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蛤蟆功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蛤蟆功

蛤蟆功

蛤蟆功

蛤蟆功是歐陽鋒一門極厲害的功夫。 發功時蹲在地下,雙手彎與肩齊,嘴里發出咯咯叫聲,宛似一只大青蛙作勢相撲。 此功純系以靜制動,全身蓄勁涵勢,韻力不吐,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出來。
蛤蟆功
小說 《射雕英雄傳》
《神雕俠侶》
門派 白駝山莊
類型
創始人 歐陽鋒
主要人物 歐陽鋒
楊過
書籍 不詳
修行方法

蛤蟆功是西毒歐陽鋒的成名絕技,后傳給義子楊過。在《射雕英雄傳》用這與黃藥師的玉簫劍法、彈指神通、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等人打成平手。

發功時蹲在地下,雙手彎與肩齊,嘴里發出咯咯叫聲,宛似一只大青蛙作勢相撲,雙手平推,吐氣揚眉,威力十足。武學要旨在于以靜制動,全身蓄勁涵勢,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

在《神雕俠侶》中,楊過因用這招打傷武修文而被趕出桃花島,打傷鹿清篤而被趕出全真教,為救小龍女而用之打傷李莫愁后,蛤蟆功便沒有再在小說中出現。

在周星馳2004年的作品功夫中,為火云邪神的必殺技。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代表人物

歐陽烈、歐陽鋒兄弟天山困于白駝山谷,于絕 望之際得五毒真人姜太虛所留之五毒奇經。不料一陣狂風,吹走其中五頁羊皮紙,僅得七頁。

歐陽烈兄弟據此練成一身絕技。

后歐陽鋒殺兄,繼位白駝山主。再后歐陽鋒獨創蛤蟆功,成為南宋時期天下武林五大高手之一,號稱西毒。

當日他與洪七公相較時,正運足勁力,猶如一張弓張機待發,黃蓉貿然碰了上去,不是郭靖拼命運功相救,便要活生生斃于歐陽鋒掌下。后來,歐陽鋒又以此掌法偷襲洪七公,令其受到重創。

此功唯「一陽指」可破(見金庸《射雕英雄傳》)。

現代武學中的蛤蟆功屬硬壯外功,練陽剛之力,使肌肉堅實便于御敵。

習慣以石墩為習練器具,先練腕、臂等部,而后及于肩、背、胸、腹、腿、股等部。

2練習方法

蛤蟆功共分4步,其具體練法如下:

第1步

蛤蟆張口:兩手掌撐地,與肩同寬,雙腳向后平伸,兩腳尖觸地,兩手屈肘。此為起式。然后伸肘引體向前伸出,頭向上抬起,口中向外呼出一口廢氣,兩手兩腳尖皆觸地不動。接上動,再屈肘引體向后,同時鼻中吸進一口氣如此練習一伸一縮,反復數遍。

第2、3、4步的動作和呼吸之法皆與第1步相同,不同的是第一步用兩手掌撐地,

第2步

改用五指撐地,

第3步

用大拇指、食指、中指撐地,

第4步

也是最難的一步,兩手成勾手,用撐手的背部即腕部撐地。

練功次數應由少漸多,不可盲目鍛煉。尤其要注意呼吸之法,以免挫傷內氣,留下后患。

3蛤蟆功的克星

本來這個問題似乎很簡單,脫口而出“一陽指”阿。

那么下面根據原文看一下到底是怎樣:

黃蓉受裘千仞掌傷甚重

醫治黃蓉時候一陽指有很多風格不同的手法,而其中特別值得注意是這手反手點穴:

原文:最后帶脈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經七脈都是上下交流,帶脈卻是環身一周,絡腰而過,狀如束帶,是以稱為帶脈。這次一燈大師背向黃蓉,倒退而行,反手出指,緩緩點她章門穴。

郭靖通過《九陰真經》印證點穴篇要旨

原文:郭靖臉上現出忸怩神色,頗感不好意思。黃蓉笑道:“咦!怎么難為情起來啦?”郭靖道:“一燈大師武功決不在西毒之下,至少也能打成平手,我瞧他的反手點穴法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

經過印證學習,郭靖發現一燈‘一陽指’當中反手點穴的手法可以克制蛤蟆功。

從這里不難看出‘一陽指’乃蛤蟆功的克星,且例子很多譬如如下兩個例子:

案例1

原文:周伯通道:“是啊。原來我師哥死前數日,已知西毒在旁躲著,只等他一死,便來搶奪經書,因此以上乘內功閉氣裝死,但若示知弟子,眾人假裝悲哀,總不大像,那西毒狡猾無比,必定會看出破綻,自將另生毒計,是以眾人都不知情。那時我師哥身隨掌起,飛出棺來,迎面一招‘一陽指’向那西毒點去。歐陽鋒明明在窗外見我師哥逝世,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這時忽見他從棺中飛躍而出,只嚇得魂不附體。他本就對我師哥十分忌憚,這時大驚之下不及運功抵御,我師哥一擊而中,‘一陽指’正點中他的眉心,破了他多年苦練的‘蛤蟆功’。歐陽鋒逃赴西域,聽說從此不履中土。我師哥一聲長笑,盤膝坐在供桌之上。

案例2

原文:眼見指尖要掃到他胸前,郭靖左掌橫過,在胸口一擋,右手食指伸出,猛向歐陽鋒太陽穴點去。這是他從一燈大師處見到的一陽指功夫,但一燈大師并未傳授,他當日只見其形,全不知其中變化訣竅,此時危急之下,以雙手互搏之術使了出來。一陽指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見到,如何不驚?立即躍后避開,怒喝:“段智興這老兒也來跟我為難了?”其實郭靖所使指法并非真是一陽指,如何能破蛤蟆功,但歐陽鋒大驚之下,不及細辨,待得躍開,才想起這一陽指后招無窮,怎么他一指戳過,就此縮手,想是并未學全,不等郭靖回答,雙掌一上一下,一放一收,斗然擊出。這一下來得好快,郭靖念頭未轉,已然縱身躍起,只聽得喀喇一聲巨響,帳中一張矮幾已被西毒雙掌劈成數塊。

從這個兩個例子也可以看出,王重陽詐死用的是‘一陽指’手法破掉歐陽鋒‘蛤蟆功’;郭靖臨戰使詐同樣也是模仿‘一陽指’手法唬住歐陽鋒(當然可以表現郭靖應變的問題,但這不是本文重點),再次證實歐陽鋒對一陽指的忌憚。從手法上一陽指后招甚多,甚是難纏。

然而書中也有其他說法:

原文:那書生又道:“重陽真人臨別之際,對我師言道:‘近來我舊疾又發,想是不久人世,好在先天功已有傳人,再加上皇爺的一陽指神功,世上已有克制他之人,就不怕他橫行作怪了。’這時我師方才明白,重陽真人千里迢迢來到大理,主旨是要將先天功傳給我師,要在他身死之后,留下一個克制西毒歐陽鋒之人。只因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向來齊名當世,若說前來傳授功夫,未免對我師不敬,是以先求我師傳他一陽指,再以先天功作為交換。我師明白了他這番用意之后,心下好生相敬,當即勤加修練先天功。重陽真人學到一陽指后,在世不久,并未研習,聽說也沒傳給徒弟。

原文:那書生道:“小哥,你這話可問得不對了。第一,慈悲為懷的好人,跟陰險毒辣的惡人向來就勢不兩立。第二,歐陽鋒要害人,未必就為了與人有仇。只因他知先天功是他蛤蟆功的克星,就千方百計的要想害死我師。”

原文:一燈似乎沒聽見她的話,繼續說道:“她見我答應治傷,喜得暈了過去。我先給她推宮過血,救醒了她,然后解開孩子的襁褓,以便用先天功給他推拿,哪知襁褓一解開……

從這幾段又出現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王重陽最厲害的‘先天功’,此功也明確說“先天功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得知王重陽將先天功傳授給一燈,反應大為激烈,可見其忌憚程度(想來第一次華山論劍,老王大戰歐陽,歐陽峰知道此功的厲害),想方設法阻擾一燈,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在沒有先天功的一燈對于歐陽來說,雖然忌憚,但還沒到不擇手段除掉的地步,可見先天功對其威脅之大,先天功在書中并未詳細記載,應為一門道家玄門上乘內功,此功法天自然,葆生養命,用這種內功推拿(針對穴道)對于療傷甚有效果,可能先天功本身也附帶一些推拿手法。

分析

要了解克制武功,先要了解一下蛤蟆功

‘蛤蟆功’:歐陽峰的絕技,純系以靜制動,全身涵勁蓄勢蘊力不吐,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出來。(3版 : 蛤蟆之為物,先在土中久藏,積蓄精力,出土后不須多食。蛤蟆功也講究積勁蓄力之道,是以內功的修習艱難無比,練得稍有不對,不免身受重傷,甚或吐血身亡。)

蛤蟆功的要領在于“積勁蓄力”,從某種角度與降龍“有余不盡”有相似之處:洪七認為“因此有發必須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卻還有二十分”;3版虛竹理解“這一招,必須擊敵三分,留力七分”。留勁就是一種收一種蓄,是進攻釋放力道同時如有閘門收緊,不可全放。而蛤蟆功更強調以靜制動,靜似的早有準備蓄滿勁的弓箭一般,有如以一個吹滿氣的氣球(當然這樣會有很大風險,稍有不慎,對體內局部壓力過大,會造成重傷甚至死亡),敵人一旦觸及,馬上源源不斷,一浪高過一浪勁道攻出有如排山倒海。

一陽指是一種點穴手法,其勁道有如鋼針,假如一旦點中某些穴道,如鋼針刺氣球,可將蛤蟆功的蓄勢卸掉,當然這些是在把握住機會且防備疏忽時候可以一擊奏效,準確性也要很高,但是以歐陽的修為,一燈纏斗多時也未必有機會,所以一陽指對于歐陽鋒是在過招中一種潛在的威脅,甚為忌憚,但一燈一陽指并不能勝歐陽鋒,不過歐陽鋒不敢肆無忌憚,稍有疏忽,悔之晚矣。

總結

這樣看來出現兩種武功克制蛤蟆功,有以下這兩種可能:

1,一陽指和先天功都克制蛤蟆功,但是單獨得效果并不好,二者組合威脅更大

2,一陽指并不能克制蛤蟆功,先天功克制蛤蟆功。

為何會出現第二種可能?前文說過歐陽鋒對一燈修煉先天功后的手段,假設一陽指并不能克制蛤蟆功的話,那不是和老王、郭靖的例子出現矛盾嗎?其實并不矛盾,因為大家注意射雕時候,一燈早已修習先天功,那么所施展‘一陽指’已經不是單純一陽指,而是融合先天功后的一陽指,這樣一陽指內勁中有先天功的成分,而在手法上(前文特意指出反手點穴手法)可能也借鑒先天功的推拿手法,而破蛤蟆功,需要點穴,點其要穴才行,一陽指這個點穴手法無疑是上乘的載體,所以威脅更大。〔2 僅僅是推測,1,的可能性更大〕

4題外話

題外話1

關于先天一陽指治傷原理及元氣大傷原因:

原文:那書生又道“此后五年之中每日每夜均須勤修苦練,只要稍有差錯不但武功難復,而且輕則殘廢,重則喪命我師如此待你,你怎能喪盡天良,恩將仇報?”

原文:又道:“我玄功有損,原須修習五年,方得復元,但依這真經練去,看來不用三月,便能有五年之功。雖然我所習是佛門功夫,與真經中所述的道家內功路子頗不相同,但看這總綱,武學到得最高處,殊途同歸,與佛門所傳亦無大別。”

原文:洪七公嘆道:“他若以一陽指功夫打通我的奇經八脈,原可治我之傷,只是這一出手,他須得大傷元氣,多則五年,少則三年,難以恢復。郭靖喜道:“師父,這可好了,原來不須旁人相助,奇經八脈自己也能通的。”洪七公奇道:“甚么?”黃蓉道:“靖哥哥背熟了的那篇嘰哩咕嚕、咕嚕嘰哩,一燈大師譯出來教給了我們。他吩咐我們跟你老人家說,可以用這功夫打通自己的奇經八脈。”當下將一燈的譯文念了一遍。洪七公傾聽之后,思索良久,大喜躍起,連叫:“妙,妙!瞧來這法兒能行,只是至少也得一年半載才見功效。”

新修版明確說明“一燈大師純以外力助她氣透周身穴道其理相同,只不過一者引動自力自療,一者則全以外力他療。”也就是說純粹靠消耗真元,將傷者奇經八脈打通,而受傷者不用引動自身內力迎合,自然相當消耗內力強行為之

(順便提一下):一燈明明功力全失,為何還手、自行解穴?

原文:一燈大師見郭靖抓到,右掌翻過,快似閃電,早已拿 住他左手手腕。郭靖吃了一驚,心想此際一燈全身已在自己掌力籠罩之下,竟能破勢反擊,而且一擊正中要害,這功夫確是高深之極,只是一燈手掌與他手脈寸關尺甫觸,立顯真力虛弱,這一拿虛晃不穩。……原來一燈元氣雖然大傷,武功未失,郭靖又怕傷他身子,只點了他最不關緊要的穴道。一燈在隔房潛運內功,緩緩解開了自身穴道,恰好在這當口到了禪房門口。

其實一燈給別人療傷元氣大傷,真氣消耗過多(一般消耗會恢復比較快),超過某種底線,但是不等于零,所以還是有一點內力可用(不是要緊穴道,沖破難度降低,郭靖手法應該也比較輕),當然一燈這樣強行努勁對身體有損無益,如同火上澆油。

題外話2

談談洪七受傷因素

原文;(洪七)他這次受傷,實是沉重之極,所中蛇毒既十分厲害,背上筋脈更被歐陽鋒一掌震得支離破碎,幸而他武功深湛,這才不致當場斃命,但全身勁力全失,比之不會武的常人尚且不如。

(1)中毒,毒對身體破壞,尤其經脈(記得化功大法也是用毒化去內力);(2)掌傷,這也對經脈巨大破壞。經脈作為真氣的通道,也是真氣產生“生命線”,一旦重大受損,難以在產生真氣,一燈是因為“虧損”嚴重,以致損傷經脈,這些內傷的共通點,就是身有內功之人受傷后全身經脈封閉(新修版:射雕黃蓉受掌傷提到),這樣打通奇經八脈,如同“激活”一般,暢通修復通道,再現生機,真氣快速自生,則有望快速回復昔日功力。

題外話3

《射雕英雄傳》里,歐陽峰的絕招是蛤蟆功,可是“蛤蟆功”是白羽先生在《偷拳》中原創出來的,另外彈指神也是白羽原創的。這些都是金庸先生借鑒過來的。

題外話4

金庸大師的著作中強調五行相生相克,五絕號稱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而古代五行中,東屬木,西屬金,南屬火,北屬水,中屬土,一陽指克蛤蟆功也暗喻五行中的火克金。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他本就對我師哥十分忌憚,這時大驚之下不及運功抵御,我師哥一擊而中,‘一陽指’正點中他的眉心,破了他多年苦練的‘蛤蟆功’。歐陽鋒逃赴西域,聽說從此不履中土。我師哥一聲長笑,盤膝坐在供桌之上。我知道使‘一陽指’極耗精神,師哥必是在運氣養神,當下不去驚動,徑行奔去接應眾師侄,殺退來襲的敵人。眾師侄聽說師父未死,無不大喜,一齊回到道觀,只叫得一聲苦,不知高低。”

【2】郭靖點頭道:“對,幸虧大哥聰明,料到了這著,倘若是我,定是上了他們的大當。”周伯通搖頭道:“說到聰明伶俐,天下又有誰及得上黃老邪的?只不知他用甚么法子,居然找到了一個跟他一般聰明的老婆。那時候黃家嫂子微微一笑,道:‘周大哥,你號稱老頑童,人可不胡涂啊,你怕我劉備借荊州是不是?我就在這里坐著瞧瞧,看完了馬上還你,也不用到天黑,你不放心,在旁邊守著我就是。’“我聽她這么說,就從懷里取出經書,遞了給她。黃家嫂子接了,走到一株樹下,坐在石上翻了起來。黃老邪見我神色之間總是有點提心吊膽,說道:‘老頑童,當世之間,有幾個人的武功勝得過你我兩人?’我道:‘勝得過你的未必有。勝過我的,連你在內,總有四五人罷!’黃老邪笑道:‘那你太捧我啦,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人,武功各有所長,誰也勝不了誰。歐陽鋒既給你師哥破去了“蛤蟆功”’,那么十年之內,他是比兄弟要遜一籌的了。還有個鐵掌水上飄裘千仞,聽說武功也很了得,那次華山論劍他卻沒來,但他功夫再好,也未必真能出神入化。老頑童,你的武功兄弟決計不敢小看了,除了這幾個人,武林中數到你是第一。咱倆聯起手來,并世無人能敵。’我道:‘那自然!’黃老邪道:‘所以啊,你何必心神不定?

【3】這時聽歐陽鋒滿口謙遜,卻不禁起疑,素知他口蜜腹劍,狡猾之極,武功上又向來不肯服人,難道他蛤蟆功被王重陽以一陽指破去后,竟是練不回來么?

【4】黃蓉見他形相滑稽,低聲笑道:“靖哥哥,他在干甚么?”郭靖剛說得一句:“我也不知道啊!”忽然想起周伯通所說王重陽以“一陽指”破歐陽鋒“蛤蟆功”之事,點頭道:“是了,這是他一門極厲害的功夫,叫做蛤蟆功。”黃蓉拍手笑道:“真像一只癩蛤蟆!”

【5】這時洪七公前一掌,后一掌,正繞著歐陽鋒身周轉動,以降龍十八掌和他的蛤蟆功拚斗。這都是兩人最精純的功夫,打到此處,已不是適才那般慢吞吞的斗智炫巧、賭奇爭勝,而是各以數十年功力相拚,到了生死決于俄頃之際。郭靖的武功原以降龍十八掌學得最精,見師父把這路掌法使將開來,神威凜凜,妙用無窮,比之自己所學實是不可同日而語,只看得他心神俱醉,怎料得到背后有人倏施暗算?

【6】郭靖驚叫:“使不得!”攔腰一把將她抱起,躍下地來,雙足尚未著地,只聽得黃藥師急叫:“鋒兄留情!”郭靖只感一股極大力量排山倒海般推至,忙將黃蓉在身旁一放,急運勁力,雙手同使降龍十八掌中的“見龍在田”,平推出去,砰的一聲響,登時被歐陽鋒的蛤蟆功震得倒退了七八步。他胸口氣血翻涌,難過之極,只是生怕歐陽鋒這股凌厲無儔的掌力傷了黃蓉,硬生生的站定腳步,深深吸一口氣,待要再行抵擋歐陽鋒攻來的招術,只見洪七公與黃藥師已雙雙擋在面前。

【7】黃藥師甚是擔心,拉著她的手,悄聲問道:“身上覺得有甚么異樣?快呼吸幾口。”黃蓉依言緩吸急吐,覺得無甚不適,笑著搖了搖頭。黃藥師這才放心,斥道:“兩位伯伯在這里印證功夫。要你這丫頭來多手多腳?歐陽伯伯的蛤蟆功非同小可,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這條小命還在么?”

【8】原來歐陽鋒這蛤蟆功純系以靜制動,他全身涵勁蓄勢,蘊力不吐,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出來,他正以全力與洪七公周旋,猶如一張弓拉得滿滿地,張機待發,黃蓉貿然碰了上去,直是自行尋死。

【9】黃藥師在歸云莊上試過郭靖的武功,心想:“你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出手抵擋歐陽鋒的生平絕技蛤蟆功,若不是他瞧在我臉上手下留情,你早給打得骨斷筋折了。”他不知郭靖功力與在歸云莊時已自不同,適才這一下確是他救了黃蓉的性命,但見這傻小子為了自己女兒奮不顧身,對他的惡感登時消去了大半,心想:“這小子性格誠篤,對蓉兒確是一片癡情,蓉兒是不能許他的,可得好好賞他些甚么。”眼見這小子雖是傻不楞登,但這個“癡”字,卻大合自己脾胃。洪七公又叫了起來:“老毒物,真有你的!咱倆勝敗未分,再來打啊!”歐陽鋒叫道:“好,我是舍命陪君子。”洪七公笑道:“我不是君子,你舍命陪叫化罷!”身子一晃,又已躍到了場中。

【10】郭靖這一格用足了平生之力,生怕他以蛤蟆功傷害自己內臟,豈料在這全力發勁之際,對方的勁力忽然無影無蹤。他究竟功力尚淺,哪能如歐陽鋒般在倏忽之間收發自如,幸好他跟周伯通練過七十二路空明拳,武功之中已然剛中有柔,否則又必如在歸云莊上與黃藥師過招時那樣,這一下胳臂的臼也會脫了。雖然如此,卻也是立足不穩,一個倒栽蔥,頭下腳上的撞下地來。

【11】歐陽鋒原想以蛤蟆功在郭靖小腹上偷按一掌,叫他三年后傷發而死,但見黃藥師預有提防,也就不敢下手,細摸郭靖身上果無別物,沉吟了半晌。

【12】到了這近身肉搏的境地,他甚么蛤蟆功、靈蛇拳等等上乘武功都已使用不出。

【13】黃蓉哭了一陣,心情略暢,抬起頭來,見洪七公胸口衣襟上被自己淚水濕了一大塊,微微一笑,掠了掠頭發,說道:“剛才沒刺死那惡賊,真是可惜!”于是把巖上反手出刺之事說了。洪七公低頭不語,過了半晌,說道:“師父是不中用的了。這惡賊武功遠勝于你,只有跟他斗智不斗力。”黃蓉急道:“師父,等您休息幾天,養好了傷,一掌取他狗命,不就完了?”洪七公慘然道:“我給毒蛇咬中,又中了西毒蛤蟆功的掌力。我拼著全身功力,才逼出了蛇毒,終究也沒干凈,就算延得數年老命,但畢生武功已毀于一旦。

【14】郭靖又驚又喜,連叫:“好蓉兒,好棒法!”左掌右拳,從旁夾擊。歐陽鋒閣閣兩聲怒吼,蹲下身來,呼的雙掌齊出。掌力未到,掌風已將地下塵土激起。郭靖見來勢猛惡,黃蓉若是硬接,必受內傷,忙在她肩上一推,兩人同時讓開了這一招蛤蟆功之力。

【15】歐陽鋒踏上兩步,又是雙掌推出。這蛤蟆功厲害無比,以洪七公如此功夫,當日在桃花島上也只與他打個平手,郭、黃二人功力遠為不及,當下被他逼得步步后退。歐陽鋒沖進洞來,左手反手一掌,只打得石壁上碎石籟籟而落,右手舉起,虛懸在洪七公頭頂,卻不擊落,凝神瞧他動靜。

【16】歐陽鋒生怕她使起性來,撒手不管,當下不敢再問,奔到四顆海碗口粗細的樹旁,蹲下身子,使出蛤蟆功來,每顆樹被他奮力推了幾下,登時齊腰折斷。郭靖與黃蓉見他內勁如此凌厲,不覺相顧咋舌。歐陽鋒找到一塊長長扁扁的巖石,運勁將樹干上的枝葉刺去,拖來交給黃蓉。

【17】他的蛤蟆功非同小可,除了王重陽當年的一陽指外,沒別的功夫能夠破它。”

【18】郭靖拳掌齊施,攻勢猶似暴風驟雨一般,心知在這木筏之上,如讓歐陽鋒援手運起了蛤蟆功來,三人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這一陣急攻,倒也把歐陽鋒逼得退了半步。黃蓉身子微側,橫肩向他撞去。歐陽鋒暗暗好笑,心想:

【19】黃蓉正要從瀑布后鉆出,卻聽得“閣”的一聲叫喊,一股巨力已從瀑布外橫沖直撞的推將進來。兩人哪敢抵擋,分向左右躍開,騰的一下巨響,瀑布被歐陽鋒的蛤蟆功猛勁激得向內橫飛,打在鐵門之上,水花四濺,聲勢驚人。

【20】黃蓉雖已躍開,后心還是受到他蛤蟆功力道的側擊,只感呼吸急促,眼花頭暈,她微一凝神,猛地竄出,大叫:“拿刺客啊!拿刺客啊!”高聲叫喊,向前飛奔。

【21】他知不論向歐陽鋒懇求或是呼喝,對方部未必理會,這般輕描淡寫的問一句,他卻非出全力將郭靖趕開不可,止所謂“遣將不如激將”,果然歐陽鋒一聽,答道:“那有甚么不能?”蹲下身來,“閣”的一聲人叫,運起蛤蟆功勁力,雙掌齊發,向前推出。

【22】郭靖正在全力抵御歐陽鋒的掌力,哪有余暇閃避這刺來的一刀?他知只要身子稍動,勁力稍松,立時就斃于西毒的蛤蟆功之下,因此明明覺得尖利的鋒刃刺到身上,仍只有置之不理,突覺腰間劇痛,呼吸登時閉住,不由自主的握拳擊下,正中楊康手腕。

【23】此時兩人武功相差已遠,郭靖這一拳下來,只擊得楊康骨痛欲裂,急忙縮手,那匕首已有一半刃鋒插在郭靖腰里。就在此時,郭靖前胸也已受到蛤蟆功之力,哼也哼不出一聲,俯身跌倒。

【24】郭靖緩緩運氣,劇痛難當。這時黃蓉心神已定,取出一枚金針,去刺他左腰傷口上下穴道,既緩血流,又減痛楚,然后給他洗凈傷口,敷上金創藥,包扎了起來,再給他服下幾顆九花玉露丸止痛。郭靖道:“這一劍雖然刺得不淺,但……但沒中在要害,不……不要緊的。難當的是中了老毒物的蛤蟆功,幸好他似乎未用全力,看來還有可救,只是須得辛苦你七日七晚。”黃蓉嘆道:“就是為你辛苦七十年,你知道我也是樂意的。”

【25】歐陽克初時頗為忌憚郭靖,但見他臉色憔粹,想起叔父曾說已在皇官中用蛤蟆功將他震死,原來居然未死,但受傷也必極重。他瞧了兩人神情,已自猜到七八分,有心再試一試,說道:“妹子,出來罷,躲在這里氣悶得緊。”

【26】這一下毒招變起俄頃,黃藥師功夫再高,也不能前擋四子,后敵西毒,暗叫:“我命休矣!”只得氣凝后背,拼著身后重傷,硬接他蛤蟆功的這一擊。歐陽鋒這一推勁力極大,去勢卻慢,眼見狡計得逞,正自暗喜。忽然黑影晃動,一人從旁飛起,撲在黃藥師的背上,大叫一聲,代接了這一擊。

【27】裘千仞如何敢與歐陽鋒比賽掌力,正待想說幾句話來蒙混過去,聽得身后腳步聲響,轉身見是郭靖,不覺又驚又喜,心想正好借西毒之手除他,只須引得他二人斗上了,自己便不用出手。歐陽鋒見郭靖中了自己蛤蟆功勁力竟然未死,也是大出意外。華箏歡聲大叫:“郭靖哥哥,你沒死,好極了,好極了!”

【28】原來楊康當日聽歐陽鋒說起洪七公被他以蛤蟆功擊傷,性命必然難保。

【29】郭靖聽他說完,沉吟不語,心想:“此處既是禁地,敵人諒必不敢逼近,但這山峰穿云插天,四下無路可走,如何得脫此難?”黃蓉忽道:“靖哥哥,你到里面探探去。”郭靖道:“我先瞧瞧你的傷勢。”打火點燃一根枯柴,解開她肩頭衣服和猬甲,只見雪白的雙肩上各有一個烏黑的五指印痕,受傷實是不輕,若非身有猬甲相護,這兩掌已要了她的性命。郭靖心想:“歐陽鋒與裘千仞的功力在伯仲之間,當日恩師硬接西毒的蛤蟆功,蓉兒好在隔了一層猬甲至寶,但恩師的功夫與蓉兒卻又大不相同。看來蓉兒此傷與恩師所受的不相上下,實是難以痊可的了。”手中執著枯柴,呆呆出神。

【30】郭靖臉上現出忸怩神色,頗感不好意思。黃蓉笑道:“咦!怎么難為情起來啦?”郭靖道:“一燈大師武功決不在西毒之下,至少也能打成平手,我瞧他的反手點穴法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黃蓉道:“那么裘千仞呢?

【31】那書生神色黯然,想是憶起了往事,頓了一頓,才接口道:“不知怎的,我師練成先天功的訊息,終于泄漏了出去。有一日,我這位師兄,”說著向那農夫一指,續道:“我師兄奉師命出外采藥,在云南西疆大雪山中,竟被人用蛤蟆功打傷。”黃蓉道:“那自然是老毒物了。”

【32】那書生嘆道:“姑娘果真聰明,可是只猜對了一半。那歐陽鋒的陰毒,人所難料。他乘我師給師兄治傷之后,玄功未復,竟然暗來襲擊,意圖害死我師……”郭靖插嘴問道:“一燈大師如此慈和,卻難道也與歐陽鋒結了仇怨么?”那書生道:“小哥,你這話可問得不對了。第一,慈悲為懷的好人,跟陰險毒辣的惡人向來就勢不兩立。第二,歐陽鋒要害人,未必就為了與人有仇。只因他知先天功是他蛤蟆功的克星,就千方百計的要想害死我師。”

【33】幸好聽洪七公接下去道:“沒甚么。我不識瑛姑,但段皇爺落發出家之時,我就在他身旁。那日他送信到北邊來,邀我南下。我知他若無要事,決不致驚動老叫化,又想起云南火腿、過橋米線和餌塊的美味,當即動身。會面之后,我瞧他神情頹傷,與華山論劍時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已大不相同,心中好生奇怪。我到達后數日,他就借口切磋武功,要將先天功和一陽指傳給我。老叫化心想:他當日以一陽指和我的降龍十八掌、老毒物的蛤蟆功、黃老邪的劈空掌與彈指神通打成平手,如今又得王重陽傳授了先天功,二次華山論劍,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號非他莫屬,為甚竟要將這兩門絕技平白無端的傳給老叫化?如說切磋武功,為甚么又不肯學我的降龍十八掌,其中必有蹺溪。后來老叫化細細琢磨,又背著他與他的四大弟子一商量,終于瞧出了端倪,原來他把這兩門功夫傳了給我之后,就要自戕而死。至于他為甚么如此傷心,他的弟子卻不知情,”

【34】眼見指尖要掃到他胸前,郭靖左掌橫過,在胸口一擋,右手食指伸出,猛向歐陽鋒太陽穴點去。這是他從一燈大師處見到的一陽指功夫,但一燈大師并未傳授,他當日只見其形,全不知其中變化訣竅,此時危急之下,以雙手互搏之術使了出來。一陽指止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見到,如何不驚?

【35】其實郭靖所使指法并非真是一陽指,如何能破蛤蟆功,但歐陽鋒大驚之下,不及細辨,待得躍開,才想起這一陽指后招無窮,怎么他一指戳過,就此縮手,想是并未學全,不等郭靖回答,雙掌一上一下,一放一收,斗然擊出。這一下來得好快,郭靖念頭未轉,已然縱身躍起,只聽得喀喇一聲巨響,帳中一張矮幾已被西毒雙掌劈成數塊。

【36】歐陽鋒耳聽得風聲猛勁,心想老頑童擲石之際,右側必然防御不到,我先將他斃了,眼前少了禍患,日后華山二次論劍更去了一個勁敵。心念甫動,身子已然蹲下,雙手齊推,運“蛤蟆功”直擊過去。他蹲在西端,這一推自西而東,勢道凌厲之極。郭靖與他連斗數十日,于他一舉一動都已了然于胸,雖在黑夜之中,一聽得這股勁風,已知他忽向周伯通施襲,當即跨步上前,一招“亢龍有悔”急拍而出。站在北首那人聽到大石擲來,也是彎腿站定馬步,雙掌外翻,要以掌力將大石反推出去傷敵。

【37】周伯通在梁上坐了一陣,心想再不下去,只怕郭靖受傷,當下悄悄從墻壁溜下,雙手亂抓,一下子恰好抓到歐陽鋒后心。他蹲在地下,正以蛤蟆功向郭靖猛攻,突覺背后有人,急忙回掌抵擋,郭靖乘機向裘千仞賜出一腿,躍入屋角,不住喘氣,若是周伯通來遲了一步,歐陽鋒適才這一推定是擋架不住了。

【38】只十余合,郭靖肩上腿上接連中招。洪七公道:“靖兒退下,再讓我試試。”空手搶上。兩人這一番激斗,比適才更是猛惡。洪七公當歐陽鋒與黃藥師、郭靖對掌之時,在旁留神觀看,見他出招雖然怪異無比,其中實也有理路可尋,主要是將蛤蟆功逆轉運用,上者下之,左者右之,雖然并非盡皆如此,卻也是十中不離七八,心中有了個大概,對戰之時雖仍處于下風,卻已是有攻有守,三招中能還得一招。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