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不群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岳不群

岳不群

岳不群 岳先生

岳不群是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一個人物,華山派掌門,號稱君子劍,實乃偽君子。乃當今正教中十位最強的好手之一。書中形容岳不群第一次出場是在木高峰威逼林平之當徒弟的時候。書中寫到“墻角后一人縱聲大笑,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緩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瀟灑”。小說中華山棄徒令狐沖的養父兼師傅,在江湖上有不少為人稱道的義舉,不論對誰都是一團和氣。對自幼是孤兒的令狐沖有養育之恩。 他謙虛文雅,正氣凜然,實則陰狠毒辣,富有智計和野心,為得辟邪劍譜,不惜迫害自己的徒兒,妻子和女兒,后為練辟邪劍譜而自宮。奪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岳先生
姓名 岳不群
綽號 君子劍
門派 華山派掌門
師父 不詳
徒弟 令狐沖
勞德諾
梁發
施戴子
高根明
陸大有
陶鈞
英白羅
岳靈珊
林平之
家庭 寧中則(妻)
岳靈珊(女)
林平之(婿)
武功
內功 紫霞神功
絕技 華山劍法
太岳三青峰
奪命連環三仙劍
辟邪劍法
兵器

岳不群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的主要角色之一,乃當今正教中十位最強的好手之一。綽號“君子劍”,在江湖上有不少為人稱道的義舉,暗地里卻行陰謀鬼計,故被不少人稱“偽君子”,其實是對其虛偽不實的反諷。

目錄

  • 1 出場
  • 2 人物關系和故事
  • 3 性格
  • 4 三戰令狐沖
  • 5 武功

出場

書中形容岳不群,墻角后一人縱聲大笑,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緩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瀟灑,笑道:“木兄,多年不見,豐采如昔,可喜可賀。”

人物關系和故事

岳不群是華山派掌門,精通“紫霞神功”,武功高強,人稱“君子劍”,但事實上是偽君子。

妻子為同門師妹寧中則,獨女岳靈珊,大弟子是令狐沖,還有勞德諾、施戴子、高根明、陸大有、陶鈞、英白羅等徒弟。

他為了取得《辟邪劍譜》,他假意救林平之并收他為徒。而令狐沖早在林震南夫婦死后,就馬上把林震南有關辟邪劍譜的遺言告知岳不群。從此時到辟邪劍譜在福州向陽巷中現世,時間長達一年。而辟邪劍譜現世后,先被嵩山派奪取,再被令狐沖奪回。此后重傷的令狐沖掙扎著從殺死嵩山派中人的地方挪到福威鏢局門口,早上才被岳夫人寧中則救起,那時候寧中則發現辟邪劍譜還在令狐沖身上。這段時間,任何一個真正從一開始就處心積慮謀取辟邪劍譜的人,有很多機會能將劍譜拿到手。但是,辟邪劍譜在岳夫人第一次給令狐沖換藥的時候還在,直到岳夫人第二次給令狐沖換藥時,才消失。

由于要替風清揚保守秘密,令狐沖在思過崖上學會獨孤九劍并沒有告知岳不群,發現思過崖后洞中的失傳劍法也未告訴他。令狐沖因習得獨孤九劍,武功莫名大進,導致岳不群以為令狐沖拿了《辟邪劍譜》,兩人嫌隙由此而生。隨著情節發展,令狐沖和魔教日月神教中人交往越見密切,最終,在任盈盈招集屬下聚集五霸岡為令狐沖治傷后,斷絕和令狐沖的師徒關系。

岳不群知道勞德諾是嵩山派派來的奸細,于是刻意假裝泄漏一部假的《辟邪劍譜》,讓他去誘騙左冷禪。

為了修練“辟邪劍法”,最后甘愿自宮,并在封禪臺上擊敗時任五岳劍派盟主左冷禪,用毒針刺盲他雙目,不僅奪得合并后的五岳派掌門之位,亦成為了小說中武功最高的人物之一。

此時任盈盈看出手法與東方不敗相似,察覺出岳不群是殺害定閑師太和定逸師太的兇手。

此時他和左冷禪的決斗也使得令狐沖看清是他殺死了恒山派的定閑師太和定逸師太,從此令狐沖對這位心目中最敬重的人大失所望。

他雖以較為深厚的內功底子(紫霞神功)修習《辟邪劍譜》,實力在林平之之上。

最后的山洞之戰中,五岳派內自相殘殺,岳不群捉住幸存的令狐沖及任盈盈,岳不群原欲殺令狐沖,后意外被恒山派女尼儀琳殺死。

性格

由于長期以來大眾形成的岳不群的虛偽狡詐、陰險狠毒的形象,在政壇上會有人攻擊政敵為“岳不群”。

笑傲江湖里面,曾有以下幾個人直接或間接批評過岳不群:

  1. 風清揚—直稱岳不群是小子,并認為他將令狐沖這塊好材料教成了蠢牛木馬。
  2. 沖虛道長—曾對令狐沖說:“尊師號稱君子劍,度量卻嫌不廣。”令狐沖當場不耐。
  3. 林平之—對于岳不群偷林家袈裟十分不滿。

三戰令狐沖

岳不群與令狐沖這一對師徒曾經三次對戰。

第一次在少林寺內。當時任我行偕同向問天一起上少林寺救任盈盈,令狐沖代表任我行一方出戰岳不群;岳不群被擊敗,有人[來源請求]認為岳不群是詐輸,好讓左冷禪以為他沒有練成辟邪劍法,放心并派。但是也有人[來源請求]認為,根據書中岳不群當時的內心獨白,岳不群當時已經竭盡全力,詐輸一說缺乏根據。事實上,岳不群當時是以沖靈劍法(令狐沖和岳靈珊共同創立的劍法)引誘令狐沖,并暗示會讓岳靈珊嫁給他,要他假裝敗給自己;然而令狐沖想到任盈盈對自己情深意重,不忍讓三人留在少林寺。在思考如何善后的過程中無意中以獨孤九劍擊敗岳不群。

第二次是令狐沖為救任盈盈時與練成辟邪劍法的岳不群對戰,令狐沖領會到應付辟邪劍法的方法,使令狐沖立于不敗之地。

第三次在岳不群在思過崖外用漁網擒住令狐沖與任盈盈,在危急關頭被恒山派儀琳誤打誤撞將他刺死。

武功

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是華山派氣宗內功心法,是華山派稱譽江湖的上乘內功,曾有一金句:華山九功,紫霞第一。它初發時若有若無,綿如云霞,然而蓄勁極韌,到后來鋪天蓋地,勢不可擋,發功之人臉上滿布紫氣,故有“紫霞”之稱。
辟邪劍法
從《葵花寶典》中悟出的劍法,兩者系出同源,與《葵花寶典》的修行方法一樣,練辟邪劍法者必先自宮。動作迅捷詭異,外人只知道其招式乃匪夷所思。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經歷

收徒林平之

林平之為福建福威鏢局的大少爺,原為一名武功低微但教養良好的好少年。某日于酒鋪中為華山派岳靈珊易容而成的“不會武功的丑女”出頭,過程中誤殺青城派掌門余滄海之子余人彥,因此直接遭致林家的滅門慘禍,眼見全家幾十上百口在一次又一次的恐怖威脅與血腥襲擊中被盡數屠戮 ,父母更是在余滄海與木高峰的虐待下死去。林平之曾遇木高峰被其誘騙,至衡山因出聲救令狐沖而被余滄海發現,余木二人對林平之兩相爭奪下,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出手調解,令林平之大為感動,又心生崇敬,終于拜入華山門下。?

賭斗令狐沖

岳不群是華山派掌門人,而令狐沖是華山派掌門大弟子,由岳不群夫婦將其撫養成人并授以武藝,對岳不群始終懷有父親般的感情,是岳不群挑定的接班人。令狐沖原本鐘情青梅竹馬的小師妹岳靈珊,后因緣際會結識并愛上了魔教圣姑任盈盈。任盈盈因殺少林弟子被困少林寺要求其隱居,令狐沖結交漠北雙熊,田伯光等群豪前去相救,中伏脫險后回少林寺見到任我行等人,并與眾正派人士賭下三戰之約,如若三戰兩勝才可安然下山。當任我行等勝出正要下山時,岳不群卻點名賭斗令狐沖,使出沖靈劍法假意希望其回頭好使令狐沖主動認輸。令狐沖使出獨孤九劍勝出后,岳不群惱怒出腿偷襲令狐沖,腿被震斷。

執掌五岳派

五岳劍派盟主左冷禪有一統五岳劍派,消滅日月神教,成為武林霸主的野心。為統一五岳劍派,他不惜派人對付或收買其余四派,派勞德諾到華山派當臥底,卻被岳不群反過來利用。岳不群將假的辟邪劍譜由勞德諾之手送到左冷禪手中。左冷禪意欲統一五岳劍派,雖當中三派掌門人皆不同意,但仍威逼利誘,招集五派于嵩山比武,卻在岳不群的處心積慮下功虧一簣。岳不群與左冷禪在封禪臺上決斗,使出真的辟邪劍法擊敗左冷禪,成為五岳劍派掌門。

命喪思過崖

岳不群得到掌門之位后,聽聞女兒為令狐沖所殺,結果誤中陷井,被任盈盈逼服魔教毒藥三尸腦神丹。其后左冷禪不甘失敗,利用各派進思過崖觀看秘洞招式之際,妄想利用洞內機關鏟除各派。山洞之戰后,岳不群逃出山洞,與令狐沖和任盈盈不期而遇,為得到“三尸腦神丹”解藥?,用漁網困住令狐沖及任盈盈,對峙之際,被恒山尼姑儀琳殺死。

2人物關系

與左冷禪

岳不群與左冷禪,一個被稱為“偽君子”,一個被稱為“真小人”,都是瘋狂的權力狂。在為個人私利不擇手段謀取更大權力這點上,沒有絲毫差別,可說是難兄難弟;但在如何奪權的策略和手段上,則分出高低來了。

左冷禪也貪婪、兇狠、狡猾,但和岳不群相比則大為遜色了。他城府沒有岳不群深,謀算不及岳不群遠,偽裝沒有岳不群巧。他精心策劃的每一個行動,幾乎都逃不出岳不群的掌心。在權力角逐當中,左冷禪只充當了捕蟬的螳螂,而岳不群卻當仁不讓地成了黃雀。這是一場“偽君子”和“真小人”的較量。如果說左冷蟬是權力角逐中的惡狼,那么,岳不群就是惡狼加狐貍。

左冷禪是五岳劍派盟主,手執五色令旗,可以發號施令。可惜瘋狂的權力欲,使他并不以此為滿足。他有一個“奪權五步曲”:第一步,當上五岳劍派盟主(已實現);第二步,五派歸一,由他出任掌門(正在進行);第三步,與少林、武當鼎足而三,并兼并之;第四步,一舉消滅魔教;第五步,稱王稱帝,長生不老,萬壽無疆。當然,這“奪權五步曲”是方證大師和沖虛道人根據其人其行概括出來的,左冷禪是否真有此“五步曲”則不得而知。但問題不在這里,問題在于這“五步曲”有也好,沒有也好,在權力角逐中都將把左冷禪置于不利地位。假設左冷禪真有此“五步曲’,而為政敵所知曉,所揭露,那無異于將他置于火山口上成為眾矢之的;假設沒有,而政敵認為有,同樣也將他置于火山口上,成為眾矢之的。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這“奪權五步曲”與其說姓左,不如說姓岳。可惜連道行高超、世事洞明、政治經驗豐富的方證大師等人都看不到這一點,反而認為岳不群是抗衡左冷禪野心的最佳人選。仿佛左冷禪得逞就要天下大亂,生靈涂炭;而岳不群當權就可以天下太平,鶯歌燕舞!左冷禪和岳不群孰高孰低不是不言而喻了嗎?

岳不群和左冷禪最精彩的較量是在三月十五日的嵩山并派大會上。左冷禪經過多年策劃、費盡心機、苦心經營,對五岳各派或分化瓦解,或拉攏利誘,或大打出手,終于迎來了這一天。這一天他邀朋約友,大搞慶典活動。他重修了封禪臺,他組織了儀仗隊、啦啦隊,躊躇滿志地準備坐上五岳派第一把交椅。可惜他萬萬沒有想到,他辛辛苦苦地搭起的臺子,唱戲的卻是岳不群。岳不群為了這一天,同樣是多年策劃,費盡心機。他深知自己沒有左冷禪那樣的名望和權力:他不是五岳劍派盟主,不能像左冷禪一樣名正言順地發號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左冷禪,左冷禪有武功一等一的“十三太保”,而他門下弟子七長八短、大為遜色。但他頭腦冷靜、審時度勢、不露聲色、謀定后動。為了這一天,他作了以下準備:一、用陰謀手段取得《辟邪劍譜》,不惜自殘,自宮練劍。練好辟邪劍后嚴守機密(連妻女都不知)。在少林寺和令狐沖比劍時故意震斷左腿,以苦肉計麻痹政敵,使左冷禪誤認他“內功修為不過爾爾”。二、對左冷禪打入他內部的奸細勞德諾,他不動聲色,優禮有加。關鍵時刻來個將計就計、將假的《辟邪劍譜》通過奸細送給左冷禪,使左冷禪以假為真,入其圈套。三、讓女兒岳靈珊修習五岳劍派各派武功,為在嵩山大會上以各派劍術戰勝各派打下基礎。四、直到嵩山大會這一天,他都沒有停止他的陰謀活動,他不失時機一反常態地暗示令狐沖,愿讓他重立門派,感動得已當上恒山派掌門的令狐沖淚流滿面,決心惟他馬首是瞻。

雙方都自認為萬事俱備,勝券在握,接下來就是比劍奪帥。這是全書最精采章節中的 一章,對人物性格作了淋漓盡致的刻劃(本文原文照抄,略加評點,括號內為筆者所加)。

(左冷禪迫不及待地向岳不群挑戰)岳不群卻說:“久存向左兄討教之心,只是今日五岳派新建,掌門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左師兄比劍,倒似是來爭做五岳派掌門一般,那不免惹人閑話了。”(說得多么動聽!處處不忘謙謙君子之風范。久存此心是真,不爭做掌門是假,此公語言的特點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左冷禪卻不理他這一套。)說:“岳兄只消勝得在下手中長劍,五岳派掌門一席,自當由岳兄承當。”岳不群搖手道:“武功高的,未必人品也高。在下就算勝得了左兄,也未見得勝過五岳派中其余高手。”(以已之長,攻敵之短,顯然還未動手,岳不群在典論上就勝了第一回合。)

……岳不群拱手道:“左兄,你我今日份屬同門,咱們切磋武藝,點到為止,如何?”

左冷禪:“兄弟自當小心,盡力不要傷到岳兄。”……

岳不群微微一笑,朗聲道:“刀劍不生眼睛,一動上手,難免死傷,這話不錯。”轉頭向華山派群弟子道:“華山門下眾人聽著:我和左師兄是切磋武藝,絕無怨仇,倘若左師兄殺了我,或是打得我身受重傷,乃是激斗之際,不易拿捏分寸,大伙兒不可對左師伯一懷恨,更不可與嵩山門下尋仇生事,壞了我五岳派同門的義氣。”(多么冠見堂皇!多么通情達理!多么顧全大局!然去岳不群戰勝甚至殺死左冷禪早已成竹在胸,這些話與其說是說給華山派弟子聽,毋寧說是說給嵩山派弟子和在場的其它第三者聽。既堵住了嵩山派失敗后鬧事的后路,還爭取了第三者的同情和支持,又不失表現自己的君子風度,可謂一石三鳥!)

左冷禪聽他如此說,倒頗出于意料之外。(真小人難度偽君子之腹,不出意料之外也不行。)岳不群微笑道(一直微笑著,此公笑神經可謂發達。):“我五派合并為一,那是十分艱難的大事。(岳花費的心血,付出的代價確實不小。)倘若因我二人論劍較技,傷了和氣,五岳派下同門大起紛爭,那可和并派的原意背道而馳了。”(不惜自殘而即將得來的桃子容易嗎?它應該是一個鮮嫩的桃子,而不是一個爛桃子。可惜左冷禪利令智昏,居然認為“此人已生怯意,我正好乘勢一舉將其制服。”蠢極!岳不群不戰而又勝了第二回合。)

在比劍的過程中,岳不群用真辟邪劍法打敗了左冷禪的假辟邪劍法,施放毒針刺傷左冷禪手掌,刺瞎左冷禪雙眼,?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事(對讀者來說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令人嘆為觀止的是,岳不群得勝后馬上走到臺邊,拱手道:“在下與左師兄比武較藝,原盼點到為止。但左師兄武功太高,震去了在下手中長劍,危急之際,在下但求自保,下手失了分寸,以致左師兄雙目受損,在下心中好生不安。咱們當尋訪名醫,為左師兄治療。”緊接著又以五岳派總掌門的身份,委任反對自己最力的嵩山派頭面人物湯英鶚、陸柏會同左冷禪主理原篙山派事務。岳不群就是以這種“不計前嫌”的政治手腕和迅雷不及掩耳的應變措施安撫了勁敵,消彌了一場可能即將發生的危機。至此,岳不群徹底擊垮了左冷禪,取得了這場權力角逐的最終勝利。

與令狐沖

岳不群責任大,壓力重,令狐沖“笑傲江湖”;岳不群深謀遠慮,令狐沖大大咧咧,顧前不顧后。兩人無論從性格或做人的準則看都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道。道不同,不相為謀,可命運卻偏偏將他們糾結在一起,合演了一出政治悲喜劇。

岳不群是華山派掌門人,令狐沖是華山派掌門大弟子,是岳不群選定的接班人。令狐沖是孤兒,岳不群夫婦將其撫養成人并授以武藝,令狐沖對岳不群始終懷有父親般的感情。岳不群也曾寄希望于令狐沖。在華山他曾對令狐沖說:“你是本門大弟子,我和你師娘對你期望甚殷,盼你他日能為我們分擔艱巨,光大華山一派。”可是,這對情同父子的師徒,最后卻分道揚鑣,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探討。令狐沖放浪形骸,行為有失檢點,結交邪教人物是師徒矛盾的起點。在令狐沖看來這純粹是個人行為,無關大局。正教中有好人、壞人,邪教中也有好人、壞人。交朋友就要講義氣,重然諾,有恩必報,但既然師父不高興,以后注意就是了。岳不群卻不這樣認為,岳不群說:“沖兒,我瞧人家救了你一命后,你于正邪忠奸之分這一點上,已然十分糊涂了。此事關涉到你以后安身立命的大關節,這中間可半分含糊不得。”“此事關系到我華山派的興衰榮辱,也關系到你一身的安危成敗。”岳不群為什么把問題提到這樣的高度呢?原來“正邪不兩立”是岳不群為了奪取武林最高權力而打出的一面旗幟,是他的政治資本。岳不群就是要以這面旗幟,在武林中“安身立命”,在正邪兩派無休止的爭斗中渾水摸魚,“光大華山一派”,進而奪取五岳劍派最高權力,最后稱霸武林。對他來說這顯然是“大節”,是原則問題,是大是大非問題,立場問題,正如保家衛國的戰士怎么可以投靠侵略者!而令狐沖不僅不高舉這面旗幟,反而結交邪派人物,這就必然有損于華山的清譽,有礙除魔衛道的大業,師徒矛盾就由此而產生了。

而令岳不群惱火的是,令狐沖在思過崖面壁?一年,非但沒有悔過自新,反而在思過崖學了劍宗劍法。“劍氣之爭”是華山派內部劍宗和氣宗之間權力角逐的焦點,岳不群就是在劍氣兩派的斗爭中登上華山派權力寶座的。沒有氣宗就沒有岳不群,沒有氣宗的勝利就沒有岳不群的勝利。“氣重于劍”或“劍重于氣”絕不是技藝問題、方法問題,而是敏感的政治問題,是有關岳不群的政治生命,有關岳不群的權力寶座的原則問題。難怪,對華山派內部“劍氣之爭”向來諱莫如深的岳不群,認為“這是本派的大機密,誰也不能泄露出去”的岳不群,此時此地不得不鄭重其事地對群弟子進行了一次“正邪兩途”斗爭的教育了。

提出“綱舉目張”,“什么是綱?什么是目?務須分得清清楚楚。”并警告令狐沖:“如果你沿著目前的道路走下去,不出三年,那便是‘劍重于氣’的局面,實是危險萬分,不但毀了你自己,毀了當年無數前輩用性命換來的本門正宗武學,連華山派也給你毀了。”“倘若你執迷不悟,繼續走劍宗的邪路,嘿嘿,重則取你性命,輕則廢去武功,逐出門墻。”聲色俱厲的一席話,嚇得令狐沖“額頭冷汗涔涔而下”,連稱“弟子決計不敢”。雖然此時岳不群并沒有采取嚴厲的組織措施,但可以想見,在岳不群心中一定有了這樣的判斷:“此人不可重用!”

藥王廟一戰,華山派在藥王廟遭蒙面人和劍宗封不平、嵩山派湯英鶚等人襲擊,眼看要全軍覆沒。令狐沖救了華山派。岳不群不但不予以嘉獎,反而大發雷霆,冷笑道:“你武功到了這地步,怎么還會將師父、師娘瞧在眼里?我們華山派這點點微末功夫,如何能當你神劍之一擊?“從此一路上暗中派人監視起來,此后不久,令狐沖結交了任盈盈殺害了少林,峨眉等派弟子。岳不群即將令狐沖逐出門墻,遍告江湖各門派,將令狐沖逐出門墻,并“如有再犯,祈正派諸友共誅之”。師徒沖突已經公開化到不可調和的地步。

3外貌描寫

青衫書生,輕袍緩帶,手搖折扇,神情甚是瀟灑。頦下五綹長須,面如冠玉,一臉正氣。駐顏有術,看起來約四十來歲,神仙般的人物。

(原文: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緩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甚是瀟灑。

林平之眼見這書生頦下五綹長須,面如冠玉,一臉正氣,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知道適才是他出手相救,聽得木高峰叫他為“華山派的岳兄”,心念一動:“這位神仙般的人物,莫非便是華山派掌門岳先生?只是他瞧上去不過四十來歲,年紀不像。”待聽木高峰贊他駐顏有術,登時想起:曾聽母親說過,武林中高手內功練到深處,不但能長壽不老,簡直真能返老還童,這位岳先生多半有此功夫,不禁更是欽佩。)?

4武功絕學

1、華山劍法:

輕靈機巧,恰如春日雙燕飛舞柳間,高低左右,回轉如意,劍法精奇。

2、紫霞神功:

華山派稱譽江湖的上乘內功,它初發時若有若無,綿如云霞,然而蓄勁極韌,到后來鋪天蓋地,勢不可當,發功之人臉上滿布紫氣,故有“紫霞”之稱。

3、太岳三青峰:

迅速攻擊敵人三劍飛劍,向對方隨機發出三種不同的攻擊招式,一劍強似一劍。

4、奪命連環三仙劍:

華山派劍宗絕技,三劍一氣呵成,起始當頭直劈;若對方斜身閃開,則圈轉長劍,攔腰橫削;如果對方還能避開,勢必縱身從劍上躍過,則長劍反撩,疾刺對方后心,對方背后不生眼睛,勢難躲避。

5、辟邪劍法:

是從《葵花寶典》殘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劍法,兩者系出同源,厲害在于一個“快”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無倫,變化復雜,劍招極快而且怪異;辟邪劍法雖然號稱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數十著變化,一經推衍,變化繁復之極,換作一般人,縱不頭暈眼花,也必為這萬花筒一般的劍法所迷,無所措手;使到極限時,對手甚至連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頭暈眼花,胸口煩惡,只欲作嘔。

5人物爭議

  1. 岳不群在全書中所干的壞事,皆為他人指控,并無真實確鑿依據。任盈盈指控岳不群數次想殺令狐沖,細看則皆為推測,實則并無此事,令狐沖自違反門規被逐后,岳不群并沒有收回武功、清除門戶,兩人也少有交集,在少林寺的交手,則是為了撇清華山派和魔教的關系,在林中的交手,則是令狐沖與任盈盈、魔教長老一撥,岳不群作為正道領袖,自然出手。至于恒山派兩位師太在少林寺之死,時間對不上(岳不群一直與正道中人在一起,以待伏擊一干邪魔歪道),而且任盈盈所說多有自相矛盾之處,真相如何實在難以言說。而林平之所說被傷時聽見英白羅叫師父,但之后英白羅死去,而且面目全非,實在可疑,且之后岳不群對林平之再未加害,不然以他武功縱是日夜防備豈能逃過!

  2. 細數華山派的實力,可以除了岳不群、寧中則外,就只有幾個二代弟子,都不堪大用(而且勞德諾、英白羅身份存疑),為了躲避桃谷六仙外出、被左冷禪指使的十五個黑衣人差點滅派……這點實力若說岳不群一直處心積慮地稱霸江湖,當真是天大的笑話。

  3. 五岳并派岳不群當上五岳派掌門,但他并沒有強求五岳合并,而是讓五派仍是自行其是,和以前沒有分別,可見他根本沒有統一五岳的準備,不然也不會尋找自己失蹤的女兒都要親自出馬,找了許久才被人別有用心地引了過去,最終慘遭脅迫!至于書末恒山派弟子被擄去華山,更像是田伯光等人受魔教指使導演的一場栽贓嫁禍的好戲,啞婆婆一口道出了真相。說岳不群想稱霸江湖,當真是天大的冤枉!

  4. 人們總是說岳不群利用岳靈珊接近林平之,害了女兒。細看岳靈珊與林平之本來就是一對璧人,兩情相悅。岳不群從未干涉。甚至在三戰的時候為了撐起祖業,想讓令狐沖回歸并且把岳靈珊許配給他。只是令狐沖不肯回頭。后來林平之因為和岳家的誤會刺傷了岳靈珊,這本來就不是岳不群能想到能控制的。畢竟就算岳不群真的刺傷過林平之,又總不會故意讓他知道來害女兒。況且劍譜已經到手,也沒有必要讓岳靈珊留在他這樣武功低微的弟子身邊!更沒必要讓他也練成劍譜(本來也就沒給他)!

  5. 岳靈珊喬莊去開酒店,林平之和余人彥打斗鬧出事兒!這都是可以控制的嗎?林平之和余人彥一定會碰面?一定殺的了余人彥?難道又是岳不群叫余滄海滅林家的?如此神機妙算又怎么會掉進陷進中毒?

6人物評價

人們愛把岳不群稱為君子?,竊以為“君子”一詞很能界定岳不群這一類人。幾十年如一日的善舉沒有毅力是不行的。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記》中說:“這部小說通過書中一些人物,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多年來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現象,”“任我行、東方不敗、岳不群、左冷禪這些人,在我設想時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而岳不群的形象是知識分子,小說中有一句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對岳不群這一類正道俠士來說,則是“人在權力場,身不由己。”岳不群的一生是身不由己的一生。他不殺人,別人就要殺他;他不搞陰謀詭計,別人就要搞陰謀詭計除掉他;他不自宮練劍,別人就要自宮練劍,一統江湖。他靠陰謀詭計奪取權力,就要提防別人用陰謀詭計搞垮自己。可以說他每時每刻、每處每地都為了華山基業膽戰心驚,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失去了做人的樂趣。

7衍生形象

1978年香港邵氏電影《笑傲江湖》馮淬帆飾演

1984年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曾江飾演

1985年臺灣臺視電視劇《笑傲江湖》古錚飾演

1990年香港電影《笑傲江湖》劉兆銘飾演

1996年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王偉飾演

2000年臺灣中視電視劇《笑傲江湖》岳躍利飾演

2000年新加坡電視劇《笑傲江湖》鄭各評飾演

2001年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巍子飾演

2013年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黃文豪飾演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余滄海鐵青著臉,向那女童道:“你爹爹姓甚么?剛才這幾句話,是你爹爹教的么?”他想這女童這兩句話甚是陰損,若不是大人所教,她小小年紀,決計說不出來,又想:“甚么‘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是令狐沖這小子胡謅出來的,多半華山派不忿令狐沖為人杰所殺,向我青城派找場子來啦。點穴之人武功甚高,難道……難道是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在暗中搗鬼?”想到岳不群在暗算自己,不但這人甚是了得,而且他五岳劍派聯盟,今日要是一齊動手,青城派非一敗涂地不可。言念及此,不由得神色大變。

【2】木高峰眼見此人果然便是華山派掌門“君子劍”岳不群,心中向來對他頗為忌憚,此刻自己正在出乎欺壓一個武功平平的小輩,恰好給他撞見,而且出手相救,不由得有些尷尬,當即笑嘻嘻的道:“岳兄,你越來越年輕了,駝子真想拜你為師,學一學這門‘陰陽采補’之術。”岳不群“呸”的一聲,笑道:“駝子越來越無聊。故人見面,不敘契闊,卻來胡說八道。小弟又懂甚么這種邪門功夫了?”木高峰笑道:“你說不會采補功夫,誰也不信,怎地你快六十歲了,忽然返老還童,瞧起來倒像是駝子的孫兒一般。”

【3】岳不群微微一笑,說道:“木兄一見面便不說好話。木兄,這少年是個孝子,又是頗具俠氣,原堪造就,怪不得木兄喜愛。他今日種種禍患,全因當日在福州仗義相救小女靈珊而起,小弟實在不能袖手不理,還望木兄瞧著小弟薄面,高抬貴手。”

【4】岳不群知道這駝子粗俗下流,接下去定然沒有好話,便截住他話頭,說道:“江湖上同道有難,誰都該當出手相援,粉身碎骨是救,一言相勸也是救,倒也不在乎武藝的高低。木兄,你如決意收他為徒,不妨讓這少年稟明了父母,再來投入貴派門下,豈不兩全其美?”

【5】木高峰眼見岳不群插手,今日之事已難以如愿,便搖了搖頭,道:“駝子一時興起,要收他為徒,此刻卻已意興索然,這小子便再磕我一萬個頭,我也不收了。”說著左腿忽起,拍的一聲,將林平之踢了個筋斗,摔出數丈。

【6】這一下卻也大出岳不群的意料之外,全沒想到他抬腿便踢,事先竟沒半點征兆,渾不及出手阻攔。好在林平之摔出后立即躍起,似乎并未受傷。岳不群道:“木兄,怎地跟孩子們一般見識?我說你倒是返老還童了。”

【7】岳不群搶上一步,大聲道:“木兄,你說甚么話來?”突然之間,臉上滿布紫氣,只是那紫氣一現即隱,頃刻間又回復了白凈面皮。

【8】木高峰見到他臉上紫氣,心中打了個突,尋思:“果然是華山派的‘紫霞功’!岳不群這廝劍法高明,又練成了這神奇內功,駝子倒得罪他不得。”

【9】岳不群瞧著他的背影在黑暗中隱沒,嘆了口氣,自言自語:“武林中似他這等功夫,那也是很難得了,可就偏生自甘……”下面“下流”兩字,忍住了不說,卻搖了搖頭。

【10】岳不群微微一笑,說道:“我若收了你為徒,不免給本駝子背后說嘴,說我跟他搶奪徒弟。”林平之磕頭道:“弟子一見師父,說不出的欽佩仰慕,那是弟子誠心誠意的求懇。”說著連連磕頭。岳不群笑道:“好罷,我收你不難,只是你還沒稟明父母呢,也不知他們是否允可。”林平之道:“弟子得蒙恩收錄,家父家母歡喜都還來不及,決無不允之理。家父家母為青城派眾惡賊所擒,尚請師父援手相救。”岳不群點了點頭,道:“起來罷!好,咱們這就去找你父母。”回頭叫道:“德諾、阿發、珊兒,大家出來!”

【11】只見墻角后走出一群人來,正是華山派的群弟子。原來這些人早就到了,岳不群命他們躲在墻后。直到木高峰離去,這才現身,以免人多難堪,令他下不了臺。勞德諾等都歡然道賀:“恭喜師父新收弟子。”岳不群笑道:“平之,這幾位師哥,在那小茶館中,你早就都見過了,你向眾師哥見禮。”

【12】忽然岳不群身后一聲嬌笑,一個清脆的聲音道:“爹爹,我算是師姊,還是師妹?”

【13】林平之一怔,認得說話的是當日那個賣酒少女、華山門下人人叫她作“小師妹”的,原來她竟是師父的女兒。只見岳不群的青袍后面探出半邊雪白的臉蛋,一只圓圓的左眼骨溜溜地轉了幾轉,打量了他一眼,又縮回岳不群身后。林平之心道:“那賣酒少女容貌丑陋,滿臉都是麻皮,怎地變了這幅模樣?”她乍一探頭,便即縮回,又在夜晚,月色朦朧,無法看得清楚,但這少女容顏俏麗,卻是絕無可疑。又想:“她說她喬裝改扮,到福州城外賣酒,定逸師太又說她裝成一副怪模怪樣。那么她的丑樣,自然是故意裝成的了。”

【14】岳不群笑道:“這里個個人入門比你遲,卻都叫你小師妹。你這師妹命是坐定了的,那自然也是小師妹了。”那少女笑道:“不行,從今以后,我可得做師姊了。爹爹,林師弟叫我師姊,以后你再收一百個弟子、兩百個弟子,也都得叫我師姊了。”

【15】她一面說,一面笑,從岳不群背后轉了出來,蒙蒙月光下,林平之依稀見到一張秀麗的瓜子臉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射向他臉。林平之深深一揖,說道:“岳師姊,小弟今日方蒙恩師垂憐收錄門下。先入門者為大,小弟自然是師弟。”

【16】岳靈珊大喜,轉頭向父親道:“爹,是他自愿叫我師姊的,可不是我強逼他。”岳不群笑道:“人家剛入我門下,你就說到‘強逼’兩字。他只道我門下個個似你一般,以大壓小,豈不嚇壞了他?”說得眾弟子都笑了起來。

【17】岳靈珊道:“爹,大師哥躲在這地方養傷,又給余滄海那臭道士打了一掌,只怕十分兇險,快去瞧瞧他。”岳不群雙眉微蹙,搖了搖頭,道:“根明、戴子,你二人去把大師哥抬出來。”高根明和施戴子齊聲應諾,從窗口躍入房中,但隨即聽到他二人說道:“師父,大師哥不在這里,房里沒人。”

【18】岳不群眉頭皺得更加緊了,他不愿身入妓院這等污穢之地,向勞德諾道:“你進去瞧瞧。”勞德諾道:“是!”走向窗口。

【19】岳靈珊道:“我也去瞧瞧。”岳不群反手抓住她的手臂,道:“胡鬧!

【20】這種地方你去不得。”岳靈珊急得幾乎要哭出聲來,道:“可是……可是大師哥身受重傷……只怕他有性命危險。”岳不群低聲道:“不用擔心,他敷了恒山派的‘天香斷續膠’,死不了。”岳靈珊又驚又喜,道:“爹,你……你怎么知道?”岳不群道:“低聲,別多嘴!”

.........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