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坤大挪移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乾坤大挪移

乾坤大挪移

中文名
乾坤大挪移
出????處
《倚天屠龍記》
類????型
一種極厲害的武功
小說作者
金庸
修習者
張無忌,陽頂天,楊逍
教????派
明教
創始人
方臘

乾坤大挪移

《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的武功,在中原明教總壇昆侖山光明頂的禁地中習得。是武俠大師金庸吸取中國道家哲學思想創出的一門武學。 功法源自波斯明教,乃鎮教之寶。 此功分七層境界,悟性高者修習,第一層需七年,第二層加倍,如此愈發困難,秘笈作者本人只練至第六層,習至第七層者實是古往今來第一人。 主要有九大功能,包括「激發人體極限」、「集武功道理大成」、「制造對手破綻」、「積蓄勁力」、「粘住掌力」、「牽引挪移敵勁」、「轉換陰陽二氣」、「借力打力」等。

1出處

出自金庸著名長篇小說倚天屠龍記和還珠樓主小說蜀山劍俠傳》。

2教派

明教歷代相傳的一門最厲害的武功,只有教主方可修煉。

其根本道理也并不如何奧妙,只不過先要激發自身潛力,然后牽引挪移,但其中變化神奇,卻是匪夷所思。

3主旨

「乾坤大挪移」的主旨,乃在顛倒一剛一柔、一陰一陽的乾坤二氣。

隨意而行,不用心而無不心用心常不為戾氣阻奇經,奇經為之神經,神經即由其行,所謂至我逍遙游,乾坤大挪移,是以純陽之身,和純陰之體,合練雙修,不動身,只用意,意動身守,神則守,是故張無忌練到九陽神功第六層時,全身熾熱難耐,唯入水池,化池水與自身,才躲避了亢龍有悔一劫。

4心法

【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實則是運勁用力的一項極巧妙的法門,根本的道理,在于發揮每個人本身所蓄有的【潛力】,每個人體內潛藏的力量本來是非常龐大的,只是平時使不出來,但每逢緊急關頭,往往平常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能負千斤。

主要有九大功能,包括【激發】【最大潛力】,集武功道理大成,制造對手破綻,【積蓄勁力】,粘住掌力,牽引挪移敵勁,轉換【陰陽二氣】,【借力打力】等。

修煉【乾坤大挪移】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令全身【陰陽真氣】分成無數細小絲縷交相纏繞,使得真氣性質網柔兼備同樣擁有類似彈簧的蓄力特性。

對擊到自己身上,立即就會被自己的真氣吸納將動能積蓄起來,只是積蓄了大量動能的真氣也會變得狂暴而不穩定,就像已經被壓縮到極點即將反彈的彈簧,這個時候就必須將真氣運轉到其他合適方位迅釋放力量,否則狂暴真氣會傷到自身。

【乾坤大挪移】練到深處甚至可以在與勢均力敵的對手對拼的一瞬間將對方大半攻擊力積蓄起來,再配合自己的力量回敬反沖回去。

練成【乾坤大挪移】,不論那一家那一派的武功都能取而為用。

【乾坤心法】匯集【藏密】與【西域】和【中原】絕世秘傳心法之精華,其功效震古爍今!

勤修之則催動任何武林上乘功法如探囊取物耳。其式寥寥數言,但其效極巨,正所謂【大道至簡】!

乾坤心法共分七層,第一層【龍象成就】、第二層【十訣劍氣】、第三層【逍遙乾坤】,包含【日功】和【月功】;第四層【吸勁神魔】、第五層【橫空挪移】、第六層【乾坤歸一】,包括第一重【龍爪神功】、第二重【吸星大法】、第三重【天地九陽】;第七層【無極心法】!

第一層心法,都是運氣導行、移宮使勁的法門,悟性高者7年可成,差一點的14年才能練成。

第二層心法練習時只覺十根手指之中有絲絲冷氣射出。第二層心法注明,悟性高者7年可成,次者14年可成,如練至21年還無進展者,則不可再練第三層,以防走火入魔。

第三、四層時,練功者半邊臉漲得血紅,半邊臉卻發青,但雙眼精光炯炯。

第五層習練時,臉上忽青忽紅,臉上青時身子微顫,如墮寒冰,臉上紅時額頭汗如雨下。功成后,全身精神力氣無不指揮如意,欲發即發,欲收即收,一切全憑心意所至。張無忌練成后,片刻之間便又貫通了第六層。

第七層心法,又比第六層深了數倍,張無忌一時之間難以理解,自此而下,阻礙重重,直到篇末,共有19句未能練成。他雖有19句未練成,卻并未強練,因此躲過一劫。原來當年創制乾坤大挪移的那位高人,內力雖強,卻也未到九陽真經的那一步,只練到了第六層。他所寫的第七層心法,自己也未練成,只不過是憑著聰明,縱其想象,力求變化而已。

張無忌所練不通的那19句,正是那位高人平空想象出來的,似是而非,已然誤入歧途。要是張無忌存著求全之心,非要練到盡善盡美為止,那么最后關頭便會走火入魔,不是瘋癲癡呆,便是全身癱瘓,甚至自絕經脈而亡。

本功法有兩式:

第一式:【圣火初動】

姿勢:自然盤坐,身體正直。

手印:兩手在面前結圣火手印。

觀想:膻中穴處烈火燃燒。

解釋:圣火手印:雙手中指按壓,其余手指相抵。

功境:勤修百日,身轉純陽。

第二式:【唯我獨尊】

姿勢:自然盤坐,身體正直。

手印:兩手在胸前結成獨尊印。

觀想:萬物皆空,吾即宇宙。

解釋:拇指與中指相接,前臂交叉。

功境:以膻中為我宇宙之中心三百日,功成則永以丹田為中心。

注:七日內有任何異常現象則自覺放棄此功,否則后果自負。

【乾坤心法】苦修五百日方可修煉行功,苦修千日則為上乘。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彭瑩玉低聲道:“是乾坤大挪移!”冷謙聽到“乾坤大挪移”五字,登時省悟。“乾坤大挪移”是明教歷代相傳一門最厲害的武功,其根本道理也并不如何奧妙,只不過先求激發自身。潛力,然后牽引挪移敵勁,但其中變化神奇,卻是匪夷所思。自前任教主陽頂天逝世,明教中再也無人會這門功夫,是以六人一時都沒想到。如此看來,楊逍其實毫不出力,只是將韋一笑的掌力引著攻向四散人,反過來又將四散人的掌力引去攻擊韋一笑,他居中悠閑而立,不過將雙方內力牽引傳遞,隔山觀虎斗而已。

【2】冷謙道:“恭喜!無惡意,請罷斗。”他說話簡潔,“恭喜”兩字,是慶賀楊逍練成了明教失傳己久的“乾坤大挪移”神功;“無惡意”是說我們六人這次上山,對你絕無惡意,原是誠心共抗外敵而來;“請罷斗”是雙方罷斗,不可誤會。

【3】那“三”字剛出口,楊逍便即收起“乾坤大挪移”神功,突然間背心一寒,一股銳利的指力已戳中了他背上的“神道穴”。楊逍大吃一驚:“蝠王好不陰毒,竟然乘勢偷襲。”待要回掌反擊,只見韋一笑身子一晃,已然跌倒,顯是也中了暗算。

【4】楊逍道:“這是本教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周顛道:“楊逍,你也已練會了,是不是?”楊逍道:“‘練會’兩字,如何敢說?當年陽教主看得起我,曾傳過我一些神功的粗淺入門功夫。我練了十多年,也只練到第二層而已。再練下去,便即全身真氣如欲破腦而出,不論如何,總是無法克制,陽教主能于瞬息間變臉三次,那是練到第四層了。他曾說,本教歷代眾位教主之中,第八代鐘教主武功最高,據說能將‘乾坤大挪移’神功練到第五層,但便在練成的當天,走火入魔身亡,自此之后,從未有人練到過第四層。”

【5】這些明教中的武學高手,對這“乾坤大挪移”神功都是聞之已久,向來神往,因此一經提及,雖然身處危境,仍是忍不住要談上幾句。

【6】楊逍豈不明白他的心意?便道:“‘乾坤大挪移’神功的主旨,乃在顛倒一剛一柔、一陰一陽的乾坤二氣,臉上現出青色紅色,便是體內血液沉降、真氣變換之象。據說練至第六層時,全身都能忽紅忽青,但到第七層時,陰陽二氣轉于不知不覺之間,外形上便半點也瞧不出表征了。”

【7】圓真續道:“她叫了好幾聲,陽頂天仍是毫不動彈。我師妹大著膽子上前去拉他的手,卻已僵硬,再探他鼻息,原來已經氣絕。我知她心下過意不去,安慰她道:‘看來他是在練一門極難的武功,突然走火,真氣逆沖,以致無法挽救。’我師妹道:‘不錯,他是在練明教的不世奇功“乾坤大挪移”,正在要緊關頭,陡然間發現了我和你私下相會,雖不是我親手殺他,可是他卻因我而死。’“我正想說些甚么話來開導勸解,她忽然指著我身后,喝道:‘甚么人?”

【8】小昭接了過來,喜形于色,叫道:“恭喜公子,這是明教武功的無上心法。”說著伸出左手食指,在陽夫人胸前的匕首上割破一條小小口子,將鮮血涂在羊皮之上,慢慢便顯現了字跡,第一行是“明教圣火心法:乾坤大挪移”十一個字。

【9】再高的武功學了也是無用。”向兩具骷髏瞧了幾眼,又想:“那圓真如何不將這‘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取了去?想是他做了這件大虧心事后,不敢再來看一眼陽氏夫婦的尸體,當然,他決不知道這張羊皮上竟寫著武功心法,否則別說陽氏夫婦已死,便是活著,他也要來設法盜取了。”問小昭道:“你怎知道這羊皮上的秘密?”

【10】張無忌道:“只怕不敬。”小昭道:“倘若陽教主有何未了心愿,公子去轉告老爺小姐,讓他們為陽教主辦理,那也是好的。”張無忌一想不錯,便輕輕拆開封皮,抽出一幅極薄的白綾來,只見綾上寫道:“夫人妝次:夫人自歸陽門,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無足為歡,甚可歉咎,茲當永別,唯夫人諒之。三十二代衣教主遺命,令余練成乾坤大挪移神功后,率眾前赴波斯總教,設法迎回圣火令。本教雖發源于波斯,然在中華生根,開枝散葉,已數百年于茲。今韃子占我中土,本教誓與周旋到底,決不可遵波斯總教無理命令,而奉蒙古元人為主。圣火令若重入我手,我中華明教即可與波斯總教分庭抗禮也。”

【11】張無忌心中一震,暗想:“原來陽教主命我義父暫攝副教主之位。我義父文武全才,陽教主死后,我義父已是明教中第一位人物。只可惜陽夫人沒看到這信,否則明教之中也不致如此自相殘殺,鬧得天翻地覆。”想到陽頂天對謝遜如此看重,很是喜歡,卻又不禁傷感,出神半晌,接讀下去:“乾坤大挪移心法暫由謝遜接掌,日后轉奉新教主。光大我教,驅除胡虜,行善去惡,持正除奸,令我明尊圣火普惠天下世人,新教主其勉之。”

【12】張無忌心想:“照陽教主的遺命看來,明教的宗旨實在正大得緊啊。各大門派限于門戶之見,不斷和明教為難,倒是不該了。”見那遺書上續道:“余將以身上殘存功力,掩石門而和成昆共處。夫人可依秘道全圖脫困。當世無第二人有乾坤大挪移之功,即無第二人能推動此‘無妄’位石門,待后世豪杰練成,余及成昆骸骨朽矣。頂天謹白。”

【13】張無忌見她臉上露出失望神色,苦笑道:“陽教主的遺書說道,倘若練成乾坤大挪移神功,便可推動石門而出。當世似乎只有楊逍先生練過一些,可是功力甚淺,就算他在這里,也未必管用。再說,又不知‘無妄位’在甚么地方,圖上也沒注明,卻到哪里找去?”

【14】張無忌精神一振,道:“真的么?”奔到藏兵器的甬道之中,取過一柄大斧,將石壁上積附的沙土刮去,果然露出一道門戶的痕跡來,心想:“我雖不會乾坤大挪移之法,但九陽神功已成,威力未必便遜于此法。”當下氣凝丹田,勁運雙臂,兩足擺成弓箭步,緩緩推將出去。推了良久,石門始終絕無動靜。不論他雙手如何移動部位,如何催運真氣,直累得雙臂疼痛,全身骨骼格格作響,那石門仍是宛如生牢在石壁上一般,連一分之微也沒移動。

【15】他試了三次,頹然而廢,只見小昭又已割破了手指,用鮮血涂在那張羊皮之上,說道:“張公子,你來練一練乾坤大挪移心法,好不好?說不定你聰明過人,一下子便練會了。”

【16】原來這“乾坤大挪移”心法,實則是運勁用力的一項極巧妙法門,根本的道理,在于發揮每人本身所蓄有的潛力,每人體內潛力原極龐大,只是平時使不出來,每逢火災等等緊急關頭,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往往能負千斤。張無忌練就九陽神功后,本身所蓄的力道已是當世無人能及,只是他未得高人指點,使不出來,這時一學到乾坤大挪移心法,體內潛力便如山洪突發,沛然莫之能御。

【17】張無忌道:“我今日練成乾坤大挪移第七層心法,雖有一十九句跳過,未免略有缺陷,但正如你曲中所說:‘日盈昃,月滿虧蝕。天地尚無完體。’我何可人心不足,貪多務得?想我有何福澤功德,該受這明教的神功心法?能留下一十九句練之不成,那才是道理啊。”

【18】原來當年創制乾坤大挪移心法的那位高人,內力雖強,卻也未到相當于九陽神功的地步,只能練到第六層而止。他所寫的第七層心法,自己已無法修練,只不過是憑著聰明智慧,縱其想象,力求變化而已。張無忌所練不通的那一十九句,正是那位高人單憑空想而想錯了的,似是而非,已然誤入歧途。要是張無忌存著求全之心,非練到盡善盡美不肯罷手,那么到最后關頭便會走火入魔,不是瘋癲癡呆,便致全身癱瘓,甚至自絕經脈而亡。

【19】這次張無忌單伸右手,按在石門邊上,依照適才所練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微一運勁,那石門便軋軋聲響,微微晃動,再加上一層力,石門緩緩的開了。

【20】張無忌走到崖邊,四顧身周地勢,原來是在一座山峰的中腰。當時說不得將他藏在布袋中負上光明頂來,他于沿途地勢一概不知,此時也不知身在何處。極目眺望,遙見西北方山坡上有幾個人躺著,一動不動,似已死去,道:“咱們過去瞧瞧。”攜著小昭的手,縱身向那山坡疾馳而去。這時他體內九陽真氣流轉如意,乾坤大挪移心法練到了第七層,一舉手,一抬足,在旁人看來似非人力所能,雖然帶著小昭,仍是身輕如燕。

【21】其實殷天正和宋遠橋雖然離身相斗,招數上卻絲毫不讓。張無忌學會乾坤大挪移心法后,武學上的修為已比他們均要勝一籌。但說殷、宋二人的招數中頗有破綻,卻又不然。張無忌不知自己這么想,只因身負九陽神功之故,他所設想的招數雖能克敵制勝,卻決不是比殷、宋二人更妙更精,常人更萬萬無法做到。正如飛禽見地下獅虎搏斗,不免會想:“何不高飛下撲,可制必勝?”殊不知獅虎在百獸之中雖然最為兇猛厲害,要高飛下撲,卻是力所不能。張無忌見識未夠廣博,一時想不到其中的緣故。

【22】張無忌聽他一再提起“七傷拳”三字,想起在冰火島的那天晚上,義父叫醒自己,講述以七傷拳打死神僧空見之事,后來他叫自己背誦七傷拳的拳訣,還因一時不能記熟,挨了他好幾個耳光。這時那拳訣在心中流動,當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要知天下諸般內功,皆不逾九陽神功之藩籬,而乾坤大挪移運勁使力的法門,又是集一切武功之大成,一法通,萬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無秘奧之可言。

【23】張無忌自幼跟著父親及太師父、諸師怕叔,于武當派武功雖只學過一套入門功夫的三十二勢“武當長拳”,但所見所聞畢竟不少,這時練成乾坤大挪移神功,不論哪一家哪一派的武功都能取而為用。他對武當派的功夫耳濡目染,親炙最多,突然間不加思索的使用出來之時,自然而然的便使上了這當世輕功最著名的“梯云縱”。俞蓮舟、張松溪等要似他這般縱起,再在空中輕輕回旋數下,原亦不難,姿式之圓熟飄逸,尤有過之,但要一手抓一個胖大和尚,一手提一根沉重禪杖,仍要這般身輕如燕,卻萬萬無法辦到。

【24】張無忌這時卻已看全了龍爪手三十六式抓法,其本身雖無破綻可尋,但乾坤大挪移法卻能在對方任何拳招中造成破綻,只是心下躊躇:“此刻我便要取他性命,亦已不難,但少林派威名赫赫,這位空性大師又是少林寺的三大耆宿之一,我若在天下英雄之前將他打敗,少林派顏面何存?可是要不動聲色的叫他知難而退,這人武功比崆峒諸老高明得太多,我可無法辦到。”

【25】他一時捉摸不到這兩路正反兩儀武功的要旨,想不出破解之法,只有繞著西華子東轉西閃,暫且將他當作擋避刀劍的盾牌,心中暗叫:“張無忌啊張無忌,你也未免太過小覷了天下英雄。‘驕者必敗’這四個字,從今以后可得好好記在心中。焉知世上沒有比乾坤大挪移更厲害的功夫,沒有比九陽神功更渾厚的內勁。該記得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26】華山、昆侖兩派的正反兩儀刀劍之術,是從中國固有的河圖洛書、以及伏羲文王的八卦方位中推演而得,其奧妙精微之處,若能深研到極致,比之西域的乾坤大挪移實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易理深邃,何太沖夫婦及高矮二老只不過學得二三成而已,否則早已合力將敵手斃于刀劍之下,但饒是如此,張無忌空有一身驚世駭俗的渾厚內力,卻也無法脫困。

【27】張無忌于八卦方位之學,小時候也曾聽父親講過,但所學甚淺,因此在秘道之中看了陽頂天的遺書后,須小昭指點,方知“無妄”位的所在。這時他聽周芷若說及四象順逆的道理,心中一凜,察看何氏夫婦和高矮二老的步法招數,果是從四象八卦中變化而出,無怪自己的乾坤大挪移心法一點施展不上。原來西域最精深的武功,遇上了中土最精深的學問,相形之下,還是中土功夫的義理更深,張無忌所以暫得不敗,只不過他已將西域武功練到了最高境界,而何氏夫婦、高矮二老的中土武功所學尚淺而已。在這一霎時之間,他腦海中如電閃般連轉了七八個念頭,立時想到七八種方法,每一種均可在舉手間將四人一一擊倒。

【28】這一招的方位時刻,拿捏得恰到好處,矮老者身不由主,鋼刀便往班淑嫻肩頭砍了下去,原來張無忌使的正是乾坤大挪移心法,但依著八卦方位,倒反了矮老者刀招的去勢。班淑嫻忙回劍擋格,呼的一聲,高老者的鋼刀卻又已砍至何太沖搶上相護,舉劍格開高老者的彎刀,張無忌回掌拍出,引得矮老者刀尖刺向何太沖小腹。班淑嫻大怒,刷刷刷三劍,逼得矮老者手忙腳亂。矮老者叫道:“別上了這小子的當!”何太沖登即省悟,倒反長劍,向張無忌刺去。張無忌挪移乾坤,何太沖這劍在中途轉了方向,嗤的一響,刺中了高老者的左臂。高老者痛得哇哇大叫,舉刀猛向何太沖當頭砍下。矮老者揮刀格開,喝道:“師弟別亂,是那小子搗鬼,唉喲……”原來便在此時,張無忌迫使班淑嫻劍招轉向,刺中了矮老者的肩后。

【29】到這時候人人都已看出,乃是張無忌從中牽引,攪亂了四人兵刃的方向,至于他使的是甚么法子,卻無一能解。只有楊逍曾學過一些乾坤大挪移的初步功夫,依稀瞧了些眉目出來,但也決計不信這少年竟能學會了這門神功。

【30】但見場中夫婦相斗,同門互斫,殺得好看煞人。班淑嫻不住呼叫:“轉無妄,進蒙位,搶明夷……”可是乾坤大挪移功夫四面八方的籠罩住了,不論他們如何變換方位,奮力掙扎,刀劍使將出去,總是不由自主的招呼到自己人身上。高老者叫道:“師哥,你出手輕些成不成?”矮老者道:“我是砍這小賊,又不是砍你。”高老者叫道:“師哥小心,我這一刀只怕要轉彎……”

【31】滅絕師太橫劍一封,正要遞劍出招,張無忌早已轉得不知去向。他在未練乾坤大挪移法之時,輕功已比滅絕師大為高,這時越奔越快,如風如火,似雷似電,連韋一笑素以輕功睥睨群雄,也自暗暗駭異。但見他四下轉動,迫近身去便是一刀,招術未老,已然避開。這一次攻守異勢,滅絕師太竟無反擊一劍之機,只是張無忌礙于倚天劍的鋒銳,卻也不敢過分逼近。他奔到數十個圈子后,體內九陽真氣轉旺,更似足不點地的凌空飛行一般。

【32】這般于一剎那間化剛為柔的急劇轉折,已屬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第七層神功,滅絕師太武功雖高,但于對方剛猛掌力襲體之際,再也難以拆解他轉折輕柔的擒拿手法。

【33】宋青書得父親一言提醒,招數忽變,雙掌輕飄飄地,若有若無的拍擊而出,乃是武當絕學之一的“綿掌”。借力打力原是武當派武功的根本,他所使的“綿掌”本身勁力若有若無,要令對方無從惜力。但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已練到第七層境界,綿掌雖輕,終究有形有勁,他左手按住胸口傷處,右手五指猶如撫琴鼓瑟,忽挑忽捻,忽彈忽撥,上身半點不動,片刻間將宋青書的三十六招綿掌掌力盡數卸了。

【34】只聽得拍拍兩下清脆的響聲,宋青書左手一掌打上了自己左頰,右手食指點中了自己左肩“缺盆穴”,跟著右手一掌打上了自己右頰,左手食指點中了自己右肩“缺盆穴”。他這招“花開并蒂”四式齊中,卻給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功夫挪移到了他自己身上。倘若他出招稍慢,那么點中了自己左肩,‘缺盆穴”后,此后兩式便即無力使出,偏生他四式連環,迅捷無倫,左肩“缺盆穴”雖被點中,手臂尚未麻木,直到使全了“花開并蒂”的下半套之后,這才手足酸軟,砰的一聲,仰天摔倒,掙扎了幾下,再也站不起來了。

【35】楊逍等首腦人物都聚在陽頂天的遺骸之旁,聽張無忌述說如何見到陽前教主的遺書、如何練成乾坤大挪移心法。他說畢,將記述心法的羊皮交給楊逍。楊逍不接,躬身說道:“陽前教主的遺書上寫得明白:‘乾坤大挪移心法,暫由謝遜接掌,日后轉奉新教主。’這份心法,自當由教主掌管。”

【36】趙敏道:“張教主神功無敵,聽說曾以乾坤大挪移法從滅絕師太手中奪得此劍,何以反為此劍所傷?又聽說劍傷張教主者,乃是峨嵋派中一個青年女弟子,武功也只平平,小妹對此殊為不解。”說話時盈盈妙目凝視張無忌臉上,絕不稍瞬,口角之間,似笑非笑。

【37】趙敏雙劍出手,右腕翻處,抓住套著倚天劍劍鞘的木劍,卻不拔劍出鞘,揮鞘往張無忌腰間砸來。張無忌左手食中兩指疾點她左肩“肩貞穴”,待她側身相避,右手探出,乾坤大挪移心法豈能再度無功,已將木劍挾手奪過。

【38】趙敏站穩腳步,笑吟吟的道:“張公子,你這是甚么功夫?便是乾坤大挪移神功么?我瞧也平平無奇。”張無忌左掌攤開,掌中一朵珠花輕輕顫動,正是她插在鬢邊之物。

【39】這幾下兔起鶻落,直是瞬息間之事,雙掌一交,張無忌身子已落下了半截,百忙中手腕疾翻,抓住了趙敏右手的四根手指。她手指滑膩,立時便要溜脫,但張無忌只須有半分可資著力之處,便有騰挪余地,手臂暴長,已抓住了她上臂,只是他下墮之勢甚勁,一拉之下,兩人一齊跌落。眼前一團漆黑,身子不住下墮,但聽得拍的一響,頭頂翻板已然合上。、這一跌下,直有四五丈深,張無忌雙足著地,立即躍起,施展“壁虎游墻功”游到陷階頂上,伸手去推翻板。觸手堅硬冰涼,竟是一塊巨大的鐵板,被機括扣得牢牢地。他雖具乾坤大挪移神功,但身懸半空,不似站在地下那樣可將力道挪來移去,一推之下,鐵板紋絲不動,身子已落了下來。趙敏格格笑道:“上邊八根粗鋼條扣住了,你人在下面,力氣再大,又怎推得開?”

【40】這一招“攬雀尾”,乃天地間自有太極拳以來首次和人過招動手。張無忌身具九陽神功,精擅乾坤大挪移之術,突然使出太極拳中的“粘”法,雖然所學還不到兩個時辰,卻已如畢生研習一般。阿三給他這么一擠,自己這一拳中千百斤的力氣猶似打入了汪洋大海,無影無蹤,無聲無息,身子卻被自己的拳力帶得斜移兩步。他一驚之下,怒氣填膺,快拳連攻,臂影晃動,便似有數十條手臂、數十個拳頭同時擊出一般。

【41】張無忌一面躲閃,心下轉念:“我只逃不斗,豈不是輸了?這太極拳我還不大會使,且以挪移乾坤的功夫,跟他斗上一斗。”一個回身,雙手擺一招太極拳中“野馬分鬃”的架式,左手卻已使出乾坤大挪移的手法。阿三右手一指戳向對方肩頭,卻不知如何被他一帶,噗的一響,竟戳到了自己左手上臂,只痛得眼前金星直冒,一條左臂幾乎提不起來。

【42】張無忌決意要取他的“黑玉斷續膏”,然而如何對付他的金剛指,一時卻無善策,乾坤大挪移之法雖可傷他,卻不能逼得他取出藥來,正自沉吟,張三豐道:“孩子,你過來!”張無忌道:“是!太師父。”走到他身前。

【43】張無忌暗暗發愁,這口倚天寶劍鋒銳無匹,任何兵刃碰上即斷,惟一對策,只有以乾坤大挪移法空手奪他兵刃,然而伸手到這等鋒利的寶劍之旁,只要對方的劍招稍奇,變化略有不測,自己一條手臂自指尖以至肩頭,不論哪一處給劍鋒一帶,立時削斷,如何對敵,倒是頗費躊躇。忽聽張三豐道:“無忌,我創的太極拳,你已學會了,另有一套太極劍,不妨現下傳了你,可以用來跟這位施主過過招。”張無忌喜道:“多謝太師父。”轉頭向阿大道:“這位前輩,我劍術不精,須得請太師父指點一番,再來跟你過招。”

【44】只聽得砰的一聲響,那醫生重重申了一掌,摔在地上,不出所料,窗外正是有高手埋伏襲擊。張無忌乘著這一空隙,飛身而出,黑暗中白光閃動,兩柄利刃疾刺而至。他左手牽,右手引,乾坤大挪移心法牛刀小試,左邊一劍刺中了右邊那人,右邊一槍戳中了左邊那人,混亂聲中,他早已去得遠了。

【45】當日在武當山上,玄冥二老以雙掌和張無忌對掌,另出雙掌擊在他身上,此刻重施故技,又是兩掌拍了過來。張無忌那日吃了此虧,焉能重蹈覆轍?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拍的一聲大響,鶴筆翁的左拳擊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他兩人武功一師所傳,掌法相同,功力相若,登時都震得雙臂酸麻,至于何以竟會弄得師兄弟自相拚掌,二人武功雖高,卻也不明其中奧秘。兩人又驚又怒之際,張無忌雙掌又已擊到。玄冥二老仍是各出雙掌,一守一攻,所使掌法已和適才全然不同,但被張無忌一引一帶,仍是鹿杖客的左掌擊到了鶴筆翁的右掌之上,這乾坤大挪移手法之巧,計算之準,實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46】但他二人隨即想到,張無忌留居武當數月,一面替俞岱巖、殷梨亭治傷,一面便向張三豐請教武學中的精微深奧,終致九陽神功、乾坤大挪移、再加上武當絕學的太極拳劍,三者漸漸融成一體。二人心中暗贊張三豐學究天人,那才真是稱得上“深不可測”四字。

【47】他縱身后躍,尚未落地,苦頭陀已拋下長劍,呼的一掌拍到。張無忌聽到風聲,知道這一掌真力充沛,非同小可,有意試一試他的內力,右掌回轉,硬碰硬的接了他這掌,左足這才著地。霎時之間,苦頭陀掌上真力源源催至。張無忌運起乾坤大挪移心法中第七層功夫,將他掌力漸漸積蓄,突然間大喝一聲,反震出去,便如一座大湖在山洪爆發時儲滿了洪水,猛地里湖堤崩決,洪水急沖而出,將苦頭陀送來的掌力盡數倒回。這是將對方十余掌的力道歸并成為一掌拍出,世上原無如此大力。若頭陀倘若受實了,勢須立時腕骨、臂骨、肩骨、肋骨一齊折斷,連血也噴不出來,當場成為一團血肉模糊,死得慘不可言。

【48】張無忌看得分明,待他身子離地約有五尺之時,一掌輕輕拍出,擊在他的腰里。這一掌中所運,正是“乾坤大挪移”的絕頂武功,吞吐控縱之間,已將他自上向下的一股巨力撥為自左至右。

【49】這時何太沖、班淑嫻等已先后跳下,都由張無忌施展乾坤大挪移神功出掌拍擊,自直墮取為橫摔,一一脫離險境。這一干人功力雖未全復,但只須回復得五六成,已是眾番僧、眾武士所難以抵擋。俞蓮舟等頃刻間奪得兵刃,護在張無忌身周。王保保和趙敏的手下欲上前阻撓,均被俞蓮舟、何太沖、班淑嫻等擋住。塔上每躍下一人,張無忌便多了一個幫手。那些人自被趙敏囚入高塔之后,人人受盡了屈辱,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割去了手指,此時得脫牢籠,個個含憤拚命,霎時間已有二十余名武士尸橫就地。

【50】張無忌搶步上前,運起乾坤大挪移神功往她腰后拍去。豈知滅絕師太死志已決,又絕不肯受明教半分恩惠,見他手掌拍到,拚起全身殘余力氣,反手一掌擊出。雙掌相交,砰的一聲大響,張無忌的掌力被她這一掌轉移了方向,喀喇一響,滅絕師太重重摔在地下,登時脊骨斷成數截。張無忌卻也被她挾著下墮之勢的這一掌打得胸口氣血翻涌,連退幾步,心下大感不解,滅絕師太這一掌,明明便是自殺。

【51】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神功相援六派高手下塔。內力幾已耗盡,最后和滅絕師太對了那一掌,更是大傷元氣,這時幾乎路也走不動了。莫聲谷將他抱起,負在背后。張無忌默運九陽神功,這才內力漸增。

【52】張無忌練成乾坤大挪移法以來,再得張三豐指點太極拳精奧,縱橫宇內,從無敵手,不意此刻竟被輝月使一個女子接連打中,第二下若非他護體神功自然而然的將力卸開,手腕早已折斷。他驚駭之下,不敢再與敵人對攻,凝立注視,要看清楚對方招數來勢。

【53】這四下失刀、出劍、還劍、奪刀,手法之快,直如閃電,正是乾坤大挪移的第七層功夫。

【54】她在碧水寒潭中與韓千葉相斗,水中肌膚相接,竟然情不自禁,日后病榻相慰,終成冤孽。她知總教總有一日會遣人前來追查,只盼為總教立一大功,以贖罪愆。她偷入秘道,為的是找尋‘乾坤大挪移’的武功心法,此心法總教失落日久,中土明教卻尚有留存。總教遣她前來光明頂,其意便在于此。”

【55】趙敏笑道:“老爺子,這時候跟你說了罷,你那位義兒公子,乃是堂堂明教教主,你反倒是他的屬下。”謝遜將信將疑,一時說不出話來。趙敏便將張無忌如何出任教主之事簡略說了一些,但許多細節她也不知。張無忌被謝遜問得緊了,無法再瞞,只得說了六大派如何圍攻光明頂、自己如何在秘道中獲得乾坤大挪移心法等情。

【56】張無忌心下暗驚,這二人比之風云三使稍有不及,但武功仍是十分怪異,明明和乾坤大挪移的心法極為相似,可是一到使用出來,總是大為變形,全然無法捉摸,然以招數凌厲巧妙而言,卻又遠不及乾坤大挪移。似乎這二人都是瘋子,偶爾學到了一些挪移乾坤的武功,學得既不到家,又是神智昏亂,胡踢瞎打,常人反倒不易抵御。但兩人聯守之緊密,和風云三使如出一轍。張無忌勉力抵御,只戰了個平手,預計再拆二三十招,方可占到上風。

【57】張無忌定了定神,說道:“這一干人似乎學過挪移乾坤之術,偏又學得不像,當真難以對付。”謝遜道:“本教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本是源于波斯。但數百年前傳入中上之后,波斯本國反而失傳,他們所留存的,據黛綺絲說只是些不三不四的皮毛,因此才派她到光明頂來,想偷回心法。”張無忌道:“他們武功的根基甚是膚淺,果然只是些皮毛,但運用之際卻又十分巧妙。顯然中間另有一個重大的關鍵所在,我沒揣摩得透。嗯,那挪移乾坤的第七層功夫之中,有一些我沒練成,難道便是為此么?”說著坐著甲板之上,抱頭苦思。謝遜等均不出聲,生怕擾亂他的思路。

【58】小昭跟隨張無忌連入光明頂秘道,曾將乾坤大挪移心法背誦幾遍,雖然未得張無忌吩咐,自己未曾習練,但這武功的法門卻記得極熟,其時張無忌在秘道中練至第七層心法時遇有疑難,跳過費解之處不練,小昭曾一一記誦,這時看了平等王臉上的文字,不禁脫口而呼:“那也是乾坤大挪移心法!”

【59】張無忌奇道:“你說是乾坤大挪移心法?”小昭道:“不,不是!我初時一見,以為是了,卻又不是。譯成中國話,意思是這樣:‘應左則前,須右乃后,三虛七實,無中生有’……甚么‘天方地圓……’下面的看不到了。”

【60】這幾句寥寥十余字的言語,張無忌乍然聽聞,猶如滿天烏云之中,驟然間見到電光閃了幾閃,雖然電光過后,四下里仍是一團漆黑,但這幾下電閃,已讓他在五里濃霧之中看到了出路,口中喃喃念道:“應左則前,須右乃后……”竭力想將這幾句口訣和所習乾坤大挪移的武功配合起來,隱隱約約的似乎想到了,但似是而非,終究不對。

【61】至于乾坤大挪移心法,本是波斯明教的護教神功,但這門奇妙的武功卻不是常人所能修習。波斯明教的教主規定又須由處女擔任,百年間接連出了幾個庸庸碌碌的女教主,心法傳下來的便十分有限,反倒是中土明教尚留得全份。波斯明教以不到一成的舊傳乾坤大挪移武功。和兩三成新得的圣火令武功相結合,變出一門古怪奇詭的功夫出來。

【62】他明白了圣火令上的武功心法之后,未經練習,便遭逢強敵,當下一面記憶思索,一面和常勝王搏斗。最初十余招間,仗著內力深厚、招數巧妙,保持個不勝不敗之局,到得二十余招后,圣火令上的秘訣用在乾坤大挪移功夫上,越來越得心應手。常勝王號稱“常勝”,生平從未遇過對手,此刻卻被對方克制得縛手縛腳,那是從所未有之事,又是驚異,又是害怕。斗到三十余招,張無忌踏上一步,忽地在甲板上一坐,已抱住了常勝王小腿。這招怪異的法門原為圣火令上所記,但已是極高深的功夫,常勝王雖然知道,卻從不敢用。張無忌一抱之下,十指扣住他小腿上的“中都”“筑賓”兩穴,都是中土武功的拿穴之法。常勝王只覺下半身酸麻難動,長嘆一聲,束手就擒。

【63】突然之間,他又想起了一事:“小昭混上光明頂去干甚么?她怎么知曉秘道的入口?那定是紫衫龍王要她去的,用意顯是在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她作我小婢,相伴幾已兩年,我從來對她不加防備,這份心法她先已看過,此后要再抄錄一通,當真易如探囊取物。啊喲!我只道她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哪料到她如此工于心計。我這兩年來如在夢中,一直墮在她的彀中而絲毫不覺。張無忌啊張無忌,你一生輕信,時受人愚,竟連這小小丫頭也將我玩弄于掌股之上。”想到這里,不禁大是氣惱。

【64】小昭將頭靠在他寬廣的胸脯之上,低聲道:“公子,我從前確是騙過你的。我媽本是總教三位圣處女之一,奉派前來中土,積立功德,以便回歸波斯,繼任教主。不料他和我爹爹相見之后,情難自已,不得不叛教和我爹爹成婚。我媽媽自知罪重,將圣處女的七彩寶石戒指傳了給我,命我混上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公子,這件事我一直在騙你。但在我心中,我卻沒對你不起。因為我決不愿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我跟你說過的,是不是?你也應允過我的,是不是?”

【65】她傳給你的內功,法門高深之至,此刻我已覺得出來。你依此用功,日后或可和我的九陽神功并駕齊驅,各擅勝場。”周芷若道:“你騙我呢!峨嵋派武功怎能和張大教主的九陽神功、乾坤大挪移法相比?”

【66】武當四俠生平不知遭逢過多少強敵,見識過多少怪招,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已算得是武學中奇峰突起的功夫了,但這韃子坐在地下自捶胸膛,不但見所未見,連聽也沒聽見過。四俠本已收起長劍,各使太極拳守緊門戶,此時一怔之下,宋遠橋、俞蓮舟、張松溪三柄長劍又刺向張無忌身前。殷梨亭的長劍已被張無忌奪去擲開,但他身邊尚攜著莫聲谷的佩劍,跟著也拔出來刺了過去。

【67】掌棒龍頭和執法長老雙雙攔上。掌棒龍頭揮動鐵棒,執法長老右手鋼鉤、左手鐵拐,兩個人三件兵刃,同時向他打來。張無忌一聲清嘯,乾坤大挪移心法使出,叮當一聲響,執法長老右手鋼鉤格開了掌棒龍頭的鐵棒,左手單拐向他脅下砸去。

【68】掌棒龍頭大呼:“大伙兒上啊。”鐵棒向他胸口點到,執法長老的鉤拐也舞成兩團雪花,疾卷而至。張無忌向左一沖,身子卻向右方斜了出去,乾坤大挪移手法使將出來,但見白光連連閃動,噗噗噗之聲不絕,殺狗陣群丐手中的彎刀都被他奪下拋下,一柄柄都插在大廳的正梁之上。二十一柄彎刀整整齊齊列成一排,每柄刀都沒入木中尺許。

【69】周芷若頭上所罩紅布并未揭去,聽風辨形,左掌回轉,便斬他手腕。張無忌絕不想和她動手,只是見她招數太過凌厲,一招間便能要了趙敏性命,迫于無奈,只有招架勸阻。周芷若上身不動,下身不移,雙手連施八下險招。張無忌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這才擋住。八攻八守,在電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間便即過去。大廳上群豪屏氣凝息,無不驚得呆了。

【70】神箭八雄中有二人只道他要出手向王保保襲擊,嗖嗖兩箭,向他射來,風聲勁急。張無忌左手一引一帶,使出乾坤大挪移神功,兩枝狼牙箭回轉頭去,勁風更厲,啪啪兩響,將發箭二人手中的長弓劈斷。若非那二人閃避得快,還得身受重傷。雙箭余勢不衰,疾插入地,箭尾雕翎兀自顫動不已。眾人無不駭然。

【71】張無忌心想:“還不是一樣?”右掌拍出,與二僧雙掌相接,微一凝力,正要運勁斜推,忽聽得背后腳步輕響,有人揮掌拍來。他左掌向后拍出,待要將這掌化開,可是他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全恃九陽神功為根,此時全力對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后這一掌已只不過平時的二成力道。但覺一股陰寒之氣從掌中直傳過來,霎時間全身發顫,身形一晃,俯身撲倒。原來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襲。

【72】他先前見昆侖派四大高手轉瞬間便命喪三條黑索之下,便知這三件奇異兵刃厲害之極,此刻身當其難,更是心驚。他左手一翻,抓住當胸點來的那條黑索,正想從旁甩去,突覺那條長索一抖,一股排山倒海的內勁向胸口撞到,這內勁只要中得實了,當場便得肋骨斷折,五臟齊碎。便在這電光石火般的一剎那間,他右手后揮,撥開了從身后襲至的兩條黑索,左手乾坤大挪移心法混著九陽神功,一提一送,身隨勁起,嗖的一聲,身子直沖上天。

【73】張無忌適才所使武功,包括了九陽神功、乾坤大挪移、太極拳三大神功,而最后半空中一個筋斗,卻是圣火令上所刻的心法。三位少林高僧雖然身懷絕技,但坐關數十年,不聞世事,于他這四門功夫竟一門也沒見過,只隱約覺得他內勁和少林九陽功似是一路,但雄渾精微之處,又遠較少林派神功為勝。待得聽他自行通名,竟是明教教主,三僧心中的欽佩和驚訝之情,登時化為滿腔怒火。

【74】張無忌身子一沉,從三條黑索間竄了下來,雙足尚未著地,半空中身形已變,向渡難撲了過去。渡難左掌一立,猛地翻出,一股勁風向他小腹擊去。張無忌轉身卸勁,以乾坤大挪移心法將掌力化開,便在此時,渡厄和渡劫的兩根黑索同時卷到。張無忌滴溜溜轉了半個圈子。渡劫左掌猛揮,無聲無息的打了過來。張無忌在三株松樹之間見招拆招,驀地里一掌劈出,將數百顆黃豆大的雨點挾著一股勁風向渡厄飛了過去。渡厄側頭避讓,還是有數十顆打在臉上,竟是隱隱生痛,他喝了一聲:“好小子!”黑索抖動,轉成兩個圓圈,從半空中往張無忌頭頂蓋下。張無忌身如飛箭,避過索圈,疾向渡劫攻去。

【75】這情勢張無忌自也早已看出,這時要取三僧性命自是舉手之勞,但想大丈夫不可乘人之危,何況三僧只是受了圓真瞞騙,并無可死之道,而殺了三僧后獨力應付外面八敵,亦是同樣的艱難。眼見雙方勝負非一時可決,他低下頭來,只見一塊大巖石壓住地牢之口,只露出一縫,作為謝遜呼吸與傳遞食物之用。心想時機稍縱即逝,待得相斗雙方分了勝敗,或是少林寺有人來援,便救不了義父,當下跪在石旁,雙掌推住巨石,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勁力到處,巨石緩緩移動。

【76】張無忌將黑索往渡難手中一塞,俯身運起乾坤大挪移心法,又將壓在地牢上的巨石推開了尺許,對著露出來的洞穴叫道:“義父,孩兒無忌救援來遲,你能出來么!”謝遜道:“我不出來。好孩子,你快快走罷!”張無忌大奇,道:“義父,你是給人點中了穴道,還是身有銬鏈?”不等謝遜回答,便即縱身躍入地牢,噗的一聲,水花濺起。原來幾個時辰的傾盆大雨,地牢中已積水齊腰,謝遜半個身子浸在水里。

【77】張無忌一覺對方破綻大露,這乾坤大挪移心法最擅于尋瑕抵隙,對方百計防護,尚且不穩,何況自呈虛弱?他手指上五股勁氣,登時絲絲作響,疾攻過去。片刻間啪啪有聲,渡劫那棵松樹上一根根小枝也震得落了下來。

【78】楊逍與殷天正聽到他的號令,苦于正與渡難全力相拚,無法收手,若是收回內勁,立時便被渡難的勁氣所傷,渡難此刻也是欲罷不能。張無忌走到殷天正之前,雙掌揮出,接過了渡難與殷天正分從左右襲來的掌力,跟著伸出圣火令,搭在渡難的黑索中端。黑索正被楊逍與渡難拉得如繃緊了的弓弦一般。張無忌的圣火令一搭上,乾坤大挪移的神功登時將兩端傳來的猛勁化解了。黑索軟軟垂下,落在地下,楊逍手快,一把搶起。

【79】謝遜誦經之聲并未停止。但張無忌凝神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于他所念經文已是聽而不聞。他盡量將三僧的長鞭接到自己手上,以便讓周芷若能尋到空隙,攻入圈內。

【80】右手五指連閃,點了他大腿與胸腹間的數處穴道,令他暫時動彈不得。就這么稍一阻滯,少林三僧手掌同時拍到,齊喝:“留下人來!”張無忌見三僧掌力將四面八方都籠蓋住了,手掌未到,掌風已是森然逼人,只得將謝遜放在地下,出掌抵住,叫道:“芷若,快將義父抱了出去。”他雙掌搖晃成圈,運掌力與三僧對抗,使三僧無一能抽身阻攔周芷若。這是乾坤大挪移心法中最高深的功夫之一,掌力游走不定,虛虛實實,將三僧的掌力同時粘住了。

【81】張無忌這一分心,玄冥二老又攻了過來。這時他手中有了天下第一鋒銳的利刃,自覺仗此利器,勝人不武,反手將寶刀交于趙敏,內息極迅速的流轉一周,凝神專志,左手牽引,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將鶴筆翁拍來的一掌轉移了方向。

【82】這一牽一引中貫注了九陽神功,使的是乾坤大挪移第七層最高深的功夫。這層功夫最耗心血內力,絲毫疏忽不得,稍有運用不善,自己便會走火入魔,因此適才分心助趙周二女驅除寒毒之時,雖然情勢危急,卻不敢使用。玄冥二老是頂尖高手,如以第五六層的挪移乾坤功夫對付,卻又奈何二人不得。

【83】其實他多方辯解,不過是自欺而已,當真專心致志的愛了哪一個姑娘,未必便有礙光復大業,更未必會壞了明教的名聲,只是他覺得這個很好,那個也好,于是便不敢多想。他武功雖強,性格其實頗為優柔寡斷,萬事之來,往往順其自然,當不得已處,雅不愿拂逆旁人之意,寧可舍己從人。習乾坤大挪移心法是從小昭之請;任明教教主既是迫于形勢,亦是殷天正、殷野王等動之以情;與周芷若訂婚是奉謝遜之命;不與周芷若拜堂又是為趙敏所迫。當日金花婆婆與殷離若非以武力強脅,而是婉言求他同去金花鳥,他多半便就去了。

【84】楊逍、范遙等更是奇怪,均想:“那日濠州教主成婚之日,這兩位姑娘斗得何等厲害,此刻卻是親似姊妹。不知教主是如何調處的,果然是能者無所不能,這門‘乾坤大挪移’功夫,當真令人好生佩服。”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