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陽真經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九陽真經

九陽真經

九陽真經

九陽真經乃金庸武俠小說中最高深的武學寶典之一,是與佛家的《易筋經》和道家的《九陰真經》等并駕齊驅的至高無上武學瑰寶。此功陰陽調和,剛柔并濟,練成九陽神功后,普通拳腳也能使出絕大攻擊力,自動護體功能反彈外力攻擊。九陽真經包含內功和武學原理兩大部分。張無忌練成九陽全本后,成為《倚天屠龍記》中數一數二的絕頂高手。
九陽真經
小說 倚天屠龍記
門派 無門無派
類型 內功、武功
創始人 不詳
主要人物 張無忌
覺遠
書籍 《九陽真經》
修行方法 不詳

《九陽真經》是金庸小說中虛構的武學巨著,是金庸武俠小說系列中的最絕頂之內功心法,威力可能與另一路少林神功《易筋經》難分上下。

金庸武俠小說系列中練成全套《九陽真經》的人物,除了創始人外,就只有《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中的僧人覺遠,以及《倚天屠龍記》的主角張無忌二人而已。

目錄

  • 1 成書經過
  • 2 重見天日
  • 3 經在猿中
  • 4 覺遠傳經
  • 5 暫埋土中
  • 6 經文選輯
  • 7 龍虎門的九陽神功
  • 8 參見
  • 9 注釋

成書經過

在《倚天屠龍記》第一版中,《九陽真經》是達摩所寫下。《》為黃裳所著,《九陽真經》雖然只有內功,但神功大成后,卻非世上的任何武功所能傷害。

二版中,《九陽真經》相傳是達摩祖師所寫下的,但后來張君寶悟到達摩祖師是天竺人,就算會寫中華文字,也必文理粗疏,九陽真經文字佳妙,外國人決計寫不出,定是后世中土人士所作。多半便是少林寺中的僧侶,假托達摩祖師之名,寫在天竺文字的《楞伽經》夾縫之中。

在最新修改版本中,作者寫成在嵩山中一位奇士斗酒勝了王重陽,得以借觀《》,此人觀看后覺得《》陰氣太重,一味崇揚道家黃老之學,只重以柔克剛,以陰勝陽,未及陰陽互濟之妙,于是在四卷梵文《楞伽經》的行縫之中,寫下自創的《九陽真經》。

新修版《射雕英雄傳》的《》總旨亦明言“九陰極盛”乃是災害,要糾正道家“但重陰柔的缺失”,然而,如《射雕英雄傳》中所述,總旨“比之真經中所載的功夫更深了一層”,可見黃裳雖認為“陰陽互濟”是“武學最高境界”,作為九陰難以明解的關鎖的總鑰匙,或克服“九陰極盛”的毛病,卻未改《》所載武功本身陰柔為主的特性,故兩書所述并無矛盾。奇士所創,可視為《》總綱所見上另建高筑,修煉《九陽真經》,可達到《》總旨中所述“武學最高境界”。

重見天日

于《神雕俠侶》中,楊過打敗金輪法王(新修版改稱“金輪國師”)后,蒙古武士尹克西和瀟湘子逃到嵩山,后發現張君寶(孩童時期的張三豐)在少林寺廊下讀《楞伽經》,尹克西悄悄走到他身后,伸手點了他的穴道,把那四卷《楞伽經》取去。

經在猿中

后來,張君寶的師父覺遠追趕尹克西和瀟湘子二人至華山,巧遇楊過、小龍女、郭襄等人。尹克西和瀟湘子眼看無法脫身,剛好身邊有只蒼猿,兩人心生一計,便割開蒼猿肚腹,將經書藏在其中。后來覺遠、張君寶、楊過等搜索瀟湘子、尹克西二人身畔,不見經書,便放他們帶同蒼猿下山。后來瀟湘子和尹克西帶同蒼猿,遠赴西域,兩人心中各有所忌,生怕對方先習成經中武功,害死自己,互相牽制,遲遲不敢取出猿腹中的經書,最后來到昆侖山的驚神峰上,尹湘兩人互施暗算,斗了個兩敗俱傷而死。這部修習內功的無上心法,從此留在蒼猿腹中。

覺遠傳經

尹克西臨死時遇見“昆侖三圣”何足道,良心不安,請他赴少林寺告知覺遠大師,那部經書是在這頭蒼猿的腹中。但他說話之時神智迷糊,口齒不清,他說“經在猿中”,何足道卻聽做“金在油中”。何足道信守然諾,果然遠赴中原,將這句“金在油中”的話跟覺遠說了。覺遠無法領會其中之意,固不待言,反而惹起一場絕大的風波,令覺遠、張君寶被少林寺所逐。覺遠圓寂前,念起《九陽真經》,令郭襄、張君寶和少林寺羅漢堂首座無色禪師各有所悟,無色得其高(因三人中武功最高并與其本身武功印證),郭襄得其博(因家學淵博,所學甚廣),張君寶得傳承最多,加上當時武功全無根基,所學反而最精純。后來郭襄、張君寶出家開創峨嵋、武當兩派,各以此為基礎,創出了少林九陽功、峨嵋九陽功、武當九陽功,共三脈《九陽功》。

后來《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因朱子柳的后代朱長齡的牽連意外地進入昆侖山一山谷,巧遇當年的蒼猿,因好心治療其肚腹上的傷痕,取出內藏之經書,得以習得完整的九陽神功,不但纏綿體內的寒毒盡皆驅除,內力更提升至絕高的境界。待得到乾坤一氣袋的奇遇后,張無忌的九陽神功方克大成。

暫埋土中

在張無忌走進昆侖山山谷的五年后,他完全學會了九陽真經,于是把四卷載有《九陽真經》的《楞伽經》、以及胡青牛的《醫經》、王難姑的《毒經》,注明"張無忌埋經處"(二版)埋在地洞里,待有緣人得之。

經文選輯

  • 第二卷經文中:“呼翕九陽,抱一含元,此書可名《九陽真經》。”
  •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 “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龍虎門的九陽神功

(按:此處非金庸小說,乃他書中雷同之武學名稱。)

  • 在龍虎門,主角王小虎依此絕學而踏入頂級高手的領域,而白蓮教教主東方無敵的九陽神功乃是練的最出神入化的一個。自古以來,江湖傳言“九陽神功驚俗世”,“君臨天下易筋經”,這兩套絕學號稱頂級絕學。然而,東方無敵武學智慧卻突破原有九陽神功的范疇,成就九陽五絕合一。武學領域已達至前無古人的十陽初階,媲美黑級高階功力甚至超越黑級高階。白蓮教是東方家族企業,由于無懼未指派繼承人就駕崩,故無忌及無敵以武論尊,最終無敵擊敗無忌就任白蓮教主,所以東方無敵與火云邪神及文珠天尊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必須靠自己的努力,沒有其他人可依靠,羅剎教的第二號人物是老邪神,通天教的第二號人物則是文珠天尊自己,因為第一號人物是老天尊,白蓮教就缺乏與他們并駕齊驅的強者。雄才大略的東方無敵向羅剎教挖角金羅漢成為日圣使,同時也向龍虎門挖角王風雷擔任月圣使,這新的鐵三角,遠比之前日月圣使還強,甚至在《王風雷傳》中號稱“無敵組合”,而《新著龍虎門》中,白蓮教也相當聰明,不跟強橫的龍虎門為敵。

龍虎門的九陽神功分內功和外功。

內功:九陽真經

  • 九陽神功之十陽神功:九陽神功第十陽突破原有九陽神功的范疇,媲美黑級高階功力甚至超越黑級高階。[1]
  • 九陽神功之九陽合一:東方無敵在黑龍就任羅剎教主的登位大典上使用的“九陽合一”,所發出的“九陽大霹靂”威力強橫,三皇全力發出“九陰大霹靂”也只能拼成平手,而這個戰績已經媲美神山之役時火云邪神的易筋經黑級高階功力。這些是不是就說明“九陽合一”被設定為媲美黑級高階功力呢?
  • 九陽神功之九陽歸一:發揮九陽的顛峰境界,可令神功進入另一層次。
  • 九陽神功之九陽啟泰:號稱九陽神功頂級功力。
  • 九陽究極:超越九陽神功第九陽,只差一線即可達至十陽境界,威力比媲火云邪神南北易筋經合一之“完美易筋經”
  1. 第九陽百會穴
  2. 第八陽至陽穴
  3. 第七陽脊梁穴
  4. 第六陽手少陽三焦經穴
  5. 第五陽手太陽小腸經穴
  6. 第四陽足太陽膀胱經穴
  7. 第三陽足陽明胃經穴
  8. 第二陽丹田穴
  9. 第一陽心坎穴

外功:九陽五絕

第一絕:霹靂神掌[九陽霹靂]:九陽五絕中威力最強最驚世駭俗的掌法。據聞只有傳說中已失傳之如來神掌方可勝之。

  1. 九陽小霹靂:練到九陽是可以控制方向的,練到八陽就只能當普通的直線型氣功炮。
  2. 九陽大霹靂:仿佛超巨能靈彈,威力無堅不摧,“火云邪神”曾敗于此招下。后來東方無敵復功,創岀一式威力更驚人之“原子大霹靂”。
  3. 雙霹靂合璧:風雷傳里兇星助東方無敵升級,東方無敵打出的大霹靂威力可能接近雙陽霹靂合璧的威力,這招號稱上天下地無人能擋。

第二絕:九陽神劍:用手指發出劍氣傷敵;最強招“雙陽劍合璧”,需第八陽以上功力方可使用。

  1. 大商劍
  2. 少商劍
  3. 大沖劍
  4. 少沖劍
  5. 大澤劍
  6. 少澤劍
  7. 大陽劍
  8. 少陽劍
  9. 雙陽劍

第三絕:陰陽大挪移:可卸開敵人招式,有外傷時不可使用,否則血流不止。

第四絕:火云掌:掌法絕學。白蓮教死對頭羅剎教教主學得此掌法,

“火云邪神”以羞辱白蓮教。

  1. 火云鐵桶
  2. 火蛇吐信
  3. 火龍穿山
  4. 火云蓋頂
  5. 火海無邊
  6. 地火燎原
  7. 天火焚城

第五絕:烈陽刀:以掌為刀,招法剛猛

  1. 第一式:烈陽普照
  2. 第二式:烈陽雙暉
  3. 第三式:烈陽破頂
  4. 第四式:烈陽焦土
  5. 第五式:烈陽焚天

五絕合一:東方無忌(王風雷傳十二期對東方無忌使用的連續技,并在三十九期命名。)

參見

  • 《》

注釋

  1. ^ 在古代的思想里,九為極數,象征無窮大,九更為陽之極數(按:六為陰之極數),因而有“數極于九,易窮于變”的說法。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詳細介紹

作者在“世紀新修版”中有所提及。此人雖不知名,卻也是絕頂的高手。一生之中既做過儒生,也當過道士,更出家做過和尚。在儒,道,佛三家中領悟到各家的武功要訣,后來與王重陽在第一次華山論劍后斗酒論武,勝王重陽后得以借到九陰真經一覽。閱覽完畢后因自覺其陰氣太重,躲入少林將陰陽調和之術和自己根據九陰真經為基礎而自創的九陽真經偷寫于四卷《楞伽經》的夾縫中以流傳于后世。?

九陽真經出自金庸小說《神雕俠侶》和《倚天屠龍記》,在《神雕俠侶》的最后一節由負責打理少林寺藏經閣的僧人覺遠大師帶同徒兒張君寶(少年張三豐)追趕盜書賊瀟湘子和尹克西時引出。覺遠大師只是一個在少林寺中打雜的僧人,對于少林寺一派的拳腳器械并不通曉;但因為常年在藏經閣中做打雜工作而博覽里面收藏的群書,且其性格為無經不讀、無經不記。因此在無意中按照記錄在達摩手書的《楞伽經》經文夾縫中的《九陽真經》的秘籍修煉,竟然練成了一身驚世駭俗的無上內功。雖然覺遠不知夾縫中的文字是內功秘籍,但卻被通曉武功、假裝被蒙古兵追殺獲救的瀟湘子和尹克西盯上并暗中盜走。

瀟湘子和尹克西從少林寺藏經閣中盜得這部經書后,被覺遠大師一直追到華山之巔;眼看自己無法脫身之時,剛好身邊有只蒼猿經過。于是兩人心生一計,割開蒼猿肚腹并將經書藏在其中。后來覺遠、張三豐、楊過等搜索瀟湘子、尹克西二人身畔不見經書,便放他們帶同蒼猿下山離去(請參閱《神雕俠侶》)。九陽真經從此下落不明,成為武林中近百年來的大疑案。后來瀟湘子和尹克西帶同蒼猿遠赴西域;兩人心中各有所忌,生怕對方先習成經中武功;害死自己而互相牽制,遲遲不敢取出猿腹中的經書。最后來到西域昆侖山的驚神峰上,尹瀟二人互施暗算斗了個兩敗俱傷。這部修習內功的無上心法,從此留在蒼猿腹中。

瀟湘子的武功本比尹克西稍勝一籌,但因他在華山絕頂用盡全身十成內力打了覺遠大師一拳;由于被覺遠大師身上的反震之力彈回而身受重傷,因之后來與尹克西相斗時反而先行斃命。尹克西臨死時遇見“昆侖三圣”何足道,由于自己良心不安;便請他赴少林寺,告知覺遠大師那部經書是在這頭猿猴的腹中。但他說話之時神智迷糊,口齒不清;他說“經在猴中”,何足道卻聽作甚么“經在油中”。何足道信守諾言果然遠赴中原,將這句“經在油中”的話跟覺遠大師說了。但覺遠無法領會其中之意固不待言,這反而惹起一場絕大的風波。

昆侖三圣何足道因為一心鉆研琴、棋、劍,而號稱琴圣、棋圣、劍圣。來自西域少林寺的三個天字輩弟子——潘天耕、方天勞、衛天望聽說他號稱“劍圣”,非要和他比一比;逼他去了“劍圣”,單留棋圣和琴圣之名。恰巧此時何足道遇到尹克西要往少林寺走一遭;因此跟他們約定在少林見面比過,順便也讓西域少林壓過中土少林。潘天耕等三師兄弟自忖此事由自己身上而起,當由自己手里了結;因此每日騎了駿馬在山前山后巡視,一心要攔住這個自稱“琴棋劍三圣”的家伙;打得他未進寺門先就倒爬著回去,然后再回寺來和眾僧侶較量一下。要令西域少林派壓得中原少林派從此抬不起頭來。哪知石亭中一戰,何足道只出半力已令三人鎩羽而遁。

《九陽真經》練到最后大關,必須熬過全身燥熱自焚之苦;或得名師指點打通全身上下所有幾百個穴道,才算真正練成「九陽神功」。否則只是積存九陽內力不會施展運用,內力不會無窮無盡的循環自生。劇烈戰斗后容易泄氣過度致死,如同覺遠大師最后逃離少林寺之后的例子。

練成「九陽神功」后內力自生速度奇快無窮無盡,對于普通拳腳也能使出絕大攻擊力;至于防御力則無可匹敵,自動護體功能反彈外力攻擊成金剛不壞之軀;習者輕功身法勝過世上所有輕功精妙高手。而且更是療傷圣典、百毒不侵,專門克破所有寒性和陰性內力。

覺遠大師在圓寂之際蒙眬囈語部份《九陽真經》經文,而張三豐、郭襄和無色大師各默記了一部分。當年傳得《九陽真經》的三位,因為悟性各有不同,所以根柢也大有差異。以武功來論是無色大師最高;以博聞來論則郭襄所學最博;而張三豐正因當時武功全無根基如此所學的部分反而最精純。是以少林、峨嵋、武當三派,一個得其‘高’、一個得其‘博’、一個得其‘純’。三派武功各有所長,但也可說各有所短。

張三豐和郭襄后來成為武當和峨嵋派的創派祖師。因《九陽真經》乃是啟發武當、峨嵋開宗立派的武功,以及無色學習后于少林寺受益匪淺。因此他們所學的主要根源的那一部份的《九陽真經》,分別名為《武當九陽功》、《少林九陽功》和《峨嵋九陽功》。張無忌先后練過《武當九陽功》和《九陽真經》,發現《武當九陽功》只有不足十分一的經文。《倚天屠龍記》十六回 剝極而復參九陽:他心中突突亂跳,掩卷靜思:“這到底是什么經書?為什么有武當九陽功的文句?可是又與武當本門所傳的不盡相同?而且經文更多了十倍也不止?”

《九陽真經》是一本武林中絕頂的無上內功心法。雖經中并沒有記載武功招式,但集融會貫通的武學至理;練成后天下武學附拾皆可用,此經還附上縮骨功,游墻功等功夫。金庸在最新修改版本中將作者寫成與王重陽斗酒的一位奇士,斗酒取勝后王重陽將九陰真經借與此人看;但此人覺得九陰真經當中陰氣太重,不易修煉。后來其躲進少林創作九陽真經,所以此功佛道相參、剛柔并濟;可出氤氳紫氣,可隨意擴散到體內、體外;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毒氣不生、物化不之,金剛不壞之軀也隨之而來。

《九陽神功》和《易筋經》是佛門兩大最強的神功,《九陰真經》和《九陽真經》是佛道兩家絕頂神功,不相伯仲。「九陽神功」實是武林中最強、最渾厚、最精湛的內功之一。

《九陽真經》是集:武學、醫學、哲學、生理學、命理學、康復學、物理學、生物化學于一冊的百科全書。

九陽真經

《九陽神功》乃武當祖師張三豐根據《九陽真經》所傳的一種曠世絕學。練就此功,可出氤氳紫氣,可隨意擴散到體內、體外,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毒氣不生,物化不之,金剛不壞之軀也隨之而來。練此功,身體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第一式:太極聚氣法

面向東方,自然站立,先意守丹田三~五分鐘后,即采用順呼吸法。意念天上的陽氣自百會吸入下行,地下的陰氣由兩腳涌泉吸入上行,兩股真氣在丹田匯聚成太極形。并緩慢旋轉,意念或離或存,勿忘勿助,每次練習不少于一個時辰(二小時),三十天后即可練習下一步。

第二式:氤氳紫氣

使一股暖暖的真氣,從丹田向鎮鎖任督沖三脈的“陰蹺庫”流注,折而走向“尾閭關”。然后分兩支上行,經腰脊第十四椎兩旁的“轆轤關”上行經肩、背、頸而至“玉枕關”,此謂“逆運真氣通三關”,然后真氣向上越過頭頂百會,分五路下行,與全身氣脈會于中丹田,再分主次兩支,還合于丹田,入竅歸元,如此循環一周,身子便如灌甘露,丹田里的真氣有似香煙繚繞,悠游自在,那就是“氤氳紫氣”,此功練一年后即可練習下一步。(此步以盤坐式為佳)

第三步:盤龍真訣

當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面對太陽而坐,取五心朝天式,意守丹田三~五分鐘,然后意想太陽光化作五條火龍分別從百會、兩腳涌泉、兩手勞宮吸入,在丹田匯聚成一個火球。然后意念火球漸漸擴大,至上與宇宙重回。過后,再漸漸變小收回丹田,如此一擴一收,反復練習。收功:意念火球又變成五條火龍由以上五處飛出。化成太陽,懸于本人腦后上方。

在月亮剛剛升起的時候,接上法進行,不過火龍變成水龍,火球變為水球,最后收功。五條火龍化作太陽變為五條水龍化作月亮。總得以陽變陰為準。

第四步:金剛之軀

練法與第三步基本相同,但不需真的面對太陽和月亮,練火龍功需一極寒之地,練水龍功需一極熱之地。主旨:“陰中練陽,陽中練陰,陰陰陽陽,至陰至陽”。此功須七七四十九日苦修。

第五步:外功附助

準備一個沙袋子(要小一點),每天手、肘、肩、頭、背、肋、膝、腳等全身各處,都要在沙袋上擊打,要由輕到重,細心體會反彈之力,同時配合呼吸。

修煉《九陽神功》需有悟性、耐性、忍性之極。習成此功需九年大成。

用:搏擊篇

一舉手,前後左右要有定向.起動舉動未能由己,要悉心體認,隨人所動,隨曲就伸,不丟不頂. 勿自伸縮.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無力,我亦無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挨何處, 心要用在何處,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切記一靜無有不靜,靜須靜如山岳.所謂他強由他強, 清風拂山岡.一動無有不動,動當動若江河,所謂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從此做去,一年半載 ,便能施於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勁.久之,則人為我制,我不為人制矣.

舉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挨我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兩手支撐,一氣貫串,左重則左虛,而右已去.右重則右虛,而左已去.氣如車輪,周身俱要相隨,有不相隨處,身便散亂,便不得力,其病於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從人不從己,後身能從心,由己仍是從人.由己則滯,從人則活.能從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勁之大小,分釐不錯.權彼來之長短,毫發無差.前進後退,處處恰合, 工彌久而技彌精.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先動.往復須有摺疊,進退須有轉換.極柔軟,然後極堅剛.靜是合,合中寓開.動是開,開中寓合.觸之則旋轉自如,無不得力.先求開展,後求緊湊 ,乃可臻於縝密矣.

務使氣斂入脊骨,呼吸通靈,周身罔間.欲要神氣收斂入骨,先要兩股前節有力,兩肩松開,氣向下沈.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行氣如九曲珠,無往不利.能呼吸,然後能靈活.吸為合為蓄,呼為開為發.蓋吸則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則自然沈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運氣 ,非以力使氣.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則無力,無氣則純剛.

一身之勁,練成一家,分清虛實.發勁要有根源.勁起於腳,變換在腿,主宰於腰,發於脊背,接於兩肘,行於手指,總須完整一氣.發勁須沈著松凈,專主一方.曲中求直,蓄而後發.蓄勁如張弓, 發勁如放箭,運勁如抽絲.勁似松非松,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又要提起全副精神,於彼勁將出未發之際,我勁已接入彼勁,恰好不後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進後退,絲毫不亂.方能得機得勢,隨手奏效.此謂借力打人,四兩撥千斤也.

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湯,煉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占煞,精神宜貴專注 .緊要全在胸中腰腿間運化,不在外面.力從人借,氣由脊發.胡能氣由脊發? 氣向下沈,由兩肩收入脊骨,注於腰間.此氣之由上而下也,謂之合.由腰展於脊骨,布於兩膊,施於手指.此氣之由下而上也,謂之開.合便是收,開即是放.懂得開合,便知陰陽.到此地位,呼翕九陽,抱一合元 ,可名九陽神功.從此功用一日,技精一日,漸至從心所欲,豫順以動,罔不如意矣.

要言之,氣以直養而無害,勁以曲蓄而有馀.神舒體靜,刻刻在心.內固精神,外示安逸.變換虛實,舍己從人.須知陰陽相濟,方為懂勁.平日走架,是知己工夫.一動勢,先問自己合不合規矩. 少有不合,即速改換.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的功夫,動靜固是知人,仍是問己.自己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動彼絲毫,趁勢而入,接定彼勁,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處,便是雙重未化,要於陰陽開合中求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張君寶第三次再使“偏花七星”,這番拳掌相交,竟然無聲無息,兩人微一凝持,各催動內力相抗。說到武功家數,何足道比之張君寶何止勝過百倍?但一經比拚內力,張君寶曾自“九陽真經”學得心法,內力綿綿密密,渾厚充溢。頃刻之間,何足道便知并無勝他把握,當即縱身躍起,讓張君寶的拳力盡皆落空,反掌在他背上輕輕一推。張君寶仆跌在地,一時站不起來。

【2】只聽他頓一頓,又念道:“……氣如車輪,周身俱要相隨,有不相隨處,身便散亂,其病于腰腿求之……”郭襄聽到“其病于腰腿求之”這句話,心下更無疑惑,知他念的自是武學要旨,暗想:“這位大和尚全然不會武功,只是讀書成癡,凡是書中所載,無不視為天經地義。昔年在華山絕頂初次和他相逢,曾聽他言道,達摩老祖在親筆所抄的楞伽經行縫之間又寫著一部九陽真經,他只道這是強身健體之術,便依照經中所示修習。他師徒倆不經旁人傳授,不知不覺間竟達到了天下一流高手的境界。那日瀟湘子打他一掌,他挺受一招,反而使瀟湘子身受重傷,如此神功,便是爹爹和大哥哥也未必能夠。今日他師徒倆令何足道悄然敗退,自又是這部九陽真經之功。他口中喃喃念誦的,莫非便是此經?”

【3】她想到此處,生怕岔亂了覺遠的神思,悄悄坐起,傾聽經文,暗自記憶,自忖:“倘若他念的真是九陽真經,奧妙精微,自非片刻之間能解。我且記著,明兒再請他指教不遲。”只聽他念道:“……先以心使身,從人不從己,從身能從心,由己仍從人。由己則滯,從人則活。能從人,手上便有方寸,秤彼勁之大小,分厘不錯;權彼來之長短,毫發無差。前進后退,處處恰合,工彌久而技彌精……”

【4】覺遠隨口背誦,斷斷續續,有時卻又夾著幾段楞伽經的經文,說到佛祖在楞伽島上登山說法的事。原來那九陽真經夾書在楞伽經的字旁行間,覺遠讀書又有點泥古不化,隨口背誦之際,竟連楞伽經也背了出來。那楞伽經本是天竺文字,覺遠背的卻是譯文,更加纏夾不清。郭襄聽著,愈是摸不著頭腦,幸好她生來聰穎,覺遠所念經文雖然顛三倒四,卻也能記得了二三成。

【5】言念及此,心意已決,當下挑了鐵桶,便上武當山去,找了一個巖穴,渴飲山泉,饑餐野果,孜孜不歇的修習覺遠所授的九陽真經。

【6】數年之后,便即悟到:“達摩祖師是天竺人,就算會寫我中華文字,也必文理租疏。這部九陽真經文字佳妙,外國人決計寫不出,定是后世中土人士所作。多半便是少林寺中的僧侶,假托達摩祖師之名,寫在天竺文字的楞伽經夾縫之中。”這番道理,卻非拘泥不化,盡信經書中文字的覺遠所能領悟。只不過并無任何佐證,張君寶其時年歲尚輕,也不敢斷定自己的推測必對。

【7】他得覺遠傳授甚久,于這部九陽真經已記了十之五六,十余年間竟然內力大進,其后多讀道藏,于道家練氣之術更深有心得。某一日在山間閑游,仰望浮云,俯視流水,張君寶若有所悟,在洞中苦思七日七夜,猛地里豁然貫通,領會了武功中以柔克剛的至理,忍不住仰天長笑。

【8】這一番大笑,竟笑出了一位承先啟后、繼往開來的大宗師。他以自悟的拳理、道家沖虛圓通之道和九陽真經中所載的內功相發明,創出了輝映后世、照耀千古的武當一派武功。

【9】俞蓮舟道:“恩師自九十五歲起,每年都閉關九個月。他老人家言道,我武當派的武功,主要得自一部《九陽真經》。可是恩師當年蒙覺遠祖師傳授真經之時,年紀太小,又全然不會武功,覺遠祖師也非有意傳授,只是任意所之,說些給他聽,因之本門武功總是尚有缺陷。這《九陽真經》據覺遠祖師說是傳自達摩老祖。但恩師言道,他越是深恩,越覺未必盡然。一來真經中所說的秘奧與少林派武功大異,反而近于我中土道家武學;二來這《九陽真經》不是梵文,而是中國文字,夾寫在梵文的《楞伽經》的字畔行間。

【10】俞蓮舟道:“恩師也猜想不出,他說或許這是少林寺后世的一位高僧所作,卻假托了達摩老祖的名頭。恩師心想于《九陽真經》既所知不全,難道自己便創制不出?他每年閉關苦思,便是想自開一派武學,與世間所傳的各門武功全然不同。”

【11】張翠山和殷素素聽了,都慨然贊嘆。俞蓮舟道:“當年聽得覺遠祖師傳授《九陽真經》的,共有三位。一是恩師,一是少林派的無色大師,另一位是個女子,那便是峨嵋派的創派祖師郭襄郭女俠。”殷素素道:“我曾聽爹爹說,郭女俠是位大有來頭的人物,她父親是郭靖郭大俠,母親是丐幫的黃幫主黃蓉,當年襄陽失陷,郭大俠夫婦雙雙殉難。”

【12】俞蓮舟道:“正是。我恩師當年曾與郭大俠夫婦在華山絕頂有一面之緣,每當提起他兩位為國為民的仁風俠骨,常說我等學武之人,終身當以郭大俠夫婦為榜樣。”他出神半晌,續道:“當年傳得《九陽真經》的三位,悟性各有不同,根柢也大有差異。武功是無色大師最高;郭女俠是郭大俠和黃幫主之女,所學最博;恩師當時武功全無根基,但正因如此,所學反而最精純。

【13】俞蓮舟道:“不!覺遠祖師不會武功。他在少林寺藏經閣中監管藏經,這位祖師愛書成癖,無書不讀,無經不背。他無意中看到《九陽真經》,便如念金剛經、法華經一般記在心中,至于經中所載博大精深的武學。他雖也有領悟,但所練的只是內功,武術卻全然不會。”于是將《九陽真經》如何失落,從此湮沒無聞的故事講給了她聽。

【14】殷梨亭道:“師父,這孩子……這孩子當真無救了么?”張三豐雙臂橫抱無忌,在廳上東西踱步,說道:“除非……除非我師覺遠大師復生,將全部九陽真經傳授于我。”

【15】張三豐和眾徒走到廳上,嘆道:“寒毒侵入他頂門、心口和丹田,非外力所能解,看來咱們這三十幾天的辛苦全是白耗了。”沉吟良久,心想:“要解他體內寒毒,旁人已無可相助,只有他自己修習‘九陽真經’中所載至高無上的內功,方能以至陽化其至陰。但當時先師覺遠大師傳授經文,我所學不全,至今雖閉關數次,苦苦鉆研,仍只能想通得三四成。眼下也只好教他自練,能保得一日性命,便多活一日。”

【16】兩年前武當山上一會,少林、武當雙方嫌隙已深。張三豐一代宗師,以百余歲的高齡,竟降尊紆貴的去求教,自是大失身分。眾人念著張翠山的情義,明知張三豐一上嵩山求教,自此武當派見到少林派時再也抬不起頭來,但這些虛名也顧不得了。本來峨嵋派也傳得一份“九陽真經”,但掌門人滅絕師太脾氣十分孤僻古怪,張三豐曾數次致書通候,命殷梨亭送去,滅絕師太連封皮也不拆,便將信原封不動退回。眼下除了向少林派低頭,再無別法了。

【17】若由宋遠橋率領眾師弟上少林寺求教,雖于武當派顏面上較好,但空聞大師決不肯以“九陽真經”的真訣相授,勢所必然。眾人想起二三十年來威名赫赫的武當派從此要向少林派低頭,均是郁郁不樂,慶賀團圓佳節的酒宴,也就在幾杯悶酒之后草草散席。

【18】張三豐氣往上沖,但轉念想道:“我武當派的武功,雖是我后來潛心所創,但推本溯源,若非覺遠大師傳我‘九陽真經’,郭女俠又贈了我那一對少林鐵羅漢,此后一切武功全是無所依憑。他說我的武功得自少林,也不為過。”于是心平氣和的道:“貧道今日,正是為此而來。”

【19】貧道當年服侍覺遠大師,得蒙授以‘九陽真經’。這部經書博大精深,只是其時貧道年幼,所學不全,至今深以為憾。其后覺遠大師荒山誦經,有幸得聞者共是三人,一位是峨嵋派創派祖師郭女俠,一位是貴派無色撣師,另一人便是貧道。貧道年紀最幼資質最魯,又無武學根底,三派之中,所得算是最少的了。”

【20】只因貧道修習先師所傳‘九陽真經’,其中有不少疑難莫解、缺漏不全之處。

【21】張三豐知道此事本來太奇,對方不易入信,于是源源本本的將無忌如何中了“玄冥神掌”、體內陰毒無法驅出的情由說了,又說他是張翠山身后所遺獨子,無論如何要保其一命;目前除了學全“九陽神功”之外,再無他途可循,因此愿將本人所學到的“九陽真經”全部告知少林派,亦盼少林派能示知所學,雙方參悟補足。

【22】原來張無忌這一掌,是他父親張翠山當年在木筏上所教“武當長拳”中的一招“七星手”。“武當長拳”是武當派的入門功夫,拳招說不上有何奧妙之處。但武當派武功在武學中別開蹊徑,講究以柔克剛,以弱勝強,不在以己勁傷敵,而是將敵人發來的勁力反激回去,敵人擊來一斤的力道,反激回去也是一斤,若是打來百斤,便有百斤之力激回,便如以拳擊墻,出拳愈重,自身所受也愈益厲害。當年覺遠大師背誦“九陽真經”,曾說到“以己從人,后發制人”,張三豐后來將這些道理化入武當派拳法之中。若是宋遠橋、俞蓮舟等高手,自可在敵勁之上再加自身勁力。張無忌所學粗淺之極,但在這一拳之中,不知不覺的也已含了反激敵勁的上乘武學。

【23】想到此處,登時記起了太師父帶自己上少林寺去之時所說的故事:太師父的師父覺遠大師學得《九陽真經》,圓寂之前背誦經文,太師父、郭襄女俠、少林派無色大師三人各自記得一部分,因而武當、峨嵋、少林三派武功大進,數十年來分庭抗禮,名震武林。“難道這便是那部給人偷去了的九陽真經?不錯,太師父說,那九陽真經是寫在楞伽經的夾縫之中,這些彎彎曲曲的文字,想必是梵文的楞伽經了。可是為甚么在猿腹之中呢?”

【24】這部經書,確然便是九陽真經,至于何以藏在猿腹之中,其時世間已無一人知曉。

【25】原來九十余年之前,瀟湘子和尹克西從少林寺藏經閣中盜得這部經書,被覺遠大師直追到華山之巔,眼看無法脫身,剛好身邊有只蒼猿,兩人心生一計,便割開蒼猿肚腹,將經書藏在其中。后來覺遠、張三豐、楊過等搜索瀟湘子、尹克西二人身畔,不見經書,便放他們帶同蒼猿下山(請參閱《神雕俠侶》)。九陽真經的下落,成為武林中近百年來的大疑案。后來庸湘子和尹克西帶同蒼猿,遠赴西域,兩人心中各有所忌,生怕對方先習成經中武功,害死自己,互相牽制,遲遲不敢取出猿腹中的經書,最后來到昆侖山的驚神峰上,尹瀟二人互施暗算,斗了個兩敗俱傷。這部修習內功的無上心法,從此留在蒼猿腹中。

【26】張無忌吃完蟠桃,心想:“太師父當年曾說,若我習得少林、武當、峨嵋三派的九陽神功,或能驅去體內的陰毒。這三派九陽功都脫胎于九陽真經,倘若這部經文當真便是九陽真經,那么照書修習,又遠勝于分學三派的神功了。在這谷中左右也無別事,我照書修習便是。便算我猜錯了,這部經書其實毫無用處,甚而習之有害,最多也不過一死而已。”

【27】練完第一卷經書后,屈指算來,胡青牛預計他毒發畢命之期早已過去,可是他身輕體健,但覺全身真氣流動,全無病象,連以前時時發作的寒毒侵襲,也要時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而發作時也極輕微。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經文中讀到一句:“呼翕九陽,抱一含元,此書可名九陽真經。”才知這果然便是太師父所念念不忘的真經寶典,欣喜之余,參習更勤。加之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常采了大蟠桃相贈,那也是健體補元之物。待得練到第二卷經書的一小半,體內陰毒已被驅得無影無蹤了。

【28】這日午后,將四卷經書從頭至尾翻閱一遍,揭過最后一頁之后,心中又是歡喜,又微微感到悵惘。在山洞左壁挖了個三尺來深的洞孔,將四卷九陽真經、以及胡青牛的醫經、王難姑的毒經,一起包在從白猿腹中取出來的油布之中,埋在洞內,填上了泥土,心想:“我從白猿腹中取得經書,那是極大的機緣,不知千百年后,是否又有人湊巧來到此處,得到這三部經書?”

【29】這一番話只把朱長齡聽得又妒忌,又是惱怒,心想:“我在這絕峰之上吃了五年多難以形容的苦頭,你這小子卻練成了奧妙無比的神功。”他也不想只因自己處心積慮的害人,才落得如此,又全不感激對方給他采滴了五年多果子,每日不斷,才養活他直至今日,但覺這小子過于幸運,自己卻太過倒霉,實在不公道之至,當下強忍怒氣,笑吟吟的道:“那部九陽真經呢?給我見識一下成不成?”

【30】朱長齡哈哈大笑,心道:“今日將這小子摔成一團肉泥,終于出了我心頭這五年多來的惡氣!”拉著松樹旁的長藤,躍回懸崖,心想:“我上次沒能擠過那個洞穴,定是心急之下用力太蠻,以致擠斷了肋骨。這小子身材比我高大得多,他既能過來,我自然也能過去。我取得九陽真經之后,從那邊覓路回家,日后練成神功,無故于天下,豈不妙哉?哈哈,哈哈!”

【31】張無忌聽得朱九真的嬌笑之聲遠遠傳來,心下只感惱怒,五年多前對她敬若天神,只要她小指頭兒指一指,就是要自己上刀山、下油鍋,也是毫無猶豫,但今晚重見,不知如何,她對自己的魅力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張無忌只道是修習九陽真經之功,又或因發覺了她對自己的奸惡之故,他可不知世間少年男子,大都有過如此胡里胡涂的一段初戀,當時為了一個姑娘廢寢忘食,生死以之,可是這段熱情來得快,去得也快,日后頭腦清醒,對自己舊日的沉迷,往往不禁為之啞然失笑。

【32】他所練的九陽真經純系內功與武學要旨,攻防的招數是半招都沒有的。

【33】若在五年之前,他只是將性命豁出去不要而已,任由對方如何加刑威逼,總是咬緊牙關不說,但此時一來年紀大了,心智已開,二來練成九陽真經后神清心定,遇到危難能沉著應付,雖然強敵當前,卻也絲毫不感畏懼,只是沒想到那村女居然也出賣自己,憤慨之中,不自禁的有些傷心,索性躺在地下,曲臂作枕,不去理會這七人。

【34】便在這萬籟俱寂的一剎那間,張無忌突然間記起了九陽真經中的幾句話:“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在幽谷中誦讀這幾句經文之時,始終不明其中之理,這時候猛地里想起,以滅絕師太之強橫狠惡,自己決非其敵,照著九陽真經中要義,似乎不論敵人如何強猛、如何兇惡,盡可當他是清風拂山,明月映江,雖能加于我身,卻不能有絲毫損傷。然則如何方能不損我身?經文下面說道:“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他想到此處,心下豁然有悟,盤膝坐下,依照經中所示的法門調息,只覺丹田中暖烘烘地、活潑潑地,真氣流動,頃刻間便遍于四肢百骸。

【35】原來適才滅絕師太這一招“佛光普照”純以峨嵋九陽功為基,偏生張無忌練的正是九陽神功。峨嵋九陽功乃當年郭襄聽覺遠背誦九陽真經后記得若干片段而化成,和原本的九陽神功相較,威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語。但兩門內功威力有大小,本質卻是一致,峨嵋九陽功一遇到九陽神功,猶如江河入海,又如水乳交融,登時無影無蹤。滅絕師太擊他的第一掌是“飄雪穿云掌”,第二掌是“截手九式”,均非九陽神功所屬,是以擊在張無忌身上,卻能使他受傷嘔血。

【36】張無忌應道:“是!”當即以九陽真經中運功之法鎮懾心神,調勻內息。

【37】原來他修習九陽真經數年,雖然得窺天下最上乘武學的奧秘,但以未經明師指點,只是自己暗中摸索,體內積蓄的九陽真氣越儲越多,卻不會導引運用以打破最后一個大關。本來不加引發,倒也罷了,那圓真的幻陰指卻是武林中最陰毒的功夫,一經加體,猶如在一桶火藥上點燃了藥引。偏生他又身處乾坤一氣袋中,激發了的九陽真氣無處宣泄,反過來又向他身上沖激。

【38】這兒日中,謝遜皺起了眉頭,苦苦思索波斯三使怪異的武功,除了向張無忌詢問幾句之外,甚么話也不說。到得第六天傍晚,謝遜忽然仔細盤問周芷若所學的峨嵋派功夫,周芷若據實以答。兩人一問一答,直談到深夜。謝遜神情之間,甚是失望,說道:“少林、武當、峨嵋三派武功,均和九陽真經有關,和無忌所學一般,都偏于陽剛一路。倘若張三豐真人在此,以他陽剛陰柔無所不包的博大武學而與無忌聯手,那么陰陽配合,當可擊敗波斯三使。但遠水救不了近火,韓夫人如落入波斯三使手中,那便如何是好?”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