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冥神掌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玄冥神掌

玄冥神掌

中文名
玄冥神掌
屬????性
極陰,極寒,極毒
創????者
百損道人
傳????人
玄冥二老

玄冥神掌

玄冥神掌是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極寒武功。百損道人所創的一種陰毒無比的掌法,后傳與玄冥二老鶴筆翁和鹿杖客。受者身現綠色五指掌印,寒毒入體,發作時痛苦難當,九死一生。張無忌小時被鶴筆翁一掌拍中,寒毒散入五臟六腑,雖經張三豐及武當諸俠輸入純陽內力相援,又經蝶谷醫仙胡青牛全力施救仍無法驅盡寒毒,性命危殆。直至他練成九陽神功,方化盡此掌之毒。新修版中,張無忌化去了玄冥二老的內功,而沒有化掉他們掌中的陰毒,二老被化掉內功后,只剩下兩三成內力,變成了普通高手,又由于內力不濟,所以遭玄冥神掌的陰毒反噬。

1簡介

(注∶玄冥神掌僅為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武功,現實中并無此功。)

玄冥神掌是一種陰毒無比的掌法、掌力猶如排山倒海相似,一 股極陰寒的內力沖將過來,對手霎時間全身寒冷透骨,受者身現綠色五指掌印,寒毒入體,觸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塊寒冰 一般、背心上一處宛似炭炙火燒,四周卻是寒冷徹骨,寒毒入體,發作時痛苦難當,九死一生。

鶴筆翁和鹿杖客原“紹敏郡主”趙敏手下,王府中最強的高手,鶴筆翁精通玄冥神掌和鶴筆法,為鹿杖客的師弟。 鹿杖客精通“玄冥神掌”和“鹿杖法”,為鶴筆翁的師兄。

他師兄弟二人自幼同門學藝,從壯到老,數十年來沒分離過一天,兩人都無妻子兒女,可說是相依為命,原是不分軒輊,但鹿杖客一來是師兄居長,二來智謀遠勝,因此鶴筆翁對他向來尊敬。  玄冥二老武功卓絕,只是熱衷于功名利祿,這才以一代高手的身分,投身汝陽王府以供驅策。  張無忌少年時曾被他假扮成蒙古士兵并擄去,并向張無忌后心打了一下玄冥神掌,令張無忌險些因玄冥神掌死去。  鶴筆翁好酒,后因為明教“光明右使”范遙設計使得汝陽王小妾韓姬放在鹿杖客床上,鹿杖客色迷心竅答應給與十香軟筋散之解藥。  后來張無忌成功從他們手中搭救六大派的高手時,鶴筆翁與師兄鹿杖客最后被張無忌劃掉陰毒武功成為普通人。?據張三豐所述:“玄冥神掌”乃武林中至陰的掌法,與人對掌若對方內力勝于他,掌力就會回擊入人體,若內力不及,就會受其寒毒所傷。最后遭張無忌用九陽神功廢掉內力。

2玄冥掌力

對俞蓮舟

俞蓮舟兩個起落,已奔到馬后,左手拍出一掌,身隨掌起,按到 了那元兵后心。那元兵竟不回頭,倏地反擊一掌。波的一聲 響,雙掌相交,俞蓮舟只覺對方掌力猶如排山倒海相似,一 股極陰寒的內力沖將過來,霎時間全身寒冷透骨、身子晃了 幾下、倒退了三步。 那元兵的坐騎也吃不住俞蓮舟這一掌的震力,前足突然 跪地。那元兵抱著無忌,順勢向前一躍,已縱出丈余,展開輕身功夫,頃刻間已奔出十余丈。張翠山跟著追到,見二哥臉色蒼白,受傷竟是不輕,急 忙扶住。殷素素心系愛子,沒命的追趕,但那元兵輕身功夫極高, 越追越遠,到后來只見遠處大道上一個黑點,轉了一個彎,再 也瞧不到了。

見俞蓮舟正閉目打坐,調勻氣息。 過了一會,殷素素悠悠醒轉,叫道:“無忌,無忌!”俞蓮舟慘白的臉色也漸漸紅潤,睜開眼來,低聲道:“好厲害的掌力!” 張翠山聽師兄開口說話,知道生命已然無礙,這才放心, 但仍是不敢跟他言語。俞蓮舟站起身來,在室中緩緩走了三轉,舒展筋骨,說道:“五弟,我一生之中,除了恩師之外,從未遇到過如此高手。”

俞蓮舟應道:“是。”心下凜然:“原來那人過于持重,怕我掌力勝他,是以一上來未曾施出玄冥神掌的

全力,否則我此刻多半已然性命不保。下次若再相遇,他下手便不容情了。”?

對張無忌

手掌離她肩頭尚有尺許,突覺兩股無聲無息的掌風分自左右擊到,事先竟沒半點朕兆,張無忌一驚之 下,雙掌翻出,右手接了右邊擊來的一掌,左手接了從左邊擊來的一掌,四掌同時相碰,只覺來勁奇強, 掌力中竟夾著一股陰冷無比的寒氣。

這股寒氣自己熟悉之至,正是幼時纏得他死去活來的‘玄冥神掌’掌力。

張無忌一驚之下,九陽神功隨念而生,陡然間右脅之上被兩敵拍上一掌。張無忌一聲悶哼,向后摔出 ,但見襲擊自己的乃是兩個身形高瘦的老者。這兩個老者各出一掌和張無忌雙掌比拼,余下一掌卻無影無 蹤的拍到了他身上。

他這一下如同飛將軍從天而降,誰都大吃一驚,即令是玄冥二老這般一等一的高手,事先竟也沒絲毫警覺。鹿杖客聽得長窗破裂,即便搶在趙敏身前相護、和張無忌拚了一掌,竟然立足不定、退開兩步,待要提氣再上,剎那間全身燥熱不堪,宛似身入熔爐。

張無忌認出了鶴筆翁的聲音,怒氣上沖,喝道:“當我年幼小之時,被你擒住,性命幾乎不保。今日你還有臉來跟我說話?接招!”呼的一掌,便向鶴筆翁拍了過去。鹿杖客適才吃過他的苦頭,知道單憑鶴筆翁一人之力,不是他的敵手,搶上前來,向他擊出一掌。玄冥二老駭然失色,眼見張無忌第三次舉掌擊來,不約而同的各出單掌抵御。三人真力相變,玄冥二老只覺對方掌力中一股純陽之氣洶涌而至,難當難耐。張無忌掌發如風,想起幼時被鶴筆翁打了一招玄冥 神掌、數年之間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因此擊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對鶴筆翁卻毫不放松。二十余掌一 過,鶴筆翁一張青臉已脹得通紅,眼見對方又是一掌擊到、他左掌虛引,意欲化解,右掌卻斜刺里重重擊 出。只聽得拍拍兩響,鶴筆翁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頭,而張無忌那一掌卻終究無法化開,正中胸口。 總算張無忌不欲傷他性命,這一掌真力只用了三成,鶴筆翁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已紅得發紫, 身子搖晃,倘若張無忌乘勢再補上一掌,非教他斃命當場不可。鹿杖客肩頭中掌,也痛得臉色大變,嘴唇都咬出血來。?

玄冥二老是趙敏手下頂兒尖兒的能人,豈知不出三十招,便各受傷。趙敏手下眾武士固然盡皆失色,便 是楊逍和韋一笑也大為詫異。他二人曾親眼見到,那日玄冥二老在武當山出手,張無忌中掌受傷,不意數月之間,竟能進展神速若是。

玄冥二老比掌敗陣,齊聲呼嘯,同時取出了兵刃。只見鹿杖客手中拿著一根短杖,杖頭分叉,作鹿角之形 ,通體黝黑,不知是何物鑄成,鶴筆翁手持雙筆,筆端銳如鶴嘴,卻是晶光閃亮。他二人追隨趙敏已非一日,但即是趙敏,也從未見過他二人使用兵刃。這三件兵刃使展開來,只見一團黑氣,兩道白光,霎時間便將張無忌困在垓心。張無忌身邊不帶兵器、赤手空拳、情勢頗見不利,但他絲毫不懼,存心要試試自己武功,在這兩大高手圍攻之下,是否能空手抵敵。玄冥二老自恃內力深厚,玄冥神掌是天下絕學,是以一上陣便和他對掌,豈知張無忌的九陽神功卻非任何內功所能及,數十掌一過便即落敗。他二人的兵刃卻以招數詭異取勝,兩人的名號便是從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鶴嘴雙筆,每一招都是凌厲狠辣,世所罕見。

又有三名好手上前夾攻。張無忌和玄冥二老此時各運神功,數丈方圓之內勁風如刀,那三名好手怎能插得下手去?

張無忌呼呼兩掌,使上了十成勁力,將玄冥二老逼得倒退三步,展開輕功,向王保保馬后追來。玄冥二老和其余三名好手大驚,隨后急追。張無忌每當五人追近,便反手向后拍出數掌,九陽神功威力奇大,每掌 拍出,玄冥二老便須閃避,不敢直攖其鋒、 鶴筆翁和其余好手大聲呼喝,隨后追來。可是這山峰高達數百丈,登高追逐,最是考較輕功,玄冥二老內力極強,輕功卻非一流,反是另外四五人追在鶴筆翁之前。

此時全力對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后這一掌已只不過平時的二成力道。但覺一股陰寒之氣從掌中直傳過來,霎時間全身發顫,身形一晃,俯身撲倒。原來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襲。趙敏驚呼:“ 鹿先生,住手!”撲上去遮住張無忌身子,喝道:“哪一個敢再動手?”鹿杖客本想補上一掌,就此結果了這個生平第一勁敵的性命,但見郡主如此相護,只得罷手退開,他縱聲長嘯,示意已然得手,招呼同伴趕來

張無忌曾與玄冥二老數度交手,知道他二人本來已非自己對手,自己與渡厄等三僧三度劇斗,武功又 深了一層,要擊敗二人可說綽綽有余。只是二人畢竟修為非同小可,卻也不敢輕忽,當下展開太極拳法, 圈圈連環,九陽神功從一個個或正或斜的圓圈中透將出來。 玄冥二老漸感陽氣熾烈,自己玄冥神掌中發出的陰寒之氣,往往被對方逼了回來。

張無忌哼了一聲,心想:“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若再練成芷若的陰毒武功,此后作惡,再也無人制得了。”

玄冥二老是頂尖高手,如以第五六層的挪移乾坤功夫對付,卻又奈何二人不得。這一撥之下,鶴筆翁右掌 拍出,波的一響,正中鹿杖客肩頭。鹿杖客吃了一驚,怒道:“師弟,你干甚么?”

他本想以挪移乾坤之法引得鶴筆翁去打鹿杖客,再引鹿杖客去打鶴筆翁,這時聽了趙敏之言,當下只是牽 引撥動鶴筆翁的拳腳,對付鹿杖客時卻是太極拳的招數

鹿杖客怒道:“是誰先動手了?”他見聞雖博,卻不知世間竟有挪移乾坤第七層神功的偌大威力,以鶴筆翁如此武功修為,即令張無忌能勝他殺他,卻決計不能用借力打力的法門來倒轉他掌力,是以絲毫沒疑心到是張無忌從中作怪。

對楊逍

楊逍和韋一笑齊聲怒喝,撲上前去、那兩個老者又是揮出一掌,砰砰兩聲,楊逍和韋一笑騰騰退出數步,只感胸口氣血翻涌,寒冷徹骨。兩個老者身子都晃了一晃,右邊那人冷笑道:“明教好大的名頭,卻也不過如此!”轉過身子,護著趙敏走了。

對范遙

張無忌尋思:“苦頭陀武功之強,只怕和玄冥二老不分上下,雖不知內力如何,但招數神妙,大是勁敵。他只打手勢不說話,難道是個啞巴?可是他耳朵卻又不聾。趙姑娘對他頗見禮遇,定是個大有來頭的人物。”范遙將此事從頭至尾虛擬想象一遍,覺得這條計策雖然簡易,倒也沒有破綻,說道:“我想楊大哥之計可行。鶴筆翁性子狠辣,卻不及鹿杖客陰毒多智,只須解藥在鶴筆翁身上,我武功雖不及他,當能對付得了。”

對滅絕

滅絕師太回掌反擊,已擋不了鶴筆翁的陰陽雙掌,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鶴筆翁的右手所發的玄冥神掌終于擊在她的背心。那玄冥神掌何等厲害、當年在武當山上、甚至和張三豐都對得一掌,滅絕師太身子一晃 ,險些摔倒。

對丐幫

執法長老喝道:“拿下了!”便有四名七袋弟子分撲鹿鶴二老。玄冥二老武功奇強,只三招之間,四名七袋弟子均已受傷。那白須白發的傳功長老站起身來,呼的一掌直向鶴筆翁擊去,風生虎虎,威猛已極。

鶴筆翁一招“玄冥神掌”還擊了過去。砰的一聲巨響,雙掌相對,對到三掌之后,傳功長老已是相形見絀。那邊廂鹿杖客使動鹿角杖,雙戰執法長老和掌缽龍頭二人,一時難分高下,掌棒龍頭見傳功長老臉 紅如血,一步步后退,不禁暗自駭異,心想傳功長老功力深厚,乃本幫第一高手,怎地不敵這個老兒?眼 見他對到第五掌時,喘息聲響,白須飄動,已現狼狽之態,雖知他對敵之時向來不喜歡相助,但到此地步 ,終不能任由他喪生敵手,當下舉起鐵棒,向鶴筆翁腳下橫掃過去。 突然之間、鹿杖客和鶴筆翁撇下對手,猛向史火龍沖去,這一下身法奇快,眼見史火龍難以抵擋,哪知陳 友諒當趙敏和二老講話之時,料到二老要以進為退,施此一著,已先行繞到史火龍身旁。玄冥二老掌力未 到,陳友諒已在史火龍肩頭一推,將他推到了彌勒佛像之后。玄冥二老掌力擊出,撲的一聲輕響,佛像泥屑紛飛,搖搖欲墜。鶴筆翁搶上一步,再補上兩掌,一尊大佛像半空中倒將下來。 玄冥二老已人廟中呼嘯而出,四下不見趙敏,知她已然脫身。兩人一聲長笑,四掌齊出,登時有本名丐幫弟子中掌倒地,待得傳功長老、執法長老等人追到玄冥二老的長笑之聲已在十余丈之外,再也追不上了。

對謝遜

張無忌一時捉摸不到她用意何在,斜倚炕上,苦苦思索,突然想起:“莫非她已料想到我和芷若已有婚姻

之約,因此害了我表妹一人不夠,又想用計再害芷若?莫非那玄冥二老離開彌勒佛廟之后,便到這客店中

來算計我義父和芷若?”一想到玄冥二老,登時好生驚恐,鹿杖客和鶴筆翁武功實在太強,謝遜縱然眼睛不盲,也未必敵得過任何一人。

對周芷若

鹿杖客輕飄飄一掌拍出,正中她小腹。那是非同小可的“玄冥神掌”,周芷若氣息立閉,登時便暈了過去。

側目望去,見趙敏不住搖晃,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勢,暗道:“不好!芷若中了鹿老兒一掌玄冥神掌,只 怕抵受不住。她練的本是陰寒功夫,再加上這玄冥神掌中天下陰毒之最的寒氣,寒上加寒,看來敏妹也禁 受不住了。”當下手上加勁,猛向鹿杖客壓去。鹿杖客見他拳法斗變,便即猜知他心意,側身閃過,叫道 :“師弟,跟他游斗。那姓周的女子身上寒毒發作,別讓他抽手解救。”鶴筆翁道:“正是!”

二老對打

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拍的一聲大響,鶴筆翁的左拳擊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他兩人武功一師所傳,掌法相同,功力相若,登時都震得雙臂酸麻,至于何以竟會弄得師兄弟自相拚掌,二人武功雖高,卻也不明其中奧秘。兩人又驚又怒之際,張無忌雙掌又已擊 到。玄冥二老仍是各出雙掌,一守一攻,所使掌法已和適才全然不同,但被張無忌一引一帶,仍是鹿杖客 的左掌擊到了鶴筆翁的右掌之上,這乾坤大挪移手法之巧,計算之準,實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鹿杖客更是怒氣勃發,下手毫不容情。他二人藝出同門,武功半斤八兩,這一場惡戰,也不知斗到何時方休。

3玄冥寒毒

張三豐伸手按在他背心“靈臺穴”上,一股渾厚的內力隔衣傳送過去。以張三豐此時的內功修為,只要不是立時斃命氣絕之人,不論受了多重損傷,他內力一到,定當好轉,哪知他內力透進無忌體中,只見他 臉色由白轉青、由青轉紫,身子更是顫抖不已。張三豐伸手在他額頭一摸,觸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塊寒冰 一般,一驚之下,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之內,但覺他背心上一處宛似炭炙火燒,四周卻是寒冷徹骨。若 非張三豐武功已至化境,這一碰之下,只怕也要冷得發抖

張三豐撕開無忌背上衣服,只見細皮白肉之上,清清楚楚的印著一個碧綠的五指掌印。張三豐再伸手撫摸 ,只覺掌印處炙熱異常,周圍卻是冰冷,伸手摸上去時已然極不好受,無忌身受此傷,其難當可想而知。張三豐皺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損道人一死,這陰毒無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傳,豈知世上居然還有人會這門功夫。

胡青牛一抓到張無忌的手腕,只覺他脈搏跳動甚是奇特,不由得一驚,再凝神搭脈,心道:“這娃娃所 中寒毒十分古怪,難道竟是玄冥神掌?這掌法久已失傳,世上不見得有人會使。”又想:“若不是玄冥神掌,卻又是什么?如此陰寒狠毒,更無第二門掌力。他中此寒毒為時已久,居然沒死,又是一奇。是了, 定是張三豐老道以深厚的功力為他續命。現下陰毒已散入五臟六腑,膠纏固結,除非是神仙才救得他活。 ”

張無忌不用詢問,看到他的臉色,便知沒找到出路,心想:“我身中玄冥神掌,陰毒難除,屈指計來 ,原是壽元將盡,不論死在哪里,都是一樣。只是他好端端的有福不享,妄想做甚么武林至尊,竟陪著我 在這冰天雪地中活活餓死,可嘆可憐!”

4治療寒毒

練完第一卷經書后,屈指算來,胡青牛預計他毒發斃命之期早已過去,可是他身輕體健,但覺全身真氣流動,全無病象,連以前時時發作的寒毒侵襲,也要時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而發作時也極輕微。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經文中讀到一句:“呼吸九陽,抱一含元,此書可名九陽真經。”才知道果然便是太師傅所念念不忘的真經寶典,欣喜之余,參習更勤。加之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常采了大蟠桃相贈,那也是健體補元之物。待得練到第二卷經書的一小半,體內陰毒已被驅得無影無蹤了。

原來他在十歲那一年身中“玄冥神掌”陰毒,直至十七歲上方才去凈,七年之間,日日夜夜均在與體內寒毒相抗,運氣御寒已和呼吸、霎眼一般,不須意念,自然而成。

眾人擔心張無忌受傷,顧不得追趕,紛紛圍攏。張無忌微微一笑,右手輕輕擺了一下,意示并不妨事,體內九陽神功發動,將玄冥神掌的陰寒之氣逼了出來,頭頂便如蒸籠一般不絕有絲絲白氣冒出。他解開上 衣,兩脅各有一個深深的黑色手掌印。在九陽神功運轉之下,兩個掌印自黑轉紫,自紫而灰,終于消失不 見。前后不到半個時辰,昔日數年不能驅退的玄冥掌毒,此時頃刻間便消除凈盡。他站起身來,說道:“ 這一下雖然兇險,可是終究讓咱們認出了對頭的面目。”玄冥二老和楊逍、韋一笑對掌之時,已先受到張無忌九陽神功的沖擊,掌力中陰毒已不到平時二成,但楊韋二人兀自打坐運氣,過了半天才驅盡陰毒。張無忌關心太師父傷勢,張三豐道:“火工頭陀內功不行,外功雖然剛猛,可還及不上玄冥神掌,我的傷不礙事。”

趙敏伸手摸了摸鬢邊的珠花,嫣然一笑,說道:“怎么你自己倒像沒受甚么傷。”張無忌冷冷的道:“區

區玄冥神掌,未必便傷得了人。”

鹿杖客這一掌偷襲,適逢張無忌正以全力帶動十八名番僧聯手合力的內勁,后背藩籬盡撤,失了護體真氣

玄冥寒毒侵入,受傷著實不輕。他盤膝而坐,以九陽真氣在體內轉了三轉,嘔出兩口瘀血,才稍去胸口閉塞之氣,睜開眼來,只見趙敏滿臉都是擔憂的神色。

張無忌回頭又望趙敏與周芷若一眼,只見她二人顫抖得更是厲害了,問道:“敏妹,怎樣?”趙敏道: “糟糕!冷得緊!”張無忌吃了一驚,微一思索,已明其理,本來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陰寒縱然厲害, 也只她一人身受,這時連趙敏也冷了起來

趙敏本來被周芷若的陰寒之氣逼得幾欲凍僵,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凝結,得九陽真氣一沖,漸覺暖和。但 張無忌單掌抵御玄冥二老,左支右絀,傳向趙敏的九陽真氣減弱。趙敏全身又格格寒戰。

這一全力發揮,周芷若所中的玄冥寒毒立時便驅趕殆盡。但陰陽二氣在人體內交感,此強彼弱,彼強則此弱,玄冥寒毒一盡,九陽真氣便去抵銷她所練的九陰內力。

5招式

培元固本

動作

身體直立,站好平肩襠,全身自然放松,兩手自然下垂于體側,可握空拳,也可自然伸開;兩膝可微曲,也可自然伸直,雙目平視或稍往下視。

呼吸

用鼻吸口呼法,深吸一口氣,一吸到底,吸到膻中穴部位開始閉氣,吸氣,把氣吸到胸的前半部,不要往背后吸。一開始,部分人由子氣吸不到胸的前半部,便使勁地收縮小腹,這就形成了擠氣。應該由氣盈胸,自然帶動小腹凹陷。練一段時間后,一吸氣胸脯自然外開,小腹隨之變凹陷。閉氣時,下頜微微內收,百會朝天為度,無須意守。閉氣時間以個人耐受力為限,一般初學者十秒至二十秒就行了,不要強求延長時間。當自我感覺閉不住氣時,用口破音吐出。吐氣時,發不發音均可,將氣噴出的同時,胸部自然松下,但不可有意鼓小腹。然后,再用鼻吸氣,進行下一個循環。呼吸的方法是鼻吸氣——閉氣——吐氣,反復進行。在練習過程中,可以調一下息,即自然呼吸,連續如法閉氣。每次練功以半小時為宜。

注意事項

(1)練功時,站立務求保持身體中正,平衡,講究陰陽調和。(2)不加意念,無須意守。(3)練功時,口中產生津液,一定要在調整呼吸之后再吞咽下,咽時不加意念。(4)部分人初練階段肋骨及后背可能會出現疼痛,這是由于肋間軟組織運動所致,屬正常現象,一周后即可消失。吸氣閉在胸中即可使中丹田之氣比較飽滿。中丹田為先后天氣機交會之處,久之,真氣就充滿中丹田。(5)閉氣一定要盡力而行,由于閉氣時間過長,頭部因暫時缺氧會產生頭暈,此時應縮短閉氣時間。練一段時間后,由練功態的腦部缺氧,可轉變為不缺氧,平時腦部也就不會缺氧了,這樣就調節了大腦。(6)練功吸氣后,閉氣時心臟跳動減緩,吐氣后心率變快也屬正常現象。在閉吸時,氣機形成了開,此時心臟跳動減弱,有些人會摸不到脈搏,等吐出氣后,心臟跳動加快。吸氣時,體內氣機上升,在胸部交會;呼氣時;氣機下降。高血壓患者按照正確的要領練習,可以降壓。 (7)低血壓、貧血患者、勞累過度,以及休息不好者不要馬上練功,以免產生頭暈。低血壓和貧血患者練功時,可以采用少吸、慢吸、短閉息、少吐、慢吐的方法。休息不好或勞累過度之后,要休息一會再練功。(8)初始練功者,如半小時內不能連續吸、閉、吐的大吞吐量的吐納,可中間加以逆式呼吸法進行調節,一般可閉息吐氣三次后行調節一次。但要慢慢過渡到半小時內連續的進行吸、閉、吐的練功。逆呼吸的操作要領:吸氣時氣升到胸際,呼氣時氣降至丹田。(9)練功時,下頜微內收是一關卡,卡住氣機布在玉堂(兩胸肺部)不往上沖擊頭頂大腦。后頸

天王托塔

動作

(1)預備式:站好平肩襠,全身放松,兩手自然下垂于體側,眼睛微閉或開一線之光,凝神斂息一分鐘。(2)鼻吸氣,氣盈胸帶動小腹內收的同時,兩手緊握成拳,全力繃緊,然后轉成下蹲馬步。下蹲時,兩手從襠前捧氣后起立,捧氣至膻中(胸前)后兩手掌朝外上翻,指尖相對,手心朝天,虎口撐圓上托,繼續閉氣。上托閉氣達最大限度時,兩手臂放松,外分,從兩側下落,下蹲襠前捧氣起立,捧氣到丹田時,兩掌內翻,指尖相對,掌心朝內向下分置于體側,然后破音吐氣。吐氣要一口吐盡。反復進行吸氣——閉氣——吐氣,共做30分鐘。

注意事項

(1)練功時,站立務求保持身體中正、平衡,講究陰陽調和。(2)閉氣后,下蹲掌下落與起立掌上翻托舉時可稍快些,頭上托舉又閉息是練功的中心環節和目的,氣欲憋尚未憋時,就要做松掌下落捧氣和體降馬步再還原預備式的動作,此時也要較快些,完成后再吐氣。否則,上托舉的過渡動作和收式動作過緩,托舉時已不能閉息,就達不到練功的目的了。(3)托掌時,掌指要以內力暗撐,虎口要圓。(4)至少要練50—100天。(5)本勢是增長力氣、提高內力、鍛煉內勁的最重要的功法,它通過動作與呼吸,把練出來的氣、力、勁運行于全身的筋、骨、脈、膜、皮;練習者要認真對待,認真練習,能把體內的真陽(真火)鍛煉,提高,從而達到改善體質的效果。練功到一定的程度,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熱。

四象合一

(1)面南站立,站好平肩襠,閉目凝神斂息一分鐘。然后,雙手帶氣合掌于胸前,反復默念“無極空,太極靈,四象合,玄冥功”口訣9遍,意念要空。

(2)做第二勢三遍。

(3)鼻吸氣,氣盈胸帶動小腹內收的同時,兩手緊握成拳;兩肘盾提,兩拳自體側上提于腋前胸側。隨即變掌,分別向體兩側微劃弧推出。兩臂推平呈“一”字型后,再將掌勁變成龍爪勁,松肩墜肘并停止吸氣,閉氣,意念照視指掌,使龍探爪暗勁沉撐。閉氣時間達到最大限度時,兩臂放松成陰掌,松肩垂肘帶掌由體側內合,分別置兩腋下,指尖斜朝外。然后,吐氣(要一口吐盡)的同時兩掌自體側緩擊下落。重復做此動作三遍。

(4)鼻吸氣,氣盈胸帶動小腹內收,同時兩手緊握成拳,兩肘后提,兩拳自體側上提于腋前胸側。遂即變掌,同時向體前微劃弧推出。兩臂約與肩同寬,掌心約與肩平,松肩墜肘并停止吸氣,閉氣,意念照視指掌,使暗勁將虎口撐圓;閉氣時間達到最大限度時,兩臂放松。變掌心相對,松肩垂肘帶掌由體前拉回,分別置兩乳外側,指尖朝前。然后,吐氣 (要一口吐盡)的同時,兩掌內旋成陰掌,沿胸前、小腹按下,緩擊下落。重復做此動作三遍。

然后,向西,向北,向東再各練一遍。

注意事項

(1)鼻吸氣時可快些,與動作同時完成。閉息是練功的中心環節,氣閉欲畢未畢時,就要做收掌動作。兩掌下緩擊時,與口之破音噴氣的同時完成,不可提前錯后。吐氣不要刻意發任何字音,以噴氣舒適為度。形體運動凡閉息時為停頓靜止動作,凡鼻吸氣與口吸氣時均為連貫動作不可分解。(2)不要有意延長念訣的時間。通過念訣,起到分別震蕩、摩擦五臟六腑氣機的作用,以收斂,發動真氣為下勢動作調好基礎。(3)每個方向練功各勢動作反復3息。做下一動作時,不要停頓,即馬上又吸氣繼續做下勢動作。三勢練九遍即9息,四個方向重復操作三勢共練習36遍,息法亦共計36息。收功時,恰好30分鐘左右。(4) 必須將意念配合好,這是功夫長進快慢的關鍵之一。(5)本式至少要練3—6個月,才能練最后一式“劈空神掌”。(6)本式是整個功法的核心所在,是功夫長進的最關鍵功法,也是上一式的進一步提高功夫,上一式著重“練”,這一式著重“運”,是練習內氣和內勁在體內運行、凝聚的一種功夫,把散在身體各部位的氣和勁凝聚起來,通過經絡運行,從而達到增長的目的,也為最后一式的劈空掌把內氣內勁發出去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劈空神掌

在練功場地水平橫拉一根線,將兩端固定好,線距地約2米。再取兩條系鉤之線,垂掛于橫線上,兩線間距為自己一庹寬。在此二垂線上分別按高位(以自己蹲馬步樁揚臂 135度處為標準),中位(與肩平),低位(在張臂45度處),拴三個棉球 (棉球大小如雞蛋)。

動作

平肩襠站立于垂線中央往后約30厘米處,閉目凝神斂息一分鐘,然后鼻吸氣,使氣盈胸帶動小腹內收的同時,兩掌隨吸氣暗力撐緊,意念氣由丹田至胸又由臂灌注兩掌和十指。閉氣后,馬上將右腳橫開成馬步樁襠勢步,并于下蹲成馬步樁的同時,兩掌由體側帶氣起于腰側,掌心向上。而后,意轉右掌,凝腰帶體左轉,兩腳以腳跟為軸,腳掌搓地,改蹲左腿弓,右腿屈之屈弓步。以鼻噴氣的同時,右掌翻為立掌向左低位棉球猛擊,掌不觸棉球,而意念棉球飛起。

再鼻吸氣于胸閉氣的同時,右轉體收腳成馬步樁。而后,意轉左掌,擰腰帶體右轉,兩腳以腳跟為軸,腳掌搓地,改蹲右腿弓,左腿屈之屈弓步。以鼻噴氣的同時,左掌翻為立掌向右低位棉球猛擊,掌不觸棉球,而意念棉球飛起。如此打擊,打完低位,再打中位,繼打高位,此為一遍。如此反復練習,共練100遍,計 600掌,凡閉氣、噴氣600息。此后,再練養掌,即氣沉丹田。如上姿勢動作,以緩綿掌勁隔空擊打左右棉球,次數為60遍。完畢后,還原平肩襠,散步5— 10分鐘。

注意事項

(1)練劈空掌前, 可選擇前面三步功法的其中一步練習,以繼續充盈內力,最好是同時練習。(2)擊掌的呼吸要配合好,即鼻噴氣與擊掌同步進行。同時,體內真氣由中丹田處迅速降下,丹田壯緊。擊掌完成后,要略停閉息1—2秒鐘,然后柔緩吸氣收掌。鍛煉養掌時,呼吸與動作配合好,并始終保持氣沉丹田。掌勁出擊要綿緩沉暗。 (3)擊掌前即將意念移注于出擊的掌心、十指。出擊后,改意念棉球氣動。(4)如練至擊掌氣勁能將棉球沖擊飛動平直后(含意念成分在內),可將懸掛棉球之線等距逐漸外移,至棉球離掌1米遠時,棉球能隨掌擊而飛動揚起,則劈空功夫臻成。 (5)練習到這一步功夫時,盡管還不能將棉球擊起,但也因為內氣運行的緣故,請不要隨便運氣,運勁擊打在人身上,以免造成內傷。

6游戲

武功名稱:玄冥神掌

出現游戲:《無限江湖》游戲以中國明代社會為背景,以中國傳統武俠和歷史故事為主題,細心研讀金庸、古龍等武俠小說名家之作品,力求展現一個真實龐大的武俠世界。其豐富的游戲內容,精致的游戲畫面,平衡的戰斗系統,精彩有趣的任務,自由多樣的發展路線,真實的在線互動交流,完善的客戶服務等等將帶給玩家不一樣的游戲體驗。

所屬門派:錢幫

武功特效:寒毒,必須配合本門內功使用。能造成一定程度氣功附加傷害,并可同時造成寒毒內傷,寒毒定時發作,發作時角色四肢發冷,手腳麻木,動彈不得。同時造成對手在一段時間內不恢復體力。

玄冥神掌

陰毒無比的掌法,受者寒毒入體,發作時痛苦難當,九死一生

第一式

翻云覆雨

第二式

烏云蔽日

第三式

燮云無定

第四式

高峰入云

第五式

愁云慘淡

第六式

騰云駕霧

第七式

日薄西山

第八式

引天吸玉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張三豐皺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損道人一死,這陰毒無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傳,豈知世上居然還有人會這門功夫。”宋遠橋驚道:“這娃娃受的竟是玄冥神掌么?”他年紀最長,曾聽到過“玄冥神掌”的名稱,至于俞蓮舟等,連這路武功的名字也從未聽見過。

【2】眾人沉默半晌。俞蓮舟道:“師父,那日弟子跟他對掌,此人掌力果然陰狠毒辣,世所罕見,弟子當場受傷。可是此刻弟子傷勢已愈,運氣用勁,尚無窒滯。”張三豐道:“那是托了你們‘武當六俠’大名的福。以這玄冥神掌和人對掌,若是對方內力勝過了他,掌力回激入體,施掌者不免受大禍。以后再遇上此人,可得千萬小心。”

【3】俞蓮舟應道:“是。”心下凜然:“原來那人過于持重,怕我掌力勝他,是以一上來未曾施出玄冥神掌的全力,否則我此刻多半已然性命不保。下次若再相遇,他下手便不容情了。”又想:“我身受此掌,已然如此,無忌小小年紀,只怕……只怕……”

【4】宋遠橋道:“適才我一瞥之間,見這人五十來歲年紀,高鼻深目,似是西域人。”莫聲谷道:“這人擄了無忌去,又送他上山來干么?”張松溪道:“這人逼問無忌不得,便用玄冥神掌傷了他,要五弟夫婦親眼見到無忌身受之苦,不得不吐露金毛獅王的下落。”莫聲谷怒道:“這人好大的膽子,竟敢上武當山來撤野!”張松溪黯然道:“上武當山撒野的人,今日難道少了?

【5】張三豐知道此事本來太奇,對方不易入信,于是源源本本的將無忌如何中了“玄冥神掌”、體內陰毒無法驅出的情由說了,又說他是張翠山身后所遺獨子,無論如何要保其一命;目前除了學全“九陽神功”之外,再無他途可循,因此愿將本人所學到的“九陽真經”全部告知少林派,亦盼少林派能示知所學,雙方參悟補足。

【6】胡青牛一抓到張無忌手腕,只覺他脈傅跳動甚是奇特,不由得一驚,再凝神搭脈,心道:“這娃娃所中寒毒十分古怪,難道竟是玄冥神掌?這掌法久已失傳,世上不見得有人會使。”又想:“若不是玄冥神掌,卻又是甚么?如此陰寒狠毒,更無第二門掌力。他中此寒毒為時已久,居然沒死,又是一奇。是了,定是張三豐老道以深厚功力為他續命,現下陰毒已散入五臟六腑,膠纏固結,除非是神仙才救得活他。”當下又將他放回椅中。

【7】胡青牛畢生潛心醫術,任何疑難絕癥,都是手到病除,這才博得了“醫仙”兩字的外號,“醫”而稱到“仙”,可見其神乎其技。但“玄冥神掌”所發寒毒,他一生之中從未遇到過,而中此劇毒后居然數年不死而纏入五臟六腑,更是匪夷所思。他本已決心不替張無忌治傷,然而碰上了這等畢生難逢的怪癥,有如酒徒見佳釀、老餐聞肉香,怎肯舍卻?尋思半天,終于想出了一個妙法:“我先將他治好,然后將他弄死。”

【8】須知中國醫道,變化多端,并無定規,同一病癥,醫者常視寒暑、晝夜、剝復、盈虛、終始、動靜、男女、大小、內外、……緒般牽連而定醫療之法,變化往往存乎一心,少有定規,因之良醫與庸醫判若云泥。這其間的奧妙,張無忌自是全然不懂,當下將這治法看了幾遍,牢牢記住那“掌傷治法”的最后一項,乃是“玄冥神掌”,述了傷者癥狀后,在“治法”二字之下,注著一字:“無”。

【9】張無忌直送到蝴蝶谷口,一老一少兩年多來日日相見,一旦分手,都感依依不舍。胡青牛取出一部手寫醫書,說道:“無忌,我畢生所學,都寫在這部醫書之中,以往我一直自秘,沒給你看,現下送了給你。你身中玄冥神掌,陰毒難除,我極是過意不去,只盼你參研我這部醫書,能想出驅毒的法子。那么咱們日后尚有相見之時。”張無忌謝過了收下。王難姑道:“你救我夫妻性命,又令我二人和好。我原該也將一生功夫傳你。但我生平鉆研的是下毒傷人之法,你學了也無用處。只望你早日痊可,將來我再圖補報了。”

【10】張無忌道:“我身中玄冥神掌的陰毒……”金花婆婆走近身來,抓注他的手腕,搭了搭他脈搏,奇道:“玄冥神掌?世上果真有這門功夫?是誰打你的?”

【11】金花婆婆大為驚訝,道:“你是武當張五俠的令郎,如此說來,那惡人所以用玄冥神掌傷你,為的是要迫問金毛獅王謝遜和屠龍刀的下落?”張無忌道:“不錯,他以諸般毒刑加于我身,我卻是寧死不說。”金花婆婆道:“你是確實知道的?”張無忌道:“嗯,金毛獅王是我義父,我決計不會吐露。”

【12】金花婆婆左手一掠,已將他雙手握在掌里。只聽得骨節格格作響,張無忌雙手痛得幾欲暈去,又覺一股透骨冰涼的寒氣,從雙手傳到胸口,這寒氣和玄冥神掌又有不同,但一樣的難熬難當,金花婆婆柔聲道:“乖孩子,好孩兒,你將謝遜的所在說出來,婆婆會醫好你的寒毒,再傳你一身天下無敵的功夫。”

【13】張無忌不用詢問,看到他的臉色,便知沒找到出路,心想:“我身中玄冥神掌,陰毒難除,屈指計來,原是壽元將盡,不論死在哪里,都是一樣。

【14】蛛兒眼望遠處,幽幽的道:“我要他隨我去靈蛇島上……”殷梨亭插口道:“靈蛇島?金花婆婆和銀葉先生是你甚么人?”蛛兒不答,仍是自言自語:“……他非但不肯,還打我罵我,咬得我一只手掌鮮血淋漓……”她一面說,一面左手輕輕撫模著右手的手背:“……可是……可是……我還是想念他。我又不是要害他,我帶他去靈蛇島,婆婆會教他一身武功,設法治好他身上玄冥神掌的陰毒,哪知他兇得很,將人家一番好心,當作了歹意。”

【15】張無忌猛地一驚:“咳,怎地我身上不冷了?”他初中圓真的幻陰指時寒冷難當,但隔了這些時候,寒氣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原來他在十歲那一年身中“玄冥神掌”陰毒,直至十七歲上方才去凈,七年之間,日日夜夜均在與體內寒毒相抗,運氣御寒已和呼吸、霎眼一般,不須意念,自然而成。

【16】張無忌初見張松溪和殷天正時,心中一喜,但立即喜去憂來,一個是自己的外公,乃是骨肉至親;一個是父親的師兄,待他有如親子,當年他身中玄冥神掌,武當諸俠均曾不惜損耗內功,盡心竭力的為他療傷,倘若兩人之中有一人或傷或死,在他都是畢生大恨。

【17】手掌離她肩頭尚有尺許,突覺兩股無聲無息的掌風分自左右襲到,事先竟沒半點朕兆,張無忌一驚之下,雙掌翻出,右手接了從右邊擊來的一掌,左手接了從左邊來的一掌,四掌同時相碰,只覺來勁奇強,掌力中竟挾著一股陰冷無比的寒氣。這股寒氣自己熟悉之至,正是幼時纏得他死去活來的“玄冥神掌”掌力。

【18】眾人擔心張無忌受傷,顧不得追趕,紛紛圍攏。張無忌微微一笑,右手輕輕擺了一下,意示并不妨事,體內九陽神功發動,將玄冥神掌的陰寒之氣逼了出來,頭頂便如蒸籠一般不絕有絲絲白氣冒出。他解開上衣,兩脅各有一個深深的黑色手掌印。在九陽神功運轉之下,兩個掌印自黑轉紫,自紫而灰,終于消失不見。前后不到半個時辰,昔日數年不能驅退的玄冥掌毒,此時頃刻間便消除凈盡。他站起身來,說道:“這一下雖然兇險,可是終究讓咱們認出了對頭的面目。”

【19】玄冥二老和楊逍、韋一笑對掌之時,已先受到張無忌九陽神功的沖擊,掌力中陰毒已不到平時二成,但楊韋二人兀自打坐運氣,過了半天才驅盡陰毒。張無忌關心太師父傷勢,張三豐道:“火工頭陀內功不行,外功雖然剛猛,可還及不上玄冥神掌,我的傷不礙事。”

【20】趙敏微笑道:“你是明教教主,武功震動天下,怎地遇上了一點兒難題,便像小孩子一樣哇哇哭泣剛才你已哭過了,是不是?真是好不害羞。我跟你說,你中了我玄冥二老的兩掌玄冥神掌,我是來瞧瞧你傷得怎樣。不料你一見人家的面,就是死啊活啊的纏個不清。你到底放不放手?”

【21】趙敏伸手摸了摸鬢邊的珠花,嫣然一笑,說道:“怎么你自己倒像沒受甚么傷。”張無忌冷冷的道:“區區玄冥神掌,未必便傷得了人。”

【22】周芷若眼見大禍臨頭,不料竟會有人突然出手相救。她被張無忌摟在胸前,碰到他寬廣堅實的胸膛,又聞到一股濃烈的男子氣息,又驚又喜,一剎那間身子軟軟的幾欲暈去。要知張無忌以九陽神功和鹿杖客的玄冥神掌相抗,全身真氣鼓蕩而出。周芷若從未和男子如此肌膚相親,何況這男子又是他日夜思念的夢中之伴、意中之人?心中只覺得無比的歡喜,四周敵人如在此刻千刀萬劍同時斬下,她也無憂無懼。

【23】玄冥二老駭然失色,眼見張無忌第三次舉掌擊來,不約而同的各出單掌抵御。三人真力相變,玄冥二老只覺對方掌力中一股純陽之氣洶涌而至,難當難耐。張無忌掌發如風,想起幼時被鶴筆翁打了一招玄冥神掌,數年之間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因此擊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對鶴筆翁卻毫不放松。

【24】玄冥二老自恃內力深厚,玄冥神掌是天下絕學,是以一上陣便和他對掌,豈知張無忌的九陽神功卻非任何內功所能及,數十掌一過便即落敗。他二人的兵刃卻以招數詭異取勝,兩人的名號便是從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鶴嘴雙筆,每一招都是凌厲狠辣,世所罕見。張無忌聚精會神,在三件兵刃之間空來插去,攻守自如,只是一時瞧不明白二人兵刃招數的路子,取勝卻也不易。幸好鶴筆翁重傷之余,出招已難免窒滯。

【25】她定是你的意中人了?”張無忌臉上一紅,說道:“周姑娘和我從小相識。在下幼時中了這位……”說著向鶴筆翁一指,“……的玄冥神掌,陰毒入體,周身難以動彈,多虧周姑娘服侍我食飯喝水,此番恩德,不敢有忘。”趙敏道:“如此說來,你們倒是青梅竹馬之交了。你想娶她為魔教的教主夫人,是不是?”張無忌臉上又是一紅,說道:“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26】鶴筆翁見滅絕師太背向自己,突然一陣黑煙卷到,正是偷襲的良機,煙霧之中,一掌擊向滅絕師太背心。周芷若和范遙看得分明,齊聲明道:“師父小心!”“老尼姑小心!”但滅絕師太回掌反擊,已擋不了鶴筆翁的陰陽雙掌,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鶴筆翁的右手所發的玄冥神掌終于擊在她的背心。那玄冥神掌何等厲害,當年在武當山上,甚至和張三豐都對得一掌,滅絕師太身子一晃,險些摔倒。周芷若大驚,搶上扶住了師父。

【27】謝遜怒道:“好啊,韓夫人,那日你在冰火島上,對我怎樣說來?你說我張五弟夫婦為了不肯吐露我藏身的所在,在武當山上被人逼得雙雙自刎;我那無忌孩兒成為沒人照料的孤兒,流落江湖,到處被人欺凌,慘不堪言,是也不是?”金花婆婆道:“不錯!”謝遜道:“你說他被人打了一掌玄冥神掌,日夜苦受煎熬。你在蝴蝶谷中曾親眼見他,要他到靈蛇島來,他卻執意不肯,是也不是?”金花婆婆道:“不錯!我若騙了你,天誅地滅,金花婆婆比江湖上的下三濫還要不如,我死了的丈夫在地下也不得安穩。”

【28】鶴筆翁一招“玄冥神掌”還擊了過去。砰的一聲巨響,雙掌相對,對到三掌之后,傳功長老已是相形見絀。那邊廂鹿杖客使動鹿角杖,雙戰執法長老和掌缽龍頭二人,一時難分高下,掌棒龍頭見傳功長老臉紅如血,一步步后退,不禁暗自駭異,心想傳功長老功力深厚,乃本幫第一高手,怎地不敵這個老兒?眼見他對到第五掌時,喘息聲響,白須飄動,已現狼狽之態,雖知他對敵之時向來不喜歡相助,但到此地步,終不能任由他喪生敵手,當下舉起鐵棒,向鶴筆翁腳下橫掃過去。

【29】張無忌心想:“還不是一樣?”右掌拍出,與二僧雙掌相接,微一凝力,正要運勁斜推,忽聽得背后腳步輕響,有人揮掌拍來。他左掌向后拍出,待要將這掌化開,可是他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全恃九陽神功為根,此時全力對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后這一掌已只不過平時的二成力道。但覺一股陰寒之氣從掌中直傳過來,霎時間全身發顫,身形一晃,俯身撲倒。原來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襲。

【30】周芷若驚惶失措之下,鹿杖客輕飄飄一掌拍出,正中她小腹。那是非同小可的“玄冥神掌”,周芷若氣息立閉,登時便暈了過去。

【31】張無忌見鹿杖客下毒手打傷周芷若,又言語對趙敏無禮,更想起幼時中了他二人的“玄冥神掌”,不知吃了多少苦頭,舊恨新仇,霎時間都涌上心頭,說道:“敏妹,你且退后,這兩個老家伙我見了便心頭有氣,今日要好好的跟他們打上一架。”

【32】玄冥二老漸感陽氣熾烈,自己玄冥神掌中發出的陰寒之氣,往往被對方逼了回來。

【33】斗到百余合時,張無忌偶一轉身,只見地下兩個黑影微微顫動,正是月光照射在趙敏與周芷若身上的影子,心中一凜,側目望去,見趙敏不住搖晃,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勢,暗道:“不好!芷若中了鹿老兒一掌玄冥神掌,只怕抵受不住。

【34】她練的本是陰寒功夫,再加上這玄冥神掌中天下陰毒之最的寒氣,寒上加寒,看來敏妹也禁受不住了。”當下手上加勁,猛向鹿杖客壓去。

【35】張無忌吃了一驚,微一思索,已明其理,本來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陰寒縱然厲害,也只她一人身受,這時連趙敏也冷了起來,想必是趙敏好心,伸掌助周芷若運功抗御。她二人功力相差甚遠,周芷若的內功又十分怪異,以致趙敏救人不得,反受其累。張無忌雙拳大開大闔,只盼盡速擊退二老。但二老離得遠遠地,忽前忽后,只是拖延,不跟他正面為敵。

【36】周芷若取得藏在倚天劍中的“九陰真經”后,生怕謝遜和張無忌知覺,只是晚間偷練,而時日迫促,無法從扎根基的功夫中循序漸進,因此內力不深,所習均為真經中落于下乘的陰毒武功,她中了“玄冥神掌”后,本想將陰寒之氣轉入趙敏體內,待得張無忌出手相援,只覺全身暖洋洋地十分舒適,正感氣力漸長,想要離開趙敏的手掌,一掙之下,竟似被一股極強的粘力吸住了,掙之不脫,自知適才趙敏的手掌被她背心粘住,此刻她背心反被趙敏手掌粘住,均是內力強弱有別之故,不禁大驚。

【37】張無忌驅寒毒,但覺自己的九陽真氣送將出去,趙敏手上總是傳來一股寒氣與之相抗,他只道玄冥神掌的寒毒尚未驅盡,不住的加力施為,哪想到他每送一分九陽真氣過去,便消去了周芷若苦苦練得的一分九陰真氣。周芷若暗暗叫苦,卻又聲張不得,自知只要一張口說話,立時狂噴鮮血,真氣泄盡而亡。

【38】周芷若如遇大赦,脫了粘力,自知這么一來,所中玄冥神掌的寒毒雖已驅盡,但自身的九陰內力卻也損耗極重,眼見張無忌舞動屠龍刀專心攻敵,當即伸出五指,揮手疾往趙敏頂門插落。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