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傷拳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七傷拳

七傷拳

七傷拳

崆峒派傳世絕世武功,后來明教金毛獅王謝遜奪得《七傷拳譜》古抄本,終于練成。此拳法出拳時聲勢煊赫,一拳中有七股不同的勁力,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或橫出,或直送,或內縮,敵人抵擋不住這源源而來的勁力,便會深受內傷。謝遜曾以此拳擊斃少林神僧空見大師。人體內有陰陽二氣、金木水火土五行,所謂“七傷”,便是這七種傷害。但這七傷拳倘由內力未臻化境的人來使用,對自己有極大傷害,傷人也傷己。內功達到很高深的境界,練了才會對身體有好處。
七傷拳
小說 《倚天屠龍記》
門派 崆峒派
類型 拳法
創始人 不詳
主要人物 木靈子
關能
宗維俠
唐文亮
常敬之
謝遜
張無忌
書籍 七傷拳譜
修行方法 不詳

七傷拳為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崆峒派的武功,由于其特點為如果使用者功力不足,反而會造成自身之內傷。[1]

小說中的七傷拳

崆峒派開山祖師木靈子曾持之威揚天下,但后來崆峒五老內功不足卻強練,因此人人暗伏內傷,反倒從他們手里奪去秘笈的謝遜更將這門拳法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張無忌則輾轉由謝遜處知悉七傷拳要訣,在維護明教力斗六大派高手時,在崆峒五老面前炫耀七傷拳功。[2]

總綱“人體內有陰陽二氣,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肝屬木,一練七傷,七者皆傷。”

口訣“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催肝腸。 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

總訣:“損心訣”、“傷肺訣”、“摧肝腸訣”、“藏離訣”、“精失訣”、“意恍惚訣”、“七傷總訣”

來源

  1. ^
    • 七傷拳打丐幫 批連亦傷馬.2012-11-06.聯合報.A15.民意論壇.鈕則勛
    • 亞洲降息救市 恐變七傷拳.2011-12-30.經濟日報.A3.話題.編譯莊雅婷
    • 低價策略成七傷拳….2010-08-04.經濟日報.A6.國際財經.編譯吳柏賢
    • 土法練就七傷拳…傷身.2010-06-12.經濟日報.A6.財經要聞.記者徐碧華
    • 國票為出脫高興昌 狠下七傷拳 纏斗四年股權大戰,驚險落幕.文?賴寧寧.商業周刊.2012-05-07.1276期.page.92
  2. ^ 出自倚天屠龍記第二十一章 排難解紛當六強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拳法介紹

七傷拳總訣包括:「損心訣」、「傷肺訣」、「摧肝腸訣」、「藏 離訣」、「精失訣」、「意恍惚訣」、「七傷總訣」七股不同勁力此拳一拳之中共有,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或橫出,或直送,或內縮.敵人抵擋了第一股勁,抵不住第二股,抵了第二股,第三股勁力他又如何對付?七傷拳之名便由此來.

每人體內,均有陰陽二氣,人身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肝屬木,一練七傷,七者皆傷。這七傷拳的拳功每深一層,自身內臟便多受一層損害,所謂七傷,實則是先傷己,再傷敵。

七傷拳并不是不能練,只是練七傷拳有一個先訣條件,那就是內功境界一定要非常高。

2拳法原理

七傷拳,一練七者皆傷,其害處在于既傷人也傷己。是哪七傷?

1、凝神定氣,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損心訣,雙拳一股剛猛之力向某人擊去!

對方會中七傷的傷,和上面說的傷一樣,不過發作次數更多

2、深吸一口氣,左拳再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傷肺訣」,雙拳飄忽不定,某人頓時感覺一股陰之力迎面而柔來。對方丟精

3、右拳接著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摧肝腸訣」,雙拳剛中有柔,向某人擊去。

對方丟精力

4、凝神定氣,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藏離訣」,雙拳柔中有剛,打出一股內縮之力!向某人擊去。對方丟

5、你凝神定氣,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精失訣」,雙拳勢如雷霆,將力道直向某人送去。對方不可以發功

6、你凝神定氣,使出七傷拳總訣中的「意恍惚訣」,向某人送出一股橫出之力!

對方掉氣+受傷

7、你大喝一聲,須發俱張,使出「七傷總訣」,左右雙拳連續擊出,威猛無儔,打向某人!對方一定時間不可以發功。

3拳法口訣

“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催肝腸。 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

七傷拳總訣包括:「損心訣」、「傷肺訣」、「摧肝腸訣」、「藏離訣」、「精失訣」、「意恍惚訣」、「七傷總訣」

此拳一拳之中共有七股不同勁力,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或橫出,或直送,或內縮.敵人抵擋了第一股勁,抵不住第二股,抵了第二股,第三股勁力他又如何對付?七傷拳之名便由此來。

4相關評論

七傷拳是很有意味的一種拳術,掌握了它的人可以同時發出或剛猛或陰柔的不同勁力,摧傷敵人臟腑,拳力復雜,吞吐閃爍,變幻萬端,威力驚人。但這神妙兇惡的武功,傷敵力強,傷己也重,似應了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道理,每練一次,內臟便受一次損傷,“一練七傷”,“先傷己,后傷敵”。若內功不夠雄厚充沛,萬不可練,否則摧肝損肺,令人狂性大發,不可自制。有詩為證:“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摧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

金毛獅王謝遜練的就是這個功夫。謝遜武功應屬一流,其人威武雄壯,心思敏捷,猶如戰神金剛。而性烈如火,偏執極端,無視凡庸。他是明教的代表人物,本師從混元霹靂手成昆。成昆愛戀師妹,卻為陽頂天強娶,心懷憤恨,加之權欲熾盛,便從高徒謝遜——一個愛激動、愛走極端的年輕人身上入手,先奸殺他的愛妻,再殺他全家,誘他復仇。謝遜果然入套,尋仇未果,便四處殺人,嫁禍于成昆,激他出面,卻不知落入成昆計中,明教事業固然廢棄,而濫殺無辜,為禍江湖,更損害明教聲譽,使明教成為天下公敵,人神共憤,天怒人怨,幫助成昆實現著罪惡目的。

謝遜就是在這樣的時候搶到《七傷拳譜》,開始修煉七傷拳的。這時,他內力不濟,又一心復仇,因而變態殺人。這很有意味:沒有足夠內力的謝遜強練七傷拳,當然是損傷心脈,神智癲狂,兇性難抑;沒有足夠的人生經驗、對大是大非缺少分辨能力的年輕獅王一心尋仇,殺人無度,當然是給他自己留下了如內臟受傷一樣的精神禍根。沒有雄厚內力的謝遜也正是沒有仁慈德性的狂獅,拳力越大,為禍愈烈,傷己越重;復仇愈切,損德愈深,為害愈慘。當人們傷害他人的時候,看似消滅了對手,清除了對頭,其實損人從未利己,害人必將害己,這是天理。

佛性不足的謝遜以惡抗惡,求武技之高明,求報仇之痛快,卻墜入魔道,越陷越深,漸漸使自己變成了野獸妖魔。他瘋狂失智,全然不知所有的傷害,只能使自己受到更大的傷害。他擊出的每一拳,都在摧肝損肺,擊向自己的心脈。

傷害他人從不能使一個真正的人受益。傷害別人使人異化,使人變成世界的敵人,變成那個原本是人的自己的對頭和敵人,變成與自我分離的異類,傷己與傷人是同時發生的。因此,謝遜非但沒有報得了仇,反而成了敵人的工具,成了成昆實現其罪惡野心的最好幫手,幫他除去了無數武林好漢,幫他損毀明教的聲威,幫他為明教樹敵,幫他混淆乾坤,破壞世界,好讓他乘虛而入,有機可乘。而謝遜自己得到了什么?他使自己變成了武林公敵,人人欲得而誅之,他使自己時時狂性大發,如同瘋魔,人性全無;他使自己為無謂的爭斗瞎了雙眼,孤苦無依;他使自己從一個優秀青年變成了一個血債累累、走投無路的大魔頭;他使自己成了野獸和魔鬼。“一練七傷”,這就是那欲以無比威力——暴力傷害別人而終于反噬自己的七傷拳!

當然,真正的源頭在成昆那兒,在陽頂天的霸道那兒,他們的邪行敗道,成了成昆復仇的“緣”,他們埋下的惡因,成了謝遜練拳的動機來由。想想吧,這樣的惡根能長出什么果子來!

謝遜是在內力不足時強練七傷拳的,是啊,他的確是內力不足。惡帶來惡,善導致善,惟有斷絕惡根,才能避免惡果;惟有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惟有回頭,方才有岸。所以,當謝遜在少室山頂勇猛出擊,以牙還牙,刺瞎成昆雙眼,廢去他一身武功,大仇得報之時,也是那惡根被挖去的時候。那時,獅王平靜地承擔了所有的血債,他向人們請罪,要求最嚴厲的懲罰,無怨無恨地接受了命運。仇心已泯,他對自己的損傷方告結束,七傷拳的使命就此完成。于是,謝遜廢去一身武功,立地成佛,遁入空門。

空見神僧曾勸他回頭,但孽根不除,勸說無用,空見只能指望自己將那些罪孽承擔起來,超度成昆與謝遜二人靈魂。空見的死是謝遜回頭的第一步;空見武功至高而對謝遜的攻擊決不躲閃還擊,這種“非暴力”的反常態度,將謝遜的思考方式從那慣常的以武逞強的軌道上拖了出來,讓他進入了一個從未涉足、難以置信的新天地——充滿人性光輝的溫暖的人生境界,故而空見那佛一般的死在謝遜心中喚起了久已消失的人性。當邪惡失去了落腳點,當惡的力量發泄而出,得不到它所期待的反作用力,惡便陷入了“空無”!空見以至高無上的人性光輝點燃了謝遜心中微弱的人性之燭,使這頭狂怒兇暴的獅子在純真的人們(張翠山等)面前復萌了人性。而待成昆真相畢露、謝遜大仇得報,則使謝遜得到了徹底的“空”。謝遜終于“謝”離了武林,謙“遜”成佛,得“空”之真諦——即無仇敵,何來復仇?即不復仇,何必傷人?即不傷人,又何能傷己?七傷拳之害,至此盡“空”。七傷拳由此演繹了謝遜的一生,成了謝獅王由人變魔、由魔成佛的人生故事的象征。

張無忌練成九陽神功,內功沛然,兼之心地仁厚愛人,所以,七傷拳到了他手中,非但不會“一練七傷”,損傷臟腑心智,反而手到拈來,成了化解爭斗、調和矛盾的手段,他讓同謝遜一樣激切的、修為不足而以七傷拳逞能的崆峒一派長老們心服口服,絕惡念,結善緣。張無忌不以七傷拳害人,用雄渾內力演示出來,既給各位長老以真理,更能慈悲為懷,比武是名,助他們療傷是實,誠心相待,從崆峒諸老身上拔除了七傷拳帶來的傷害和為人行事中的戾氣。

九陽神功和仁愛之念,使傷人傷己的七傷拳變成了無害于人的技藝,所以,張無忌能借著唐文亮的發問,指出真兇成昆。

七傷拳,一個關于人性的妙喻。

5相關介紹

小說中七傷拳

崆峒派傳世武功,乃崆峒派祖師木靈子所創,后來明教金毛獅王謝遜奪得《七傷拳譜》古抄本,終于練成。此拳法出拳時聲勢煊赫,一拳中有七股不同的勁力,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或橫出,或直送,或內縮,敵人抵擋不住這源源而來的勁力,便會深受內傷。謝遜曾以此拳擊斃少林神僧空見大師。但這七傷拳倘由內力未臻化境的人來練,對自己便有極大傷害。人體內有陰陽二氣、金木水火土五行,一練七傷,七者皆傷。所以所謂“七傷”,乃是先傷己,再傷人。謝遜練此拳時傷了心脈,以至有時狂性大發,無法抑制。而張無忌已有絕頂內功,再練此拳,便無妨礙。(見金庸《倚天屠龍記》)

總綱:“人體內有陰陽二氣,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肝屬木,一練七傷,七者皆傷,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摧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魄飛揚。”這拳功每深一層,自身內臟便多受一層損害,所謂七傷實則是先傷己再傷敵。

游戲中七傷拳

  1. 《崩壞學園2》中的七傷拳

    《崩壞學園2》中非近戰武器子彈用完以后所采用的攻擊方式,攻擊力很低。但是可以通過搭配勛章“騎士不死于徒手”大幅增加攻擊力(七傷拳+騎士不死于徒手+高端疾風術曾被戲稱為崩壞2最強輸出組合)

  2. 《無限江湖》中的七傷拳

招式名稱:七傷拳

所屬游戲:《無限江湖》游戲以中國明代社會為背景,以中國傳統武俠和歷史故事為主題,細心研讀金庸、古龍等武俠小說名家之作品,力求展現一個真實龐大的武俠世界。其豐富的游戲內容,精致的游戲畫面,平衡的戰斗系統,精彩有趣的任務,自由多樣的發展路線,真實的在線互動交流,完善的客戶服務等等將帶給玩家不一樣的游戲體驗。

武功類型:拳法

所屬門派:刑部

招式特效:內傷,需配合本門內功心法使用,在戰斗中出招之際選擇七傷拳造成對方內傷,對手中后生效,戰斗中按一定時間間隔減血,同時造成對手在一段時間內不恢復氣血,可以累加。

七傷拳

招式平平無奇,但拳中暗含七種勁力,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

或柔中有剛,或橫出,或直送,或內縮,源源而來的勁力無人能擋

第一式

損心

第二式

裂肺

第三式

斷肝腸

第四式

藏離

第五式

精失

第六式

意惚恍

第七式

魄飛揚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我養好傷不久,便得了一本《七傷拳》拳譜,這路拳法威力實非尋常。

【2】于是我潛心專練‘七傷拳’的內勁,兩年后拳技大成,自忖已可和天下第一流的高手比肩。我師父若非另有奇遇,決不能再是我敵手。不料第三次上門去時,卻已找不到他的所在。我在江湖上到處打聽,始終訪查不到,想是他為了避禍,隱居于窮鄉僻壤,大地茫茫,卻到何處去尋?

【3】謝遜緩緩的道:“那天晚上的情景,今日我還是記得清清楚楚。我坐在客店中的炕上,暗運真氣,將那‘七傷拳’在心中又想了幾遍。五弟,你從來沒有見過我的‘七傷拳’,要不要見識見識?”張翠山還沒回答,殷素素搶著道:“那定是神妙無比,威猛絕倫。大哥,你怎地不去找宋大俠了?”

【4】謝遜微微一笑,說道:“你怕我試拳時傷了你老公么?倘若這拳力不是收發由心,還算得是甚么‘七傷拳’?”說著站起身來,走到一株大樹之旁,一聲吆喝,宛似憑空打了個霹靂,猛響聲中,一拳打在樹干之上。

【5】張翠山和殷素素不勝駭異,但知他素來不打誑語,此言自非虛假。謝遜取過手邊的屠龍寶刀,拔刀出鞘,擦的一聲,在大樹的樹干上斜砍一刀,只聽得砰嘭巨響,大樹的上半段向外跌落。謝遜收刀說道:“你們瞧一瞧,我‘七傷拳’的威力可還在么?”

【6】謝遜忍不住得意之情,說道:“我這一拳之中共有七股不同勁力,或剛猛,或陰柔,或剛中有柔,或柔中有剛,或演出,或直送,或內縮。敵人抵擋了第一股勁,抵不住第二股,抵了第二股,第三股勁力他又如何對付?嘿嘿,‘七傷拳’之名便由此來。五弟,那日你跟我比拼的是掌力,倘若我出的是七傷拳,你便擋不住了。”張翠山道:“是。”

【7】無忌想問爹爹為甚么跟義父比拚掌力,見母親連連搖手,便忍住不問,說道:“義父,你把這‘七傷拳’教了我好么?”謝遜搖頭道:“不成!”

【8】謝遜搖頭道:“這‘七傷拳’不練也罷!每人體內,均有陰陽二氣,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肝屬木,一練七傷,七者皆傷。這七傷拳的拳功每練一次,自身內臟便受一次損害,所謂七傷,實則是先傷己,再傷敵。我若不是在練七傷拳時傷了心脈,也不致有時狂性大發、無法抑制了。”

【9】謝遜又道:“倘若我內力真的渾厚堅實,到了空見大師、或是武當張真人的地步,再來練這七傷拳,想來自己也可不受損傷,便有小損,亦無大礙。

【10】只是當年我報仇心切,費盡了心力,才從崆峒派手中奪得這本《七傷拳譜》的古抄本,拳譜一到手,立時便心急慌忙的練了起來,唯恐拳功未成而我師父已死,報不了仇。待得察黨內臟受了大損,已是無法挽救,當時我可沒想到,崆峒派既然有此世代相傳的拳譜,卻為何無人以此拳功名揚天下。我又貪圖這路拳法出拳財聲勢煊赫,有極大的好處。五妹、你懂得其中的道理罷?”

【11】謝遜道:“正是。我師父外號叫作‘混元霹靂手’,掌含風雷,威力極是驚人。我找到他后,如用這路七傷拳功跟他對敵,他定以為我使的還是他親手所傳武功,待得拳力及身,他再驚覺不對,可已遲了。五弟,你別怪我用心深刻,我師父外表粗魯,可實在是天下最工心計的毒辣之人。若不是以毒攻毒,這場大仇無法得報……唉,枝枝節節的說了許多,還沒說到空見大師。且說那晚我運氣溫了三遍七傷拳功,便越墻出外,要去找宋遠橋。

【12】“我當時身子劇震,說道:‘大師若肯見示他的所在,我謝遜一生給你做牛做馬,也所甘愿。’空見嘆道:‘這成昆所作所為,罪孽確是太大,但居士一怒之下,牽累害死了這許多武林人物,真是罪過罪過。’我本來想說:‘要你多管甚么閑事?’但想起適才他所顯的武功,我可不是敵手,何況正有求于他,于是強忍怒氣,說道:‘在下實是迫于無奈,那成昆躲得了無影無蹤,四海茫茫,教我到哪里去找他?’空見點頭道:‘我也知你滿腔怨毒,無處發泄。那宋大俠是武當派張真人首徒,你要是害了他,這個禍闖得可實在太大。’我道:‘我是志在闖禍,禍事越大,越能逼成昆出來。’“空見道:‘謝居士,你要是害了宋大俠,那成昆確是非出頭不行。但今日的成昆已非昔日可比,你武功遠不及他,這場血海冤仇是報不了的。’我道:‘成昆是我師父,他武功如何,我知道得比你清楚。’“空見搖頭道:‘他另投名師,三年來的進境非同小可。你雖練成了崆峒派的“七傷拳”,卻也傷他不得。’我驚詫無比,這空見和尚我生平從未見過,但我的一舉一動,他卻似件件親眼目睹。我呆了片刻,問道:‘你怎么知道?’他道:‘是成昆跟我說的。’”

【13】謝遜道:“你們此刻聽著尚自驚奇,當時我聽了這句話,登時跳了起來,喝道:‘他又怎么知道?’他緩緩的道:‘這幾年來,他始終跟隨在你身旁,只是他不斷的易容改裝,是以你認他不出。’我道:‘哼,我認他不出?他便是化了灰,我也認得他。’他道:‘謝居士,你自非粗心大意之人,可是這幾年來,你一心想的只是練武報仇,對身周之事部不放在心上了。你在明里,他在暗里。你不是認他不出,你壓根兒便沒去認他。’“這番話不由得我不信,何況空見大師是名聞天下的有道高僧,諒也不致打誑騙我。我道:‘既是如此,他暗中將我殺了,豈不干凈?’空見道:‘他若起心害你,自是一舉手之勞。謝居士,你曾兩次找他報仇,兩次都敗了,他要傷你性命,那時候為甚么便不下手?再說你去奪那《七傷拳譜》之時,你曾跟崆峒派的三大高手比拚內力,可是“崆峒五老”中的其余二老呢?

【14】“空見大師點了點頭,嘆道:‘你師父酒后無德,傷了你一家老小,酒醒之后,惶慚無地,是以你兩次找他報仇,他都不傷你性命。他甚至不肯將你打傷,但你兩次都是發瘋般跟他拚命,若不傷你,他始終無法脫身。嗣后他一直暗中跟隨在你身后,你三度遭遇危難,都是他暗中解救。’我心下琢磨,除了崆峒斗五老之外,果然另有三件蹊蹺之事,在萬分危急之際,敵方攻勢忽懈。尤其那次跟青海派高手相斗,情勢最是兇險。空見大師又道:‘他自知罪過太深,也不能求你饒恕,只盼日子一久,你慢慢淡忘了。豈知你愈鬧愈大,害死的人越來越多。今日你若再去殺了宋遠橋大俠,這場大禍可真的難以收拾了。’“我道:‘既是如此,請大師叫我師父來見我。我們自己算帳,跟旁人不相干。’空見大師道:‘你師父沒臉見你。再說,謝居士,不是老衲小覷你,你便是見到了他,也是枉然。’我道:‘大師是有道高僧,是非黑白,自然清楚得很。難道我滿門血仇,就此罷了不成?’他道:‘謝居土遭遇之慘,老衲也代為心傷。可是尊師酒后亂性,實非本意,何況他已深自懺悔,還望謝居士念著昔日師徒之情,網開一面。’我怒發如狂,說道:‘我若再打他不過,任他一掌擊斃便了。此仇不報,我也不想活了。’“空見大師沉吟良久,說道:‘謝居士,尊師武功已非昔比,你便是練成了七傷拳,也傷他不得。你若不信,便請打老衲幾拳試試。’我道:‘在下跟大師無冤無仇,豈敢相傷?在下武功雖然低微,這七傷拳卻也不易抵擋。’他道:‘謝居士,我跟你打一場賭。尊師殺了你一家十三口性命,你便打我一十三拳。倘若打傷了我,老衲便罷手不理此事,尊師自會出來見你。

【15】否則這場冤仇便此作罷如何?’我沉吟未答,心知這位高僧武功奇深,七傷拳雖然厲害,要是真的傷他不得,難道這仇便不報了?

【16】無忌叫道:“啊喲!義父,你使的便是這路震斷樹脈的‘七傷拳’么?”

【17】謝遜道:“不是!這第一拳是我師父成昆所授的‘霹靂拳’。我一拳擊去,他身子晃了晃,退后一步。我想這一拳只使了三成力,他已退后一步,若將‘七傷拳’施展出來,不須三拳,便能送了他的性命。當下我第二拳稍加勁力,他仍是晃了晃,退后一步。第三拳時我使了七成力,他也是一晃之下,再退一步。我微感奇怪,我拳上的勁力已加了一倍有余,但擊在他身上仍是一模一樣。依他枯瘦的身形,我一拳便能打斷他的肋骨,但他體內并不生出反震之力,只是若無其事的受了我三拳。

【18】我雖為惡已久,但對他舍己為人的慈悲心懷也有些肅然起敬,說道:‘大師,你只挨打不還手,我不忍再打。你受了我三拳,我答應不去害那宋遠橋便是。’他道:‘那么你跟成昆的怨仇怎樣?’我道:‘此仇不共戴天,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頓了一頓,又道:‘但大師既然出面,謝某敬重大師,自此而后,只找成昆自己和他家人,決不再連累不相干的武林同道。’“空見大師合十說道:‘善哉,善哉!謝居士有此一念,老衲謹代天下武林同道謝過。只是老衲立心化解這場冤孽,剩下的十拳,你便照打罷。’“我心下盤算,只有用‘七傷拳’將他擊傷,我師父才肯露面,好在這‘七傷拳’的拳勁收發自如,我下手自有分寸,于是說道:‘如此便得罪了!’第四拳跟著發出,這一次用的是‘七傷拳’拳勁了。拳中胸膛,他胸口微一低陷,便向前跨了一步。”

【19】張翠山道:‘那是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罷?”謝遜點頭道:“五弟見多識廣,所料果然不錯。我這拳擊出,和前三拳已大不相同,他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只震得我胸內腹中,有如五臟一齊翻轉。我心知他也是迫于無奈,倘若不使這門神功,便擋不住我的七傷拳。我久聞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其時親身領受,果然非同小可。當下我第五拳偏重陰柔之力,他仍是跨前一步,那股陰柔之力反擊過來,我好容易才得化解……”

【20】謝遜撫著他的頭發,說道:“我打過第五拳,空見大師便道:‘謝居士,我沒料到七傷拳威力如此驚人,我不運功回震,那便抵擋不住。’我道:‘你沒還手打我,已是深感盛情。’當下我拳出如風,第六、七、八、九四拳一口氣打出。那空見大師也真了得,這四拳打在他身上,他一一震回,剛柔分明,層次井然。

【21】謝遜慘然嘆道:“我便是要利用他宅心仁善,你們料得不錯,我揮掌自擊天靈蓋,雖是暗伏詭計,卻也是行險僥幸。倘若這一掌擊得不重,他看出了破綻,便不會過來阻止。十三拳中只剩下最后一拳,七傷拳的拳勁雖然厲害,怎破得了他的護身神功?那時要找我師父報仇之事,再也休提。當時我孤注一擲,這一掌實是用足了全力,他若不來救,我便自行擊碎天靈蓋而死,反正報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

【22】張翠山卻又多了一重心事:“峨嵋派還不怎樣,崆峒派卻和大哥結有深仇。他傷過崆峒五老,奪了崆峒派的《七傷拳經》,他們自然要苦苦追尋他的下落。”

【23】張無忌甚感為難,耳聽得這圓真和尚出手偷襲,極不光明,但要上前出掌將他打死,卻非本心所愿,何況這一掌打下了,那便是永遠站在明教一面,和六大門派為敵。太師父、武當六俠、周芷若等等,全成了自己的敵人。又想:“明教素被武林中人公認為邪魔異端,如韋一笑吸食人血、義父濫殺無辜,確有許多不該之處,太師父當年諄諄告誡,千萬不可和魔教中人結交,以兔終身受禍,我父親便因和身屬魔教的母親成親,因而自刎武當山頭,殷鑒不遠,覆轍在前。何況這圓真是神僧空見的弟子,空見大師甘受一十三拳七傷拳,只盼能感化我義父,結果卻身死拳下,這等大仁大義慈悲心懷,實是武林中千古罕有,我怎能再傷他弟子?”

【24】俞蓮舟不愿殷天正一世英雄,如此喪命,又想到張翠山與殷素素,說道:“宗兄的七傷拳天下聞名,殷教主眼下這般模樣,怎還禁得起宗兄的三拳?”

【25】宗維俠道:“好!他折斷我唐三弟四肢,我也打斷他四肢便了。這叫做眼前報,還得快!”他見俞蓮舟兀自猶豫,大聲說道:“俞二俠,咱們六大派來西域之前立過盟誓。今日你反而回護魔教的頭子么?”俞蓮舟嘆了口氣,說道:“此刻任憑于你。回歸中原以后,我再領教宗二先生的七傷拳神功。”

【26】片刻之間,殷天正胸口和丹田中閉塞之處已然暢通無阻,低聲道:“多謝小友!”站起身來,做然道:“姓宗的,你崆峒派的七傷拳有甚么了不起,我便接你三拳!”

【27】宗維俠萬沒想到這老兒竟會又是神完氣足的站起身來,眼看這個現成便宜是不易撿的了,忌憚他“鷹爪擒拿功”的厲害,便道:“崆峒派的七傷拳既然沒甚么了不起,你便接我三招七傷拳吧!”他盼殷天正不使擒拿手,單是拳掌相對,比拼內力,那么自己以逸待勞,當可仗七傷拳的內勁取勝。

【28】張無忌聽他一再提起“七傷拳”三字,想起在冰火島的那天晚上,義父叫醒自己,講述以七傷拳打死神僧空見之事,后來他叫自己背誦七傷拳的拳訣,還因一時不能記熟,挨了他好幾個耳光。這時那拳訣在心中流動,當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要知天下諸般內功,皆不逾九陽神功之藩籬,而乾坤大挪移運勁使力的法門,又是集一切武功之大成,一法通,萬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無秘奧之可言。

【29】宗維俠大怒,喝道:“你這小子是甚么東西?我叫你知道崆峒派七傷拳的厲害。”

【30】張無忌尋思:“今日只有說明圓真這惡賊的奸詐陰謀,才能設法使雙方罷手,若是單憑動手過招,我一人怎斗得過六大門派這么多英雄?何況武當門下的眾師伯叔都在此地,我又怎能跟他們為敵?”當下朗聲說道:“崆峒派七傷拳的厲害,在下早就久仰了。少林神僧空見大師,不就是喪生在貴派七傷拳之下么?”

【31】他此高一出,少林派群相聳動,那日空見大師喪身洛陽。尸身骨骼盡數震斷,外表卻一無傷痕,極似是中了崆峒派“七傷拳”的毒手。當時空聞、空智、空性三僧密議數日,認為崆峒派眼下并無絕頂高手,能打死練就了“金剛不壞體”神功的空見師兄,雖然空見的傷勢令人起疑,但料想非崆峒派所能為。后來空智又曾率領子弟暗加訪查,得知空見大師在洛陽圓寂之日,崆峒五老均在西南一帶。既然非五老所為,那么崆峒派中更無其他好手能對空見有絲毫損傷,因此便將對崆峒派起的疑心擱下了。何況當時洛陽客房外墻上寫著“成昆殺神僧空見于此墻下”十一個大字,少林派后來查知冒名成昆做下無數血案的均是謝遜所為,那更是半點也沒疑惑了。眾高僧直至此時聽了張無忌這句話,心下才各自一凜。

【32】張無忌朗聲道:“照啊!你當時既在云南,怎能見到謝前輩害死空見大師?這位神僧是喪生在崆峒派的七傷拳手下,人人皆知。謝老前輩又不是你崆峒派的,你怎可嫁禍于人?”

【33】當下仰天哈哈一笑,說道:“這些字誰都會寫,墻上雖然有此十一個字,可有誰親眼見到謝前輩寫的?我偏要說這十一個字是崆峒派寫的。寫字容易,練七傷拳卻難。”

【34】他轉頭向空智說道:“空智大師,令師兄空見神僧確是為崆峒派的七傷拳拳力所害,是也不是?金毛獅王謝遜前輩卻并非崆峒派,是也不是?”

【35】張無忌道:“我只盼望六大派和明教罷手言和,并無準人指使在下。”宗維俠道:“哼,要我們跟魔教罷手言和,難上加難。這姓殷的老賊欠了我三記七傷拳,先讓我打了再說。”說著捋起了衣袖。

【36】張無忌道:“宗前輩開口七傷拳,閉口七傷拳,依晚輩之見,宗前輩的七傷拳還沒練得到家。人身五行,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肝屬木,再加上陰陽二氣,一練七傷,七者皆傷。這七傷拳的拳功每深一層,自身內臟便多受一層損害。實則是先傷己,再傷敵。幸好宗前輩練這路拳法的時日還不算太久,尚有救藥。”

【37】宗維俠聽他這幾句話,的的確確是“七傷拳譜”的總綱。拳譜中諄諄告誡,若非內功練到氣走諸穴、收發自如的境界,萬萬不可練此拳術。但這門拳術是崆峒派鎮山絕技,宗維俠一到內功有成,便即試練,一練之下,立覺拳中威力無窮,既經陷溺,便難以自體,早把拳譜總綱中的話拋諸腦后,何況崆峒五老人人皆練,自己身居五老之次,焉可后人?這時聽張無忌說起,才凜然一驚,問道:“你怎么又知道了?”

【38】宗維俠凝神聽著他的說話,額頭上汗珠一滴滴的滲了出來。原來張無忌經謝遜傳授,精通七傷拳的拳理,再加他深研醫術,明白損傷經脈后的癥狀,說來竟絲毫不錯。宗維俠這幾年身上確有這些毛病,只是病況非重,心底又暗自害怕,一味的諱疾忌醫,這時聽他一一指出,不由得臉上變色,過了良久,才道:“你……你怎么知道?”

【39】張無忌淡淡一笑,說道:“晚輩略明醫理,前輩若是信得過時,待此間事情一了,晚輩可設法給你驅除這些病癥。只是七傷拳有害無益,不能再練。”

【40】宗維俠強道:“七傷拳是我崆峒絕技,怎能說有害無益?當年我掌門帥祖木靈子以七傷拳威震天下。名揚四海,壽至九十歲,怎么說會傷害自身?你這不是胡說八道么?”

【41】宗維俠是崆峒名宿雖知他所說的不無有理,但在各派高手之前,被這少年指摘本派的鎮山絕技無用,如何不惱?大聲喝道:“憑你也配說我崆峒絕技有用無用?你說無用,那就來試試。”張無忌淡淡一笑,說道:“七傷拳自是神妙精奧的絕技,拳力剛中有柔,柔中有剛,七般拳勁各不相同,吞吐閃爍,變幻百端,敵手委實難防難擋……”宗維俠聽他贊譽七傷拳的神妙,說來語語中肯,不禁臉露微笑,不住點頭,卻聽他繼續說道:“……晚輩只是說內功修為倘若不到那便練之有害無益。”

【42】宗維俠道:“依你說來,我的內功是還沒到家!”張無忌道:“前輩的內功到家不到家,晚輩不敢妄言。不過前輩練這七傷拳時既然傷了自身,那么不練也罷……”

【43】他剛說到這里,忽聽得身后一人暴喝:“二哥跟這小子羅唆些甚么?他瞧不起咱們的七傷拳,便讓他吃我一拳,嘗嘗滋味。”那人聲止拳到,出手既快且狠,呼呼風聲,一拳對準了張無忌背上的靈臺穴直擊而至。

【44】猛聽得鐵鏈嗆當聲響,搶出一人,嬌聲叱道:“你暗施偷襲!”伸鏈往那人頭上套去,正是小昭。那人左手一翻,格開鐵鏈,砰的一拳,已結結實實打在張無忌背上。這拳正中靈臺穴,張無忌卻似全無知覺,對小昭微笑道:“小昭,不用擔心,這樣的七傷拳不會有好大用處。”小昭吁了口氣,雪白的臉轉為暈紅,低聲道:“我倒忘了你已練……”說到這里,忙即住口,拖著鐵鏈退了開去。

【45】張無忌笑道:“我原說‘七傷拳’若無內功根柢,并不管用。你若不信,不妨再打一拳試試。”常敬之拳出如風,砰砰接連兩拳。這前后四拳,明明都打在對方身上,但張無忌笑嘻嘻的受了下來,竟似不關痛癢,四招開碑裂石的重手,在他便如清風拂體,柔絲撫身。

【46】他知自己七傷拳的功力比常敬之深得多,老四不成,自己未必便損不了對方。

【47】張無忌道:“崆峒派絕技七傷拳,倘若當真練成了,實是無堅不摧。少林派空見神僧身具‘金剛不壞體’神功,尚且命喪貴派的‘七傷拳’之下,在下武功萬萬不及空見神僧,又如何能擋?但眼下勉力接你三拳,想也無妨。”言下之意是說,七傷拳本是好的,不過你還差得遠呢。

【48】常敬之明知以自己身分地位,首次偷襲已大為不妥,但勉強還可說因對方出言侮辱崆峒絕技,以致怒氣無法抑制,這第二次偷襲,卻明明是下流卑鄙的行徑了。他本想合兩人七傷拳的威力,自可一舉將這少年斃于拳下,只要將他打死,縱然旁人事后有甚閑言閑語,但自己總是為六大派除去了一個礙手礙腳的家伙,立下一場功勞。哪知拳鋒甫著敵身,勁力立消于無形,何以竟會怎樣,當真摸不著半點頭腦,只不過右手還是伸上頭去,搔了幾下。

【49】張無忌道:“大仁大義四字,如何克當?宗前輩此刻奇經八脈都受劇震,最好立即運氣調息,那么練七傷拳時所積下來的毒害,當可在兩三年內逐步除去。”

【50】張無忌道:“崆峒派高手如云,晚輩如何及得上?不過晚輩不自量力,定要做這和事老,只好拼命一試。”四下一望,見廣場東首有株高達三丈有余的大松樹,枝丫四出,亭亭如蓋,便緩步走了過去,朗聲道:“晚輩學過貴派的一些七傷拳法,倘若練得不對,請崆峒派各位前輩切莫見笑。”各派人眾聽了,盡皆詫異:“這小子原來連崆峒派的七傷拳也會,那是從何處學來啊?”只聽他朗聲念道:“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摧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

【51】別派各人聽到,那也罷了。崆峒五老聽到他高吟這四句似歌非歌、似詩非詩的拳訣,卻無不凜然心驚。這正是七傷拳的總決,乃崆峒派的不傳之秘,這少年如何知道?他們一時之間,怎想得到謝遜將七傷拳譜搶去后,傳了給他。

【52】常敬之喃喃的道:“這……這可不是七傷拳啊!”七傷拳講究剛中有柔,柔中有剛,這震斷大樹的拳法雖然威力驚人,卻顯是純剛之力。他走近一看,不由得張大了口合不攏來,但見樹干斷處脈絡盡皆震碎,正是七傷拳練到最深時的功夫。

【53】原來張無忌存心威壓當場,倘若單以七傷拳震碎樹脈,須至十天半月之后,松樹枯萎,才顯功力,是以使出七傷拳勁力之后,跟著以陽剛猛勁斷樹。

【54】常敬之道:“好!這果然是絕高明的七傷拳法,常某拜服!不過我要請教,曾少俠這路拳法從何處學來?”張無忌微笑不答。唐文亮厲聲道:“金毛獅王謝遜現在何處?還請曾少俠告知。”他心思較靈,已隱約猜到謝遜與眼前這少年之間當有關系。

【55】張無忌一驚:“啊喲不好,我炫示七傷拳功,卻把義父帶了出來。倘若言明了跟義父之間的淵源,那是擺明和六大派為敵,這和事老便作不成了。”

【56】當即說道:“你道貴派失落七傷拳拳譜,罪魁禍首是金毛獅王嗎?錯了,錯了!那一晚崆峒山青陽觀中奪譜激斗,貴派有人中了混元功之傷,全身現出血紅斑點,下手之人,乃是混元霹靂手成昆。”

【57】過了良久,謝遜忽道:“韓夫人,今日你定要迫我動手,違了我們四法王昔日結義的誓言,謝遜好生難受。”金花婆婆道:“謝三哥,你向來心腸軟,我當時真沒料到,武林中那許多成名的英雄豪杰,都是你一手所殺。”謝遜嘆道:“我心傷父母妻兒之仇,甚么也不顧了。我生平最不應該之事,乃是連發一十三招七傷拳,擊斃了少林派的空見神僧。”

【58】金花婆婆道:“每到天寒,便咳得厲害些。嗯,咳了幾十年,早也慣啦。謝三哥,我聽你氣息不勻,是否練那七傷拳時傷了內臟?須得多多保重才是。”

【59】謝遜道:“少俠高姓大名?”張無忌心想此時萬萬不能跟他相認,否則以義父愛己之深,勢必要和波斯三使拚個同歸于盡,以維護自己,說道:“在下姓曾,名阿牛。謝大俠還不遠走,難道是信不過在下,怕我吞沒你這口寶刀么?”謝遜哈哈大笑,說道:“曾少俠不必以言語相激。你我肝膽相照,謝遜以垂暮之年,得能結交你這位朋友,實是平生快事。曾少俠,我要以七傷拳打那女子了。我一發勁,你撤手棄了屠龍刀。”

【60】張無忌知道義父七傷拳的厲害,只要舍得將屠龍刀棄給敵人,一拳便可斃了輝月使,但這么一來,本教便和波斯總教結下深怨,自己一向諄諄勸誡同教兄弟務當以和睦為重,今日自己竟不問來由的殺了總教使者,哪里還像個明教教主?忙道:“且慢!”向流云使道:“咱們暫且罷手,在下有幾句話跟三位分說明白。”

【61】張無忌幼時便知義父因練七傷拳傷了心脈,兼之全家為成昆所害,偶爾會心智錯亂,只沒料到他竟會在這當口發作,以致無法抵擋丐幫的侵襲,不勝嘆息。兩人琢磨謝遜不知此刻到了何處,均感茫無頭緒。

【62】趙敏急道:“早知你傷得如此要緊,又是這等沉不住氣,我便不跟你說了。”張無忌坐下地來,靠在山石之上,待要寧神靜息,但關心則亂,總是無法鎮定,說道:“少林神僧空見,是被我義父以七傷拳打死的。少林僧俗上下,二十余年來誓報此仇,何況那成昆便在少林寺出家。我義父落入了他們手中,哪里還有命在?”

【63】馬法通道:“賢伉儷這套刀法,練來是屠獅用的?”易三娘咦的一聲,道:“你眼光倒厲害。”馬法通道:“賢伉儷跟謝遜有殺子之仇,這等大仇,自是非報不可。既已探得對頭在少林寺中,何以不及早求個了斷?”易三娘側目斜睨,道:“這是我夫婦的私事,不勞道長掛懷。”馬法通道:“玉真觀和賢夫婦的梁子,正如易三娘所說,原是小事一樁,豈值得如此性命相搏?咱們不如化敵為友,聯手去找謝遜如何?”易三娘道:“玉真觀跟謝遜也有梁子?”馬法通道:“梁子倒沒有,嘿嘿。”易三娘道:“既跟謝遜并無仇怨,何以苦心孤詣的練這套劍法?咱們雙方招數殊途同歸,都是克制七傷拳用的。”

【64】光明頂一役,張無忌以德報怨,替他治好了因練七傷拳而蓄積的內傷,后來又蒙他救出萬安寺,崆峒派這次上少林寺來,原有相助明教之意。

【65】崆峒派的四老常敬之怒道:“要傷你這酒鬼,那也不用叫你帶彩。”司徒千鐘道:“我酒鬼不過說句玩話,常四先生何必這么大的火氣?誰不知道崆峒派的七傷拳殺人不見血。少林寺的空見神僧,不也是死在七傷拳之下么?我司徒酒鬼這幾根老骨頭,如何是空見神僧之比?”群雄均想:“這酒鬼出口便是傷人,既得罪崆峒派,又損了少林派。他在江湖上打滾,居然給他混到這大把年紀還不死,倒也是奇事一樁。”

【66】堪堪拆到二百余招,謝遜大喝一聲,呼的一拳擊出。崆峒派的關能叫道:“七傷拳!”只見謝遜左右雙拳連續擊出,威猛無儔,崆峒諸老相顧駭然,都不由得自愧不如。成昆連避三拳,待他又是一拳擊到時,右掌平推出去。啪的一響,拳掌相交,謝遜須發俱張,威風凜凜的站著不動,成昆卻連退三步。

【67】謝遜練那七傷拳時為求速成,當年便已暗受內傷,拳力中原有缺陷,成昆深悉其中關鍵所在,故示以弱,卻將少林九陽功使將出來。謝遜每一拳打出,成昆受了他拳力的七成,以少林九陽功化解,其余三成卻反激回去。謝遜呼呼呼打出十二拳,成昆連退數十步,看來似是謝遜大占上風,依實內傷越受越重。

【68】成昆冷笑道:“我恩師命喪七傷拳下,今日我是為恩師報仇雪恥。”

【69】趙敏突然叫道:“空見神僧的九陽功,修為遠在你上,他為甚么不能抵擋七傷拳?空見大師是害在你這奸賊手里的。你騙得他老人家出頭化解冤孽,騙得他挨打不還手。嘿嘿,你看,你看,你背后站的是誰?滿臉的血,怒目指著你的背心,這不是空見神僧么?”

【70】地牢中積水齊頸,一團漆黑,成昆登時也成了瞎子。他急速后躍,只盼遠離敵手,但地牢狹窄之極,一躍之下,后背重重撞上了石壁,想要縱身躍起,小腹上卻中了一招七傷拳,登時劇痛入心。成昆知道這一拳受傷不輕,若再上躍,勢必連續中拳,當即招數一變,以“小擒拿手”御敵。這“小擒拿手”原是黑暗中近身搏擊之用,講究應變奇速,眼雖不見,但手指、手掌、手臂、手肘任何一處碰到敵人身體,立時擒拿抓打、撕戳勾撞。謝遜大喝一聲,也以“小擒拿手”對付。

【71】謝遜冷笑道:“瞎子的滋味好不好過?”呼的一拳擊去。成昆目不見物,無法閃避,這一招“七傷拳”正中胸口。

【72】謝遜一呆,第三拳擊去,在中途凝力不發,說道:“我本當打你一十三拳七傷拳。但你武功全失,雙目已盲,從此成為廢人,再也不能在世間為惡。余下的一十一拳,那也不用打了。”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