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脈神劍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六脈神劍

六脈神劍

六脈神劍

「六脈神劍」出自金庸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乃大理段氏的最高武學,由大理開國皇帝段思平所創。 所謂六脈神劍,是指含于指尖的內力隔空激發出去,使其以極高速在空中運動(區別于隔空點穴)的一門技術。 其做架簡單,功效卓著,感應強烈,均為首屈一指。久習可得奇效,達到指劍的境界,即指力所能及的地方,有如有一柄無形的劍。無論是橫掃或虛指,均可傷敵。在此載出其功中之初級部傷,非內功,但其運用人體自然采收氣能力,可迅速開發人體潛能。治病療疾,增長人體內力及耐力,亦為內功打下深厚基礎。
六脈神劍
小說 《天龍八部》
門派 大理段氏
類型 指法
創始人 段思平
主要人物 段譽
書籍 六脈神劍經
修行方法 不詳

六脈神劍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一套武功,使用者為《天龍八部》主角之一—段譽,堪稱大理段氏最厲害的武功,讓段譽面對敵手時幾乎所向無敵.[1]

目錄

  • 1 簡介
  • 2 六脈運行
  • 3 六脈神劍經
  • 4 參考

簡介

六脈神劍,并非真劍,乃以渾厚內力的指力發出六種內力,含于指尖的內力隔空激發出去,使其以極高速在空中運動的一門技術,做架簡單,功效卓著,感應強烈,均為首屈一指,久習可得奇效。達到指劍的境界,即指力所能及的地方,有如有一柄無形的劍,無論是橫掃或虛指,均可傷敵,劍氣有質無形,出劍時急如電閃,迅猛絕倫,交叉運用,以氣走劍殺人于無形,異常神奇,堪稱劍中無敵,可稱無形氣劍。

它為大理段氏天龍寺鎮寺之寶,不傳段氏俗家子弟,只有天龍寺僧人,方蒙傳授。六脈神劍源自于人體中十二經脈中的六脈—手太陰肺經、、、手少陽三焦經、、。

六脈運行

  • 拇指(雙手)─少商劍〈特點:劍路雄勁,頗有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
    中府→天府→尺澤→孔最→列缺→經渠→太淵→魚際→少商,屬于“手太陰肺經”。
  • 食指(雙手)─商陽劍〈特點:巧妙靈活,難以捉摸〉:
    迎香→扶突→天鼎→肩與→曲池→手三里→陽溪→合谷→商陽,屬于“”。
  • 中指(雙手)─中沖劍〈特點:大開大闔,氣勢雄邁〉:
    天池→天泉→曲澤→郄門→間使→大凌→勞宮→中沖,屬于“”。
  • 無名指(雙手)─關沖劍〈特點:以拙滯古樸取勝〉:
    絲竹空→耳門→翳風→肩髎→天井→支溝→外關→陽池→中渚→液門→關沖,屬于“手少陽三焦經”。
  • 小指(右手)─少沖劍〈特點:輕靈迅速〉:
    極泉→青靈→少海→靈道→通里→陰郩→神門→少府→少沖,屬于“”。
  • 小指(左手)─少澤劍〈特點:忽來忽去,變化精微〉:
    聽宮→顴髎→天容→天窗→肩中俞→秉風→天宗→臑俞→小海→支正→ 養老 →腕骨→后谿→少澤,屬于“”。
  • 六脈神劍辨誤

  歷來六脈神劍有兩種說法:右手五指左手一指、右手三指左手三指,會造成這樣的歧義,主因是小說中并沒有明確點出,但若仔細觀察,其實還是可以知道正確事實。前述這兩種說法都是錯誤的,少商、商陽、中沖、關沖四劍皆是雙手能使,如枯榮就曾以雙手同使少商劍攻擊鳩摩智。所以所謂“六脈”,指得是六條經脈,十根手指。
  也有人說少商、商陽、中沖、關沖四劍平時可以雙手同使,唯有在六劍齊使的狀況下方以一指一劍的方式使用,這也是錯誤的,六劍齊發時仍然可以十指同使,有原文為證:
  ‘段譽刺了這幾劍后,心中已隱隱想到,須得先行存念,然后鼓氣出指,內勁真氣方能激發,但何以如此,自是莫名其妙。他中指輕彈,中沖劍法又使了出來。霎息之間,適才在圖譜上見到的那六路劍法一一涌向心頭,十指紛彈,此去彼來,連綿無盡。 ’

六脈神劍經

大理天龍寺的鎮寺之寶,大理國祖師爺段思平所創,大理段氏的至高無上武功。

故老相傳,其與為武林兩大不世瑰寶,經上記載六脈神劍的修練方法,總共有六張圖譜,每幅圖上的劍氣圖都是縱橫交叉的直線、圓圈和弧形。

由于六脈神劍不傳段氏俗家子弟,所以連段正淳等人也不知曉《六脈神劍經》藏于天龍寺。

在吐蕃國師鳩摩智強行取經的事件中,枯榮為了不讓經書落入外人手中,以“一陽指”內力將圖譜焚毀。

由于枯榮、本因、本觀、本相、本參及本塵六人各學得一路劍法,段譽也將六式劍招全學齊,讓六脈神劍不致失傳。

參考

  1. ^ 天山武林大會引關注 盤點金庸武俠劇10大奇功. 今晚網. [2013-12-04].?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劍法要義

人身主要由正經十二脈和奇經八脈構成。

奇經八脈為任脈、督脈等等。

正經十二脈為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陰心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足太陽膀胱經。

手背為陽,手心為陰,肢體內側面的前、中、后,分別稱為太陰、厥陰、少陰;肢體外側面的前、中、后分別稱為陽明、少陽、太陽。

六臟為陰,六腑為陽。六條手上的,六條足上的。

手上六條稱為六脈,且左右對稱,右手五指加上左手小指為一套,左手五指加上右手小指為一套。關于六脈神劍,金庸只寫了右手一套,從理論上來說,左手也應該有一套,不知因何沒寫(很顯然,劍一般是用右手拿的,右手的靈活性遠高于左手,所以只有右手一套,除非慣用左手的人自己用左手相應穴道發出劍氣來使劍法,而左手的少商劍只有勢,無右手劍氣的靈活多變)。

2劍法名稱

左手大拇指—手太陰肺經—少商劍。特點:劍路雄勁,頗有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右手食指—手陽明大腸經—商陽劍。特點:巧妙靈活,難以捉摸。

右手中指—手厥陰心包經—中沖劍。特點:大開大闔,氣勢雄邁。

右手無名指—手少陽三焦經—關沖劍。特點:以拙滯古樸取勝。

右手小指—手少陰心經—少沖劍。特點:輕靈迅速。

左手小指—手太陽小腸經—少澤劍。特點:忽來忽去,變化精微。

3劍法基礎

一陽指總共分九品,最高乃一品境界,需要第四品境界的一陽指便能習得“六脈神劍”的基礎。

一陽指是大理段氏的武功傳世絕學,亦是“南帝”一燈大師的專擅指法,是西毒歐陽鋒蛤蟆功的克星。運功后以右手食指點穴,出指可緩可快,緩時瀟灑飄逸,快則疾如閃電,但著指之處,分毫不差。當與敵掙搏兇險之際,用此指法既可貼近徑點敵人穴道,也可從遠處欺近身去,一中即離,一攻而退,實為克敵保身的無上妙術。但使用一陽指極耗精神,是以連續使用小則功力全失,大則性命不保。(見金庸《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

《素問·陰陽類論》云:“一陽者少陽也。”王冰注曰:“陽氣未大,故曰少陽。”。陽主生發,少陽為陽氣初生,其臟應肝,五行應木,其時應春,春之一陽初生,生機乃發,萬物于生,一陽初始而生生不息。陽氣為人身之大寶,故一陽指可使人一陽初生如春之萬物生發,實乃救人之術而非殺人之功,故小說中一燈大師用“一陽指”點穴讓黃蓉內傷痊愈。

4劍法招式

功架

功架一:顫氣。馬步、不用意,但最好能在靜中進行。兩手前提至體前與肩平,兩手平行,手指向上,手心向前,吸氣,屈五指,以食指、中指尖與拇指尖相對,但不相接,呼氣時微顫雙手,每習呼吸三十息。

功架二:拉氣。馬步,雙手平胸,手心向胸,打開左手,使右手與左手成拉弓姿勢。再變為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手指只伸拇、復、中三指,或可以拇、食、中三指一指一指的作拉弓式,做四十九次。

功架三:采氣。直身站立,雙腳分開與肩同寬。身正眼平視,雙手上舉過頭頂,掌心向天,手指夾向后,伸中、食、拇三指,雙手向兩側下移,同時收氣,至肩平再上移,呼氣,重返頭頂,如此做七十二次止。

功架四:采氣。直身站立,雙腳開立與肩同寬,雙手向上,手心向天,中、食、拇三指打開指向后,接著呼氣,上身前府,腰腿均盡力直,手向下移動,使手心向地面,手指不變。再兩手從兩側上抬,至與肩平時吸滿氣,呼氣時向下放下,如此做七十二次止。

功架五:收氣。直身,雙手上舉,五指向天,劃園,先順時針方向,次逆時針方向,共劃108圈。

功架六:收氣。俯身,雙手下垂,五指向地,劃園,先順時針方向,再逆時針方向,共劃108圈。

功架七:收氣。直身,雙手前指,劃園108次,先順后逆。

功架八:收氣。直身,雙手側指,劃園108次,先順后逆。

功架九:收氣。直身,雙手向后指,劃園108次,先順后逆。

功架十:劃氣。直身,雙手上托,至頭頂相對,五指成虛爪形,即五指尖在一平面上,下移雙手,指不動,至移至腹前時,氣吸滿,加乎盡濁氣,開始緩慢呼吸。意念依次寧雙腳涌泉,頭頂百會,大腿風市,胸口膻中,最后意守丹田,想著手印,呼吸三十六息。

力功

以下的十個架專習力功:

穴指:虛步站立好后,呼氣,如左腳在前則從右手二指向左腳尖前端疾點,但需注意手臂放松。每次習72次呼吸后,換腳行動如數。

拿手:馬步站立,雙手前伸,掌心向滅,虛抓一次后翻,腕再抓,如此不停的翻腕,不停虛抓,做108次至360次止。

穴指:仆步站立,呼氣時二指疾點向所伸之腿側,如此72次。

穴指:弓步站立,如左腿后伸,則以右手之二指疾點向后左腿根邊。如此做72次。

甩腳:直立,提左腳,盡力上提,而右手五指在同時疾向地指去,如此做108次-360次,再換腿行動。

抵力:以食、中、拇三指抵墻,身體后退,然后屈肘,使身前俯,再直肘撐起身體,如此做36次,可逐日加一次,至180次時亦不費力時改為俯地做,亦無吃力之感,則背加重物,直至背拱百斤而做108次亦不吃力時功成。

拉架:以身體躺在兩凳上,只許頭腳有落,其他部位均虛,手放于腹背上,俯仰二式均練,感氣竭止。日久可加重物于腹背。

倒架:即倒立,氣竭止。

虛指:掛重物于梁上,或沙袋、或鐵錘、或鐵球,以手指點擊使之搖動,再以指抵擋,日久指力可佳。則掛棉球,以指虛點,棉球搖晃佳,再后退,直至距球七米亦能使之劇烈搖動時,則改為遙點沙袋或硬物,但均先練習集氣、破氣。 常時以手指末點水、沙、鐵沙、木板、墻壁等物。 或可常空彈五指,一般做72次一組。

本功尚有陰功習法,暫不述。陰功成后可傷人不知,本功習成,可遙指傷敵并可使用指橫掃敵者,令人生威。但與傳說不同的是本功不能以氣劍打出明眼。習練本功非常勞累,功后習靜功并擦熱雙手摩全身骨節,輕扭腰。

中級階段

這是六脈神劍中級階段的幾個架,以為進一步練習。收氣秘訣、收氣法架。由于脈輪內功的練習,人體內部經絡得已很快開通,則采氣很易了。

現將主要方法述于下:本派所采之精,主要為天之精,即日、月、星、云、霧,變之精,即風、雨、雷、電,地之精,即霜、露、花、樹、氣乃地陰之精,水之精,木之精,火之精,因其方法注意事項很故一般習功者最好只采天地之精,即日之精、月之精、星之精、地之精氣即可。采其它的精氣沒有切切可行之方法容易使人步入魔障,習者小心。

收氣方法

收氣方法有十一種之多,除以雙手收氣之外,尚有穴位收氣,全身收氣,目耳收氣,口鼻收氣,毛孔貫氣,病灶收氣,雙合收氣以及兩種器械收氣法。

這里介紹雙手收氣。意念所需收之精氣向已靠攏,在身體四周籠罩成一個霧狀精團。伸雙手向上,順逆劃圈各3次,意想精氣成旋狀。吸氣時想精氣旋轉而入兩手,呼氣時意想氣由雙手出。本法不一定從勞宮入,只需想著從手掌出入即可。

破氣秘訣 破氣法架:本法主要習內氣的外出入,使得內力得以外出,達憑空打人之力。現介紹其幾個基本法:直身站立,雙腳開與肩同寬,兩臂上舉,五指伸直在肩上屈兩肘,使兩手拿包成個園,指不相接,手心向前。逆式呼吸。意念吸氣時氣上升至右臂,從指出,沿兩手指之間意想中的線由左手指尖進入左手,隨呼氣下降沿肩過吸氣再上,如此循環,做18次呼吸即可。行功三月后,再在意念的基礎上在兩手之間多加個圈,使氣的運行路成“8”字形。

破氣法架第二:這個方法比較重要,但沒有功力基礎容易出錯,故習者鑒之。站立姿勢同上,兩手先自然垂直于體側。順式呼吸,收氣時意想臍中發出一股力在腰間旋轉,呼氣時口呼“嘿”聲抬左手甩向前,伸直意想那股按由命門開始向左旋再向右這個方向旋轉的力隨呼氣上升至肩,經左手臂由五指尖向前沖出。如此習三個次法后,習右手。 回氣秘訣 這里介紹簡單的回氣法,也要等內功深厚時方可習。

回氣法架見于下: 盤坐式,身正頭直,兩手上下相對于胸前,手心相對。呼氣時意念內氣由勞功沖出達于兩手之間。吸氣時兩手互后,意念內氣因收到擠壓返沖回兩手臂,一直沖到兩肩。

本功循環習練五次,即需平氣一次,即意引內氣返回丹田,三口呼吸后再接練上法。日習五個五次。 本法在六脈神劍一功中極其重要。因六脈神劍功法后階段是集氣要訣,習者如不習此功,會因經不起自己練出的無形劍氣的反沖擊而使雙臂殘廢,習者鑒之。

六脈神劍(內功第一架)大八字站立,雙手前伸,放松全身,掌心向下,身正頭直,開始動作,先吸一口氣,用鼻吸,再身體慢慢下落,并非跪下,而是以兩小腿仆地,雙手在同時向身體兩側下按,意在勞宮,口中需發出“霍”聲,是用喉嚨擠出來的,呼氣完后上身上抬,全身重新站起,同時雙手翻掌上抬。吸氣用鼻,意在印堂,習此功時,下落時需用勁于雙掌,上身時意勁于兩大腿,這種勁并非力,而是氣,是一種看似微小實際極強大的內力,一般人僅能感覺到而已,長久習練此功的人,這種勁會極大,初時較死,后則活。至時,全身靈活無比,軟綿如絮。當然,所配合整個六脈神劍的各架習練方可達此步。此功上下升落12次即可收功。即合雙掌于胸前,收左腿,蹲下成半馬步,雙腿是并攏的,體會兩腿與腰間的內勁。三口呼吸即可。 本架名莫那架,是一奇門功架。世無見,為六脈神劍功法中的較為重要的功架。六脈神劍功夫中的各架各式均有特殊呼吸及意守的地方,但它在無意念修煉時也可有相當的收獲,只是無法進入高級境界而已,陰功到了第三步上就需努力修習意練及內氣的運發之法,硬軟功夫后來也有內外應合的運氣法。這才是萬法歸宗的主題意義。

5相關經脈

太陰肺經

經脈循行:起于中焦(胃),向下聯絡大腸,再上行穿過橫膈膜,入屬于肺臟;從肺系(指肺與喉嚨相聯系的脈絡)橫出腋下,沿上臂內側行于手少陰和手厥陰之前,下行到肘窩中,沿著前臂掌面橈側入寸口(橈動脈搏處),過魚際,沿魚際的邊緣,出拇指的橈側端。

腕后支脈:從列缺穴處分出,一直走向食指橈側端,與手陽明大腸經相接。

腧穴:

中府 云門 天府 俠白尺澤孔最 列缺 經渠 太淵 魚際 少商

厥陰心包經

經脈循行:起于胸中,出屬心包絡,向下通過橫隔,從胸至腹,依次聯絡上、中、下三焦。胸部支脈:沿著胸中,出于脅部,至腋下3寸處(天池),上行抵腋窩中,沿上臂內側正中,行于手太陰和手少陰之間,進入肘窩中,向下行于前臂掌長肌腱與橈側腕屈肌腱之間,進入掌中,沿著中指到指端(中沖)。

掌中支脈:從勞宮分出,沿著無名指尺側到指端,與手少陽三焦經相接。

腧穴:天池 天泉 曲澤 郄門 間使 內關 大陵 勞宮 中沖

手少陰心經

經脈循行:起于心中,出屬于“心系”(心與其他臟器相連系的部位),過橫膈,下絡小腸。“心系”向上之脈:挾著食道上行,系于目(指眼球與腦相聯系的脈絡)。

“心系”直行之脈:上行于肺部,橫出于腋窩(極泉),沿上臂內側后緣、肱二頭肌內側溝,至肘窩內側,沿前臂內側后緣、尺側腕屈肌腱之側,到掌后豌豆骨部,入掌,經小指橈側至末端(少沖),與手太陽小腸經相接。

腧穴:極泉 青靈 少海 靈道 通里 陰郄 神門 少府 少沖

太陽小腸經

經脈循行:起于手小指尺側端(少澤),沿手背尺側至腕部,出于尺骨莖突,直上前臂外側尺骨后緣,經尺骨鷹嘴與肱骨內上髁之間,循上臂外側后緣出肩關節,繞行肩胛部,交會于大椎穴(督脈),入盆絡于心臟,沿食管過橫膈,過胃屬小腸。

缺盆部支脈:沿頸部上面頰,至目外眥,轉入耳中(聽宮)。

頰部支脈:從面頰部分出,上向顴骨,靠鼻旁到內眼角(會睛明),接足太陽膀胱經。 此外,小腸與足陽明胃經的下巨虛脈氣相通。

腧穴:少澤 前谷 后溪 腕骨 陽谷 養老 支正 小海 肩貞 臑俞 天宗 秉風 曲垣 肩外俞 肩中俞 天窗 天容 顴髎 聽宮

手陽明大腸經

經脈循行:起于食指橈側端(商陽),沿食指橈側,通過第1、2掌骨之間,向上進入拇長伸肌健與拇短伸肌健之間的凹陷中,沿前臂背面橈側緣,至肘部外側,再沿上臂外側上行至肩端(肩髃),沿肩峰前緣,向上會于督脈大椎穴,然后進入缺盆,聯絡肺臟,通過橫膈,屬于大腸。缺盆部支脈:上走頸部(扶突),經過面頰,進入下齒齦,回繞口唇,交叉于水溝,左脈向右,右脈向左,分布在鼻旁(迎香),與足陽明胃經相接。

腧穴:商陽 二間 三間 合谷 陽溪 偏歷 溫溜 下廉 上廉 手三里 曲池 肘髎 手五里 臂臑 肩髃 巨骨 天鼎 扶突 禾髎 迎香

手少陽三焦經

經脈循行:起于無名指尺側端(關沖),向上出于手背第四、五掌骨之間,沿著腕背,出于前臂伸側尺、橈骨之間,向上通過肘尖,采購員上臂外側三角肌后緣,上達肩部,交出于足少陽經的后面,向前進入缺盆,分布于胸中,聯絡心包,向下通過橫膈,從胸至腹,屬于上、中、下三焦。胸中支脈:從胸上出缺盆,上直項部,沿耳后直上,出于耳上到額角,在屈而下行至面頰,到達腒糲隆

腧穴:關沖 液門 中渚 陽池 外關 支溝 會宗 三陽絡 四瀆 天井 清冷淵 消濼 臑會 肩髎 天髎 天牖 翳風 瘛脈 顱息 角孫 耳門 耳和髎 絲竹空

耳部支脈:從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與前脈交叉于面頰部,到達目外眥,與足少陽膽經相接。

六脈神劍:大理段氏之超強劍氣絕學。有質無形,是一套將劍意轉化為劍氣的高深武學。出劍時劍氣急如電閃,迅猛絕倫。以氣走劍殺人于無形,堪稱劍中無敵。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一踏進門,舉目四望,登時吁了口長氣,大為寬心,原來這“瑯嬛福地”是個極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數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滿木制書架,可是架上卻空洞洞地連一本書冊也無。他持燭走近,見書架上貼滿了簽條,盡是“昆侖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東蓬萊派”等等名稱,其中赫然也有“大理段氏”的簽條。但在“少林派”的簽條下注“缺易筋經”,在“丐幫”的簽條下注“缺降龍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簽條下注“缺一陽指法、六脈神劍劍法,憾甚”的字樣。

【2】本觀沉吟半晌,又向段譽打量良久,說道:“兩位師弟意下如何?”本參道:“便是稍損內力,也未必練不成六脈神劍。”

【3】保定帝聽到“六脈神劍”四字,心中不由得一震,尋思:“幼時曾聽爹爹說起,我段氏祖上有一門‘六脈神劍’的武功,威力無窮。但爹爹言道,那也只是傳聞而已,沒聽說曾有哪一位祖先會此功夫,而這功夫到底如何神奇,也是誰都不知。本參大師這么說,原來確有這么一門奇功。”轉念又想:“本參大師這話之意,是要以內力為譽兒解毒,這樣一來,勢必累到他們修練‘六劍神脈’的進境受阻。但譽兒所中的邪毒、邪功,古怪之極,若不是咱們此間五人并力,如何能治?”心中雖感歉仄,終究沒出言推辭。

【4】保定帝識得寫的是:“書呈崇圣寺住持”,從金套中抽出信箋,也是一張極薄的金箋,上用梵文書寫,大意說:“當年與姑蘇慕容博先生相會,訂交結友,談論當世武功。慕容先生言下對貴寺‘六脈神劍’備致推崇,深以未得拜觀為憾。近聞慕容先生仙逝,哀痛無已,為報知己,擬向貴寺討求該經,焚化于慕容先生墓前,日內來取,勿卻為幸。貧僧自當以貴重禮物還報,未敢空手妄取也。”信末署名“大雪山大輪寺釋子鳩摩智合十百拜”。箋上梵文也以白金鑲嵌而成,鑲工極盡精細,顯是高手匠人花費了無數心血方始制成。單是一個信封、一張信箋,便是兩件彌足珍貴的寶物,這大輪明王的豪奢,可想而知。

【5】本因方丈道:“‘六脈神劍經’乃本寺鎮寺之寶,大理段氏武學的至高法要。正明,我大理段氏最高深的武學是在天龍寺,你是世俗之人,雖是自己子侄,許多武學的秘奧,亦不能向你泄露。”保定帝道:“是,此節我理會得。”本觀道:“本寺藏有六脈神劍經,連正明、正淳他們也不知曉,卻不知那姑蘇慕容氏如何得知。”

【6】段譽聽到這里,忽地想起,在無量山石洞的“瑯嬛福地”中,一列列的空書架上,簽條注明“大理段氏”之處,有“一陽指訣,缺”、“六脈神劍經,缺”的字樣,心道:“神仙姊姊搜羅天下各家各派武譜拳經,但是我家的‘一陽指訣’和‘六脈神劍經’,她終究沒有得到。”心中有些得意,卻也有惆悵,料想神仙姊姊對此必感遺憾。

【7】本因道:“本寺雖藏有此經,但說也慚愧,我們無一人能練成經上所載神功,連稍窺堂奧也說不上。枯榮師叔所參枯禪,是本寺的另一路神功,也當再假時日,方克大成。我們未練成神功,外人自不得而知,難道大輪明王竟有恃無恐,不怕這六脈神劍的絕學嗎?”

【8】枯榮冷冷的道:“諒來他對六脈神劍是不敢輕視的。他信中對那慕容先生何等欽遲,而這慕容先生又心儀此經,大輪明王自知輕重。只是他料到本寺并無出類拔萃的高人,寶經雖珍,但無人能夠練成,那也枉然。”

【9】本因方丈道:“師叔估量敵勢,咱們若非趕緊練成六脈神劍,只怕寶經難免為人所奪,天龍寺一敗涂地。只是這神劍功夫以內力為主,實非急切間一蹴可成。正明,非是我們對譽官所中邪毒袖手不理,就只怕大家內力耗損過多,強敵猝然而至,那就難以抵擋。看來譽官所中邪毒雖深,數日間性命無礙,這幾天就讓他在這兒靜養,傷勢倘有急變,我們隨時設法救治,待退了大敵之后,我們全力以赴,給他驅毒如何?”

【10】枯榮忽道:“咱們倘若分別練那六脈神劍,不論是誰,終究內力不足,都是練不成的。我也曾想到一個取巧的法子,各人修習一脈,六人一齊出手。雖然以六敵一,勝之不武,但我們并非和他單獨比武爭雄,而是保經護寺,就算一百人斗他一人,卻也說不得了。只是算來算去,天龍寺中再也尋不出第六個指力相當的好手來,自以為此躊躇難決。正明,你就來湊湊數罷。只不過你須得剃個光頭,改穿僧裝才行。”他越說越快,似乎頗為興奮,但語氣仍是冷冰冰地。

【11】本因道:“六脈神劍,并非真劍,乃是以一陽指的指力化作劍氣,有質無形,可稱無形氣劍。所謂六脈,即手之六脈太陰肺經、厥陰心包經、少陰心經、太陽小腸經、陽明胃經、少陽三焦經。”說著從本觀的蒲團后面取出一個卷軸。

【12】本參接過,懸在壁上,卷軸舒開,帛面因年深日久,已成焦黃之色,帛上繪著個裸體男子的圖形,身上注明穴位,以紅線黑線繪著六脈的運走徑道。保定帝是一陽指的大行家,這“六脈神劍經”以一陽指指力為根基,自是一看即明。

【13】利害相參,盼你自決。”保定帝雙手合十,說道:“護法護寺,義無反顧。”本因道:“很好。只是這六脈神劍經不傳俗家子弟,你須得剃度了,我才傳你。待退了強敵,你再還俗。”保定帝站起身來,雙膝跪地,道:“請大師慈悲。”

【14】枯榮大師道:“那大輪明王說不定今晚便至,本因,你將六脈神劍的秘奧傳于本塵。”本因道:“是!”指著壁上的經脈圖,說道:“本塵師弟,這六脈之中,你便專攻‘手少陽三焦經脈’,真氣自丹田而至肩臂諸穴,由清冷淵而至肘彎中的天井,更下而至四瀆、三陽絡、會宗、外關、陽池、中渚、液門,凝聚真氣,自無名指的‘關沖’穴中射出。”

【15】本因道:“依這六脈神劍的本意,該是一人同使六脈劍氣,但當此末世,武學衰微,已無人能修聚到如此強勁渾厚的內力,咱們只好六人分使六脈劍氣。師叔專練拇指少商劍,我專練食指商陽劍,本觀師兄練中指中沖劍,本塵師弟練無名指關沖劍,本相師兄練小指少沖劍,本參師弟練左手小指少澤劍。事不宜遲,咱們這便起始練劍。”

【16】但聽得報曉雞啼聲喔喔,段譽自覺四肢百骸間已無殘存真氣,站起身來活動一下肢體,見伯父和五位高僧兀自在專心練劍。他不敢開門出去閑步,更不敢出聲打擾六人用功,無事可作,順便向伯父那張圖望望,又向少陽劍的劍法圖解瞧瞧,雖聽太師伯說過,六脈神劍不傳俗家子弟,但想這等高深的武功我怎學得會,隨便瞧瞧,當亦無礙。看得心神專注之時,突覺一股真氣自行從丹田中涌出,沖至肩臂,順著紅線直至無名指的關沖穴。他不會運氣沖出,但覺無名指的指端腫脹難受,心想:“還是讓這股氣回去罷。”心中這么想,那股氣流果真順著經脈回歸丹田。

【17】鳩摩智道:“方丈指點,確為至理。只是小僧生性癡頑,閉關四十日,始終難斷思念良友之情。慕容先生當年論及天下劍法,深信大理天龍寺‘六脈神劍’為天下諸劍中第一,恨未得見,引為平生最大憾事。”

【18】只聽鳩摩智續道:“慕容先生將此三卷奇書賜贈,小僧披閱鉆研之下,獲益良多。現愿將這三卷奇書,與貴寺交換六脈神劍寶經。若蒙眾位大師俯允,令小僧得完昔年信諾,實是感激不盡。”

【19】本因、本觀、本相、本參四僧見了鳩摩智獻演三種指力,都不禁怦然心動,知道三卷奇書中所載,確是名聞天下的少林寺七十二門絕技,是否要將“六脈神劍”的圖譜另錄副本與之交換,確是大費躊躇。

【20】鳩摩智長嘆一聲,說道:“都是小僧當年多這一句嘴的不好,否則慕容先生人都死了,這六脈神劍經求不求得到手,又有何分別?小僧今日狂妄,說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語,這六脈神劍的劍法,要是真如慕容先生所說的那么精奧,只怕貴寺雖有圖譜,卻也無人得能練成。倘若有人練成,那么這路劍法,未必便如慕容先生所猜想的神妙。”

【21】枯榮大師道:“老衲心有疑竇,要向明王請教。”鳩摩智道:“不敢。”枯榮大師道:“敝寺藏有六脈神劍經一事,縱是我段氏的俗家子弟亦不得知,慕容先生卻從何處聽來?”鳩摩智道:“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學,所知十分淵博。各門各派的秘技武功,往往連本派掌門人亦所不知的,慕容先生卻了如指掌。姑蘇慕容那‘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八字,便由此而來。

【22】但慕容先生于大理段氏一陽指與六脈神劍的奧秘,卻使終未能得窺門徑,生平耿耿,遺恨而終。”

【23】枯榮大師“嗯”了一聲,不再言語。保定帝等均想:“要是他得知了一陽指和六脈神劍的秘奧,只怕便要即以此道,來還施我段氏之身了。”

【24】鳩摩智卻不站起,緩緩的道:“六脈神劍經既只徒具虛名,無裨實用,貴寺又何必如此重視?以至傷了天龍寺與大輪寺的和氣,傷了大理國和吐蕃國的邦交。”

【25】枯榮大師道:“明王言道,敝寺的六脈神劍經徒具虛名,不切實用。我們便以六脈神劍,領教明王幾手高招。倘若確如明王所云,這路劍法徒具虛名,不切實用,那又何足珍貴?明王盡管將劍經取去便了。”

【26】鳩摩智暗暗驚異,他當年與慕容博談論“六脈神劍”之時,略知劍法之意,純系以內力使無形劍氣,都覺不論劍法如何神奇高明,但以一人內力同時運使六脈劍氣,諒非人力所能企及,這時聽枯榮大師的口氣,不但他自己會使,而且其余諸僧也均會此劍法,天龍寺享名百余年,確是不可小覷了。他神態一直恭謹,這時更微微躬身,說道:“諸位高僧肯顯示神劍絕藝,今小僧大開眼界,幸何如之。”

【27】六條碧煙來到本因等身前三尺之處,便即停住不動。本因等都吃了一驚,心想以內力逼送碧煙并不為難,但將這飄蕩無定的煙氣凝在半空,那可難上十倍了。本參左手小指一伸,一條氣流從少沖穴中激射而出,指向身前的碧煙。那條煙柱受這道內力一逼,迅速無比的向鳩摩智倒射過去,射到他身前二尺時,鳩摩智的“火焰刀”內力加盛,煙柱無法再向前行。鳩摩智點了點頭,道:“名不虛傳,六脈神劍中果然有‘少澤劍’一路劍法。”兩人的內力激蕩數招,本參大師知道倘若坐定不動,難以發揮劍法中的威力,當即站起身來,向左斜行三步,左手小指的內力自左向右的斜攻過去。鳩摩智左掌一撥,登時擋住。

【28】段譽心下明白:“枯榮太師伯先前對我伯父言道,六脈神劍不傳段氏俗家子弟,是以我伯父須得剃度之后,方蒙傳授。

【29】原來鳩摩智初時只取守勢,要看盡了六脈神劍的招數,再行反擊,這一自守轉攻,五條碧煙回旋飛舞,靈動無比。那第六條碧煙卻仍然停在枯榮大師身后三尺之處,穩穩不動。枯榮大師有心要看透他的底細,瞧他五攻一停,能支持到多少時候,因此始終不出手攻擊。果然鳩摩智要長久穩住這六道碧煙,耗損內力頗多,終于這道碧煙也一寸一寸的向枯榮大師后腦移近。

【30】鳩摩智跨步走進室內,微笑道:“枯榮大師的禪功非同小可,小僧甚是佩服。那六脈神劍嘛,果然只是徒具虛名而已。”

【31】本因方丈道:“如何徒具虛名,倒要領教。”鳩摩智道:“當年慕容先生所欽仰的,是六脈神劍的劍法,并不是六脈神劍的劍陣。天龍寺的這座劍陣固然威力甚大,但充其量,也只和少林寺的羅漢劍陣、昆侖派的混沌劍陣相伯仲而已,似乎算不得是天下無雙的劍法。”他說這是“劍陣”而非“劍法”,是指摘對方六人一齊動手,排下陣勢,并不是一個人使動六脈神劍,便如他使火焰刀一般。

【32】請接招罷!”議著雙掌緩緩推出。枯榮、本因、保定帝等六人同時感到各有兩股內勁分從不同方向襲來。本因等均覺其勢不能以六脈神劍的劍法擋架,都是雙掌齊出,與這兩股掌力一擋,只有枯榮大師仍是雙手拇指一捺,以少陽劍法接了敵人的內勁。

【33】本因和本觀等相互望了一眼,均已會意:“他一掌之上可同時生出數股力道,枯榮師叔的少商雙劍若再分進合擊,他也盡能抵御得住。咱們卻必須舍劍用掌,這六脈神劍顯是不及他的火焰刀了。”

【34】但見煙霧漸淡漸薄,蒙蒙煙氣之中,只見本因等五僧跪在地下,神情莊嚴,而本觀與本參的眼色中更是大顯悲憤。鳩摩智一怔之下,登時省悟,暗叫:“不好!枯榮這老僧知道不敵,竟然將六脈神劍的圖譜燒了。”

【35】鳩摩智又驚又怒,他素以智計自負,今日卻接連兩次敗在枯榮大師的手下,六脈神劍經既已毀去,則此行徒然結下個強仇,卻是毫無收獲。他站起身來,合十說道:“枯榮大師何必剛性乃爾?寧折不曲,頗見高致。貴寺寶經因小僧而毀,心下大是過意不去,好在此經非一人之力所能練得,毀與不毀,原無多大分別。這就告辭。”

【36】自鳩摩智踏進牟尼堂后,保定帝始終不發一言,未露任何異狀,可是要使得動這六脈神劍,雖不過是六劍中的一劍,也須是第一流的武學高手,內力修為異常深湛之士。武林之中那幾位是第一流好手,各人相互均知。鳩摩智此番乃有備而來,于大理段氏及天龍寺僧俗名家的形貌年紀,都打聽得清清楚楚,各人的脾氣習性、武功造詣,也已琢磨了十之八九。他知天龍寺中除枯榮大師外,尚有四位高手,現下忽然多了一個“本塵”出來,這人的名字從未聽過,而內力之強,絲毫不遜于其余“本”字輩四僧,但看他雍容威嚴,神色間全是富貴尊榮之氣,便猜到他是保定帝了。待聽枯榮大師說他已“避位為僧”,鳩摩智心中一動:“久聞大理段氏歷代帝皇,往往避位為僧,保定帝到天龍寺出家,原也不足為奇。但皇帝避位為僧,全國必有盛大儀典,飯僧禮佛,修塔造廟,定當轟動一時,決不致如此默默無聞。我吐蕃國得知訊息后,也當遣使來大理賀新君登位。此事其中有詐。”便道:“保定帝出家也好,沒出家也好,都請到吐蕃一游,朝見敝國國君。”

【37】他右手食指這么用力一指,心與氣通,自然而然的使出一招“商陽劍”的劍法來。他內力之強,當世已極少有人能及,適才在枯榮大師身前觀看了六脈神劍的圖譜,以及七僧以無形刀劍相斗,一指之出,竟心不自知的與劍譜暗合。但聽得嗤的一聲響,一股渾厚無比的內勁疾向鳩摩智刺去。

【38】段譽這一出手,不但鳩摩智大為驚奇,而枯榮、本因等亦是大出意料之外,其中最感奇怪的,更是保定帝與段譽自己。段譽心想:“這可古怪之極了。我隨手這么一指,這和尚為甚么要這般凝神擋拒?是了,是了,想是我出指的姿式很對,這和尚以為我會使六脈神劍。哈哈,既是如此,我且來嚇他一嚇。”大聲道:“這商陽劍功夫,何足道哉!我使幾招中沖劍的劍法給你瞧瞧。”說著中指點出。但他手法雖然對了,這一次卻無內勁相隨,只不過凌空虛點,毫無實效。

【39】段譽以諸般機緣巧合,才學會了六脈神劍這門最高深的武學,尋常的拳腳兵刃功夫卻全然不會。鳩摩智這一拳隱伏七八招后著,原也是極高明的拳數,然而比之“火焰刀”以內勁傷人,其間深淺難易,相去自不可以道里計。本來世上任何技藝學問,決無會深不會淺、會難不會易之理,段譽的武功卻是例外。他見鳩摩智揮拳打到,便即毛手毛腳的伸臂去格。鳩摩智右掌翻過,已抓住了他胸口“神封穴”。段譽立時全身酸軟,動彈不得。

【40】鳩摩智雖已瞧出段譽武學之中隱伏有大大的破綻,一時敵不過他的六脈神劍,便想以別項高深武功勝他,卻也決計料想不到,竟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手到擒來。他還生怕段譽故意裝模作樣,另有詭計,一拿住他“神封穴”,立即伸指又點他“極泉”、“大椎”、“京門”數處大穴。這些穴道所屬經脈,段譽也沒練過。

【41】鳩摩智倒退三步,說道:“這位小施主心中記得六脈神劍的圖譜。原來的圖譜已被枯榮大師焚去,小施主便是活圖譜,在慕容先生墓前將他活活的燒了,也是一樣。”左掌揚處,向前急連砍出五刀,抓住段譽退出了牟尼堂門外。

【42】段譽一路之上,心中所想的只是這件事,眼見桌上放了紙墨筆硯,更料到了十之八九,說道:“辦不到。”鳩摩智問道:“什么事辦不到?”段譽道:“你艷羨我段家的六脈神劍劍法,要逼我寫出來給你。這件事辦不到。”

【43】鳩摩智搖頭道:“段公子會錯意了。小僧當年與慕容先生有約,要借貴門六脈神劍經去給他一觀。此約未踐,一直耿耿于懷。幸得段公子心中記得此經,無可奈何,只有將你帶到慕容先生墓前焚化,好讓小僧不致失信于故人。然而公子人中龍鳳,小僧與你無冤無仇,豈敢傷殘?這中間尚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公子只須將經文圖譜一無遺漏的寫了出來,小僧自己決不看上一眼,立即固封,拿去在慕容先生墓前火化,了此宿愿,便即恭送公子回歸大理。”

【44】段譽搖頭道:“你說當年對慕容先生有此諾言,是真是假,誰也不知。你拿到了六脈神劍劍譜,自己必定細讀一番,是否要去慕容先生墓前焚化,誰也不知。就算真要焚化,以大師的聰明才智,讀得幾遍之后,豈有記不住的?說不定還怕記錯了,要筆錄副本,然后再去焚化。”

【45】鳩摩智不明其故,卻也不敢再碰他身子,但先前點他神封、大椎、懸樞、京門諸穴卻又無礙,此人武功之怪異,實是不可思議,料想這門功夫,定是從一陽指與六脈神劍中變化出來,只是他初學皮毛,尚不會使用。這樣一來,對大理段氏的武學更是心向神往,突然舉起手掌,凌空一招“火焰刀”,將段譽頭上的書生巾削去了一片,喝道:“你當真不寫?

【46】鳩摩智怒極,段譽這幾句話,將自己騙取六脈神劍劍譜的意圖盡皆揭破,同時說得明明白白,自己若用強逼迫,他寫出來的劍譜也必殘缺不全,偽者居多,那非但無用,閱之且有大害。他在天龍寺兩度斗劍,六脈神劍的劍法真假自然一看便知,但這路劍法的要旨純在內力運使,那就無法分辨。

【47】“慕容先生如此了得,他家中的長輩自也非泛泛。”當下裝作沒聽見“掘墓”的話,說道:“小僧與慕容先生是知交好友,聞知他逝世的噩耗,特地從吐蕃國趕來,要到他墓前一拜。小僧生前曾與慕容先生有約,要取得大理段氏六脈神劍的劍譜,送與慕容先生一觀。此約不踐,小僧心中有愧。”

【48】阿朱與阿碧對看了一眼,均想:“這和尚終于說上正題啦。”阿朱道:“六脈神劍劍譜取得了怎樣?取不到又怎樣?”

【49】鳩摩智道:“當年慕容先生與小僧約定,只須小僧取得六脈神劍劍譜給他觀看幾天,就讓小僧在尊府還施水閣’看幾天書。”

【50】他此番來到姑蘇,原盼見到慕容公子后商議一件大事,哪知正主兒見不著,所見到之人一個個都纏夾不清,若有意,若無意,虛虛實實,令他不知如何著手才好。他略一凝思,已斷定慕容老夫人、孫三、黃老仆、阿碧等人,都是意在推搪,既不讓自己祭墓,當然更不讓進入“還施水閣”觀看武學秘籍,眼下不管他們如何裝腔作勢,自當先將話兒說明白了,此后或以禮相待,或恃強用武,自己都是先占住了道理,當下心平氣和的道:“這六脈神劍劍譜,小僧是帶來了,因此斗膽要依照舊約,到尊府‘還施水閣’去觀看圖書。”

【51】鳩摩智指著段譽道:“這位段公子的心里,記得全套六脈劍劍譜,我帶了他人來,就同是帶了劍譜來一樣。”阿碧微笑道:“我還道真有什么劍譜呢,原來大師父是說笑的。”鳩摩智道:“小僧何敢說笑?那六脈神劍的原本劍譜,已在大理天龍寺中為枯榮大師所毀,幸好段公子原原本本的記得。”阿碧道:“段公子記得,是段公子的事,就算是到‘還施水閣’看書,也應當請段公子去。同大師有啥相干?”鳩摩智:“小僧為踐昔日之約,要將段公子在慕容先生墓前燒化了。”

【52】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驚,但見他神色寧定,一本正經,決不是隨口說笑的模樣,驚訝更甚。阿碧道:“大師父這不是講笑話嗎,好端端一個人,哪能撥你隨便燒化?”鳩摩智淡淡的道:“小僧要燒了他,諒他也抗拒不得。”阿碧微笑道:“大師父說段公子心中記得全部六脈神劍劍譜,可見得全是瞎三話四。想這六脈神劍是何等厲害功夫,段公子倘若真是會得使這路劍法,又怎能屈服于你?”鳩摩智點了點頭,道:“姑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段公子被我點中了穴道,全身內勁使不出來。”

【53】阿朱不住搖頭,道:“我更加半點也不信了。你倒解開段公子的穴道,教他施展施展六脈神劍看。我瞧你九成九是在說謊。”鳩摩智點點頭,道:“很好,可以一試。”

【54】鳩摩智道:“段公子,慕容老夫人不信你已練會六脈神劍,請你一試身手。如我這般,將這株桂花樹斬下一根枝丫來。”

【55】鳩摩智道:“公子不肯施展六脈神劍,那不是顯得我說話無稽么?”

【56】鳩摩智道:“公子倘若不肯施展六脈神劍,莫怪小僧無禮。”段譽道:“你早就無禮過了,難道還有什么更無禮的?最多不過是一刀將我殺了,那又有什么了不起。”鳩摩智道:“好!看刀!”左掌一立,一股勁風,直向段譽面門撲到。

【57】段譽早已打定了主意,自己武功遠不及他,跟他斗不斗結果都是一樣,他要向人證明自己會使六脈神劍,就偏偏不如他之意。因此當鳩摩智以內勁化成的刀鋒劈將過來,段譽將心一橫,竟然不擋不架。鳩摩智一驚,六脈神劍劍譜要落在他身上取得,決不愿在得到劍譜之前便殺了他。手掌急抬,刷的一聲涼風過去,段譽的頭發被剃下了一大片。

【58】頃刻間阿朱、阿碧雙雙脫險,鳩摩智的雙刀全被段譽的六脈神劍接了過去。鳩摩智賣弄本事,又要讓人瞧見段譽確是會使六脈神劍功夫,故意與他內勁相撞,嗤嗤有聲。段譽集數大高手的修為于一身,其時的內力實已較鳩摩智為強,苦在不會半分武功,在天龍寺中所記劍法,也全然不會當真使用。鳩摩智把他渾厚的內力東引西帶,只刺得門窗板壁上一個個都是洞孔,連說:“這六脈神劍果然好厲害,無怪當年慕容先生私心竊慕。”

【59】鳩摩智笑道:“死在臨頭,自身難保,居然尚有憐香惜玉之心。”說著回身歸座,向阿朱道:“你這位姑娘也不必再裝神弄鬼了,府上之事,到底由誰作主?段公子心中記得有全套六脈神劍劍譜,只是他不會武功,難以使用。明日我把他在慕容先生墓前焚了,慕容先生地下有知,自會明白老友不負當年之約。”

【60】段譽搖頭道:“我這不是化功大法。”心想如從頭述說,一則說來話長,二者她未必入信,不如隨口捏造個名稱,便道:“這是我大理段氏家傳的‘六陽融雪功’,是從一陽指和六脈神劍中變化出來的,和化功大法一正一邪,一善一惡,全然的不可同日而語。”

【61】王語嫣登時便信了,嫣然一笑,說道:“對不起,那是我孤陋寡聞。大理段氏的一陽指和六脈神劍我是久仰了,‘六陽融雪功’卻是今日第一次聽到。日后還要請教。”

【62】段譽未喝第三碗酒時,已感煩惡欲嘔,待得又是半斤烈酒灌入腹中,五臟六腑似乎都欲翻轉。他緊緊閉口,不讓腹中酒水嘔將出來。突然間丹田中一動,一股真氣沖將上來,只覺此刻體內的翻攪激蕩,便和當日真氣無法收納之時的情景極為相似,當即依著伯父所授的法門,將那股真氣納入大椎穴。體內酒氣翻涌,竟與真氣相混,這酒水是有形有質之物,不似真氣內力可在穴道中安居。他卻也任其自然,讓這真氣由天宗穴而肩貞穴,再經左手掌臂上的小海、支正、養老諸穴而通至手掌上的陽谷、后豁、前谷諸穴,由小指的少澤穴中傾瀉而出。他這時所運的真氣線路,便是六脈神劍中的“少澤劍”。少澤劍本來是一股有勁無形的劍氣,這時他小指之中,卻有一道酒水緩緩流出。

【63】段譽聽他說又要去喝酒,不由得吃了一驚,心想:“適才喝了四十大碗酒,只過得一會兒,他又要喝酒了。”便道:“大哥,小弟和你賭酒,其實是騙你的,大哥莫怪。”當下說明怎生以內力將酒水從小指“少澤穴”中逼出。喬峰驚道:“兄弟,你……你這是‘六脈神劍’的奇功么?”段譽道:“正是,小弟學會不久,還生疏得緊。”

【64】喬峰呆了半晌,嘆道:“我曾聽家師說起,武林中故老相傳,大理段氏有一門‘六脈神劍’的功夫,能以無形劍氣殺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原來當真有此一門神功。”

【65】世人于這六脈神劍渲染過甚,其實失于夸大。大哥,酒能傷人,須適可而止,我看今日咱們不能再喝了。”

【66】段譽喝道:“你干什么?”情急之下,右手食指疾伸,一股真氣從指尖激射而出,嗤嗤有聲,正是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努兒海不識厲害,毫不理會,仍是去抓王語嫣手腕,突然間喀的一聲響,他右手臂骨莫名奇炒的斷折為二,軟垂垂掛著。努兒海慘叫停步。

【67】段譽在大理學那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之時,于人身的各個穴道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剛聽到王語嫣呼叫,那武士左足已踏上了樓頭,其時哪有余裕多想,一伸食指,便往他小腹‘下脘穴’點去。那武士這一竄之際。小腹間門戶洞開,大叫一聲,向后直摜出去,從半空摔了下來,便即斃命。

【68】那人還在大呼小叫,喝令段譽和王語嫣歸服,不料段譽已悄悄從閣樓上轉了下來,伸指便往他背心點去。他使的是六脈神劍中少陽劍劍法,原應一指得手,哪知他向人偷襲,自己先已提心吊膽,氣勢不壯,這真氣內力便發不出來。他內力發得出發不出純須碰巧,這一次便發不出勁。那人只覺得背心上有什么東西輕輕觸了一下,回過頭來,只見段譽正在向自己指指點點。

【69】段譽一呆,另外兩名西夏武士已從木梯爬了上去。段譽驚道:“使不得,快退下來。”左手手指亂指亂點,他心中惶急,真氣激蕩,六脈神劍的威力發了出來,嗤嗤兩劍,戳在兩人的背心。那兩人登時摔下。

【70】段譽只感呼吸急促,頭腦暈眩,大駭之下,閉著眼睛雙手亂點,嗤嗤嗤嗤聲響不絕,少商、商陽、中沖、關沖、少沖、少澤,六脈神劍齊發,那黃胡子身中六洞,但掌勢不消,拍的一響,一掌擊在段譽肩頭。其時段譽全身真氣激蕩,這一掌力道雖猛,在他渾厚的內力抗拒之下,竟傷他不得半分,反將那黃胡子彈出丈余。

【71】段譽大奇,扳過他身子一看,果見他后腦“玉枕穴”上有一小孔,鮮血泊泊流出,這傷痕正是自己六脈神劍所創。他一時想不明白,不知自己在緊急關頭中功力凝聚,一指點出,真氣沖上墻壁,反彈過來,擊中了那西夏好手的后腦。段譽一共點了數十指,從墻壁上一一反彈在對方背后各處。但那西夏人功力既高,而真氣的反彈之力又已大為減弱,損傷不到他分毫,可是最后一股真氣恰好反彈到他的“玉枕穴”上。

【72】那西夏武士道:“你這幾句話說得嬉皮笑臉,絕無求饒的誠意。段家一陽指和六脈神劍名馳天下,再得這位姑娘指點要訣,果然非同小可。在下領教你的高招。”這幾句話每個字都是平平吐出,既無輕重高低,亦無抑揚頓挫,聽來十分的不慣,想來他是外國人,雖識漢語,遣詞用句倒是不錯,聲調就顯得十分的別扭了。

【73】她哪里知道,蕭峰飲酒之際,突然想起那日在無錫和段譽賭酒,對方竟以“六脈神劍”的上乘氣功,將酒水都從手指中逼了出來。這等神功內力,蕭峰自知頗有不及。段譽明明不會武功,內功便已如此了得,那大對頭段正淳是大理段氏的首腦之一,比之段譽,想必更加厲害十倍,這父母大仇,如何能報?他不知段譽巧得神功、吸入內力的種種奇遇,單以內力而論,段譽比他父親已不知深厚了多少倍,而“六脈神劍”的功夫,當世除段譽一人而外,亦無第二人使得周全。

【74】阿朱道:“你從前跟玄苦大師學藝,想是年紀尚小,沒學全少林派的精湛內功,否則大理段氏的一陽指便再厲害,也未必在少林派達摩老祖的《易筋經》之上。我曾聽慕容老爺談起天下武功,說道大理段氏最厲害的功夫,還不是一陽指,而是叫作什么‘六脈神劍’。”

【75】蕭峰皺眉道:“是啊,慕容先生是武林中的奇人,所言果然極有見地。我適才發愁,倒不是為了一陽指,而是為了這六脈神劍。”

【76】阿朱道:“老爺又說,他生平于天下武學無所不窺,只可惜沒見到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劍譜,以及少林派的《易筋經》,不免是終身的大憾事。大哥,慕容老爺既將這兩套武功相提并論,由此推想,要對付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似乎須從少林《易筋經》著手。要是能將《易筋經》從少林寺菩提院中盜了出來,花上幾年功夫練它一練,那六脈神劍、七脈鬼刀什么的,我瞧也不用放在心上。”她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

【77】蕭峰心想:“今日這良機當真難得,我常擔心段氏一陽指和‘六脈神劍’了得,恰好段正淳這賊子有強敵找上門來,而對手恰又是他本家,段家這兩門絕技的威力到底如何,轉眼便可見分曉了。”

【78】蕭峰見段正淳手中長劍越來越彎,再彎得一些,只怕便要斷為兩截,心想:“兩人始終都不使最高深的‘六脈神劍’。

【79】蕭峰眉頭一皺,心道:“此人竟似不會六脈神劍,比之我義弟猶有不如。這一指不過是極高明的點穴功夫而已,又有什么希奇了?”但見他手指到處,段延慶的鐵杖一晃,段正淳的長劍便伸直了幾分。他連點三指,手中長劍伸展了三次,漸有回復原狀之勢。

【80】蕭峰輕輕撫著她頭上的秀發,說道:“好容易撞見了他,今晚報了此仇,咱們再也不回中原了。段正淳的武功遠不及我,他也不會使‘六脈神劍’,但若過得一年再來,那便要上大理去。大理段家好手甚多,遇上了精通‘六脈神劍’的高手,你大哥就多半要輸。不是我不聽你的話,這中間實有許多難處。”

【81】蕭峰道:“你完全是為了我,阿朱,你說是不是?”阿朱低聲道:“是的。”蕭峰大聲道:為什么?為什么?”阿朱道:“大理段家有六脈神劍,你打死了他們鎮南王,他們豈肯干休?大哥,那《易筋經》上的字,咱們又不識得……”

【82】段正淳調運內息,想提一口真氣,豈知丹田中空蕩蕩地,便如無邊無際,什么都捉摸不著,他連提三口真氣,不料修培了數十年的深厚內力陡然間沒影沒蹤,不知已于何時離身而去。這一來可就慌了,知道事情不妙。但他久歷江湖風險,臉上絲毫不動聲色,笑道:“只剩下一陽指和六脈神劍的內勁,這可醉得我只會殺人,不會抱人了。”

【83】他已知身陷危境,說什么‘只會殺人,不會抱人’。其實他一陽指是會的,六脈神劍可就不會,顯是在虛聲恫嚇。他若沒了內力,一陽指也使不出來。”

【84】鳩摩智笑道:“段公子,好一招六脈神劍!”

【85】慕容復轉頭向著段譽,道:“閣下適才這一招,當真是六脈神劍的劍招么?可惜我沒瞧見,閣下能否再試一招,俾在下得以一開眼界。”

【86】段譽向鳩摩智瞧了瞧,生怕他見到自己使了一招“六脈神劍”之后,又來捉拿自己,這路劍法時靈時不靈,惡和尚倘若出手,那可難以抵擋,心中害怕,向左跨了三步,與鳩摩智離得遠遠地,中間有朱丹臣等三人相隔,這才答道:“我……我心急之下,一時碰巧,要再試一招,這就難了。你剛才當真沒瞧見?”

【87】慕容復向丁春秋橫了一眼,向段譽道:“在下誤中邪術,多蒙救援,感激不盡。段兄身負‘六脈神劍’絕技,可是大理段家的嗎?”

【88】段譽叫道:“不得如此殘忍!”右手伸出,要以“六脈神劍”向丁春秋刺去,可是他運劍不得其法,全身充沛的內力只在體內轉來轉去,卻不能從手指中射出。他滿頭大汗,叫道:“慕容公子,你快出手制止。”

【89】慕容復道:“段兄方家在此,小弟何敢班門弄斧?段兄的六脈神劍,再試一招罷!”

【90】段延慶來得晚了,沒見到段譽的六脈神劍,聽了慕容復這話,不禁心頭大震,斜眼相睨段譽,要看他是否真的會此神功,但見他右手手指點點劃劃,出手大有道理,但內力卻半點也無,心道:“什么六脈神劍,倒嚇了我一跳。原來這小子虛張聲勢,招搖撞騙。雖然故老相傳,我段家有六脈神劍奇功,可哪里有人練成過?”

【91】段譽這一急自然非同小可,手指一揚,情急之下,自然而然的真氣充沛,使出了“六脈神劍”功夫,嗤嗤聲響過去,嚓的一聲,那頭陀右手上臂從中斷截,戒刀連著手掌,跌落在地。

【92】段譽微笑道:“剛才我不是將你背了出來么?”王語嫣深知他的“六脈神劍”時靈時不靈,不能收發由心,說道:“剛才運氣好,你……你念著我的安危,六脈神劍使了出來。你對我表哥,未必能像對我一般,只怕……只怕……”段譽道:“你不用擔心,我對你表哥也如對你一般便了。”王語嫣搖頭道:“段公子,那太冒險,不成的。”段譽胸口一挺,說道:“王姑娘,只要你叫我去冒險,萬死不辭。”王語嫣臉上又是一紅,低聲道:“你對我這般好,當真是不敢當了。”

【93】慕容復道:“這位段兄是大理段氏嫡系,人家名門正派,一陽指與六脈神劍功夫天下無雙無對,怎能與星宿派丁老怪相提并論?”

【94】段譽叫道:“不好!”手指一伸,一招“中沖劍”,向烏老大的鬼頭刀上刺去。哪知他這六脈神劍不能收發由心,有時真氣鼓蕩,威力無窮,有時內力卻半點也運不上來,這時一劍刺出,真氣只到了手掌之間,便發不出去。

【95】段譽身處慕容復足底,突見父親口中鮮血直噴,慕容復第二掌又將擊出,心下大急,右手食指向他急指,叫道:“你敢打我爹爹?”情急之下,內力自然而然從食指中涌出,正是“六脈神劍”中“商陽劍”的一招,嗤的一聲響,慕容復一只衣袖已被無形劍切下,跟著劍氣與慕容復的掌力一撞。慕容復只感手臂一陣酸麻,大吃一驚,急忙向后躍開。

【96】段譽百余招拆將下來,畏懼之心漸去,記起伯父和天龍寺枯榮大師所傳的內功心法,將那六脈神劍使得漸漸的圓轉融通。忽聽得蕭峰說道:“三弟,你這六脈神劍尚未純熟,六種劍法齊使,轉換之時中間留有空隙,對方便能乘機趨避。你不妨只使一種劍法試試。”

【97】蕭峰打倒游坦之后,見虛竹和丁春秋相斗,頗居優勢,段譽雖會六脈神劍,有時精巧,有時笨拙無比,許多取勝的機會都莫名其妙的放了過去,忍不住出聲指點。

【98】段譽側頭觀看蕭峰和游坦之二人,心神略分,六脈神劍中立時出現破綻。慕容復機靈無比,左手一揮,一枝判官筆勢挾勁風,向段譽當胸射到,眼見便要穿胸而過。段譽見判官筆來勢驚人,不由得慌了手腳,急叫:“大哥,不好了!”

【99】段譽逃過了飛筆穿胸之險,定一定神,大拇指按出,使動“少商劍法”。這路劍法大開大闔,氣派宏偉,每一劍刺出,都有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慕容復一筆一鉤,漸感難以抵擋。段譽得到蕭峰的指點,只是專使一路少商劍法,果然這路劍法結構嚴謹,再無破綻。本來六脈神劍六路劍法回轉運使,威力比之單用一劍自是強大得多,但段譽不懂其中訣竅,單使一劍反更圓熟,十余劍使出,慕容復已然額頭見汗,不住倒退,退到一株大槐樹旁,倚樹防御。段譽將一路少商劍法使完,拇指一屈,食指點出,變成了“商陽劍法”。

【100】王語嫣眼見表哥形勢危急,心中焦慮萬分,她雖熟知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功招式,于這六脈神劍卻一竅不通,無法出聲指點,唯有空自著急的份兒。

【101】蕭峰見段譽的無形劍氣越出越神妙,既感欣慰,又是欽佩,驀地里心中一酸,想起了阿朱:“阿朱那日所以甘愿代她父親而死,實因怕我殺她父親之后,大理段氏必定找我復仇,深恐我抵敵不住他們的六脈神劍。三弟劍法如此神奇,我若和慕容復易地而處,確也難以抵敵。阿朱以她的性命來救我一死,我……我契丹一介武夫,怎配消受她如此深情厚恩?”

【102】段譽見慕容復來勢兇猛,若以六脈神劍刺他要害,生怕傷了他性命,一時手無足措,竟然呆了,想不起以凌波微步避讓。慕容復這一縱志在拚命,來得何等快速,人影一晃之際,噗的一聲,右手判官筆已插入段譽身子。總算段譽在危急之間向左一側,避過胸膛要害,判官筆卻已深入右肩,段譽“啊”的一聲大叫,只嚇得全身僵立不動。慕容復左手鋼鉤疾鉤他后腦,這一招“大海撈針”,乃是北海拓跋氏“漁叟鉤法”中的一招厲害招數,系從深海鉤魚的鉤法之中變化出來,的是既準且狠。

【103】灰衣僧道:“你姑蘇慕容氏的家傳武功神奇精奧,舉世無匹,只不過你沒學到家而已,難道當真就不及大理國段氏的‘六脈神劍’了?瞧仔細了!”伸出食指,凌虛點了三下。

【104】“啊喲!”欲施六脈神劍抵御,已然不及,只覺胸口一痛,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念道:“阿彌陀佛!”便已人事不知了。

【105】鳩摩智道:“慕容先生謬贊。當年小僧聽先生論及劍法,以大理國天龍寺‘六脈神劍’為天下諸劍第一,恨未得見,引為平生憾事。小僧得知先生噩耗,便前赴大理天龍寺,欲求六脈神劍劍譜,焚化于先生墓前,以報知己。不料天龍寺枯榮老僧狡詐多智,竟在緊急關頭將劍譜以內力焚毀。小僧雖存季札掛劍之念,卻不克完愿,抱憾良深。”

【106】慕容博道:“大師只存此念,在下已不勝感激。何況段氏六脈神劍尚存人間,適才大理段公子與犬子相斗,劍氣縱橫,天下第一劍之言,名不虛傳。”

【107】便在此時,人影一晃,藏經閣中又多了一人,正是慕容復。他落后數步,一到寺中,便失了父親和蕭峰父子的蹤跡,待得尋到藏經閣中,反被鳩摩智趕在頭里。他剛好聽得父親說起段譽以六脈神劍勝過自己之事,不禁羞慚無地。

【108】鳩摩智數月前在鐵頭人處奪得《易筋經》,知是武學至寶,隨即靜居苦練,他識得經上梵文,暢曉經義,但練來練去,始終沒半點進境,料想上乘內功,自非旦夕間所能奏效。少林派《易筋經》與天龍寺“六脈神劍”齊名,慕容博曾稱之為武學中至高無上的兩大瑰寶,說不定要練上十年八年,這才豁然貫通。只是近來練功之時,頗感心煩意躁,頭緒紛紜,難以捉摸,難道那老僧所說確非虛話,果然是“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么?轉念又想:“修練內功不成,因而走火入魔,原是常事,但我精通內外武學秘奧,豈是常人可比?這老僧大言炎炎,我若中了他的詭計,鳩摩智一生英名,付諸流水了。”

【109】鐘靈叫道:“別打,別打,我們出來啦!”扶著段譽,從柴草堆爬了出來。段譽先前給鳩摩智刺了一刀“火焰刀”,受傷著實不輕,從炕上爬到炕底,又從炕底躲入柴房,這么移動幾次,傷口迸裂,鮮血狂瀉。他一受傷,便即斗志全失,雖然內力仍是充沛之極,卻道自己已命在頃刻,全然想不起要以六脈神劍御敵。

【110】那矮胖子毫不理睬,只是一斧斧的往樹上砍去,嘭嘭大響,碎木飛濺。段譽手指一伸,提起真氣,欲以六脈神劍傷他,不料他這六脈神劍要它來時卻未必便來,連指數指,劍氣影蹤全無,惶急大叫:“大哥、二哥,兩個好妹子,四位好姑娘,快來,快來救人!”

【111】王語嫣在少室山上,親眼見到他以六脈神劍打得慕容復無法還手,心想他的武功確比表哥為高,如果他去搶做駙馬,表哥倒真的未必能搶得到手,低低的道:“段公子,你待我真好,不過這樣一來,我表哥可真要恨死你啦。”段譽道:“那又有甚么干系?反正現下他早就恨我了。”王語嫣道:“你剛才說,也不知那西夏公主是美是丑,是善是惡,你卻為了我而去和她成親,豈不是……豈不是……太委屈了你?”

【112】巴天石笑道:“口舌之爭,包兄天下第一,古往今來,無人能及。小弟甘拜下風,這就認輸別過。”一舉手,與朱丹臣回入房中,說道:“朱賢弟,聽那包不同說來,似乎公子爺還得參與一場甚么金殿比試。公子爺傷重未曾痊愈,他的武功又是時靈時不靈,并無把握,倘若比試之際六脈神劍施展不出,不但駙馬做不成,還有性命之憂,那便如何是好?”朱丹臣也是束手無策。兩人去找蕭峰、虛竹商議。

【113】蕭峰、虛竹、段譽三人圍坐飲酒,你一碗,我一碗,意興甚豪。蕭峰問起段譽學會六脈神劍的經過,想要授他一種運氣的法門,得能任意運使真氣。哪知道段譽對內功、外功全是一竅不通,豈能在旦夕之間學會?蕭峰知道無法可施,只得搖了搖頭,舉碗大口喝酒。虛竹和段譽的酒量都遠不及他,喝到五六碗烈酒時,段譽已經頹然醉倒,人事不知了。

【114】慕容復心中一凜,蕭峰、虛竹二人的武功如何,他自是熟知,甚至段譽本人,當他施展六脈神劍之際,自己也萬萬抵敵不住,幸好他的劍法有時靈,有時不靈,未能得心應手,總算還可乘之以隙,當即微微抬頭,高聲說道:“表妹,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115】原來王語嫣這一晚愁思綿綿,難以安睡,倚窗望月,卻將慕容復抓住段譽的情景都瞧在眼里,生怕兩人爭斗起來,慕容復不敵段譽的六脈神劍,當即追隨在后,兩人的一番爭辯,句句都給她聽見了。只覺段譽相勸慕容復的言語確是出于肺腑,慕容復卻認定他別有用心。待得慕容復出言欺騙段譽,王語嫣還道他當真見到了自己,便即現身。

【116】慕容復道:“這人是我大對頭,你沒聽他說,他要盡心竭力,阻我成事么?那日少室山上,他令我喪盡臉面,難以在江湖立足,這人我自然容他不得。”王語嫣道:“少室山的事情,確是他不對,我早已怪責過他了,他已自認不是。”慕容復冷笑道:“哼,哼!自認不是!這么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想把這梁子揭過去了么?我慕容復行走江湖,人人在背后指指點點,說我敗在他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之下,你倒想想,我今后怎么做人?”

【117】段延慶明知慕容復機警多智,對己不懷好意,但聽他如此說,倒也信了七八分。當日段譽在少室山上以六脈神劍逼得慕容復狼狽不堪,段延慶親眼目睹。他憶及此事,登時心下極是不安。他雖將段正淳擒住,但自忖決非段譽六脈神劍的對手,倘若狹路相逢,動起手來,非喪命于段譽的無形劍氣之下不可,唯一對付之策,只是以段正淳夫婦的性命作為要脅,再設法制服段譽,可是也無多大把握,于是問道:“閣下并非段譽對手,卻以何法制他?”

【118】段延慶坐在椅上,左手搭在段正淳右肩。他對段譽的六脈神劍大是忌憚,既怕王夫人和慕容復使詭,要段譽出來對付他,又怕就算王夫人和慕容復確具誠意,但段譽如此武功,足須脫困而出,那就不可復制,是以他手按段正淳之肩,叫段譽為了顧念父親,不敢猖獗。

【119】段延慶大吃一驚,心想段譽倘若脫縛,他這六脈神劍使將出來,又有誰能夠抵擋得住,別說大事不成,自己且有性命之憂,情急之下,呼的一杖刺出,直指南海鱷神的后背,內力到處,鋼杖貫胸而出。

【120】南海鱷神只覺后背和前胸一陣劇痛,一根鋼杖已從胸口突了出來。他一時愕然難明,回過頭后瞧著段延慶,眼光中滿是疑問之色,不懂何以段老大竟會向自己忽施殺手。段延慶一來生性兇悍,既是“四大惡人”之首,自然出手毒辣;二來對段譽的六脈神劍忌憚異常,深恐南海鱷神解脫了他的束縛,是以雖無殺南海鱷神之心,還是一杖刺中了他的要害。段延慶見到他的眼色,心頭霎時間閃過一陣悔意,一陣歉仄,但這自咎之情一晃即泯,右手一抖,將鋼杖從他身中抽出,喝道:“老四,將他去葬了。這是不聽老大之言的榜樣。”

【121】他雙手脫縛,只聽慕容復罵道:“好小子!”當即一指點出,使出六脈神劍中的“商陽劍”,向慕容復刺去。慕容復側身避開,還劍刺去。段譽眼上蓋了黑布,口中塞了麻核,說不出話倒也罷了,卻瞧不見慕容復身在何處,忙亂之中,也想不起伸手撕去眼上黑布,雙手亂揮亂舞,生恐慕容復復迫近去危害母親。

【122】慕容復大喜,挺劍刺落。段譽側臥于地,還了一劍“少澤劍”。慕容復忙后躍避開。段譽腿上雖鮮血泉涌,六脈神劍卻使得氣勢縱橫,頃刻間慕容復左支右絀,狼狽萬狀。

【123】當日在少室山上,慕容復便已不是段譽敵手,此時段譽得了鳩摩智的深厚內功,六脈神劍使將出來更加威力難當。數招之間,便聽得錚的一聲輕響,慕容復長劍脫手,那劍直飛上去,插入屋梁。跟著波的一聲,慕容復肩頭為劍氣所傷。他知道再逗留片刻,立將為段譽所殺,大叫一聲,從窗子中跳了出去,飛奔而逃。

【124】段延慶拍開了他被封的穴道,仍以“傳音入密”之術說道:“我不殺我自己的兒子!你既不認我,大可用六脈神劍來殺我,為段正淳和你母親報仇。”說著挺起了胸膛,靜候段譽下手。這時他心中又滿是自傷自憐之情,自從當年身受重傷,這心情便充滿胸臆,一直以多為惡行來加發泄,此刻但覺自己一生一無所成,索性死在自己兒子手下,倒也一了百了。

【125】段譽伸左手拭了拭眼淚,心下一片茫然,想要以六脈神劍殺了眼前這個元兇巨惡,為父母報仇,但母親言之鑿鑿,說這個人竟是自己的生身父親,卻又如何能夠下手?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