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侖派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昆侖派

昆侖派

昆侖派

昆侖派指武俠小說中的一個門派,宗派位于昆侖山,以山為名。 最早出現在金庸先生的小說《倚天屠龍記》中。
昆侖派
小說 神雕俠侶》
《倚天屠龍記》
《笑傲江湖》
《鹿鼎記》
《俠客行》
《雪山飛狐
時代 宋、元、明、清
掌門 青靈子
何足道
靈寶道人
何太沖
震山子
苦柏道人
人物 班淑嫻
馮錫范
譚迪人
靈清居士
西華子
衛四娘
高則成
蔣立濤

詹春

在金庸及其他很多武俠小說都會登場的門派之一,以輕功卓絕聞名,在金庸的《倚天屠龍記》中被選入武林六大門派,《神雕俠侶》中出現的楊過友人青靈子,便是該派掌門人,而其徒弟何足道更為其中表表者,在《倚天屠龍記》開頭時一度登場,與郭襄結為至交,更在挑戰少林寺時大出風頭。何足道外號“昆侖三圣”,乃是,主其才藝在于琴、劍、棋藝。

在《倚天屠龍記》中正式擔任掌門的是何太沖,他師承何足道師兄靈寶道人一脈,師傅是白鹿子,由于白鹿子死于明教高手時并未留言由哪名弟子繼任掌門,使昆侖派因爭奪掌門之位而內斗劇烈,最后是何太沖得師姐班淑嫻傾力相助,順利接任掌門,兩人也結為夫妻,在少林屠獅大會前夕,雙雙死于三渡鞭下。

在幾度更動中,金庸也設定過其他昆侖高手,如跟白鹿子同輩的游龍子及何太沖的師兄玉虛道長。由于游龍子敗給楊逍而氣死,所以昆侖派上下一直猜測楊逍就是殺害白鹿子的兇手,因此極為仇視明教。

后來在《笑傲江湖》中擔任掌門的震山子更有“乾坤一劍”之外號,但戲份不多。

昆侖派絕學

  • 內功
昆侖心法
兩儀神功
  • 手法
三陰手
主攻對手的太陽要穴,可以在擊傷對手的同時使其精氣也受到同等數量的損傷。
  • 掌法
落雁掌
閉月羞花沉魚落雁掌。
神龍八掌
  • 劍法
昆侖劍法
需要較高的彈琴技法加以附和才能施展,乃上乘劍術,戰斗時劍發琴音,單以內勁便可傷人于無形,此招殺傷力超凡。
迅雷劍法
先聚內力,然后蓄勁彈出,出招之快真乃為任何劍法所不及,長劍顫處,前后左右,瞬息之間攻出了四四一十六招。
雨打飛花劍法
雖說不是絕學,卻也頗具威力。
正兩儀劍法
成名垂數百年,是天下有名的劍法之一,有八八六十四般變化,乃承太極化為陰陽兩儀的道理,是自震位至乾位的順。
飛龍大九式
云龍大八式
  • 輕功
穿云步法
平步穿云般的輕功。
云龍三折
東方玉《紅線俠侶》里昆侖派輕功,能高縱上躍,矯若游龍,在騰起之勢將竭之時,可以不借助任何物體,僅憑身形在空中打一回旋,便可立即拔高。
飛龍八式
  • 暗器
喂毒喪門釘
用了青陀羅花之毒的暗器。
  • 陣法
寒梅劍陣
五人合使的劍陣。
混沌劍陣

參見

  • 門派

外部鏈接

  • 昆侖山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簡介

昆侖派遠處西域,很少履及中原,創派祖師已遠不可考。

后來昆侖派出了個百年不遇的奇人,在中原武林闖下了赫赫威名,至此昆侖派開始聞名。

其后昆侖派又出了幾位得力掌門,不斷壯大昆侖派,使之漸漸成為江湖上一大門派,雄據西域,與中原各大門派分庭抗禮。

昆侖派自詡為名門正派,雖然遠處西域,但是卻野心勃勃,總想在中原武林呼風喚雨,隱隱有于少林、武當、峨嵋相抗衡之意。

昆侖派弟子有男有女,雖然信奉道教,但主要是指利用茅山道士的法術,弟子允許婚配,不禁葷食。

2昆侖三圣

昆侖派本來遠處西域,從來不履中土,一直也不大為中原武林所知。

后來昆侖派出了個百年不遇號稱“琴劍棋”三絕的“昆侖三圣”何足道,受人所托,親赴少林欲替人了卻一樁舊事,不料因種種緣故卻惹下了一樁恩怨。

三個西域少林派的俗家弟子潘天耕、方天勞、衛天望聞知“昆侖三圣”名頭,容不下“劍圣”二字,想逼何足道去了這個名頭不可,何足道為人疏狂,頗有書呆子的癡氣,便派人和這三人約好在少林寺相見,想兩番功夫一番做,在少林留下紙箋,欲領教少林派七十二項絕技,雖最終為覺遠的九陽神功所擊退,但以武功一舉震驚中原武林,至此昆侖派開始聞名。

3主要角色

一代弟子

璇璣子( 掌門人)性格特點:沽名釣譽之徒,野心勃勃,表面是一謙謙君子,實際上心恨手辣,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當年使用卑鄙手段取得掌門人位置,只是由于顧忌到兩位師弟的武功絕技,所以遲遲不敢對他們下手。

青蓮子(掌門人的師弟):極端自私,最大的目的是成為昆侖派掌門,為達到這個目的,不惜與玉衡子互相利用,其實各懷鬼胎。

玉衡子(掌門人的師弟):猜忌心極重,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弟子。最大的目的是成為昆侖派掌門,為達到這個目的,不惜與青蓮子互相利用,其實各懷鬼胎。

在廚房做雜役的一個又瞎又啞又丑的老人:真實身份是昆侖派上一代的掌門,璇璣子、青蓮子、玉衡子三人的師父嘆息老人。昔日作掌門的時候,為人冷酷,對待弟子刻薄寡恩,遭到三個徒弟的怨恨。他不信任自己的弟子,為了保住自己掌門人的位置,牽制三個弟子的力量,他將昆侖四絕技中的三項絕技分別傳給了三個弟子,卻把第四項絕技留而不傳,希望引起三個弟子之間的自相殘殺。結果最不讓他設防的表面溫和儒雅的大弟子璇璣子設計使毒(從五毒教得到)暗害了他,并且奪走了第四本絕技書,這時青蓮子和玉衡子趕到,基于宿怨,三個弟子一起廢除了他的武功,又逼他喝下啞藥、弄瞎了他的雙眼,最后用藥物毀壞了他的臉。事后,三人對外宣布師父已得怪病身亡,從此嘆息老人在江湖上消失,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青蓮子和玉衡子忌于璇璣子一人獨得兩項絕技,只得承認他是掌門,同時兩人聯手,希望璇璣子能有所顧忌,不致對他們下毒手,璇璣子也怕二人聯手,所以三人多年來雖然各懷鬼胎,卻也一直相安無事。

二代弟子

童夕顏:璇璣子的女兒,昆侖派中唯一一個潔白無瑕的人,心底純良。面對父親、師叔和眾師兄弟姐妹的所作所為,十分彷徨痛苦,最后為了挽回昆侖派的名譽,規勸同門眾人,毅然以身殉道。

朱缺:璇璣子的大弟子,性情冷淡,為人心機極深,嫉恨心重,如果有人得罪了他,表面上絕對不露聲色,但是一旦時機成熟,他會加倍的報復你,處世哲學是“寧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與邵玉飛不和,為了爭奪昆侖派下一任的掌門之位,兩人互相傾軋。與五毒教“毒仙子”白瑩瑩互相利用,狼狽為奸。

魚素真:璇璣子的女弟子,淫邪無恥,與邵玉飛有私情,但其實同床異夢,只為得到對方的昆侖絕技。

邵玉飛:青蓮子的大弟子,為人奸詐,淫邪無恥。與魚素真有私情,但其實同床異夢,只為得到對方的昆侖絕技。

丘英:玉衡子的大弟子,為人極會獻媚,見風使舵。為了追求翠煙門的“薔薇使者”何暮雪,不惜出賣昆侖派的利益,后成為翠煙門的奴仆。

4門規

1、不能為惡。

2、不能結交邪魔歪道,不能結交仇敵。

入門門規

1、從未做過壞事,沒有惡行記錄

2、無門派

3、不是昆侖派叛徒

出門門規

1、違反門規

2、背叛昆侖派

友敵

友:少林派、武當派、峨嵋派、丐幫

敵:五毒教、天忍教、唐門、翠煙門、天王幫、昆侖叛徒

5源流

某些洪荒小說描述昆侖派源于周朝武王時期。鴻鈞一道傳三友:既老子、元始、通天。老子(李耳)有一個弟子,元始有十二個弟子。老子、元始為昆侖派的始祖。元始的12個弟子為昆侖派的12祖。后來,昆侖派又分東西兩家,均屬道家。

昆侖派在東晉時期,祖師鐵棱道人,下傳五代:

唐代:圣天云、天風、天雷三道人,以昆侖劍、乾元功、天罡掌為能(又稱劍圣)。

宋代:王龍又叫王子,以八卦龍形劍術為能。

元代:昆侖雙鶴、玄真、玄機三道人以乾元功、玉龍天罡劍掌為能。

明代:昆侖七劍,紫陽、紫霞、紫明、紫光、紫微、紫星、紫云七道人,以乾元七星玉龍天罡劍掌為能。

清代:昆侖三英,一心、正心、恢心三道人以乾元七星怪龍劍術為能。

以上五代,先后繁衍了105代弟子。

在唐、宋時期,還有古月上人看破紅塵,厭倦名利,絕棄酒色, 心道門,西奔回疆,在莽莽昆侖上潛心研習武術技藝和道門內功,傳授的弟子則以當地回民為多。歷經元、明、清各代,此拳種回流至山東、河北、四川等地。

抗戰時期,瀘州市合江縣李清明曾在昆明與張云楷處學得昆侖派拳術。

1947年,在四川萬縣的劉裕隆等在該縣國術館遇昆侖派傳人劉惠元老師,并拜納門下習昆侖派武功,頗有所得,間有所傳。

四川南充地區的梁光榮(中醫生)也幸得此派的乾元功和奇門卦掌等。

流傳區域 萬縣市、南充市、瀘州市等地。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常金鵬遲疑了一下,道:“聽說昆侖派有兩名年輕劍客,也去赴會,說要見識見識屠……屠……”說到這里,眼角向張翠山一掠,卻不說下去了。

【2】殷素素冷冷的道:“他們要去瞧瞧屠龍刀嗎?只怕是眼熱起意……”張翠山聽到“屠龍刀”三字,心中一凜,只聽殷素素又道:“嗯,昆侖派的人物倒是不可小覷了。我手臂上的輕傷算不了甚么,這么著,咱們也去瞧瞧熱鬧,說不定須得給白壇主助一臂之力。”轉頭向張翠山道:“張五俠,咱們就此別過,我坐常壇主的船,你坐我的船回臨安去罷!你武當派犯不著牽連在內。”

【3】殷素素聽他這般說,面溢春花,好生喜歡。白龜壽素知殷素素面冷心狠,從來不對任何人稍假詞色,但這時對張翠山的神態卻截然不同,知道此人在她心中的分量實是不輕,又聽得他稱贊自己的內功,當下敵意盡消,說道:“殷姑娘,海沙派、巨鯨幫、神拳門那些家伙早就到啦,還有兩個昆侖派的年輕劍客。這兩個小子飛揚跋扈,囂張得緊,哪如張五俠揚名天下,卻這么謙光。可見有一分本事,便有一分修養……”

【4】那兩個昆侖派的青年劍客本來就要發作,但斗然間見到殷素素容光照人,艷麗非凡,不由得心中都是怦然一動。一個人目不轉瞬的呆瞧著她,另一個看了她一眼,急忙轉開了頭,但隨即又偷偷斜目看她。

【5】白龜壽指著呆看殷素素的那人道:“這位是高則成高大劍客。”指著另一人道:“這位是蔣濤蔣大劍客。兩位都是昆侖派的武學高手。想昆侖派威震西域,武學上有不傳之秘,高蔣兩位更是昆侖派中出乎其類、拔乎其萃、矯矯不群的人物。這一次來到中原,定當大顯身手,讓我們開開眼界。”

【6】他這番話中顯是頗含譏嘲,張翠山心想這兩人若不立即動武,也必反唇相稽,哪知高蔣二人只唯唯否否,似乎并沒有聽見他說些甚么,再看二人的神色,這才省悟,原來他二人一見殷素素,一個傻瞪,一個偷瞧,竟都神不守舍的如癡如呆。張翠山暗暗好笑,心道:“昆侖派名播天下,號稱劍術通神,哪知派中弟子卻這般無聊。”

【7】這兩句話眾人聽了都是大出意外。白常兩壇主只道殷素素跟他交情甚深,原來卻是初識。殷素素心中惱怒,知道張翠山如此說,分明有瞧不起天鷹教之意。高蔣兩人相視冷笑,心想:“這小子是個膿包,一聽到昆侖派的名頭,心里就怕了咱們啦。”

【8】正沉吟間,忽聽得樹林外傳來一陣陣兵刃相交之聲,他好奇心起,循聲過去,只見樹蔭下高則成和蔣濤各執長劍,正在練劍,殷素素在一旁笑吟吟的瞧著。張翠山心道:“師父常說昆侖派劍術大有獨到之處,他老人家少年之時,還和一個號稱‘劍圣’的昆侖派名家交過手,這機緣倒是難得。”但武林人士學習武功之時極忌旁人偷看。張翠山雖極想看個究竟,終是守著武林規矩,只望了一眼,轉身便欲退開。

【9】殷素素拍手嘻笑,甚是高興,說道:“張五哥,你瞧昆侖派的劍法怎樣?”

【10】常金鵬轉過身來,當先領路。殷素素低聲道:“我先去,你別跟著我一起。”張翠山微微一怔,心道:“這位姑娘怎地避起嫌疑來啦?”便點了點頭。殷素素搶上幾步,和常金鵬并肩而行,只聽她笑著問道:“那兩個昆侖派的呆子打得怎么啦?”張翠山心中似喜非喜,似愁非愁,直瞧著他二人的背影在樹后隱沒,這才緩緩向山谷中走去。

【11】原來先前殷素素問他二人到底準的武功高些,說想學幾招昆侖派的劍法,準擬向劍法高明的人求教。二人毫不推辭,便拔劍喂招。初時也只是想勝過了對方,但越打越狠,漸漸收不住手,殷素素又在旁挑撥,兩人竟致一齊受傷。待見她和張翠山神情親密的走開,才知上了她當,兩人收劍裹傷,又惱又妒,卻不敢向殷素素發作,這時乘機搶奪張翠山的席位,想激他出手,在群雄面前狠狠的折辱他一番。

【12】這邊高則成和蔣濤雖然搶到了首席,但見這等情景,只有惱怒愈增。白龜壽伸手在椅子上拂了幾下,掃去灰塵,笑道:“昆侖派的兩位大劍客要坐個首席,那真不錯啊,請坐,請坐!”說著和常金鵬及十名舵主各自回歸主人席位就座。高則成和蔣濤均想:“這膿包不敢坐首席,武當派的威風終究給昆侖派壓了下去。”兩人對望一眼,大剌剌的坐下。

【13】卻聽白龜壽冷冷的道:“昆侖派的武功,大家都知道是高的,兩位不用尋這兩張椅子的晦氣。說到坐爛椅子這點粗淺功夫,在座諸君沒一位不會罷?”說著右手一揮,指著坐在末席的十名舵主,道:“你們也練一練罷!”

【14】張翠山忽見巨石凌空壓到,也是吃了一驚,假如后躍避開,便和昆侖派的高蔣二人一般無異,未免墮了師門的威望,這時候也不容細想,練武之人到了緊迫關頭,本身蓄積著的功夫自然而然的使將出來。當下左手使一招“武”字訣中的右鉤,帶動左方壓下來的巨石,右手使一招“刀”字訣中的左撇,帶動右方壓下來的巨石。那兩塊巨石本身各有四百來斤,再加上凌空一擲之勢,更是非同小可。張翠山不以膂力見長,要他空手去托,那是一塊巨石也舉不起的。可是張三豐這套從書法中化出來的招術,實是奪造化之功的神奇。要知武當一派的武功,原不求力大,亦不求招快。只要力道運用得法,四兩尚可撥千斤。這時張翠山使出師門所授最精深的功夫,借著那兩名舵主的一擲之勢,帶著兩塊巨石直飛上天。

【15】謝遜回過頭來,見麥鯨雙眼翻白,已氣絕而死。他先除去麥鯨口鼻上的濕泥,探了探他的鼻息,這才抹去自己口上的濕泥,仰天長笑,說道:“這兩人生平作惡多端,到今日遭受報應,已是遲了。”斗然間雙目如電,射向昆侖派的兩名劍客,從高則成望到蔣濤,又從蔣濤望到高則成,良久不語。

【16】謝遜道:“我要反悔便反悔,你又奈得我何?”轉念一想,終覺無理,說道:“你們兩個的性命我便饒了,旁人卻饒不得。”張翠山道:“昆侖派的兩位劍士是名門弟子,生平素無惡行……”謝遜截住他話頭,說道:“甚么惡行善行,在我瞧來毫無分別。你們快撕下衣襟,緊緊塞在耳中,再用雙手牢牢按住耳朵。如要性命,不可自誤。”他這幾句話說得聲音極低,似乎生怕給旁人聽見了。

【17】昆侖派高蔣二人大驚之下,當即盤膝閉目而坐,運內功和嘯聲相抗。二人額頭上黃豆般的汗珠滾滾而下,臉上肌肉不住抽動,兩人幾次三番想伸手去按住耳朵,但伸到離耳數寸之處,終于又放了下來。突然間只見高蔣二人同時急躍而起,飛高丈許,直挺挺的摔將下來,便再也不動了。

【18】你已將船只盡數毀了,他們怎能回去?”謝遜道:“張相公,你這人本來也算不錯,就是婆婆媽媽的太喜多事。讓他們在島上自生自滅,干干凈凈,豈不美哉?”張翠山知道此人不可理喻,只得默然,但見座船漸漸離島,心想:“島上這些人雖然大都是作惡多端之輩,但如此遭際,總是太慘,倘若無人來救,只怕十日之內無一得活。”又想:“昆侖派的兩名弟子這般死在島上,他們師長定要找尋,看來中原武林中轉眼便是一場軒然大波。”

【19】殷素素見兩艘船甲板上都有幾具尸體躺著,四下里濺滿了鮮血,低聲問道:“對方是誰?為甚么動武?”李天垣道:“是武當派和昆侖派的人。”

【20】一個矮矮胖胖的黃冠道人是昆侖派的西華子,一個中年婦人是西華子的師妹閃電手衛四娘,江湖中人背后稱她為“閃電娘娘”。張翠山和殷素素也都聽到過他二人的名頭。其余幾人也都是昆侖派的好手,只是名聲沒西華子和衛四娘這般響亮。那西華子年紀雖已不小,卻沒半點涵養,一開口便道:“張五俠,謝遜那惡賊在哪里?你總知道罷?”

【21】西華子見張翠山不回答自己的問話,不禁暴躁起來,大聲道:“你沒聽見我的話么?謝遜那惡賊在哪兒?”他在昆侖派中輩分甚高,武功又強,一向是頤指氣使慣了的。

【22】封壇主眼角也不掃他一下,說道:“程賢弟,一個人便算學得幾手三腳貓的劍法,行事說話總得也像個人樣子,你說是嗎?”程壇主道:“昆侖派自從靈寶道長逝世之后,那是一代不如一代,越來越不成話了。”

【23】封壇主和程壇主所以要激怒西華子,本意是要替殷素素解圍,心想張翠山和殷堂主既是夫婦,武當派和天鷹教的關系已大大不同,便算俞蓮舟和張翠山不便出手,至少也是兩不相助,天鷹教單獨對付昆侖派的幾個,實可穩操勝算。

【24】衛四娘忙道:“師哥,你怎地胡言亂語?別說武當派跟我們昆侖派同氣連枝,淵源極深,十年來聯手抗敵,精誠無間,俞二俠更是鐵錚錚的好漢子,英名播于江湖,天下誰不欽仰?他武當五俠為人處事,豈能有所偏私?”西華子哼了一聲,道:“不見得!”衛四娘心中暗罵師哥胡涂,竟聽不出自己言中之意,大聲道:“師哥,你沒來由的得罪武當五俠,師父與掌門師叔怪罪起來,我可不管。”她口口聲聲只說“武當五俠”,竟沒將張翠山算在其內。西華子聽她抬出師父與掌門師叔來,才不敢再說。

【25】衛四娘尚未回答,忽聽得南邊號角之聲,嗚嗚不絕。昆侖派的一名弟子走到艙門口,說道:“崆峒派和峨嵋派的接應到了。”西華子和衛四娘大喜。

【26】俞蓮舟聽完這番話后,又詢明昆侖派高則成和蔣濤二人之事,沉吟半晌,才道:“原來如此。倘若你終于不歸,不知這中間的隱秘到何日方能解開。”

【27】昆侖派的內功有獨到之處,但高蔣二人功力尚淺,自此癡癡呆呆,成了廢人。

【28】俞蓮舟道:“今日武林中的大紛爭便是為此而起。昆侖派說殷素素害了高蔣二人,我師兄弟也都道你已遭了天鷹教的毒手。”

【29】張翠山道:“小弟前赴王盤山之事,是白龜壽說的么?”俞蓮舟道:“不,他甚么也不肯說。我和四弟、六弟同到王盤山踏勘,見到你鐵筆寫在山壁上的那二十四個大字,才知你也參與了天鷹教的‘揚刀立威之會’。我們三人在島上找不到你的下落,自是去找白龜壽詢問。他言語不遜,動起手來,被我打了一掌。不久昆侖派也有人找上門去,卻吃了一個大虧,被天鷹教殺了兩人。十年來雙方的仇怨竟然愈結愈深。”

【30】俞蓮舟道:“咱們師兄弟為了你而找天鷹教,昆侖派為了高蔣二人而找天鷹教,巨鯨幫他們為了幫主慘死而找天鷹教,更有以少林派為首許多白道黑道人物,為了逼問謝遜的蹤跡而找天鷹教。這些年來,雙方大戰過五場,小戰不計其數。雖然天鷹教每一次大戰均落下風,但你岳父居然在群雄圍攻之下苦撐不倒,實在算得是個人杰。當然,少林、武當、峨嵋等名門正派,以事情真相未曾明白,中間隱晦難解之處甚多,看來天鷹教并非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以處處為對方留下余地,但一般江湖中人卻是出手決不客氣的。這一次我們得到訊息,天鷹教天市堂李堂主乘船出海找尋謝遜,我們便暗中跟了下來,只盼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哪知李堂主瞧出情形不對,硬不許我們跟隨,昆侖派便跟他們動起手來。倘若你們夫婦的木筏不在此時出現,雙方又得損折不少好手了。”

【31】俞蓮舟心道:“昆侖劍法!原來是昆侖派的!”待劍尖離胸將近三寸,突然胸口一縮,雙臂回環,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同時擊在劍刃的平面上。

【32】殷素素將無忌放下地來,緊緊握住他手,說道:“這些大半是女子啊。二伯,她們都是昆侖派的么?”俞蓮舟道:“不,是峨嵋派的。”張翠山奇道:“峨嵋派的?你怎說多多拜上‘鐵琴先生’?”

【33】俞蓮舟嘆道:“她們自始至終不出一聲,臉上又以黑帕蒙住,那自是不肯以真面目來示人了。五劍指住無忌,那是昆侖派的‘寒梅劍陣’。兩人平劍刺我,又使昆侖派的‘大漠平沙’。她們既然冒充昆侖派,我便將錯就錯,提一提昆侖的掌門鐵琴先生何太沖。”

【34】兩人計議已定,分頭去告知宋遠橋和三個師弟,每人認定一個對手,只侍張松溪大叫一聲“啊喲”,六人各使“虎爪絕戶手”扣住對手。俞蓮舟選的是崆峒五老中年紀最高的一老關能,張翠山則選了昆侖派道人西華子。

【35】眾人面面相覷,僵持了片刻。昆侖派的西華子站起身來,大聲道:“張四俠,你不用把話說在頭里。我們明人不作暗事,打開天窗說亮話,此番上山,一來是跟張真人祝壽,二來正是要打聽一下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36】昆侖派掌門何太沖說道:“久仰少林神僧清名,今日有幸得見,也算不虛此行了。”門外另一個較為低沉的聲音說道:“這一位想是昆侖掌門何先生了。幸會,幸會!張真人,老衲等拜壽來遲,實是不恭。”張三豐道:“今日武當山上嘉賓云集,老道只不過虛活了一百歲,敢勞三位神僧玉趾?”

【37】丁敏君朗聲道:“這里少林寺的兩位師兄一死一傷,昆侖派的兩位道長身受重傷,海沙派的兩位大哥傷得更是厲害,難道他下手還不夠狠么?我廢了他左邊的招子,再來逼問。”那“問”字剛出口,劍如電閃,疾向彭和尚的左眼刺去。

【38】這幾句石破滅驚的話問了出來,聽在耳中的人都是禁不住心頭一震。張無忌心中一片迷惘:“這位紀姑姑是好人啊,怎能對殷叔叔不住?”他對這些男女之事自是不大了然,但便是常遇春、彭和尚、昆侖派氏須道人這些人,也均大為詫異。

【39】昆侖派的長須道人走近幾步,驚呼:“白龜壽,白龜壽!”跟著雙膝一軟,坐倒在地。

【40】彭和尚對身受重傷、躺在地下的五人說道:“我彭和尚跟你們并無深仇大冤,本來不是非殺你們不可,但今晚這姓丁的女子誣蔑紀女俠之言,你們部已聽在耳中,傳到江湖上,卻叫紀女俠如何做人?我不能留下活口,乃是情非得已,你們可別怪我。”說著一劍一個,將昆侖派的兩名道人、一名少林僧、兩名海沙派的好手盡數刺死,跟著又在丁敏君的肩頭劃了一劍。

【41】紀曉芙又道:“那老婆婆上得樓來,又是大咳了一陣,那小姑娘道:‘婆婆,你服顆藥罷?’那老婆婆點頭,小姑娘取出一個瓷瓶,從瓶中倒出一顆藥丸,老婆婆慢慢咀嚼了咽下,接連說了幾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她一雙老眼半閉半開,喃喃的道:‘只有十五個,嗯,你問問他們,武當派和昆侖派的人來了沒有?’“她走上酒樓之時,誰也沒加留神,但忽然聽到她說了那兩句話,幾個耳朵靈的江湖朋友一齊轉過頭來,待得見到是這么一個老態龍鐘的貧婦,都道是聽錯了活。那小姑娘朗聲道:‘喂,我婆婆問你們,武當派和昆侖派有人來了沒有?’眾人都是一呆,誰也沒有回答。過了片刻,崆峒派的簡捷才道:‘小姑娘,你說甚么?’那小姑娘道:’我婆婆問:為甚么不見武當派和昆侖派的弟子?’簡捷道:‘你們是誰,’那老婆婆彎著腰又咳嗽起來。

【42】那漢子反手從自己背上拔下喪門釘,恨恨的道:“取解藥來。”那女子冷笑道:“這次師父派我們出來捉你,只給喂毒暗器,不給解藥。我既落在你手里,也就認命啦,可是你也別指望能活命。”那漢子左手以刀尖指住她咽喉,右手到她衣袋中搜尋,果然不見解藥。那漢子怒極,提起那枚喂毒喪門釘用力一擲,釘在那女子肩頭,喝道:“叫你自己也嘗嘗喂毒喪門釘的滋味,你昆侖派……”一句話沒說完,背上毒性發作,軟垂在地。那女子想掙扎爬起,但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又再坐倒,拔出肩頭的喪門釘,拋在地下。

【43】過了一會,只聽那漢子長長嘆了口氣,說道:“我蘇習之今日喪命在駐馬店,仍是不知如何得罪了你們昆侖派,當真是死不瞑目。你們追趕了我千里路,非殺我不可,到底為了甚么?詹姑娘,你好心跟我說了罷!”言語之中,已沒甚么敵意。

【44】詹春道:“蘇大哥,咱兩人的性命,是蒙這位小兄弟救了,可是我那五個師兄卻仍在到處尋你,這件事情還沒了結。你便隨我上昆侖山走一遭,好不好?”蘇習之吃了一驚,道:“上昆侖山?”詹春道:“不錯,我同你去拜見家師,說明你確實并未學到‘昆侖兩儀劍”的一招半式。此事若不得他老人家原有,你日后總是禍患無窮。”蘇習之心下著惱,說道:“你昆侖派忒也欺人太甚,我只不過多看了一眼,累得險些進入鬼門關,該放手了罷?”

【45】他二人出生入死的共處數日,相互已生情意,蘇習之聽了她這軟語溫存的說話,胸中氣惱登時消了,又想:“昆侖派人多勢眾,給他們陰魂不散的纏上了,兔不了還是將性命送在他們手里為止。”詹春見他沉吟,又道:“你先陪我走一遭。你有甚么要緊事,咱們去了昆侖山之后,小妹再陪你一道去辦如何?”

【46】蘇習之聽她這般說,顯有以身相許之意,心中大喜,對張無忌道:“小兄弟,咱們都上昆侖山去,大伙兒一起走,路上也有個伴兒。”詹春道:“昆侖山脈綿延千里,不知有多少山峰,那坐忘峰不知坐落河處。但我們昆侖派要在昆侖山中找一座山峰,總能找到。”

【47】漸行漸西,天氣一天冷似一天,沿途有蘇習之和詹春兩人照看,一路平安無事。到得西域后,昆侖派勢力雄強,更無絲毫阻礙,只是黃沙撲面,寒風透骨,卻也著實難熬。

【48】不一日來到昆侖山三圣坳,但見遍地綠草如錦,到處果樹香花。蘇習之和張無忌萬想不到在這荒寒之處竟然有這般好地方,都甚是歡喜。原來那三圣坳四周都是插天高山,擋住了寒氣。昆侖派自“昆侖三圣”河足道以來,歷代掌門人于七八十年中花了極大力氣整頓這個山坳,派遣弟子東至江南,西至天竺,搬移奇花異樹前來種植。

【49】張無忌想起父母慘死的情景,本來對何太沖心下暗恨,可是他天性不易記仇,否則也不會肯給簡捷等人治病,也不會給昆侖派的詹春療毒了,這時聽何太沖如此不客氣的詢問,雖感不快,還是點了點頭。

【50】只見張無忌看了一會花草,點點頭,若有所悟,回進房來。說道:“病是能治的,可是我不想治。詹姑娘,我要去了。”詹春道:“張兄弟,倘若你治好了五姑的疾病,我們昆侖派上下齊感你的大德,這一定要請你治一治。”張無忌指著何太沖道:“逼死我爹爹媽媽的人中,這位鐵琴先生也有份,我為甚么要救他親人的性命?”

【51】班淑嫻是昆侖派中的杰出人物,年紀比何太沖大了兩歲,入門較他早,武功修為亦不在他之下。何太沖年輕時英俊滯灑。深得這位師姊歡心。他們師父白鹿子因和明教中一個高手爭斗而死,不及留下遺言。眾弟子爭奪掌門之位,各不相下。班淑嫻卻極力扶助何太沖,兩人合力,勢力大增,別的師兄弟各懷私心,便無法與之相抗,結果由何太沖接任掌門。他懷恩感德,便娶了這位師姊為妻。少年時還不怎樣,兩人年紀一大,班淑嫻顯得比何太沖老了十多歲一般。何太沖借口沒有子嗣,便娶起妾侍來。

【52】張無忌聽她隨口敷衍,顯無絲毫誠意,知道這些人都是涼薄之輩,多說也是枉然,冷笑道:“昆侖派自居武林中名門大派,原來如此。何先生,取酒給我喝罷!”

【53】何太沖若以真氣沖穴,大半個時辰后也能解開,但眼見張無忌便要逃走,待會兒妻子查問起來,又有風波,何況讓這武當派的小子赤手空拳的從昆侖派三圣堂中逃了出去,將自己忘恩負義的事跡在江湖上傳揚開來,一代宗師的顏面何存?無論如何非將他截下殺死不可,當下深深吸一口氣,便要縱聲呼叫,向妻子示警。

【54】這一來,兩人均自暗服。張無忌心道:“他昆侖派的點穴功夫確是厲害,胡先生傳了我七種解開被點穴道的手法,在他身上竟全不管用。”何太沖卻想:“這小子竟會這許多推拿解穴的法門,手法怪異,當真了不起。師姊明明點了他身上七八處穴道,卻如何半分也奈何他不得?武當派近年來名動江湖,張三豐這老道的本事果是人所難及。那日在武當山上,幸虧沒跟武當派動手,否則定要惹得灰頭土臉。他小小孩童已如此了得,老的大的自是更加厲害十倍。”他卻不知張無忌自通穴道的功夫學自謝遜,而解穴的本事學自胡青牛。武當派自有他威震武林的真才實學,張無忌這兩項本領卻和武當派無關。

【55】張無忌來到昆倉山三圣堂后,一直見何太沖為了五姑的疾病煩惱擔憂,畏妻寵妾,懦弱偎瑣,便似個尋常沒志氣的男子。此時初見他顯現功力,不由得大吃一驚:“這位昆侖派的掌門武功如此深厚,我先前可將他瞧得小了。

【56】看來他并不在俞二師伯、金花婆婆、滅絕師太諸人之下。我先前但見他庸懦顢頂,沒想到他身為昆侖派掌門,果然有人所難及之處。這道水箭若是噴在我臉上胸口,立時便須送命。”

【57】那三圣堂前后共有九進,出了后花園的側門,經過一條曲曲折折的花徑,又穿入許多廳堂之中。但見屋字連綿,門戶復疊,若不是何太沖帶領,張無忌非迷路不可,就算沒昆侖派弟子攔阻,也未必便能闖出去。

【58】一離三圣堂,何太沖右手將楊不悔抱在臂彎,左手拉著張無忌,展開輕功,向西北方疾行。張無忌給他帶著,身子輕飄飄的,一躍便是丈余,但黨風聲呼呼在耳畔掠過,宛似凌空飛行,這一來,對何太沖和昆侖派的敬重之心又增了幾分。自知腹內毒質未凈,伸左手從懷里摸出兩粒解毒藥丸,咽入肚中。這才寬心。

【59】張無忌心下大悔:“我好胡涂,怎能告知他真相?這一下我和不悔妹妹可都沒命了。”見他第五掌又打過來,忙使一招武當長拳中的“倒騎龍”,往他手掌迎擊過去。這一招若由俞蓮舟等人使出來,原是威力無窮,但張無忌只學到一點膚淺皮毛,如何以之抵擋昆侖派掌門的招式?何太沖側身略過,拍的一掌,打在張無忌右眼之上,只打得他眼睛立時腫起。張無忌早就知道自己本領跟他差得太遠,一招無效,索性垂手立足,不再抗拒。

【60】何太沖咳嗽一聲,問道:“閣下是誰?為何橫加插手,前來干預昆侖派之事?”

【61】何太沖橫劍當腹,擺一招“雪擁藍橋”勢。班淑嫻劍尖斜指向地,使一招“木葉蕭蕭”,這兩招都是昆侖派劍法中的精奧,看來輕描淡寫,隨隨便便,但其中均伏下七八招凌厲之極的后著。同時兩人都已將內力運上右臂,只須手腕一抖,劍光暴長,立時便可傷到敵人身上七八處要害。兩人此時勁敵當前,已于劍招中使上了畢生所學。

【62】楊逍是明教的大高手,威名素著。班淑嫻和何太沖兩人的師父白鹿子死在明教中人的手里,真兇是誰雖不確知,但昆侖派眾同門一向部猜想就是楊逍,河氏夫婦跟他摹地相逢,心中早已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落,哪知他競突然暈倒,當真是天賜良機,立時便出手制注了他要害。

【63】何氏夫婦各以半截長劍擋格,但覺虎口一震,半身發熱,雖將劍頭格開,卻已吃驚不小,急忙抽身后退,一站西北,一站東南,雖然手中均只剩下半截斷劍,但陽劍指天,陰劍向地,兩人雙劍合壁,使的是昆侖派“兩儀劍法”,心中雖然惶急,卻仍是氣定神閑,端凝若山。

【64】昆侖派“兩儀劍法”成名垂數百年,是天下有名的劍法之一,何氏夫婦同門學藝,從小練到老,精熟無比。楊逍曾和昆侖派數度大戰,知道這劍法的厲害之處,雖然不懼,但知要擊敗二人,非在數百招之后不可,此刻心中只想著紀曉芙的生死,哪有心情爭斗?何況臂上和臉上的傷勢均是不輕,若是流血不止,也著實兇險,于是冷冷的道:“昆侖派越來越不長進了,今日暫且罷手,日后再找賢伉儷算帳。”左手仍是抱著楊不悔,伸右手拉起張無忌,也不見他提足抬腿,突然之間倒退丈余,一轉身,已在數丈之外。

【65】張無忌和楊不悔萬里西來,形影相依,突然分手,甚感黯然,但想到終于能不負紀曉芙所托,將她女兒送往楊逍手中,又不禁欣慰。悄立半晌,怕再和何太沖、班淑嫻等昆侖派諸人碰面,便往山深處走去。

【66】犬吠聲中,一只小猴子急奔而來,后股上帶了一枝短箭。那猴兒奔到數丈外,打了個滾,它股上中箭之后,不能竄高上樹,這時筋疲力竭,再也爬不起來。張無忌走過去一看,猴兒目光中露出乞憐和恐懼的神色。張無忌觸動心事:“我被昆侖派眾人追逐,正和你一般狼狽。”于是抱起猴兒,輕輕拔下短箭,從懷中取出草藥來,敷上箭傷的傷口。

【67】這一晚在頭頂上經過的追兵先后共有五批,有昆侖派的、崆峒派的、巨鯨幫的,另外兩批人卻聽不出來歷。每一批少則七八人,多則十余人,兵刃鏗鏘,健馬嘶吼,無不口出惡言,聲勢洶洶。張無忌心想:“我義父若非雙目失明,又受重傷,那會將你們這些么魔小丑放在心上?”

【68】只聽謝遜大聲叫道:“少林派的,昆侖派的,崆峒派的眾狗賊,來啊,來啊,我金毛獅王謝遜還怕你們不成?”

【69】回想這兩個多月來寄身朱家莊的種種經過,越想越難受:“崆峒派、華山派、昆侖派這些人恩將仇報,我原也不放在心上,可是我對真姊這般一片誠心,內中真相原來如此……唉,媽媽臨死叮囑我甚么話來?怎地我全然置之腦后?”

【70】那村女道:“指使我來殺朱長齡的,是昆侖派何太沖夫婦。峨嵋派的滅絕師太。”

【71】那村女左支右絀,登時迭遇兇險。她的劍法本來就遠不及班淑嫻,再加上手中只有半截斷劍,雙足又不敢移動,變成了只守不攻。又拆數招,班淑嫻劍尖閃處,嗤的一聲,在那村女左臂上劃了一道口子;昆侖派劍法一劍得手,不容敵人更有半分喘息之機,隨勢著著進逼,那村女“啊”的一聲,肩頭又中了一劍。那村女叫道:“喂,你再不幫我,眼睜睜瞧著我給人殺了么?”

【72】兩人并肩奔出,片刻之間,已奔得老遠,昆侖派輕功之佳妙,確是武林一絕。

【73】至于班淑嫻回家如何整治何太沖出氣,是罰跪頂劍,或是另有昆侖派怪招,自非外人所知。

【74】殷梨亭一面觀戰,說道:“敵方是銳金、洪水、烈火三旗。嗯,崆峒派在這里,華山派到了,昆侖派也到了。我方三派會斗敵方三旗。青書,咱們也參戰罷。”長劍在空中虛劈一招,嗡嗡作響。宋青書道:“且慢,六叔你瞧,那邊尚有大批敵人,待機而動。”

【75】宋青書眼見戰場中情勢急迫,昆侖派對戰銳金旗頗占上風,華山和洪水斗得勢均力敵,崆峒派卻越來越感不支,給烈火旗圍在垓心,大施屠戮,便道:“咱們分三路沖下去,一齊攻擊銳金旗。師太領人從東面殺入,六叔領人從西面殺入,靜玄師叔和晚輩等從南面殺入……”

【76】靜玄奇道:“昆侖派并不吃緊啊,我看倒是崆峒派十分危急。”宋青書道:“昆侖派已占上風,咱們再以雷霆萬鉤之勢殺入,當能一舉而殲銳金旗,余下兩旗便望風披靡。倘若去救援崆峒,殺了個難解難分,天鷹教來個漁翁得利,那便糟了。”靜玄大是欽服,道:“宋少俠說得不錯。”當即將群弟子分為三路。

【77】昆侖派何太沖、班淑嫻領著門人弟子對抗銳金旗本已頗占優勢,峨嵋、武當兩派一沖入,聲勢更是大盛。滅絕師太劍法凌厲絕倫,沒一名明教的教眾能擋得了她三劍,但見她高大的身形在人叢中穿來插去,東一刺,西一劈,瞬息間便有七名教眾喪生在她長劍之下。

【78】常敬之外號叫作“一拳斷嶽”,雖然夸大,但拳力之強,老一輩武林人士向來知名。眾人見他連出四拳,全成了白費力氣,無不震驚。昆侖派和崆峒派素來不睦,這次雖然聯手圍攻明教,但雙方互有心病,昆侖派中便有人冷冷的叫道:“好一個‘一拳斷嶽’啊!”又有人道:“那么四拳便斷甚么?”

【79】張無忌道:“依前輩之意,該當如何?”高老者道:“咱們華山派這套‘反兩儀刀法’的絕藝神功,你是嘗過味道了。想來你還不知昆侖派有一套‘正兩儀劍法’,變化之精奇奧妙,和華山派的刀法可說是一時瑜亮,各擅勝場。倘若刀劍合壁,兩儀化四象,四象生八卦,陰陽相調,水火互濟,唉……”

【80】張無忌轉頭向著昆侖派,說道:“昆侖派哪位高人肯出來賜教?”高老者搶著道:“昆侖派中除了鐵琴先生夫婦,常人也不配和我師兄弟聯手。就不知何掌門有這膽量沒有?”

【81】眾人都是一樂:“這老兒說他傻,卻不傻,他要激得昆侖派兩大高手下場相助。”

【82】何太沖和班淑嫻對望了一眼,都不知這高矮二老是甚么人,他們是掌門人鮮于通的師叔,班輩甚高,想必平時少在江湖上行走,自己又僻處西域,是以不識。夫妻二人均想:“這兩個老兒斗不過那姓曾的少年,便想拉我們趕這淌渾水。一起勝了,他們臉上也有光彩。”只聽那高老者道:“昆侖派何氏夫婦不敢和你動手,那也難怪。他們的正兩儀劍法雖然還不錯,但失之呆滯,比起華山派的反兩儀刀法來,本來稍遜一籌兩籌。”

【83】班淑嫻是昆侖派的“太上掌門”,連何太沖也忌她三分,數十年來在昆侖山下頤指氣使慣了,數百里方圓之內,儼然女王一般,如何能受這等奚落取笑?突然間嗤的一聲響,挺劍直向高老者左肩刺去。這一下拔劍出招的手法迅捷無倫,在一瞬之前,還見她兩手空空,柳眉微豎,一瞬之后,已是長劍在手,劍尖離高老者肩頭不及半尺。高老者一驚之下,回刀橫揮,當的一響,刀劍相交,在千鈞一發之際格開了。班淑嫻使的是一招“金針渡劫”,那高老者使的卻是一招“萬劫不復”,一正一反,均是施發了兩儀術數中的極致。莫看那高老者在張無忌手下縛手縛腳,似是功夫平庸,實則他刀法上的造詣確是不同凡響。

【84】班淑嫻忍不住想:“他華山派的反兩儀刀法果然了得,若和他聯手攻敵,當可發揮天下兵刃招數中的極詣。”跟著又想:“華山派這兩個家伙不是這少年的對手,我昆侖派跟他動手,也無取勝把握。我們若就此下場,那是昆侖、華山兩派四大高手合戰一個無名少年,未免太失身分,然而這是華山派想出來的主意。”當下回頭向何太沖叫道:“喂,你過來!”

【85】張無忌道:“我曾聽先父言道,當年昆侖派前輩何足道先生,琴劍棋三絕,世稱‘昆侖三圣’。只可惜咱們生得太晚,沒能瞻仰前輩的風范,實力憾事。”這幾句話人人部聽得出來,他大贊昆侖派的前輩,卻將眼前的昆侖人物瞧得不堪一擊。

【86】猛聽得昆侖派中一人聲如破鑼的大聲喝道:“小賊種,你有多大能耐,竟敢對我師父、師叔無理?”喝聲未畢,一個滿腮虬髯的道人從人叢中竄了出來,挺劍猛向張無忌背心刺去。這道人身法極快,這一劍雖似事先已有警告,但劍招迅捷,實和偷襲殊無分別。

【87】矮老者一聲不響,單刀向張無忌項頸斜劈而下。張無忌閃身讓在右首,矮老者這一刀卻不變方向,疾向西華子肩頭劈下,便似收不住勢,非砍往他身上不可,口中卻叫道:“西華道兄,小心!”他知倘若劈死了西華子,勢須和昆侖派結怨成仇,這時裝作迫于無奈,咎非在己,以后便可推卸罪責。

【88】朗聲道:“師父,正如你所教: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昆侖派正兩儀劍法,是自震位至乾位的順:華山派反兩儀刀法,則是自糞位至坤位的逆。師父,是不是啊?”

【89】滅絕師太尚未回答,班淑嫻柳眉倒豎,喝道:“峨嵋派的小姑娘,這小子是你甚么人,要你一再回護于他?你吃里扒外,我昆侖派可不是好惹的。”

【90】周芷若被她說破心事,滿臉通紅。滅絕師太喝道:“芷若,別多問了,他昆侖派不是好惹的,你沒聽見嗎?”這兩句話的語氣,顯是袒護徒兒。

【91】張無忌心中好生感激,暗想若再纏斗下去,周姑娘或要另生他法來相助自己,要是給滅絕師太瞧破了,可于她有極大危險,于是哈哈大笑,說道:“我是峨嵋派的手下敗將,曾被滅絕師太擒獲,她們峨嵋派當然比你昆侖派高明得多。”向左踏出兩步,右手梅枝揮出,一股勁風撲向矮老者的后心。

【92】這招“無聲無色”是昆侖派劍學中的絕招,必須兩人同使,兩人功力相若,內勁相同,當劍招之出,勁力恰恰相反,于是兩柄長劍上所生的蕩激之力、破空之聲,一齊相互抵消。這路劍招本是用于夜戰,黑暗中令對方難以聽聲辨器,事先絕無半分朕兆,白刃己然加身,但若白日用之背后偷襲,也令人無法防備。不料張無忌心意不動,九陽神功自然護體,變招快極,但饒是如此,背上衣衫也已給劃破了兩條長縫,實是險極。何氏夫婦收招不及,雙劍竟將華山派掌門人釘死在地。

【93】華山派那高老者走近身來,指指點點的笑道:“啊喲,這是金蠶糞,金蠶到了肚中,拉起屎來啦!”班淑嫻驚怒交集之下,一口氣正沒處發泄,反手便是重重一掌。高老者低頭避過,逃了開去,大聲叫道:“昆侖派的潑婦,你殺了本派掌門,華山派可跟你不能算完。”

【94】即派大弟子去向崆峒派討來丹藥服下。張無忌暗暗好笑,那玉洞黑石丹固是解毒的藥物,但服后連續兩個時辰腹痛如絞,稍待片刻,何氏夫婦立即腹中大痛,只道是金蠶蠱毒發作,哪料到已上了當。不過張無忌也只是小作懲戒,驚嚇他們一番而已,若說要報復前仇,豈能如此輕易?但料得這么一來,只消不給他二人“解藥”,與各派再有紛爭,昆侖派非偏向自己不可。那日他把“桑貝丸”叫作“砒鴆丸”而給五姑服下,但吐露真相太早,險些命喪何太沖之手,這一次可再也不會重蹈覆轍了。這邊廂滅絕師太向宋遠橋叫道:“宋大俠,六大派中,只剩下貴我兩派了,老尼姑女流之輩,全仗宋大俠主持全局。”宋遠橋道:“在下已和殷教主對過拳腳,未能取勝。師太劍法通神,定能制服這個小輩。”滅絕師太冷笑一聲,拔出背上倚天劍,緩步走出。

【95】滅絕師太微覺詫異,道:“昆侖派的‘峭壁斷云’!”倚天劍微側,第一招便即搶攻,竟不擋格對方來招,劍尖直刺他丹田要穴,出手之凌厲猛悍,直是匪夷所思。

【96】這日行到傍晚,厚土旗掌旗使顏垣忽道:“這里有些古怪!”奔向左前方的一排矮樹之間察看,從一名本旗教眾手里接過一把鐵鏟,在地下挖掘起來,過不多時,赫然露出一具尸體。尸首已然腐爛,面目殊不可辨,但從身上衣著看來,顯是昆侖派的弟子。厚土旗教眾一齊動手挖掘,不久掘出一個大坑,坑中橫七豎八的堆著十六具尸體,盡是昆侖弟子。若是他們本派掩埋,決不致如此草草,顯是敵人所為。再查那些尸體,人人身上有傷。張無忌命厚土旗將各具尸體好好分開,一具具的妥為安葬。

【97】如此走上二十多丈,已看清楚十余名黃袍男子,手中各執兵刃,押著一個寬袖大袍的老者。那人偶一轉頭,張無忌看得明白,正是昆侖派掌門人鐵琴先生何太沖,心中不禁一凜:“果然連何先生也在此處。”

【98】一行人走遠后,忽聽得一個嬌柔清脆的聲音在殿內響起,說道:“鹿杖先生,昆侖派的劍法果真了得,他刺中摩訶巴思那一招,先是左邊這么一劈,右邊這么一轉……”張無忌又湊眼去瞧,見說話的正是趙敏。她一邊說,一邊走到殿中,手里提著一把木劍,照著何太沖的劍法使了起來。番僧摩訶巴思手舞雙刀,跟她喂招。

【99】只見右首走過來一個長發披肩的頭陀,身材魁偉,滿面橫七豎八的都是刀疤,本來相貌已全不可辨。他頭發作紅棕之色,自非中土人氏。他一言不發,接過趙敏手中木劍,刷刷刷刷數劍,便向黑林缽夫攻去,使的竟是昆侖派劍法。

【100】趙敏笑道:“苦大師,最后一招精妙絕倫,也是昆侖派的劍法么?”苦頭陀搖了搖頭。趙敏又道;“難怪何太沖不會,苦大師,你教教我。”苦頭陀空手比劍。趙敏持劍照做。練到第三次,苦頭陀行動如電,已然快得不可思議,趙敏便跟不上了,但她劍招雖然慢了,仍是依模依樣,絲毫不爽。苦頭陀翻過身來,雙手向前一送,停著就此不動。張無忌暗暗喝一聲彩:“好,大是高明!”

【101】金花婆婆聽得背后金刃破風之勢,放開了周芷若,急轉身軀。趙敏手腕一抖,又是一招“千峰競秀”。金花婆婆識得她手中兵刃正是倚天寶劍,心下又驚又喜,伸手便來搶奪。數招一過,金花婆婆已欺近趙敏身前,手指正要搭上她執劍的手腕,不料趙敏長劍急轉,使出一招昆侖派的劍法“神駝駿足”。

【102】金花婆婆見她是個年輕女子,手持倚天劍,使的又是峨嵋嫡傳劍法,自當她是峨嵋派弟子。金花婆婆為了對付滅絕師太,于峨嵋派劍法已鉆研數年,見了趙敏出手幾招,料得她功力不過爾爾,此后數招,心中已先行預想明白,這一欺近身去,倚天劍定然手到拿來,豈知這年輕姑娘竟會突然之間使出昆侖派劍法來。金花婆婆若非心中先入為主,縱是昆侖劍法,也奈何她不得,只是這一招來得太過出于意外,她武功雖高,可也給打了個冷不防,急忙著地打滾,方始躲開,但左手衣袖已被劍鋒輕輕帶到,登時削下一大片來。

【103】金花婆婆驚怒之下,欺身再上。趙敏知道自己武功可跟她差著一大截,不敢和她拆招,只是揮動倚天劍,左刺右劈,東舞西擊,忽而崆峒派劍法,忽而華山派劍法,一招昆侖派的“大漠飛沙”之后,緊跟是一招少林派達摩劍法的“金針渡劫”。每一招均是各派劍法中的精華所在,每一招均具極大威力,再加上倚天劍的鋒銳,金花婆婆心中驚訝無比,一時竟無法逼近。蛛兒看得急了,解下腰間長劍,擲給金花婆婆。

【104】張無忌身子雖不能動,眼中卻瞧得清清楚楚,這人正是趙敏,大喜之下,緊接著便是大駭,原來她所使這一招乃是昆侖派的殺招,叫做“玉碎昆岡”,竟是和敵人同歸于盡的拚命打法。張無忌雖不知此招的名稱,卻知她如此使劍出招,以倚天劍的鋒利,流云使固當傷在她的劍下,她自己也難逃敵人毒手。

【105】張無忌前來和謝遜相會,趙敏總覺金花婆婆詭秘多詐,陳友諒形跡可疑,放心不下,便悄悄的跟隨前來。她知自己輕功未臻上乘,只要略一走近,立時便被發覺,是以只遠遠躡著,直至張無忌出手和波斯三使相斗,她才走近。到得張無忌和三使比拚內力,她心中暗喜,心想這三個胡人武功雖怪,怎及得張無忌九陽神功內力的渾厚。突然間張無忌開口叫對手罷斗,趙敏正待叫他小心,對方的“陰風刀”已然使出,張無忌受傷倒地。她情急之下,不顧一切的沖出,搶到倚天劍后,便將在萬安寺中向昆侖派學得的一記拚命招數使出來。

【106】趙敏一招逼開流云使,但倚天劍圈了轉來,削去了自己半邊帽子,露出一叢秀發。她長劍斜圍,身子向妙風使撲出,倚天劍反而跟在身后。這一叫做“人鬼同途”,乃是崆峒派的絕招,正和昆侖派的“玉碎昆岡”同一其理,均是明知已然輸定,便和敵人拚個玉石俱焚。這等打法極其慘烈。少林、峨嵋兩派的佛門武功便無此類招數。“玉碎昆岡”和“人鬼同途”都不是敗中取勝、死中求活之招,乃是旨在兩敗俱傷、同赴幽冥,當日昆侖、崆峒兩派的高手被囚,頗受屈辱,比武時功力又失,無法求勝,便有性子剛硬之輩使出這些招數來,只是內勁既去,要拚命也無從拚起,卻被她一一記在心中。

【107】謝遜伸了伸舌頭,笑道:“你這女孩子倒厲害。”他突然收起笑容,沉吟道:“嗯,昨晚你拚命三招,第一招是昆侖派的‘玉碎昆岡’,第二招是崆峒派的‘人鬼同途’,第三招是甚么啊,老頭子孤陋寡聞,可聽不出來了。”

【108】前面這四人輕功甚是了得,他加快腳步,追到離四人只不過二十來丈。黑暗中依稀看得出其中一個是女子,三個男子身穿俗家裝束,尋思:“這四人多半也是來向我義父為難的,讓他們先和圓真斗個你死我活,我且不忙插手。”將到峰頂,那四人奔得更加快了。他突然認出了其中二人身形:“啊,那是昆侖派的何太沖、班淑嫻夫婦。”

【109】圓真邊斗邊走,退上峰來,叫道:“相好的,有種的便到這里領死。”和他對敵的那兩個壯漢都是昆侖派中的健者,圓真以武功論原是不輸,但難以一舉格殺二人,最多傷得一人,余下一人不免會脫身逃走,當下引得二人追向松樹之間。

【110】張無忌見三名老僧在片刻間連斃昆侖派四位高手,舉重若輕,游刃有余,武功之高,實是生平罕見,比之鹿杖客和鶴筆翁似乎猶有過之,縱不如太師父張三豐之深不可測,卻也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少林派中居然尚有這等元老,只怕連太師父和楊逍也均不知,他心中怦怦亂跳,伏在草叢中一動也不敢動。

【111】只聽得圓真恭恭敬敬的道:“三位太師叔神功蓋世,舉手之間便斃了昆侖派的四大高手,圓真欽仰無已,難以言宣。”

【112】他先前見昆侖派四大高手轉瞬間便命喪三條黑索之下,便知這三件奇異兵刃厲害之極,此刻身當其難,更是心驚。他左手一翻,抓住當胸點來的那條黑索,正想從旁甩去,突覺那條長索一抖,一股排山倒海的內勁向胸口撞到,這內勁只要中得實了,當場便得肋骨斷折,五臟齊碎。便在這電光石火般的一剎那間,他右手后揮,撥開了從身后襲至的兩條黑索,左手乾坤大挪移心法混著九陽神功,一提一送,身隨勁起,嗖的一聲,身子直沖上天。

【113】此后一個時辰中,各路英雄越聚越多,那日攻打金剛伏魔圈的河間雙煞、青海派諸劍客也都到了。華山派、崆峒派、昆侖派均有高手赴會,只峨嵋派無人上山。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