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朱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阿朱

阿朱

阿朱 阿朱姑娘

阿朱,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女主角之一,段正淳與阮星竹之長女,為姑蘇慕容二婢之一,居"聽香水榭",擅易容術。 她容貌嬌美俏麗,個性精靈頑皮,古靈精怪,善解人意,聰明伶俐。 她在尋找慕容復途中遇丐幫內亂初識蕭峰,隨后闖入少林寺偷取易筋經(2005年修訂為神足經),被玄慈方丈的大金剛掌誤傷。為救她,蕭峰不顧自身安危,勇闖聚賢莊,被迫開了殺戒。蕭峰不顧隨時環繞的危險,以真氣保住阿朱的生命,又甘冒生命之險求醫治愈傷勢......凡次種種看在眼里,阿朱早已情深暗種。 阿朱在蕭峰含冤時一路陪伴他不離不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阿朱姑娘
姓名 段朱
家庭 段正淳(生父)
阮星竹(生母)
阿紫(妹妹)
喬峰(未婚夫)

阿朱,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女主角之一,段正淳與阮星竹之長女,極善于易容,原為慕容復侍女。

目錄

  • 1 生平
  • 2 性格
  • 3 對話
  • 4 相關人物

生平

阿朱為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與情婦之一阮星竹所生的第一個女兒,由于父母親無法扶養而棄之不顧,從小被轉送至其他人家扶養。

她在知道自己是段正淳的女兒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姓阮。

阿朱初登場時為姑蘇慕容氏的二婢之一,居于“聽香水榭”中,擅長易容術,出場時即化作不同的人戲弄將大理皇子段譽擒至燕子塢的“大輪明王”鳩摩智,而后與另一婢女阿碧將段譽救出,之后會同曼陀山莊王語嫣一同前去尋找公子爺慕容復。

阿朱和蕭峰第一次相遇,是丐幫內部生變,此時蘇州慕容家正在一旁,這時,阿朱看到了喬峰。

阿朱再次和丐幫幫主喬峰相遇,是假扮少林僧人虛清盜取少林寺內功奧義“”,不料中了少林派掌門玄慈方丈的“大金剛拳”,身受重傷,喬峰認為“她所以受此重傷,全系因我之故,義不容辭,非將她治好不可。”

阿朱受傷的時日內,要喬峰說個故事,喬峰說了自己小時候的故事,阿朱軟語安慰。

為了救她,喬峰不顧一切,帶著阿朱闖聚賢莊,被迫大開殺戒。

后來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擊石,傳來一位少女的聲音“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也要給你擊倒了。”阿朱在山上等喬峰五天五夜,后與喬峰朝夕相處互生愛意。

蕭峰欲尋找殺害養父母兇手“大惡人”,然而卻遭丐幫副幫主夫人

而后阿朱得知自己身世,為阻止蕭峰與段正淳沖突,甘愿在青石橋上易容段正淳而被蕭峰失手打死。

在臨死前阿朱希望蕭峰照顧她的親妹妹阿紫。

性格

阿朱容貌秀麗,眼珠靈動,有一股動人氣韻。性格溫柔體貼、機靈聰明、懂事乖巧,能夠設身處地替人著想。

對于愛情同樣執著,因為感激蕭峰不顧生命相救自己,兩人朝夕相處下愛上了彼此。為了不讓蕭峰愁苦,愿事完后同赴關外隱居。不料因為父親與情郎間的誤會,最后為了讓兩人均能相安,愿舍身換得兩人性命,徒增更多遺憾。

對話

阿朱接口道:“有一個人敬重你、欽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陪在你身邊,和你一同抵受患難屈辱、艱險困苦。”

阿朱道:“我要叫你知道,一個人失手害死了別人,可以全非出于本心。你當然不想害我,可是你打了我一掌。我爹爹害死你的父母,也是無意中鑄成的大錯。”

相關人物

父親 - 段正淳 母親 - 阮星竹 同母妹 - 阿紫 異母姐妹 - 木婉清、王語嫣、鐘靈

?
?
?
?
?
?
?
?
?
?
?
?
?
?
?
?
?
?
?
?
?
?
蕭遠山
?
阮星竹
?
段正淳
?
段正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蕭峰
?
阿朱
?
阿紫
?
?
?
?
?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角色設定

姓名:段朱/段阿朱

父親:段正淳(大理國鎮南王)

母親:阮星竹

愛侶:喬峰(蕭峰,兩人有塞上牛羊之約)

堂兄:段譽(大理國世子/大理國皇帝)

姊妹:木婉清、王語嫣、鐘靈(異母姊妹)、阿紫(同母妹妹)

國籍:大理

民族:白族

語言:漢語

居住地:聽香水榭

出場地:蘇州

昵稱:阿朱(喬峰、段正淳、阮星竹、慕容復曾用)、阿朱姑娘(喬峰、段譽曾用)、這個姑娘(木婉清曾用)、阿朱妹妹(段譽曾用)、阿朱姐姐(阿紫曾用)、阮姑娘(喬峰曾用)、段姑娘(喬峰、馬夫人康敏曾用)

年齡:15歲~17歲

容貌:嬌美俏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轉。眼珠靈動,雙眸如星。笑靨如花,自有一股動人氣韻。膚色白嫩,光滑晶瑩。身材嬌小玲瓏。活色生香,俏美可喜,令人眼前一亮,是天下少見的美貌女子。

神情:一雙妙目,靈動有神,神情似笑非笑,滿臉精靈頑皮之氣。

聲音:聲音清脆,猶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

膚色:肌膚柔膩,光滑晶瑩,雪白粉嫩。

雙手;柔膩粉嫩的小手,掌心肌膚柔嫩

玉足; 腳掌柔軟細巧

衣著:喜穿紅衣(應含名字阿朱之意)

體香:清幽淡雅的少女體香,甜美難言。

性格:時而精靈古怪,時而溫柔可人,善解人意(尤其對蕭峰而言)。喜歡用易容術捉弄別人,甚是調皮。聰明伶俐、可愛嬌俏。

武功:身法矯捷,輕靈之極,點穴,易容(絕技) ,掌法(少林寺盜走易筋經)、腿法

愛好;易容術 ,口技,調制香露,廚藝 。

拿手好菜:櫻桃火腿,梅花糟鴨

調制的花露;茉莉花露,玫瑰花路,寒梅花露

代表花:虞美人

最幸福的時光:與蕭峰(喬峰)在一起的時光, 是一路相依往返

蕭峰(喬峰)掌擊阿朱時地: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秋末冬初某月農歷十月初四左右,晚上近三更時分,于小鏡湖方竹林不遠處,河南信陽城西北十七里之青石板大橋上,是夜有大雷雨

2主要劇情

阿朱,金庸小說《天龍八部》的女主角。嬌俏靈動的奇女子,是喬峰(蕭峰)的愛侶。

阿朱為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與情婦之一阮星竹所生的長女,由于父親用情不專,母親未婚生女為免家族蒙羞故而從小就被轉送至其他人家撫養。真實姓名推斷應為阮朱或阮阿朱,后復姓遂如此。

阿朱初登場時為姑蘇慕容氏的二婢之一,居于“聽香水榭”中,擅長易容術,出場時即化妝成不同的人物戲弄將堂兄段譽劫持到燕子塢的吐蕃國國師“大輪明王”鳩摩智,及后與另一婢女阿碧將堂兄段譽救出,之后會同曼陀山莊王語嫣一同前去尋找公子爺慕容復。

阿朱和蕭峰第一次相遇,是丐幫內部生變,此時蘇州慕容家正在一旁,阿朱看到了蕭峰。

阿朱再次和丐幫第六代幫主喬峰相遇,是假扮少林僧人虛清盜取少林寺內功奧義“易筋經”(2005年新修訂為神足經),不料中了少林派掌門玄慈方丈的“大金剛掌”,身受重傷,蕭峰認為“她所以受此重傷,全系因我之故,義不容辭,非將她治好不可。”

阿朱受傷的時日內,要蕭峰說個故事,蕭峰說了自己小時候的故事,阿朱軟語安慰。

為了救她,蕭峰不顧自身安危,帶著阿朱闖聚賢莊求醫薛慕華。

后來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擊石,傳來一位少女的聲音“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也要給你擊倒了。”阿朱在山上等喬峰五天五夜,后與蕭峰朝夕相處互生愛意。

蕭峰欲尋找殺害養父母兇手“大惡人”,然卻遭段正淳情婦之一、丐幫馬大元副幫主的夫人康敏所誤導,指出兇手為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

阿朱得知自己身世,擔心蕭峰會殺死父親段正淳,更怕蕭峰難敵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甘愿在青石橋上易容成段正淳受過而被蕭峰失手打死。

在臨死前阿朱囑托蕭峰照顧她的親妹妹阿紫。

在后來蕭峰的生活里,他也的確認認真真的履行著對阿朱的諾言,為阿紫的傷辛苦奔走。當遼國南院大王期間,阿紫的生活起居也大為改善。在阿紫困在丐幫的時候,毅然決定帶領部下重回中原救出她,也因此有了三兄弟結義和少室山大戰,以及與親生父親相認。

3人物關系

蕭峰(愛侶)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北宋年間契丹人,生于遼國,長于大宋,因受奸人所害,自幼父母雙亡,周歲時被寄養在喬三槐夫婦之家,取名喬峰,其后師從少林和丐幫,學成后任丐幫幫主,掌管丐幫八年,以率領丐幫協助北宋抗擊外敵為己任。身世揭秘后離開丐幫,前往塞北,先后結識了女真英雄完顏阿骨打和遼國皇帝耶律洪基,后為阻止遼國南征,自盡于雁門關外,享年三十三歲。

蕭峰一生有情有義,對愛情堅貞,對國家和民族忠誠,人生經歷坎坷悲壯。他胸襟寬廣,提倡和平,選擇為拯救世人而自我毀滅,是一個心系蒼生、悲天憫人、思想境界超越國界和民族的悲劇英雄。

段正淳(父親)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是北宋年間位處西南的大理國鎮南王。小說里形容段正淳為國字臉,樣貌頗有威嚴,但生性風流。段正淳的兄長是大理國皇帝段正明,妻子是刀白鳳,因性格原因在外欠下的不少風流債,最終也因此而死。小說中浮現臺面的情人有秦紅棉、甘寶寶、阮星竹、李青蘿和康敏,而他與情人所生的私生女兒有木婉清(秦紅棉所生);鐘靈(甘寶寶所生);阿朱、阿紫(阮星竹所生);王語嫣(李青蘿所生)。妻子刀白鳳的兒子段譽,和他并沒有血緣關系,是刀白鳳為報復段正淳到處拈花惹草,在天龍寺外與因被奸臣所害身受重傷而被誤認為乞丐的大理國太子段延慶茍合所生,段正淳雖對段譽疼愛有加,但自始至終都被蒙在鼓里。后來慕容復威脅段正淳將皇位禪讓給段延慶,在遭拒絕后將阮星竹、秦紅棉、甘寶寶、李青蘿先后殺死,因不忍眾情人為己而死,遂自殺殉情。

段譽(堂兄)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最早登場的男主角,當世絕代高手兼大理國皇帝,《射雕英雄傳》及《神雕俠侶》等金庸武俠小說里五絕中南帝一燈大師的爺爺。段譽是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的養子,親父是四大惡人之首的“惡貫滿盈”,也即是大理國太子段延慶,母親為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的王妃刀白鳳,樣貌英俊身材修長,性格頗為風流,對美麗女子略有輕薄但又能在情欲關頭保持理智(與木婉清的陰陽和合散事件),十分寵愛阿朱的三位同父異母親姐妹:王語嫣、木婉清和鐘靈。初登場時年方19歲便已精通儒釋道三教經典、琴棋書畫以及各類詩詞歌賦,其中尤以圍棋、易經及種植山茶花最為喜愛。因不愿殺人而拒絕學習武功,繼而離家出走,但自己卻是個武學奇才,因緣際會之下誤入無量山的“瑯擐福地”中,從洞中一尊玉像處習得逍遙派絕技“凌波微步”和專吸他人內力為己用的“北冥神功”,后又研習家傳絕學:被譽為天下第一劍的六脈神劍,并收四大惡人的老三“兇神惡煞”南海鱷神為徒。在蘇州第一次與阿朱相遇并獲相助得以脫離鳩摩智的掌控,在無錫松鶴樓與時任丐幫幫主的蕭峰斗酒及比試輕功,后二人結義為異姓兄弟,但無意中透露出的絕世武學也令蕭峰十分忌憚大理段氏,是造成阿朱易容代父赴死的主因之一。在蘇星河為挑選逍遙派掌門而組織的破解珍瓏棋局比賽中與虛竹相識,后兩人因意氣相投在天山靈鷲宮內結拜。在少室山大戰前與蕭峰、虛竹等再次結拜,三兄弟中年齡最小故排行第三。在段正淳死后正式登基為大理國皇帝,最后在阿紫的求助下攜同大理國眾臣工參與了群雄營救蕭峰的行動,與虛竹二人合力將遼國皇帝耶律洪基擒獲,破壞了遼國的南侵北宋計劃,但最終未能阻止義兄蕭峰和堂妹阿紫的自殺。據說,段譽是金庸以賈寶玉為原型來描寫,其中段譽將李秋水的石像稱為神仙姐姐是出自《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對警幻仙子的稱呼,但在爭議不少的2005年新修訂中,段譽在性格上變化略大,形象與行為上更接近于養父段正淳,與二版修訂中與木婉清是初吻的記述不同,新增了段譽與鐘靈的親熱情節,在感情上常常有將鐘靈、木婉清與王語嫣對待自己的態度進行比較的心理描寫,新結局中因懷疑與王語嫣的愛情僅以兄妹相稱,后又迅速將西夏公主李清露贈送的一個貼身侍婢曉蕾冊封為淑妃,納為后宮姬妾之一,雖廣納情人為后妃但卻不冊封為皇后似暗有所指(原著中在小鏡湖一段金庸曾描述段正淳之所以納刀白鳳為正室不敢納妾,是因為刀白鳳出自奉行一夫一妻制的大理白蠻大族,是一場為鞏固大理段氏皇位的政治妥協)。

阮星竹(母親)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阿朱與阿紫的母親,段正淳的情婦之一,性情頑皮敏黠,她武功不詳,似乎并不高明,只是水性過人,善易容之術。因家教甚嚴,這使得她不得已將與段正淳的兩個女兒送給別人撫養,只各自給了一個段字刺青和一個刻有鑲有自己名字的詩句的鎖片做為記認,自己也無法在家族中生活下去,獨自搬到常人難到的信陽西北小鏡湖方竹林居住。阮星竹心計頗高,能迅速與前來刺殺她的情敵秦紅棉打成一片并互相以姐妹相稱,但同時又隱瞞段正淳的去向。阮星竹是段正淳眾多情人中唯一對名分不太在意的女子,本想一輩子伴隨她的段郎身邊永相隨,卻無奈命斷曼陀山莊,被慕容復一劍刺穿左胸殺死!死時為之凄涼!令人默默流淚!

阿紫(同父同母的妹妹)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與情婦阮星竹所生之二女,臉目姣好,為阿朱的妹妹。在丁春秋門下長大,自小對卑鄙歹毒之事耳濡目染,為人刁蠻陰戾、陰險無恥、冷血殘忍。游坦之愛上她后甘心被其凌虐,毀容和挖去雙目,但亦無動于衷。將康敏毀容,挑斷其筋脈,在她的傷口處涂上蜜糖讓螞蟻噬咬,使康敏生不如死,其心狠毒辣在金庸作品的女性角色中實屬罕見。蕭峰為阿朱照顧她,而阿紫卻愛上蕭峰。曾為了讓姐夫永遠留身邊而用毒針刺他。但蕭峰只愛其姊阿朱,對阿紫只有責任。蕭峰自殺后,阿紫抱著蕭峰之尸跳落山崖,結局悲慘。據說,當年倪匡代筆《天龍八部》時極恨阿紫,乘機將她雙眼寫瞎,但據金庸在1978年《天龍八部》第二版修訂后記中記述,倪匡代筆的只是一個約四萬字的獨立故事,而且在征得倪匡同意后已經將內容刪去。

王語嫣(同父異母的姐姐)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與情婦李青蘿所生之女,逍遙派掌門無崖子與李秋水的外孫女,與姑蘇慕容家是名義上的姑表親關系,其實并沒有任何血緣上的關系,長相酷似“瑯擐玉洞”中李秋水的石像,是金庸眾多武俠小說中最為美麗的女性之一。初登場時并不知道與阿朱的親姐妹關系,雖身為主人但卻對阿朱很友善,并與段譽一起前往營救被母親李青蘿抓去施以砍手懲罰的阿朱和阿碧。性格天真爛漫、不通世事,記憶力超群,與段譽初相識時從未離開過曼陀山莊半步,亦未見過除慕容家外的男性,自小便開始單戀慕容復,為討好不學漢字不讀漢人書籍典故的慕容復而熟讀天下武功秘籍,對武學見解遠在慕容復之上,但亦因此常常在無意之中傷害了慕容復的自尊心。本身愛好與段譽相近,不喜歡武功,只有一點點內力亦在枯井底為救段譽與鳩摩智撕打過程被“北冥神功”吸去。曾多次遇險并獲段譽相求,但因鐘情于慕容復而刻意對熱烈追求自己的段譽保持距離甚至冷言冷語相待,在表姐妹西夏公主李清露的招婿活動中被前往求親的慕容復所拋棄,兩次企圖自殺,在生死關頭看透慕容復心中只有大燕國而且為人涼薄不顧親情,同時感悟段譽對自己的深情厚意,在枯井底情歸段譽并與之訂下三生之約,因嘗過兩情相悅的滋味后對愛情的態度亦由之前矜持的大家閨秀變得熱情如火起來,離開枯井后與段譽在山澗邊溫存纏綿了半天。作為段譽眾多情人中最被鐘情寵愛的一個,在大理遭母親李青蘿指出與段譽是親兄妹關系(實際上只是堂兄),導致段譽內息紊亂險些走火入魔。全書結尾處,王語嫣帶著大理國的侍衛武士前往迎接從遼國歸來的段譽,雖無明確說明但疑似已經是身份尊貴的皇后,在兩人手挽手散步期間發現了已經精神錯亂的慕容復及侍奉在側的阿碧,在段譽的建議之下一起悄然離開。據說,王語嫣的原型是金庸曾經追求而不得的香港女明星夏夢,在爭議不少的2005年新修訂中,王語嫣成為全書中性格與結局改動最大的人物,在新增情節中為人涼薄無情,精神略有失常并癡迷“長春不老功”引起段譽的反感,最后與已經瘋掉的殺母仇人慕容復及阿碧一起離開大理。

木婉清(同父異母的姐姐)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與情婦秦紅棉所生之女,武功不高但善使見血封喉的暗器機關,身體有異香,肌膚勝雪清麗脫俗,擁有不遜于王語嫣的絕色容顏,金庸在小說中以“花樹堆雪”來形容她的美麗。性格天真潑辣而又善妒,曾以毒箭威脅情敵之一的親妹妹鐘靈,被段譽的徒弟南海鱷神尊稱為“大師娘”。初登場時年芳18,因秦紅棉受師妹甘寶寶誘導,與母親一同前往蘇州刺殺李青蘿,失敗后再前往大理刺殺刀白鳳,途中被李青蘿安排的手下一路追殺,對前來通風報信的段譽芳心暗許,決意托付終身于段譽,后更因受四大惡人之一的南海鱷神威逼,情急之下解下14歲時便已經蒙上的面紗,讓段譽成為天下間第一個見到她容貌的男人,以遵守對母親秦紅棉立下的毒誓為由強認段譽為丈夫,雖初時遭到拒絕但最終還是為段譽所接受,初吻亦旋即被段譽所奪走。在刺殺段譽的母親刀白鳳失敗后,從父親段正淳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情人變成親哥哥(實際上只是堂兄),悲痛欲絕之下被四大惡人之首的“惡貫滿盈”段延慶所利用擺布,與同被困在石室之中的段譽一起服食了強烈春藥陰陽和合散,幸得段譽意志堅定避免兄妹亂倫的惡果。之后與段譽分開達一年之久,期間并沒有因他是親兄就減少絲毫愛意,反而越陷越深,因相思之苦在得知段譽行蹤后一直追到西夏,為報復段譽與王語嫣,在眾人建議下同意女扮男裝代兄到西夏王宮求親,最后一次出場是參加營救蕭峰的行動,書中并沒有給出明確的情感結局。在爭議不少的2005年新修訂中,木婉清的容貌從一開始在段譽心中就已經比李秋水的石像更美麗,這點與二版修訂中段譽稱“神仙姐姐比婉妹美麗十倍”的描述明顯不同,而木婉清本人對男女專情一事看法十分暴烈,曾因情郎段譽贊同王公貴胄可多娶妻妾而狠狠地掌摑了他,但最終卻接受成為段譽的后宮姬妾之一,位列貴妃,中間沒有任何心理變化的描寫鋪墊,亦因此成為爭議點之一。

鐘靈(同父異母的姐妹)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與情婦甘寶寶所生之女,善于飼養毒蛇毒物,寵物為身有劇毒的閃電貂(后被莽牯朱蛤殺死),喜歡吃瓜子,武功不高但卻喜歡看熱鬧,年齡與阿朱在伯仲之間,面容嬌美可愛,對段譽情竇初開,被段譽的徒弟南海鱷神尊稱為“小師娘”。因與書呆子氣發作的段譽一起去勸架而被神農幫所擒并遭活埋,其后從萬劫谷求助于鐘萬仇與甘寶寶不得而歸來的段譽假扮成靈鷲宮圣使將其救走,但因與段譽再次相逢后態度親昵而被妒心頗重的親姐姐木婉清以毒箭趕走。在萬劫谷遭巴天石等人利用來與服食了春藥而神智不清的木婉清掉包換人,和段譽一起衣衫不整地出現在武林群雄的眾目睽睽之下,被借此羞辱鐘萬仇的段正淳強認為段譽的姬妾,后從木婉清送來的記有鐘靈生辰八字的錦盒上的甘寶寶留言得知鐘靈亦是段譽的親妹妹之一(實際上只是堂兄),婚事只得作罷,但本人一直將自己視作段譽的妻妾直到到西夏招親事件結束后才知道真相。段譽在少室山被鳩摩智偷襲受傷后,鐘靈一直陪伴在旁悉心照料,并一直跟隨前往西夏,期間雖傷心于段譽鐘情他人,但亦沒有過份介懷,同時也將他視作好哥哥。書中結尾與木婉清一樣,參與了營救蕭峰的行動但并沒有給出明確的情感結局。鐘靈在《天龍八部》中并不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而在情感上段譽將她視作妹妹更多于情人,但在爭議不少的2005年新修訂中,鐘靈在木婉清之前成為第一個令段譽起了情欲心的女性,遭到段譽強吻后變得嬌羞無限,最后成為段譽的后宮姬妾之一,位列賢妃。

4角色歌曲

仰望

由謝雨欣作詞并演唱,日本作曲大師菊地圭介作曲,2003年央視版《天龍八部》的插曲,謝雨欣扮演李秋水,是阿朱之歌?

寬恕

由王菲演唱的一首歌曲,林夕作詞,趙季平作曲,2003年央視版《天龍八部》的片尾曲。

整首歌以阿朱的口吻,在慨嘆她和蕭峰天人永隔,塞上之約終空許的悲劇命運。

這支由內地著名作曲家趙季平寫就的旋律,百轉千回,寫出了阿朱對蕭峰仰慕、愛戀的壓抑,寫出了她癡纏殞命的悲涼,而王菲空靈飄渺的嗓音更是將這首歌演繹的如泣如訴,令每個聽者都不由的黯然神傷。?

癡情冢

《癡情冢》為2013年版《天龍八部》插曲,由林海聽覺新音樂工作室制作,歌詞為林海老師御用歌詞創作大家沈永峰先生主筆,頗具古風韻味的歌曲。

由賈青傾情演唱的插曲《癡情冢》MV隨之曝光,浪漫凄美的畫面,詩情畫意的歌詞,深深打動觀眾們的心。在劇中賈青出演的阿朱有著如水般的溫柔,細膩與柔情兼備,在她一個眼神的專注與回眸之間就能看到阿朱對喬峰的執著與深情,同時她又身陷于親情與愛情兩難抉擇的痛苦處境,作為一個英雄背后的女人,她選擇用自己的生命來化解這無限的傷痛與內心的糾結。?

5出場篇章

第十一章 向來癡
  
第十二章 從此醉 第十三章 水榭聽香,指點群豪戲
第十四章 劇飲千杯男兒事 第十五章 杏子林中,商略平生義 第十六章 昔時因
第十七章 今日意 第十八章 胡漢恩仇,須傾英雄淚 第十九章 雖萬千人吾往矣
第二十章 悄立雁門,絕壁無余字
  
第二十一章 千里茫茫若夢

第二十二章 雙眸燦燦如星

第二十三章 塞上牛羊空許約 ?  

6精彩節選

(1)段譽忽然聞到【一陣淡淡的香氣】,心中一動:“奇怪,奇怪。”先前那老仆來到小廳,段譽便聞到【一陣幽雅的香氣】。【這香氣依稀與木婉清身上的體香有一點兒相似,雖頗為不同,然而總之是女兒之香】。

(2)這香氣雖令段譽起疑,其實【氣息極淡極微】,鳩摩智等三人半點也沒察覺。段譽所以能夠辨認,只因他曾與木婉清在石室中經歷了一段奇險的時刻,這【淡淡的處女幽香】,旁人絲毫不覺,于他卻銘心刻骨,比什么麝香、檀香、花香還更強烈得多。

(3)段譽站起身來,假意觀賞壁上字畫,走到孫三側面,斜目偷睨,但見他喉頭毫無突起之狀,又見他【胸間飽滿】.......

(4)這副神氣卻全然是個少女模樣,睜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轉】,雖然立即垂下眼皮,但段譽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樂:“這孫三不但是女子,而且還是個年輕姑娘。

(5)過了好一會,只聽得佩環玎珰,內堂走出一位老夫人來,【人未到,那淡淡的幽香已先傳來】。段譽禁不住微笑,心道:“這回卻扮起老夫人來啦。”

(6)這老夫人正是慕容府中另一個小丫頭阿朱所扮。她喬裝改扮之術神乎其技,不但形狀極似,而言語舉止,無不畢肖,可說沒半點破綻,因此以鳩摩智之聰明機智,崔百泉之老于江湖,都沒絲毫疑心,不料段譽卻從她身上無法掩飾的一些【淡淡幽香】之中發覺了真相。

(7)段譽一轉頭,只見阿碧抿著嘴,笑吟吟地斜眼瞅著自己,微微點頭。她膚白如新剝鮮菱,嘴角邊一粒細細的黑痣,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動,問道:“阿碧姊姊,聽說尊府還有一位阿朱姊姊,【她……她可是跟你一般美麗俊雅么】?”阿碧微笑道:“啊喲,我這種丑八怪算得啥介?阿朱姊姊倘使聽得你直梗問法,一定要交關勿開心哉!【我怎比得上人家,阿朱姊姊比我齊整十倍】。”段譽道:“【當真】?”阿碧笑道:“【騙你做啥】?”
  (8)段譽道:“老夫人從前必定也是一位【國色天香】的美人。老實說,對我有沒有好處,我段譽倒也沒怎么放在心上,但【對美人兒磕幾個頭,倒也是心甘情愿的】。”說著便跪了下去,心想:“既然磕頭,索性磕得響些,我對那個洞中玉像已磕了成百上千個頭,對一位【江南美人】再磕上三個頭,又有何妨?”當下咚咚咚地磕了三個響頭。
  (9)段譽道:“大和尚,你一路上對我好生無禮,將我橫拖直拉、順提倒曳地帶到江南來。我本來不想再跟你多說一句話,但到得蘇州,見到這般宜人的美景、幾位【天仙一般的姑娘】,覺得你還算大有功勞,我心中一口怨氣倒也消了。咱們從此一刀兩斷,誰也不用理誰。”阿朱與阿碧聽他一副書呆子口氣,不由得暗暗好笑,而他【言語中轉彎抹角,盡在贊譽自己】,也都芳心竊喜。

(10)段譽的頭發被剃下了一大片。崔百泉和過彥之相顧駭然,阿朱與阿碧也不禁【花容失色】。

(11)她身旁站著個身穿淡絳紗衫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紀,向著段譽【似笑非笑,一臉精靈頑皮的神氣】。阿碧是瓜子臉,清雅秀麗,這女郎是【鵝蛋臉,眼珠靈動,另有一股動人氣韻】。

(12)段譽暗暗喝彩:“這小妮子當真了得,【扮什么像什么】,更難得的是她只這么一會兒便即改裝完畢,手腳之利落,令人嘆為觀止矣。”
  段譽尋思:“這位姑娘【精靈古怪】,戲弄鳩摩智這賊禿,不知是何用意?”
  (13)阿朱笑道:“阿碧,你勿要給俚嚇,舅太太倘若在家,這丫頭膽敢這樣嘻皮笑臉么?幽草妹子,舅太太到哪兒去啦?”幽草笑道:“呸!你幾歲?也配做我阿姊?你這【小精靈】,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


  

(14)段譽一走近,便聞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笑道:“阿朱姊姊,【你這樣一個小美人】,難為你扮老太太扮得這么像。”

(15)段譽連連搖頭,道:“這三個頭磕得大有道理,只不過我猜得不大對了。”阿朱道:“什么事猜錯了?”段譽道:“我早料到姊姊跟阿碧姊姊一般,也是【一位天下少見的美人】,可是我心中啊,卻將姊姊想得跟阿碧姊姊差不多,哪知道一見面,這個……這個……”
  (16)段譽搖頭道:“都不是。【我只覺老天爺的本事,當真令人大為欽佩】。他既挖空心思,造了阿碧姊姊這樣一位美人兒出來,【江南的靈秀之氣】,該當一下子使得干干凈凈了。【哪知又能另造一位阿朱姊姊】。【兩個兒的相貌全然不同,卻各有各的好看,叫我想贊美幾句,卻偏偏一句也說不出口】。”
  (17)段譽每樣菜肴都試了幾筷,無不鮮美爽口,贊道:“【有這般的山川,方有這般的人物】。有了這般的人物,方有這般的聰明才智,做出這般清雅的菜肴來。”
  (18)段譽道:“這櫻桃火腿,梅花糟鴨,嬌紅芳香,【想是姊姊做的】。這荷葉冬筍湯,翡翠魚圓,碧綠清新,當是阿碧姊姊手制了。”阿朱拍手笑道:“你猜謎兒的本事倒好,阿碧,你說該當獎他些什么才好?”
  (19)那小丫鬟手中拿著一束花草,望見了阿朱、阿碧,快步奔近,神色歡愉,說道:“阿朱、阿碧,你們好大膽子,又偷到這兒來啦。夫人說:‘快在兩個小丫頭臉上用刀劃個十字,破了她們【如花似玉】的容貌。’”
  (20)嚴媽媽轉過頭來,段譽見她容貌丑陋,目光中盡是煞氣,兩根尖尖的犬齒露了出來,便似要咬人一口,頓覺說不出的惡心難受,只見她點頭道:“好,問明白之后,再送回來砍手。”喃喃自言自語:“嚴媽媽最不愛見的就是【美貌姑娘】。這兩個小妞兒須得砍斷一只手,那才好看。我跟夫人說說,該得兩只手都斬了才是,近來花肥不太夠。”
  (21)阿朱、阿碧、段譽三人當下各自除去了臉上的化裝。眾人看看王語嫣,【又看看阿朱】、阿碧,想不到世間竟有這般【粉裝玉琢】似的姑娘。
  (22)姚伯當喝道:“放屁,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蘇州城難道還少得了絲綢錦緞?你睜大狗眼瞧瞧,眼前這三位【美貌姑娘】,哪一位不會穿著標致衣衫?”
  (23)眾人聽了這幾句話,又向王語嫣等三個姑娘瞧了幾眼,都覺極為有理,倘若大伙和這三個【嬌滴滴的姑娘】為難,傳了出去,確是大損丐幫的名聲。
  (24)這一下出手極快,阿朱待要閃避,固已不及,旁人更無法救援。啪的一下,響聲過去,阿朱【雪白粉嫩的面頰】上登時出現五道青紫的指印。

(25)杏林左首忽有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馬夫人,我心中有一個疑團,能不能請問你一句話?”眾人向聲音來處瞧去,見是個【穿淡紅衫子的少女】,正是阿朱。……馬夫人道:“姑娘是誰?卻來干預我幫中的大事?”阿朱道:“貴幫大事,我一個小小女子,豈敢干預?只是你們要誣陷我們公子爺,我非據理分辨不可。”馬夫人又問:“姑娘的公子爺是誰?是喬幫主么?”阿朱【搖頭微笑】,道:“不是。是慕容公子。”

(26)段譽無奈,只得道:“好,我先陪你喝酒,喝完了酒再去救人!”忽覺抓住他的【手掌甚小,掌心肌膚柔嫩】,心感詫異。

(27) 阿朱【一雙妙目】向著段譽上上下下打量,點頭道:“段公子,要喬裝我家公子,本來挺不容易。好在丐幫諸人原本不識我家公子,他的聲音笑貌到底如何,只須得個大意也就是了。”

(28)喬峰突然間【格格嬌笑,聲音清脆宛轉】,一個魁梧大漢發出這種小女兒的笑聲,實是駭人。段譽一怔之下,立時明白,笑道:“阿朱姊姊,你易容改裝之術當真神乎其技,難得連說話聲音也學得這么像。”
  (29)說著攜著段譽之手,大踏步上岸。不知她在手上涂了什么東西,【一只柔膩粉嫩的小手】,伸出來時居然也是黑黝黝地,雖不及喬峰手掌粗大,但旁人一時之間卻也難以分辨。
  (30)這時更覺虛清【身軀極輕,和他魁梧的身材殊不相稱】,心想:“我除你衣衫雖然不妥,難道鞋襪便脫不得?”伸手扯下他右足僧鞋,一捏他腳板,只覺著手堅硬,不是生人肌肉,微微使力一扯,一件物事應手而落,竟是一只木制假腳,再去摸虛清的腳時,那才是【柔軟細巧的一只腳掌】。

(31) 喬峰嚇了一跳:“怎么她肌膚爛成了這般模樣?”凝目細看,只見她臉上的爛肉之下,露出【光滑晶瑩的肌膚】。
  (32)喬峰將她僧袍的衣袖在溪水中浸得濕透,在她臉上用力擦洗幾下,灰粉簌簌應手而落,露出一張【嬌美】的少女臉蛋來。喬峰失聲叫道:“是阿朱姑娘!”

(33)哪知此人真面目一現,竟是那個【嬌小玲瓏、俏美可喜】的小姑娘阿朱,當真做夢也料想不到。
  (34)阿朱續道:“那時候我說:‘世上既有了這位薛神醫,大伙兒也不用學什么武功啦!’喬大爺問道:‘為什么?’我說:‘打死了的人,薛神醫都能救得活來,那么練拳、學劍還有什么用?你傷一個,他救一個,你殺兩個,他救一雙,大伙兒這可不是白累么?’”她【伶牙俐齒,聲音清脆】,雖在重傷之余,【一番話說來仍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眾人都是一樂,有的更加笑出聲來。
  (35)阿朱雖逃過了譚婆掌擊,卻已嚇得【花容失色】,身子漸漸軟倒。喬峰大驚,心道:“她體內真氣漸盡,在這當口,我哪有余裕給她接氣?”

(36)喬峰一怔,他自和阿朱相識以來,只知道她叫“阿朱”,到底是否姓朱,卻說不上來,便問阿朱道:“阿朱,你可是姓朱?”阿朱微笑道:“我姓阮........只因我【性喜穿紅色衣衫】,所以公子叫我阿朱。”(連載版)

(37)正擊之際,忽聽得身后【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說道:“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峰也要給你打垮了。”喬峰一怔,回過頭來,只見山坡旁一株花樹之下,【站著一個盈盈少女,身穿淡紅衫子,嘴角邊帶著微笑,脈脈地凝視自己】,正是阿朱。
  (38)喬峰輕輕扳轉她肩頭,將她臉頰轉向日光,只見她容色雖甚憔悴,但【蒼白的臉蛋上隱隱泛出淡紅】,已非當日身受重傷時的灰敗之色,再伸指去搭她脈搏。

(39) 說到這里,回想到那些日子中信口開河,作弄了不少當世成名的英雄豪杰,兀自心有余歡,【臉上笑容如春花初綻】。

(40)喬峰見她【輕嗔薄怒】,心下歉然,說道:“這些日子來,我神思不定,胡言亂語,姑娘千萬莫怪。”
  (41)阿朱【臉上如花初綻】,側過頭來,仰眼問道:“你……你是不是有點兒舍不得我?”喬峰只感難以回答,笑著搖頭不語。
  (42)阿朱一向不善飲酒,為了助蕭峰之興,也常勉強陪他喝上幾杯,【嬌臉生暈,更增溫馨】。
  (43)蕭峰有時回想,這數千里的行程,迷迷惘惘,直如一場大夢,初時噩夢不斷,【終于轉成了美夢】,若不是這【嬌俏可喜】的小阿朱,【活色生香】的便在身畔,【真要懷疑此刻兀自身在夢中】。
  (44)蕭峰抬起頭來一笑,知他“又作別論”四字之中頗含深意,意思說:“你是我的知心愛侶,慕容先生自當另眼相看。”阿朱見到了他目光的神色,不禁低下頭去,【暈生雙頰】,芳心竊喜。
  (45)阿朱道:“好吧,我也回復了女裝。”走到小溪之旁,匆匆洗去臉上化裝,脫下帽子,露出【一頭青絲】,寬大的外袍一除下,里面穿的本來便是女子衣衫。
  (46)瑟瑟幾響,花樹分開,鉆了一個少女出來,全身紫衫,只十五六歲年紀,比阿朱還小著兩歲,一雙大眼烏溜溜的,滿臉精乖之氣。她瞥眼見到阿朱,便不理漁人,跳跳蹦蹦地奔到阿朱身前,拉住了她手,笑道:“【這位姊姊長得好俊】,我很喜歡你呢!”
  (47)阿朱見少女活潑天真,笑道:“你才長得俊呢,我更加喜歡你!”阿朱久在姑蘇,這時說的是中州官話,【語音柔媚】,可也不甚準確。
  (48)蕭峰輕輕撫著她【頭上柔發】,說道:“好容易撞見了他,今晚報了此仇,咱們再也不回中原了。段正淳的武功遠不及我,他也不會使‘六脈神劍’,但如過得一年再來,那便得上大理去。大理段家好手甚多,遇上了精通‘六脈神劍’的高手,你大哥就多半要輸。不是我不聽你的話,這中間實有許多難處。”

(49)天上長長的一道閃電掠過,蕭峰眼前一亮,只見她肩頭【肌膚雪白粉嫩】,卻刺著一個殷紅如血的紅字:“段”。
  (50)蕭峰一直低頭凝望著她,電光幾下閃爍,只見她【眼色中柔情無限】。
  (51)蕭峰驀地里覺得懷中的阿朱身子一顫,腦袋垂了下來,【一頭秀發】披在他肩上,一動也不動了。
  (52) 他雙眼一瞬不瞬,瞧著阿朱本來【俏美可喜】、這時卻木然無語的臉蛋,只要幾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從此不能再見到她了。

(53)以往易容時,必是阿朱【柔嫩的手指】在自己臉上抹來抹去,此刻卻是孤零零的自己動手,想起阿朱的柔情蜜意,而自己親手釀成人鬼殊途,悲憤之下,重重在自己臉上擊了一掌,臉頰登時腫起,嘴角上流出鮮血,心道:“嘿,該打!面貌倒改了不少。”

(54)蕭峰先此一直和她相對說話,見到她的神情舉止,心下便生厭惡之情,這時她在背后相呼,【聲音竟宛如阿朱生時嬌喚一般】。這兩個同胞姊妹自幼分別,但同父同母,居然連說話的音調也頗為相似。蕭峰心頭大震,停步回身,淚眼模糊之中,只見一個少女從雪地中如飛奔來,【當真便如阿朱復生】。他張開雙臂,低聲叫道:“阿朱,阿朱!”
  (55)此時的阿紫頗為溫順,往日乖戾再不復見,蕭峰從她身上,【隱隱也看到了一點阿朱的影子】,午夜夢回,見到【秀麗的小臉】躺在自己身邊,【幾乎覺得阿朱死后復活】,凄苦之情,竟得稍減。

(56)蕭峰見段譽的無形劍氣越出越神妙,既感欣慰,又是欽佩,【驀地里心中一酸,想起了阿朱:“那朱那日所以甘愿代她父親而死,實因怕我殺她父親之后,大理段氏必定找我復仇,深恐我抵敵不住他們的六脈神劍。三弟劍法如此神奇,我若和慕容復易地而處,確也難以抵敵。阿朱以她救我一死,我……我契丹一介武夫,怎配消受她如此深情厚恩?】”

(57)蕭峰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心道:“我既誤殺阿朱,此生終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國,千秋萬載,就只一個阿朱。豈是一千個、一萬個漢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慣了后宮千百名宮娥妃子,哪懂得‘情’之一字?”說道:“多謝陛下厚恩,只是臣與中原武人之間的仇怨,已一筆勾銷。微臣手底已殺了不少中原武人,怨怨相報,實是無窮無盡。戰釁一啟,兵連禍結,更加非同小可。”
  (58)蕭峰輕輕撫摩阿紫秀發,低聲道:“【永遠不會有第二個女子能代替阿朱】,【皇上賜給我一百多名美女,今天又賜了許多,我正眼也不去瞧上一眼】,全是為了阿朱。”

(59)蕭峰緩緩回頭,見到石壁旁一株花樹,耳中似乎聽到了阿朱當年躲在樹后的聲音:“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峰也要給你擊倒了。”他一呆,阿朱情致殷殷的幾句話,清清楚楚的在他腦海中響起:“我在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來。你……你果然來了,謝謝老天爺保佑,你終于安然無恙。”蕭峰熱淚盈眶,走到樹旁,伸手摩挲樹干,見那樹比之當日與阿朱相會時已高了不少。一時間傷心欲絕,渾忘了身外之事。

7武功描寫

1、阿碧嚇得臉色慘白,對這無影無蹤的內力實不知如何招架才好。阿朱不暇思索,揮杖便向鳩摩智背心擊去。她站著說話,緩步而行,確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這一情急拼命,卻是【身法矯捷,輕靈之極】。

2、 那名叫止清的僧人便不再問,過了一會,道:“我到后面方便去。”說著站起身來。他自右首走向左邊側門,經過自左數來第五名僧人的背后時,【忽然右腳一起,便踢中了那僧后心“懸樞穴”】。懸樞穴在人身第十三脊椎之下,那僧在蒲團上盤膝而坐,懸樞穴正在蒲團邊緣,被止清足尖踢中,身子緩緩向右倒去。

3、這止清【出足極快,卻又悄無聲音】,跟著便去踢那第四僧的“懸樞穴”,接著又踢第三僧,霎時之間,接連踢倒三僧。

4、喬峰在佛像之后看得明白,心下大奇,不知這些少林僧何以忽起內哄。只見那止清【伸足又踢左首第二僧】,足尖剛碰上他穴道,那被他踢中穴道的三僧之中,有兩僧從蒲團上跌了下來,腦袋撞到殿上磚地,砰砰有聲。左首那僧吃了一驚,躍起身來察看,瞥眼見到止清出足將他身后的僧人踢倒,更是驚駭,叫道:“止清,你干什么?”止清指著外面道:“你瞧,是誰來了?”那僧人掉頭向外看去,止清飛起右腳,往他后心疾踢。

5、 這一下【出足極快,本來非中不可】,但對面銅鏡將這一腳偷襲照得清清楚楚,那僧斜身避過,反手還掌,叫道:“你瘋了么?”止清【出掌如風,斗到第八招時,那僧人小腹中拳,跟著又給踹了一腳】。喬峰見止清【出招陰柔險狠,渾不是少林派的家數,心下更奇】。

6、那僧人情知不敵,大聲呼叫:“有奸細。有奸細……”止清【跨步上前,左拳擊中他的胸口,那僧人登時暈倒】。

8情感經歷

與喬峰相識日期: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農歷春季三月~四月初左右,即國歷

定情處:雁門關外

理想家園:雁門關外與蕭峰騎馬牧牛放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曾聽故事:中山狼(未完)

講述者:喬峰

最幸福的時光:與蕭峰在一起的時光,蕭峰失意時只身陪伴。 雖是尋找所謂仇人,但仍舊是兩人感情發展時期,~一路相依往返~

最大的失誤:以自身性命換取蕭峰復仇之心

蕭峰(喬峰)掌擊阿朱時地: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秋末冬初某月農歷十月初四左右,晚上近三更時分,于小鏡湖方竹林不遠處,河南信陽城西北十七里之青石板大橋上.是夜有大雷雨

阿朱之墓:河南信陽城西北三十八里半小鏡湖畔方竹林中

蕭峰之墓:雁門關外西北角處山壁左側山道下亂石深谷中,約在今中國山西省代縣以北三十五里處

9人物評析

絕秀嬌俏

金庸說她肌膚。光滑晶瑩雪白粉嫩,嘴角邊似笑非笑很是俏皮,小手滑膩至極,玉足細巧嬌小,睫毛甚長,雙眸如星,眼珠靈動,容貌嬌美俏麗,聲音清脆婉轉,猶如珠落玉盤。

阿朱除了本身的聰明調皮以外還有著幾分阿朱式的柔媚,阿朱笑靨如花,容顏秀麗。她的一顰一笑,讓人心神俱醉,不可自拔,揮之不去,難以忘懷。這樣的女子,確是值得蕭峰沖冠一怒為紅顏,讓蕭峰為她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如果一定要說阿朱的不足,那就是缺少了阿碧的柔弱。 她比王語嫣嬌俏,這種俏和媚一樣,絕對是女人的一種魅力,相比大家閨秀,我更喜歡小家碧玉式的女子,大家閨秀,知書達禮,端莊嚴肅,但缺少小家碧玉的俏皮可愛,而阿朱雖是慕容家的婢女,但身份卻如親生女兒般,無疑就是小家碧玉。她的靈動,超出了鐘靈,演繹地更加淋漓盡致。阿朱自己獨居聽香水榭,算是慕容家的前哨,迎來送往。相對木婉清來說,更洞悉人間的人情世故。

如花般的十六七歲年紀,淡絳色紗衫,鵝蛋臉,眼珠靈動,一口吳儂軟語。鬼精鬼精的小丫頭,你永遠不知她在搞些什么名堂,她仿佛不受你的控制,時刻要跳出你的視線之外,但只一眼,她不是在你的左右,就是在你的身后,和她在一起,你不用擔心生活的枯燥無味,她總會有法子讓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讓你恨這個小冤家,又離不開這個小妮子。她仿佛就是你的小女兒,撒嬌、作態、淘氣,讓你整天跟在這個小鬼后面轉,忘記了年齡,忘記了憂愁。她又不是你的女兒,她的精靈頑皮,是她愛你的方式,她提各種要求,是讓你愛她,其實不過是個小把戲而已,她不會要求名利或虛榮,她只是愛你的英雄俠氣,愛的無怨無悔,愛的不留余地,甚至可以為你去死。這樣的女子似乎世間沒有,卻栩栩如生地在你面前,一笑一顰,惹人憐愛,一舉一動,牽人心魂。讓你不得不嘆息,造物神奇。我從不懷疑阿朱真實的存在,只是我既不是段譽,也不是喬峰,甚至連丐幫的一袋弟子也不是,所以我與阿朱注定無緣,我既見不到她的模樣,也聽不到她的話語,更不可能吃到她做的櫻桃火腿、梅花糟鴨之類的美食,我只能在書中傾慕她的神采,在心中馳往她的模樣,我盼望在一個新的江湖,遇見阿朱樣的女子。

古靈精怪

阿朱天性極為頑皮,她可不像喬峰那樣,每句話都講究分寸,她胡說八道,瞎三話四,乃是家常便飯,心念一轉:“這些和尚都怕我公子,我索性抬他出來,嚇嚇他們。”便道:“那人是個青年公子,相貌很是瀟灑英俊,約莫二十八九歲年紀。我和這位喬大爺正在客店里談論薛神醫的醫術出神入化,別說舉世無雙,甚且是空前絕后,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只怕天下神仙也有所不及……”
  世人沒一個不愛聽恭維的言語。薛神醫生平不知聽到過多少和我頌贊譽,但這些言語出之于一個韶齡少女之口,卻還是第一次,何況她不怕難為情的大加夸張,他聽了忍不住拈須微笑。喬峰卻眉頭微皺,心道:“哪有此事?小妞兒信口開河。” 阿朱續道:“那時候我說:‘世上既有了這位薛神醫,大伙兒也不用學什么武功啦?’喬大爺問道:‘為什么?’我說:‘打死了的人,薛神醫都能救得活來,那么練拳、學劍還有什么用?你殺一個,他救一個,你殺兩個,他救一雙,大伙兒這可不是白累么?’”

她伶牙俐齒,聲音清脆,雖在重傷之余,又學了青城派這些人的四川口音,但一番話說來猶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眾人都是一樂,有的更加笑出聲來。

【取自原文聚賢莊一役,阿朱為了不讓喬峰和自己露餡,在說到自己如何受傷時,當即編起了瞎話,引得在場英雄豪杰們一陣驚嘆和瞠目結舌,連喬峰都內心暗自感嘆阿朱的調皮。】

靈巧

阿朱是聰明伶俐的,阿朱是精靈頑皮和柔媚的,阿朱的聰明調皮是誰也不能否認的,其易容術之妙,令人嘆為觀止,她是精靈古怪的精靈,她是天上仙子一顯魅影。

阿朱在《天龍八部》第十一回才出場,但一出場絕對是四座皆驚,扮老公公、管家、老婆婆,簡直是出神入化,連武功高強的老江湖鳩摩智都被騙的暈頭轉向,如果不是少女的清香,段譽也要蒙在鼓中。這種易容術,放在今天,就是演技高超,獲個國際大獎,忽悠萬千粉絲是不成問題的。如果易容術算一種技術的話,那么扮演誰去做什么?絕對是一種聰明了。扮喬峰、扮止清和尚、扮薛神醫、扮白世鏡,無不是在恰當的時候,化裝一個恰當的角色,去做一件恰當的事。阿朱數次深入虎穴,卻安然無恙,不得不佩服阿朱的膽大心細,這樣的聰明才智,天龍中其他女子幾人能與之比肩?

情義

她表面上活潑調皮,其實卻頗有見識,是個有情義的奇女子。聽香水榭嬌媚在,塞上牛羊空許約。

喬峰相救阿朱, 只是激發了一股沖動與豪情。當聽到天下英雄相聚為了對付自己,喬峰是忍不住豪氣迸發,我便去會會天下豪杰,喬某何懼?而阿朱就對喬峰傾心不已,喬峰是龍,她自幼生長在水鄉,龍的一怒一吼,使自幼陪伴服飾與鳳(慕容復)的她在心頭印下了這個高大雄厚的背影。不知不覺中,阿朱已經鐘情于喬峰。聚賢莊的一場血戰,更堅定了阿朱對喬峰的情感,增添了阿朱對喬峰的仰慕與眷戀。雁門關,阿朱等了喬峰五天,阿朱對喬峰說,這樣罷,我算是給你擄掠來的奴仆,你高興時向我笑笑,你不開心時便打我罵我?好不好呢?聽來讓人心疼。更人心疼的是,阿朱最后的一個扮相,段正淳。雨夜中,青石橋上,用身體挨了喬峰一掌。為了心愛的男人,而死在心愛男人的手上,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最好的死亡?最后喬峰終于明白阿朱扮段正淳,不是為了她父親,而是為了他喬峰。“大理段家有六脈神劍,你打死了他們鎮南王,他們豈肯罷休,大哥,那《易筋經》上的字,咱們又不識得……”

其實阿朱知道,對于父母之仇,喬峰豈能善罷甘休?即使段正淳不是阿朱的父親,阿朱也會去的,她不想讓她心愛的男人死,如果自己能代替他死,那是最好不過了,這對于男人也許是最深的愛了,這種愛讓人崇敬。

10英雄美人

倪匡評阿朱

阿朱是金庸筆下幾位可愛的女性之一,她不但相貌出眾,而且聰明伶俐,兼有易容妙術……一臉精靈頑皮之氣……鵝蛋臉、眼珠靈動。

阿朱和喬峰相遇,十分偶然,第一次,是丐幫內部生變,慕容家一伙人恰在一旁,這時候,阿朱看到了喬峰。這次相遇對阿朱的命運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作者金庸甚至未有一字寫當時阿朱見到了喬峰之后的情形。但是阿朱這個江南小姑娘,見到了神威凜凜的北方大漢喬峰,不一定說立時心儀,有了感情,但印象極其深刻,殆無疑問。因為接下來——阿朱就假扮喬峰,扮得連丐幫中人都認不出,連喬峰也懷疑在什么地方看到過自己的背影。

固然阿朱的易容喬裝之術天下無雙,但如果不是對一個人有極深刻的印象,如何能扮得這樣維妙維肖。阿朱再次和喬峰相遇,是假扮了少林僧人,中了玄寂的一掌,身受重傷,那一掌,叫作「一拍兩散」,重傷后的阿朱,被喬峰帶走。喬峰發現她受傷,是因為:伸手到他胸口去探他心跳,只覺著手輕軟……喬峰活了偌大年紀,只怕那是他第一次碰到異性的身體,感覺自然奇妙,書中并未細表,反倒寫了喬峰「要剝光你衣裳來查明真相」。那自然是笑話,喬峰不會做這種事,只不過當時阿朱身分不明,出言威脅而已。
  而喬峰在初時,對阿朱還是全無愛情可言,他發現了阿朱受了重傷之后:他心中好生看重慕容復,愛屋及烏,對他的侍婢也不免青眼有加。「她所以受此重傷,全系因我之故,義不容辭,非將她治好不可。」喬峰不過是為了「愛屋及烏」、「義不容辭」而已。

可是在救傷的過程之中,卻風光極其旖旎:伸手便解開了她衣衫,將一盒寒玉冰蟾膏盡數涂在她胸脯上。此情此景,阿朱自然「羞不可抑」,喬峰只怕也未能全然無情。經過這一件事,阿朱的芳心之中,除了喬峰之外,已不可能再有別的異性。一向不好女色的喬峰,畢竟也是生理正常的男人,而且正當青年,后來不斷向阿朱輸送真氣,甚至闖聚賢莊,那就不單是為了「愛屋及烏」和「義不容辭」了。

在阿朱受傷的時日內,她曾要喬峰「唱支歌兒」,也曾要喬峰「講幾個故事」,引喬峰講起兒時的傷心事,句句在心——兩人的感情,自然又進了一層。及至喬峰不顧一切,帶著阿朱闖聚賢莊。一個小姑娘,能得到大英雄大豪杰這樣曠世罕有的照顧,那比一個貧家少女忽然被一位王子帶進了宮殿還要震撼心弦,阿朱對喬峰的愛情,自然至此而成定局。 
   等到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擊石,阿朱再出現,喬峰在悲苦、激動之中,唯一能歡慰、開解、了解他的人,天地之間,只有阿朱。大英雄大豪杰也是人,愛意陡生,也就極其自然。
  喬峰和阿朱的戀情,金庸寫來,又細膩又動人,而又處處合乎喬峰的身分,當阿朱情不自禁,縱身入懷而又害羞之際,喬峰說:咱倆是患難之交,同生共死過來的,還能有什么顧忌?英雄人物這兩句話,比諸其他男人的千言萬語,更有力,更直接。喬峰的英雄剛強,和阿朱的委婉溫柔,就成了奇妙的愛情結合。
  這一對男女的愛情結合,是金庸筆下意境最高的一組結合之一。唉,小阿朱千不該萬不該,做了一件傻事:假扮了段正淳去會喬峰,被喬峰一掌打死。
  看《天龍八部》看到這里, 真是肝腸寸斷,不知如何才好。金庸有時也真忍心,為了加強喬峰這個悲劇人物的悲劇性,不但讓他在聚賢莊殺了許多平日肝膽相照的江湖好友、丐幫舊人,而且還讓他打死了阿朱!喬峰打死阿朱,自然是一個誤會,但是誤會的結果,其實可以不必令阿朱致死的。在打死阿朱的三個多時辰之前,喬峰心中一片平靜溫暖,心道:「得妻如此,復有何憾?」心中的平靜溫暖,難道就不能使喬峰就算面對著大仇人,出手也不能稍輕一點么?照常理是可以的,但喬峰是天生的悲劇人物:左手一圈,右掌呼的一聲擊了出去。
  這「左手一圈,右掌擊出」一招是「亢龍有悔」?這一掌:具天地風雷之威!
  于是,小阿朱在大雷雨之下,青石撟之上,閃電雷聲之中,死在她最愛的男人掌下。嗚呼,愿天下有情人,同聲一哭!阿朱,雖然做了這一件傻事,仍然是上上人物,她令得喬峰只有極短暫的甜蜜,而帶來了長期的悲苦,但是,沒有阿朱,喬峰的一生之中,只怕連這一小節短暫的快樂都沒有,只好沉醉在烈酒之中。而沉醉在烈酒之中,萬萬及不上沉醉在美人的情懷之中。
  短暫和永久,很難有分野,阿朱還是可愛的。

11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備注

1982 黃杏秀 香港無線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飾阿朱、鐘靈兩角
1982 林珍奇 香港新世紀電影《新天龍八部》  
1982 戴良純 香港邵氏電影《幫規》 根據天龍八部改編,林雪兒即原著中的阿朱
1990 張詠詠 臺灣中視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飾阿朱、阿紫兩角
1997 劉錦玲 香港無線電視劇《天龍八部》  
2003 劉濤 內地電視劇《天龍八部》  
2013 賈青 內地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飾阿朱、阿紫兩角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眾人逐一跨上岸去,見疏疏落落四五座房舍,建造在一個不知是小島還是半島之上。房舍小巧玲瓏,頗為精雅。小舍匾額上寫著“琴韻”兩字,筆致頗為瀟灑。鳩摩智道:“此間便是燕子塢參合莊么?”阿碧搖頭道:“不。這是公子起給我住的,小小地方,實在不能接待貴客。不過這位大師父說要去拜祭慕容老爺的墓,我可作不了主,只好請幾位在這里等一等,我去問問阿朱姊姊。”

【2】崔百泉問道:“你阿朱姊姊是誰?”阿碧笑道:“阿朱就是阿朱,伊只比我大一個月,介末就擺起阿姊架子來哉。我叫伊阿姊,介末叫做嘸不法子,啥人教伊大我一個月呢?你用勿著叫伊阿姊,你倘若叫伊阿姊末,伊越發要得意哩。”她咭咭咯咯的說著,語聲清柔,若奏管弦,將四人引進屋去。

【3】鳩摩智的耐心也真了得,等了半天,待段譽將茶水和糕點都嘗了個遍,贊了個夠,才道:“如此便請姑娘去通知你的阿朱姊姊。”

【4】阿碧笑道:“阿朱的莊子離這里有四九水路,今朝來不及去哉,四位在這里住一晚,明朝一早,我送四位去‘聽香水榭’。”崔百泉問道:“什么四九水路?”阿碧道:“一九是九里,二九十八里,四九就是三十六里。你撥撥算盤就算出來哉。”

【5】這副神氣卻全然是個少女的模樣,睜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溜溜的一轉,雖然立即垂下眼皮,但段譽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樂:“這孫三不但是女子,而且還是個年輕姑娘。”斜眼瞧阿碧時,見她唇角邊露出一絲狡獪的微笑,心下更無懷疑,暗想:“這孫三和那老黃明明便是一人,說不定就是那個阿朱姊姊。”

【6】這老夫人正是慕容府中另一個丫頭阿朱所扮。她喬裝改扮之術神乎其技,不但形狀極似,而言語舉止,無不畢肖,可說沒半點破綻,因此以鳩摩智之聰明機智,崔百泉之老于江湖,都沒絲毫疑心,不料段譽卻從她身上無法掩飾的一些淡淡幽香之中發覺了真相。

【7】阿朱聽他這么說,吃了一驚,但絲毫不動聲色,仍是一副老態龍鐘、耳聾眼花的模樣,說道:“乖孩子,乖孩子,真聰明,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么精乖的孩子。乖孩子別多口,老太太定有好處給你。”

【8】阿朱說道:“你聽我話,那才是乖孩子啊。好,先對老婆婆磕上三個響頭,我決計不會虧待了你。”

【9】阿朱見他神色尷尬,嘿嘿冷笑,說道:“乖孩子,我跟你說,還是向奶奶磕幾個頭來得便宜。”

【10】段譽一轉頭,只見阿碧抿著嘴,笑吟吟的斜眼瞅著自己,膚白如新剝鮮菱,嘴角邊一粒細細的黑痣,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動,問道:“阿碧姊姊,聽說尊府還有一位阿朱姊姊,她……她可是跟你一般美麗俊雅么?”阿碧微笑道:“啊喲!我這種丑八怪算得啥介?阿朱姊姊倘使聽得你直梗問法,一定要交關勿開心哉。我怎么比得上人家,阿朱姊姊比我齊整十倍。”段譽道:“當真?”阿碧笑道:“騙你做啥?”段譽道:“比你俊美十倍,世上當無其人,除非是……除非是那位玉洞仙子。只要跟你差不多,已是少有的美人了。”阿碧紅暈上頰,羞道:“老夫人叫你磕頭,啥人要你瞎三話四的討好我?”

【11】阿朱十分歡喜,心道:“這位公子爺明知我是個小丫頭,居然還肯向我磕頭,當真十分難得。”說道:“乖孩子,很好,很好。可惜我身邊沒帶見面錢……”阿碧搶著道:“老太太勿要忘記就是啦,下趟補給人家也是一樣。”

【12】阿朱白了她一眼,向崔百泉和過彥之道:“這兩位客人怎不向老婆子磕頭見禮?”過彥之哼了一聲,粗聲粗氣的道:“你會武功不會?”阿朱道:“你說什么?”過彥之道:“我問你會不會武功。倘若武功高強,姓過的在慕容老夫人手底領死!

【13】如不是武林中人,也不必跟你多說什么。”阿朱搖頭道:“什么蜈蚣百腳?蜈蚣自然是有的,咬人很痛呢。”向鳩摩智道:“大和尚,聽說你想去瞧我侄兒的墳墓,你要偷盜什么寶貝啊?”

【14】阿朱與阿碧對看了一眼,均想:“這和尚終于說上正題啦。”阿朱道:“六脈神劍劍譜取得了怎樣?取不到又怎樣?”

【15】阿朱一凜:“這和尚竟知道‘還施水閣’的名字,那么或許所言不虛。”當下假裝胡涂,問道:“什么‘稀飯水餃’?你要香梗米稀飯、雞湯水餃么?那倒容易,你是出家人,吃得葷腥么?”

【16】阿朱道:“嗯,你的心涼了。阿碧,你去做碗熱熱的雞鴨血湯,給大師父暖暖心肺。”阿碧忍笑道:“大師父勿吃葷介。”

【17】阿朱點頭道:“那么不要用真雞真鴨,改用素雞素鴨好了。”阿碧道:“老太太,勿來事格,素鴨嘸不血的。”阿朱道:“那怎么辦呢?”

【18】阿碧道:“慕容老爺已經故世哉。一來口說無憑,二來大師父帶來這本劍譜,我們這里也嘸不啥人看得懂,從前就算有啥舊約,自然是一概無效的了。”阿朱道:“什么劍譜?在哪里?先給我瞧瞧是真還是假的。”

【19】阿朱不住搖頭,道:“我更加半點也不信了。你倒解開段公子的穴道,教他施展施展六脈神劍看。我瞧你九成九是在說謊。”鳩摩智點點頭,道:“很好,可以一試。”

【20】段譽稱贊阿碧美貌,對她的彈奏歌唱大為心醉,阿碧自是歡喜;他不揭穿阿朱喬裝,反向她磕了三個響頭,又得了阿朱的歡心,因此這兩個小丫頭聽說段譽被點了穴道,都想騙鳩摩智解開他穴道。不料鳩摩智居然一口答允。

.........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