法,在斗室中快步行走,只須走得一兩個圈子,心頭便感清涼。木婉清卻身發高熱,神智迷糊,大半時刻都是昏昏沉沉的倚壁而睡。

【19】“這女子說的明明是‘凌波微步’中的步法,只不過位置略偏,并未全對。難道這女子和山洞中的神仙姊姊竟有甚么關聯?”

【20】段譽在書房中,心中翻來覆去的只是想著這些日子中的奇遇:跟木婉清訂了夫婦之約,不料她竟是自己妹子,豈知奇上加奇,鐘靈竟然也是自己妹子。鐘靈被云中鶴擄去,不知是否已然脫險,實是好生牽掛。又想慕容博夫婦鉆研“凌波微步”,不知跟洞中的神仙姊姊是否有甚么瓜葛?難道他們是“逍遙派”的弟子?神仙姊姊吩咐我去殺了他們?這對夫婦武功這樣高強,要我去殺了他們,那真是天大的笑話了。

【21】又想這些日子給關在石屋之中,幸好沒做下亂倫的事來,當真僥幸之至,“凌波微步”的步法練得倒熟了許多,可是神仙姊姊吩咐的功課卻耽誤得久了。當下便探手入懷,要去取卷軸出來,手指剛碰到,便覺不妙,急忙取出,口中連珠價的只叫:“啊喲,啊喲!”但見那卷軸早已撕成了一片片碎帛,胡亂卷成一卷,一展開來,哪里還成模樣?破帛碎縑,最多也只剩下兩三成,卷上的圖形文字更爛得不堪。段譽全身如墮冰窖,心中只道:“怎么……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22】原來段譽昨晚在萬劫谷中得了五個高手的一半內力,當時也還不覺得如何,送別父親后睡了一覺,睡夢中真氣失了導引,登時亂走亂闖起來。他跳起身來,展開“凌波微步”走動,越走越快,真氣鼓蕩,更是不可抑制,當即大聲號叫,驚動了旁人。

【23】有一次段譽解手之時,心想:“我如使出‘凌波微步’,這番僧未必追得上我?”可是只跨出兩步,真氣在被封的穴道處被阻,立時摔倒。他嘆了口氣,爬起身來,知道這最后一條路也行不通的了。

【24】段譽奔出幾步,只因走得急了,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乘勢向左斜出半步,這才站穩,這一下恰好踏了“凌波微步”中的步子。他無意踏了這一步,居然搶前了數尺,心中一喜,第二步走的又是“凌波微步”,便即追上了那大漢。

【25】段譽學那“凌波微步”之時,全沒想到要和人比試腳力,這時如箭在弦,不能不發,只有盡力而為,至于勝過那大漢的心思,卻是半分也沒有。他只是按照所學步法,加上渾厚無比的內力,一步步的跨將出去,那大漢到底在前在后,卻全然的顧不到了。

【26】段譽見到王語嫣的愁容,早就起了替風波惡吸去手上毒液之心,只是心想喬峰是結義兄長,自己去助他敵人,于金蘭之義著實有虧,雖然喬峰曾命陳長老取出解藥,卻不知他是真情還是假意。待見喬峰走向風波惡身前,真的要助他除毒,忙道:“大哥,讓小弟來吸好了。”一步跨出,自然而然是“凌波微步”中的步法,身形側處,已搶在喬峰之前,抓起風波惡的手掌,張口便往他手背上的創口吸去。

【27】段譽俯身抱住王語嫣纖腰,展開“凌波微步”,斜上三步,橫跨兩步,沖出了人堆。

【28】西夏眾武士不等他雙足著地,便有三人同時出手抓去。段譽右手連搖,道:“在下寡不敵眾,好漢打不過人多,我只要斗他一人。”說著斜身側進,踏著“凌波微步”的步子,閃得幾閃,已欺到那人身后,喝一聲:“著!”一指點出,嗤嗤聲響,正中他“至陽穴”,那人哼也不哼,撲地即死。

【29】段譽大叫:“王姑娘,我跟你來生再見了。段譽四面楚歌,自身難保,只好先去黃泉路上等你。”他嘴里大呼小叫,狼狽萬狀,腳下的“凌波微步”步法卻是巧妙無比。

【30】王語嫣看得出了神,問道:“段公子,你腳下走的可是‘凌波微步’么?我只聞其名,不知其法。”

【31】他不顧自己生死,務求從頭到尾,將這套“凌波微步”演給心上人觀看。哪知癡情人有癡情之福,他若待見敵人攻來,再以巧妙步法閃避,一來他不懂武功,對方高手出招虛虛實實,變化難測,他有心閃避,定然閃避不了;二來敵人共有十一個之多,躲得了一個,躲不開第二個,躲得了兩個,躲不開第三個。可是他自管自的踏步,對敵人全不理會,變成十一名敵人個個向他追擊。這“凌波微步”每一步都是踏在別人決計意想不到的所在,眼見他左足向東跨出,不料踏實之時,身子卻已在西北角上。十一人越打越快,但十分之九的招數都是遞向自己人身上,其余十分之一則是落了空。

【32】段譽睜開眼來,見那黃胡子仰天躺在地,胸口小腹的六個小孔之中鮮血直噴,臉上神情猙獰,一對眼睛睜得大大的,惡狠狠的瞧著自己,兀自未曾氣絕。段譽嚇得一顆心怦怦亂跳,叫道:“我不想殺你,是你自己……自己找上我來的。”腳下仍是踏著凌波微步,在大堂中快步疾走,雙手不住的抱拳作揖,向余下的六人道:“各位英雄好漢,在下段譽和你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請你們網開一面,這就出去罷。我……

【33】段譽大叫,“糟糕,糟糕!我這可瞧不見啦!”王語嫣也知情勢萬分兇險,心想段譽所以能在數名好手間安然無損,全仗了那神妙無方的凌波微步。敵人向他發招攻擊,始終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兵刃拳腳的落點和他身子間是總有厘毫之差,現下大堂中米粉糠屑煙霧漫,眾人任意發招,這一盲打亂殺,那便極可能打中在他身上。要是眾武士一上來便不理段譽身在何處,自顧自施展一套武功,早將他砍成十七廿八塊了。

【34】那西夏武士道:“你還沒殺我,怎地便走?”段譽搖頭道:“我不能殺你。再說,我也不是你的對手。”那人道:“咱們沒打過,你怎知不是我對手?王姑娘將‘凌波微步’傳了給你,嘿嘿,果然與眾不同。”段譽本想說“凌波微步”并非王語嫣所授,但又想這種事何必和外人多言,只道:“是啊,我本來不會什么武功,全蒙王姑娘出言指點,方脫大難。”那人道:“很好,我等在這里,你去請她指點殺我的法門。”段譽道:“我不要殺你。”

【35】李延宗仰天打個哈哈,說道:“你倒會說笑。這書呆子不過得你指點,學會了一門‘凌波微步’,難道靠著抱頭鼠竄、龜縮逃生的本領,便能得到武功天下第一的稱號么?”

【36】王語嫣本想說:“他這‘凌波微步’的功夫非我所授。他內力雄渾,根基厚實,無人可及。”但轉念一想:“這人似乎心胸狹窄,我若照實說來,只怕他非殺了段公子不可。我且激他一激。”便道:“他若肯聽我指點,習練武功,那么三年之后,要勝過喬幫主或許仍然不能,要勝過閣下,卻易如反掌。”

【37】段譽走到樓下,向李延宗瞪了一眼,說道:“李將軍,你既非殺我不可,就動手罷!”說著一步踏出,跨的正是“凌波微步”。

【38】李延宗單刀舞動,刷刷刷三刀砍去,使的又是另外三種不同派別的刀法。王語嫣也不以為奇,心想兵刃之中,以刀法派別家數最多,倘若真是博學之士,便連使七八十招,也不致將哪一門哪一派的刀法重復使到第二招。段譽這“凌波微步”一踏出,端的變幻精奇。李延宗要以刀勢將他圍住,好幾次明明已將他圍住,不知怎的,他竟又如鬼魅似的跨出圈外。王語嫣見段譽這一次居然能夠支持,心下多了幾分指望,只盼他奇兵突出,險中取勝。

【39】段譽暗運功力,要將真氣從右手五指中迸射出去,但每次總是及臂而止,莫名其妙的縮了回去。總算他的“凌波微步”已走得熟極而流,李延宗出刀再快,也始終砍不到他身上。

【40】碾坊中本已橫七豎八的躺滿了十余具死尸,再加上這許多破爛家生,段譽那里還有落足之地?他那“凌波微步”全仗進退飄逸,有如風行水面,自然無礙,此刻每一步跨去,總是有物阻腳,不是絆上一絆,便是踏上死尸的頭顱身子,這“飄行自在,有如御風”的要訣,哪里還做得到?他知道只要慢得一慢,立時便送了性命,索性不瞧地下,只是按照所練熟的腳法行走,至于一腳高、一腳低,腳底下發出什么怪聲,足趾頭踢到什么怪物,那是全然不顧的了。

【41】當下兩人說定,由段譽施展“凌波微步”,奔到朱碧雙姝面前,將那瓶臭藥給她二人聞上一陣,解毒之后,再設法相救。

【42】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南海鱷神得意洋洋的笑道:“我的受業師父,去世已久,不說也罷。我新拜的師父本事卻非同小可,不說別的,單是一套‘凌波微步’,相信世上便無第二個會得。”

【43】段譽沉吟道:“‘凌波微步’,嗯,那確是了不起的武功。

【44】南海鱷神將腦袋搖得博浪鼓相似,說道:“沒有,沒有!你自稱于天下武功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如能走得三步‘凌波微步’,岳老二便服了你。”

【45】段譽微笑道:“凌波微步雖難,在下卻也曾學得幾步。岳老爺子,你倒來捉捉我看。”說著長衫飄飄,站到大殿之中。

【46】西夏群豪從來沒聽見過“凌波微步”之名,聽南海鱷神說得如此神乎其技,都企盼見識見識,當下分站大殿四角,要看段譽如何演法。

【47】南海鱷神雙掌飛舞,猛力往段譽身上擊去,但總是差著這么一點。旁人都代段譽栗栗危懼,手心中捏了一把冷汗。阿朱關心段譽,更是心驚肉跳,突然放粗了嗓子,喝道:“南海鱷神,慕容公子這凌波微步,比之你師父如何?”

【48】兩人行出里許,阿朱笑道:“段公子,說來也真巧,你那個丑八怪徒兒正好要你試演凌波微步的功夫,還說你比他師父更行呢。”段譽“嗯”了一聲。阿朱又道:“不知是誰暗放迷藥?那西夏將軍口口聲聲說是內奸,我看多半是西夏人自己干的。”

【49】南海鱷神氣得哇哇大叫:“喬峰,他媽的喬峰,枉你是丐幫一幫之主,竟敢撒這漫天大謊!大小朋友,剛才喬峰是不是來過?咱家將軍是不是請他上坐,請他喝茶?”一眾西夏人都道:“是啊,慕容復試演‘凌波微步’,喬峰在旁鼓掌喝采,難道這是假的?”

【50】一來他一時攻不破我所布下的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陣勢;二來我跟他說:‘丁春秋,你暗算了師父,武功又勝過我,但逍遙派最深奧的功夫,你卻摸不到個邊兒,《北冥神功》這部書,你要不要看?“凌波微步”的輕功,你要不要學?“天山六陽掌”呢?”逍遙折梅手”呢?“小無相功”呢?’“那都是本派最上乘的武功,連我們師父也因多務條學,有許多功夫并沒學會。丁春秋一聽之下,喜歡得全身發顫,說道:‘你將這些武功秘笈交了出來,今日便饒你性命。’我道:‘我怎會有此等秘笈?只是師父保藏秘笈的所在,我倒知道。

【51】斷手還能打人。”心中念著務須將王語嫣救了出去,展開“凌波微步”,疾向外沖。

【52】便在此時,一個道士手持長劍,飛步搶來,叫道:“媽巴羔子的,這小子又來搗亂。”一招“毒龍出洞”,挺劍向段譽刺來。段譽自然而然的使開“凌波微步”,閃身避開。王語嫣低聲道:“他第二劍從左側刺來,你先搶到他右側,在他‘天宗穴’上拍一掌。”

【53】段譽當王語嫣走到慕容復身邊之時,全神貫注的凝視,瞧她對慕容復如何,又全神貫注的傾聽她對慕容復說些什么。他內功深厚,王語嫣對慕容復說的這幾句話聲音雖低,他卻也已聽得清清楚楚,這時聽烏老大的語氣,簡直便是直斥王語嫣撒謊,這位他敬若天神的意中人,豈是旁人冒瀆得的?當下更不打話,右足一抬,已展開“凌波微步”,東一晃,西一轉,驀地里兜到烏老大后心。

【54】段譽眼見虛竹來勢奇急,自己無論如何抱他不住,叫道:“我頂住你!”轉過身來,以背相承,同時展開凌波微步,向前直奔,一剎時間只覺得背上壓得他幾乎氣也透不過來,但每跨一步,背上的力道便消去了一分,一口氣奔出三十余步,虛竹輕輕從他背上滑了下來。

【55】果然聽叫聲漸漸遠去,虛竹甚是佩服童姥的智計,說道:“她……她怎知咱們從數百丈高的山峰上掉將下來,居然沒死?”童姥道:“自然是有人多口了。”凝思半晌,道:“姥姥數十年不下縹緲峰,沒想到世上武學進展如此迅速。那個化解咱們下墮之勢的年輕公子,這一掌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當真出神入化。另外那個年輕公子是誰?怎地會得‘凌波微步’?”她自言自語,并非向虛竹詢問。虛竹生怕李秋水追上來,只是提氣急奔,也沒將童姥的話聽在耳里。

【56】但段譽一見到卓不凡的劍招指向王語嫣,他也不懂劍招虛實,自然是大驚失色,情急之下,腳下展開“凌波微步”,疾沖過去,擋在王語嫣身前。卓不凡劍招雖快,段譽還是搶先了一步。長劍寒光閃處,嗤得一聲輕響,劍尖在段譽胸口劃了一條口子,自頸至腹,衣衫盡裂,傷及肌膚。總算卓不凡志在逼求虛竹心中的機密,不欲此時殺人樹敵,這一劍手勁的輕重恰到好處,劍痕雖長,傷勢卻甚輕微。段譽嚇得呆了,一低頭見到自己胸膛和肚腹上如此長的一條劍傷,鮮血迸流,只道已被他開膛破腹,立時便要斃命,叫道:“王姑娘,你……你快躲開,我來擋他一陣。”

【57】突然段譽的聲音在殿外響起:“爹爹,孩兒在此,你老人家身子安好!”聲音甫歇,一人閃進殿來,撲在段正淳的懷里,正是段譽。他內功深厚,耳音奇佳,剛進寺便聽得父親與虛竹的對答,當下迫不及待,展開“凌波微步”,搶了進來。

【58】段譽展開凌波微步,避開星宿派門人,接著便聽到父親的聲音,入寺相見,待聽葉二娘說慕容復已被打得無招架之功,心想:“我快去背負王姑娘脫險。”飛步奔出。

【59】段譽眼見各路英雄數逾千人,個個要擊殺義兄,不由得激起了俠義之心,大聲道:“大哥,做兄弟的和你結義之時,說甚么來?咱們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今日大哥有難,兄弟焉能茍且偷生?”他以前每次遇到危難,都是施展凌波微步的巧妙步法,從人叢中奔逃出險,這時眼見情勢兇險,胸口熱血上涌,決意和蕭峰同死,以全結義之情,這一次是說甚么也不逃的了。

【60】段譽在十八名契丹武士圍成的圈子之中,眼看二哥步步進逼,絲毫不落下風,大哥以一敵二,雖然神威凜凜,但見他每一掌都是打得狂風呼嘯,飛沙走石,只怕難以持久,心想:“我口口聲聲說要和兩位哥哥同赴患難,事到臨頭,卻躲在人叢之中,受人保護,那算得甚么義氣?算得是甚么同生共死?左右是個死,咱結義三兄弟中,我這老三可不能太不成話。我雖然全無武功,但以凌波微步去和慕容復糾纏一番,讓大哥騰出手來先打退那個丑臉莊幫主,也是好的。”

【61】慕容復見他來得奇快,反手拍的一掌,正擊在他臉上。段譽右頰登時皮破血流,痛得眼淚也流了下來。他這凌波微步本來甚為神妙,施展之時,別人要擊打他身子,確屬難能,可是這一次他是出手去攻擊旁人。這么毛手毛腳的一抓,焉能抓得到武功絕頂的姑蘇慕容?被他一掌擊來,段譽又不會閃避,立時皮開肉綻,苦不堪言。

【62】段譽見慕容復來勢兇猛,若以六脈神劍刺他要害,生怕傷了他性命,一時手無足措,竟然呆了,想不起以凌波微步避讓。慕容復這一縱志在拚命,來得何等快速,人影一晃之際,噗的一聲,右手判官筆已插入段譽身子。總算段譽在危急之間向左一側,避過胸膛要害,判官筆卻已深入右肩,段譽“啊”的一聲大叫,只嚇得全身僵立不動。慕容復左手鋼鉤疾鉤他后腦,這一招“大海撈針”,乃是北海拓跋氏“漁叟鉤法”中的一招厲害招數,系從深海鉤魚的鉤法之中變化出來,的是既準且狠。

【63】段譽亂走了一陣,突見兩個胡僧快步從側門閃了出來,東張西望,閃縮而行。段譽心念一動:“這兩個胡僧不是少林僧,他們鬼鬼祟祟的干甚么?”好奇心起,當下展開“凌波微步”

【64】眾人詫異之下,均想澗上必有鐵索之類可資踏足,否則決無凌空步虛之理,凝目一看,果見有一條鋼絲從此岸通到彼岸,橫架澗上。只是鋼絲既細,又漆得黑黝黝地,黑夜中處于火光照射不到之所,還真難發見。眼見溪澗頗深,若是失足掉將下去,縱無性命之憂,也必狼狽萬分。但這些人前來西夏求親或是護行,個個武功頗具根柢,當即有人施展輕功,從鋼絲上踏向對岸。段譽武功不行,那“凌波微步”的輕功卻練得甚為純熟,巴天石攜住他手,輕輕一帶,兩人便即走了過去。

【65】段譽心中一喜:“妙極!那日在磨坊之中,他假扮西夏國的甚么李將軍,我用‘凌波微步’閃避,他就沒能殺到我。”

【66】左足一著地,便即斜跨半步,身子微側,已避過慕容復刺來的一劍,其間相去只是數寸。段延慶、段正淳、段王妃三人但見青光閃閃的長劍劍鋒在他肚子外平平掠過,兇險無比,盡皆嚇得呆了,又見他這一避身法的巧妙實是難以形容。這也真是湊巧,況若他眼能見物,不使“凌波微步”,以他一竅不通的武功,絕難避過慕容復如此凌厲毒辣的一劍。

【67】慕容復情知只有段譽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倒不在乎是否能殺得了段夫人,眼見百余劍刺出,始終無法傷到對方,心想:“這小子善于‘暗器聲風’之術,聽聲閃避,我改使‘柳絮劍法’,輕飄飄的沒有聲響,諒來這小子便避不了。”陡地劍法一變,一劍緩緩刺出。殊不知段譽這“凌波微步”乃是自己走自己的,渾不理會敵手如何出招,對方劍招聲帶隆隆風雷也好,悄沒聲息也好,于他全不相干。

【68】這時虛竹既得天山童姥的真傳,又盡窺靈鷲宮石壁上武學的秘奧,武功之高,實已到了隨心所欲、無往而不利的地步,而段譽在得到鳩摩智的畢生修為后,內力之強,亦是震古鑠今,他那“凌波微步”施展開來,遼軍將士如何阻攔得住?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