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花會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紅花會

紅花會

紅花會

紅花會
小說 書劍恩仇錄
時代 清朝
祖師 紅花老祖
人物 于萬亭
陳家洛

紅花會是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里的集結了江湖中不少成名豪杰,四、五萬江湖豪杰的天下第一大幫會,是反清幫派。

簡介

  • 紅花老祖本姓朱,為救蒼生下凡來。
  • 紅花會眾兄弟敬之:一敬桃園結義劉關張,二敬瓦崗寨上眾兒郎,三敬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
  • 紅花會救四等人:一救仁人義士、二救孝子賢孫、三救節婦貞女、四救受苦黎民。
  • 紅花會殺四等人:一殺韃子滿奴、二殺貪官污吏、三殺土豪惡霸、四殺兇徒惡棍
  • 紅花會四大戒條:投降清廷者殺、犯上叛會者殺、出賣朋友者殺、淫人妻女者殺,以上罪行都需行死刑。
  • 紅花會會中兄弟犯了大罪,若是誠心悔悟,可在自行用尖刀在大腿上連戳三刀,這三刀須對穿而過,“三刀六洞”。
  • 有人認為金庸筆下的紅花會,可能就是洪門。

組織

  • 總舵主
    • 于萬亭
    • 陳家洛,于萬亭的義子,師承天池怪俠袁士霄,授予“百花錯拳”拳法
  • 少舵主
    • 陳家洛,于萬亭死后當上總舵主
  • 刑堂堂主
    • “鬼見愁”石雙英
  • 當家
    • 二當家:“追魂奪命劍”無塵道人,只有一條手臂,擅使上盤無塵劍法(七十二路追魂奪命劍)、連環迷蹤腿
    • 三當家:“千臂如來”趙半山,溫州太極門南宗掌門,暗器高手,擅太極拳、太極劍
    • 四當家:“奔雷手”文泰來,擅霹靂掌、奔雷刀法,駱冰的丈夫
    • 五當家:江湖人稱西山雙俠的“黑無常”常赫志,與常伯志是兩兄弟,師承青城派慧侶道人,擅黑沙掌
    • 六當家:江湖人稱西山雙俠的“白無常”常伯志,與常赫志是兩兄弟,師承青城派慧侶道人,擅黑沙掌
    • 七當家:“武諸葛”徐天宏,后娶周老英雄獨女周綺為妻,入贅周家,育有一子,與老英雄鐵膽周仲英結為義父子
    • 八當家:“鐵塔”楊成協,原為青旗幫幫主,因敗在無塵道人腿下而說服入會,武器為鐵鞭
    • 九當家:“九命錦豹子”衛春華,凡逢江湖上兇毆爭斗、對抗官兵時總是不顧性命的勇往直前,一生所遇兇險不計其數,卻連重傷也未受過一次,是以說他有九條性命
    • 十當家:“石敢當”章進,自稱為章駝子,性格古怪,念駱冰曾對他有恩,因此最聽駱冰的話,不喜歡別人叫他駝子
    • 十一當家:“鴛鴦刀”駱冰,為神刀駱元通之女,文泰來的妻子。
    • 十二當家:“鬼見愁”石雙英,執掌刑堂,鐵面無私、心狠手辣,犯了戒條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他也必派人抓來處刑
    • 十三當家:“銅頭鱷魚”蔣四根,武器為鐵槳,使的是“魯智深瘋魔杖”,他是將鐵槳當做禪杖來使。與楊成協、章進三人稱做三大力士
    • 十四當家:“金笛秀才”余魚同,非常愛慕駱冰,甚至曾做出逾矩的事,后來因而自稱“天下第一喪心病狂無情無義之人”,武器是金笛子,曾經考上秀才
    • 十五當家:心硯,原為陳家洛的書僮,后升為十五當家
  • 分舵舵主
    • 馬善鈞

另見

  • 天地會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紅花會

紅花會,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和《飛狐外傳》中的一個反清團體,其領袖是總舵主陳家洛。 據金庸親自講,紅花會是他創造出來的,歷史上沒有。

人物簡介


  一當家:總舵主陳家洛,反清幫會紅花會的總舵主,清朝大臣陳世倌之子,和當朝皇帝乾隆帝是同胞兄弟。

二當家:「追魂奪命劍」無塵道長,少年時原是綠林豪杰,被一官家小姐所騙斬去一臂,后來毅然出家,但當年豪情絲毫未減,是天下第一快劍。

三當家:「千手如來」趙半山,溫州王氏太極拳掌門弟子,精擅「太極拳」,尤精暗器,自創暗器“回龍璧”、“飛燕銀梭”?

四當家:「奔雷手」文泰來,精擅「霹靂掌」,使動時掌風與喝聲同作,隱隱蓄有風雷之勢,掌力沉雄,如同霹靂

五當家:西川雙俠「黑無常」常赫志,青城派弟子,擅「黑沙掌」與飛抓

六當家:西川雙俠「白無常」常伯志,青城派弟子,擅「黑沙掌」與飛抓

七當家:「武諸葛」徐天宏,智謀深沉,擅用單刀鐵拐,后入贅鐵膽莊周家,又習得鐵膽之技

八當家:「鐵塔」楊成協,原青旗幫幫主,后加入紅花會,用單鞭,擅橫煉功夫

九當家:「九命錦豹子」衛春華,人品俊朗,用雙鉤,打起架來不要命

十當家:「石敢當」章進,外家高手,力大無窮

十一當家:「鴛鴦刀」駱冰,文泰來妻子,獨行大盜「神刀」駱元通之女,擅用鴛鴦雙刀和飛刀

十二當家:「鬼見愁」石雙英,無極門弟子,執掌紅花會刑堂,鐵面無私

十三當家:「銅頭鱷魚」蔣四根,廣東人,力大,水性好,用鐵槳

十四當家:「金笛秀才」余魚同,武當派掌門馬真之徒,擅用金笛打穴,也能以金笛使用「柔云劍術」,先暗戀駱冰,后與師叔陸菲青女徒李沅芷結為夫婦

十五當家:心硯。原陳家洛書童,在被困于沙漠時正式加入紅花會。

武功簡介

內功:基本內功

特殊內功:紅花心法

天池內功

戰神心經

輕功:基本輕功

特殊輕功:莊子舞

燕子穿云

連環迷蹤腿

拳腳:基本拳腳

特殊拳腳:太祖長拳

百花錯拳

無極玄功拳

連環迷蹤腿

庖丁解牛拳

掌法:基本掌法

特殊掌法:黑砂掌

霹靂奔雷掌

刀法:基本刀法

特殊刀法:韓王青刀

杖法:基本杖法

特殊杖法:瘋魔杖法

鞭法:基本鞭法

特殊鞭法:劍盾珠索

劍法:基本劍法

特殊劍法:柔云劍法

松風劍法

追魂奪命劍

暗器:基本暗器

特殊暗器:回龍璧法

芙蓉金針

招架:基本招架

特殊招架:由相應武技賦予

武技招數

【戰神心經】

提升戰力 exert powerup

護體真氣 exert shield 可以加強防御力。

天地長吟 exert roar 運用內力震傷在場所有人。

【韓王青刀】

刀影重重 perform ying 韓王青刀乃神刀駱元通的成名絕技,此招的威力更不容忽視。戰 斗時施展出來,便如同數把刀一

齊進攻一般,威力無窮。運用這招需向紅花會十一當家駱冰學習。

【芙蓉金針】

金針現影 perform xian 芙蓉金針的精妙招數。用于攻敵 之不備,效果甚為顯著,令對手 防不甚防。運用這招需向陸菲青 學習。

【黑砂掌】

催魂掌 perform cui 青城派慧侶道人的黑砂掌功夫可 謂江湖一絕。此招極為陰狠,被 擊中的對手在重傷之于,還會身 中劇毒,難以化解。運用這招需 向常赫志學習。

【無極玄功拳】

玄功無極勁 perform xuan 乃玄門正宗以氣御勁的上乘拳術。是完全以修煉者自身雄厚的內勁傷敵于無形。運用這招需向陸菲青學習。

【連環迷蹤腿】

奪命連環 perform lian 深奧玄幻的腿法招數,于戰斗時以極快的速度給予敵人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運用這招需向無塵道長學習。

【莊子舞】

化蝶 perform hua 陳家洛于神峰之上在《莊子》中所領悟的絕世輕功。此招可以提高自己的身法靈動性,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霹靂奔雷掌】

雷霆萬鈞 perform lei 迅猛無比的掌法,練成這招需有雄厚的內勁為輔。戰斗時以雷霆萬鈞之力,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瓦解對手防御,加以重創。運用這招需向文泰來學習。

【回龍璧法】

掌藏龍 perform cang 此招乃千臂如來趙半山之獨創暗器絕技,威力十分強大。若使用趙半山的獨門暗器回龍璧施展此招,回龍璧則會在施用后飛回使用者手中。運用這招需向趙半山學習。

【柔云劍法】

三環套月 perform tao 武當派的嫡傳劍招,以沉穩蘊勁所著稱,而其中卻又不乏奇峰凸起,多端變幻。一招之中另蘊三招,江湖上極少有人勘破。運用這招需向陸菲青學習。

【追魂奪命劍】

追魂奪命 perform zhui 迅捷恨辣的劍術絕招,出手便只為取敵性命。若遇上兇狠邪惡之徒,此招威力更是大增。運用這招需向無塵道長學習。

【誅天剎神】

perform zhu 追魂奪命劍的殺著,乃無塵道長晚年所創,為追魂奪命的升級招數。遇上武功與自己相差較遠的對手,往往只一招便已取其性命。 若對方手持兵刃,則會先除兵器再傷其身。運用這招需向無塵道長學習。

【劍盾珠索】

縛字訣 perform fu 充分發揮鞭法的靈動特性,圈縛住對手,使之無法攻擊或是逃走。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千頭萬緒 perform qian 絕妙無方的鞭法神技,乃劍盾珠索的終極奧義。施展時鞭影重重疊疊,虛實難辯,連續攻擊對手

要穴,便正如其名一般。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百花錯拳】

百花錯亂 perform luan 精妙絕倫的拳法招數,其妙處尤于一個「錯」字。但經施展,對手在受傷后往往還無暇反顧。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百花錯易 perform yi 以極快的速度連續出招,每招均和各派正宗拳法相似而實非,其 精微要旨在于「似是而非,出其

不意」八字,令人防不勝防。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戰神轟天訣】

perform hong 此招乃陳家洛將在神峰悟得的不世武學和原本修煉已久的百花錯拳融會合一所創,需要戰神心經和百花錯拳很高才能施展。這招威力奇大,殺傷力超凡,屬于極其上層的武學。運用這招需向陳家洛學習。

特殊武器

劍類武器:白龍劍 在武當派第十七代掌門陸菲青處獲得,配合柔云劍法施展時具有特殊攻擊效果及額外傷害。

特殊暗器:回龍璧 可以在紅花會三當家趙半山處獲得,具有很強的攻擊力。且在施展回龍璧法絕招掌藏龍后,回龍壁會不會消失。

鞭類武器:劍盾珠索 在紅花會總少舵主陳家洛處獲得,配合劍盾珠索鞭法施展時具有特殊攻擊效果及額外傷害。

特殊暗器:芙蓉金針 在武當派第十七代掌門陸菲青處獲得,攻擊強于一般暗器。

紅花會概述

紅花老祖本姓朱

為救蒼生下凡來

一敬桃園結義劉關張

二敬瓦崗寨上眾兒郎

三敬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

一救仁人義士

二救孝子賢孫

三救節婦貞女

四救受苦黎民

一殺韃子滿奴

二殺貪官污吏

三殺土豪惡霸

四殺兇徒惡棍

投降清廷者殺

犯上叛會者殺

出賣朋友者殺

淫人妻女者殺

紅花會創建于清朝雍正年間,創始人紅花老祖本姓朱,乃為救天下蒼生而建。【此處說法是緣自駱冰重傷昏迷,為同屬紅花會的余魚同輕薄,駱冰醒轉,高聲喝問:“紅花老祖姓甚么?”余魚同只得答道:”紅花老祖本姓朱,為救蒼生下凡來。”駱冰又問:“眾兄弟敬的是甚么?”余魚同道:“一敬桃園結義劉關張,二敬瓦崗寨上眾兒郎,三敬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 】【但于金庸新修版書劍恩仇錄第十九回大陸版659頁中間有段說法:“陳家洛道:‘師父,我義父的事,你就只知道這些么?’袁士霄道:‘他被逐出師門之后,隱居了數年,后來手創紅花會,終于轟轟烈烈的做出一番大事來。’由此可見,紅花會是于萬亭創立的,而不是一個姓朱的人,而之前提到的口號應當是不忘恢復前朝朱家江山、恢復漢族,這里的“朱”泛指的是漢族。】紅花會在江湖上口碑甚好,干下了無數轟轟烈烈的創舉。會中龍盤虎踞,高手如云,十余名當家無一不是頂天立地的真英雄,少總舵主陳家洛更是繼上代總舵主于萬亭后的不世少年英雄。因為紅花會是一個幫會,而并非一個整體統一的師承體系,所以它的武功非常之繁多,其中又以初級武功占多,但也不乏很多武林絕學。例如紅花會三當家趙半山的暗器手法、四當家文泰來的霹靂奔雷掌法等等,皆是名動武林的曠世絕學。

百花錯拳乃是陳家洛師父天池怪俠袁士霄所創,袁士霄少年時遍訪海內名家,或學師,或偷拳,或挑斗踢場而觀其招,或明搶暗奪而取其譜,將各家拳術幾乎學了個全,中年后隱居天池,融通百家,別走蹊徑,創出了這路百花錯拳。學百花錯拳需二十八點的先天悟性和二十三點的先天身法,修煉前需先將百花錯拳中所包含的十余種拳法掌術學齊至一百級,來合成百花錯拳。百花錯拳的最終絕招戰神轟天訣需要很高戰神心經為輔才能施展。戰神心經及莊子舞均為陳家洛在神峰上所悟得的不世武學,乃是極其上層的內功和輕功,已然超越了一般武學的范疇,所以修煉起來也要比一般武功艱難得多。戰神心經具有超長的內力和極強的運功,只有先天根骨三十點以上者才有機會學到。而莊子舞則具有在戰斗中自動御除攻擊的特殊效果,學習莊子舞需要二十六點的先天身法。

無塵道長早年斷臂,爾后拋開一切雜念專心習武,最后靠一套單手所使的追魂奪命劍揚名天下,震爍寰宇。這套劍法狠辣無比,只有天性心狠手辣之輩且先天身法在二十四以上者才有可能學到。當玩家拜師紅花會三當家趙半山或是更高的當家時,則可以向武當派第十七代掌門陸菲青請教無極玄功拳、芙蓉金針和柔云劍法。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閻世魁一拍桌子道:“誰說不知道?那定是紅花會害的。”

【2】陸菲青心想:“這倒奇了,焦文期明明是我殺的,他們卻寫在紅花會帳上。紅花會是怎么一回事?”他慢慢走到院子里去撫弄花木,離眾鏢客更加近了。

【3】童兆和嘴頭上一點也不肯放松:“我可惜沒骨氣,只會吃飯放屁。只要我不是孫子哪,早就找紅花會算帳去啦。”閻世魁給他氣得發抖,說不出話來。一名鏢師出來打圓場,道:“紅花會總舵主于萬亭上個月死在無錫,江湖上誰都知道。人家沒了當家的,你找誰去?再說,焦三爺給紅花會害死,又沒見證,誰瞧見啦?你找上門去,人家來個不認帳,你有甚么法子?”童兆和沒了話,自己解嘲:“紅花會咱們不敢惹,欺侮回子還不敢么?他們當作性命寶貝的玩意兒咱們給搶了來,以后兆將軍要銀子要牛羊,他們敢不雙手送上嗎?我說閻五爺,你也別想你那小喜寶啦,敢情回京求求兆將軍,讓他給你一個回回女人做小老婆,可有多美……”

【4】一句便宜話沒說完,炕上那男子突然坐起,快如電光石火,左手對準他“氣俞穴”一點,跟著左手一掌擊在他背上。童兆和登時如騰云駕霧般平飛出去,穿出房門,蓬的一聲,結結實實跌在院子里。他給點中了穴道,哇哇亂叫,聲音倒是不低,身子卻是不能動彈了。趟子手孫老三忙過來扶起,低聲道:“童爺,別惹他們,看樣子點子是紅花會的。”童兆和直叫:“啊……

【5】啊……我的腳動不了,紅花會的,你怎知道?”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孫老三道:“客店掌柜的說,剛才衙門里的四個公差來拿這兩個點子,打了好一陣才走呢!”客店里的人聽說又有人打架,都圍攏來看。

【6】閻世章安頓了兄長尸身,也過來問:“甚么事?”童兆和叫道:“閻六哥,我給紅花會的小子點中穴道啦。咱們認栽了吧。”

【7】閻世章一瞧,童兆和真的是給人點了穴,問道:“你跟誰打架了?”童兆和愁眉苦臉的向上房瞧了一眼,想伸手來指一指都不成,道:“那屋里一個孫子王八蛋!”他又挑撥閻世章給他報仇:“紅花會他媽的土匪,殺了焦文期焦三爺,人家還沒空來找你們報仇,可又來惹上你童大爺啦,啊!”孫老三低聲道:“童大爺別罵啦,咱們犯不上跟紅花會結梁子,一得罪他們,以后走鏢就麻煩多啦。”

【8】閻世章聽童兆和這么罵,本想過去瞧瞧是甚么腳色,但轉念心想,對方能點穴。武功定然甚強,自己過去多半討不了好,兄長又死了,沒了幫手,跨出一步又退了回來。這時鏢師錢正倫過來了,問孫老三:“你拿得準是紅花會的?”孫老三在他耳邊輕聲道:“剛才四個公差走時,關照客店掌柜的,說這對夫婦是欽犯,是皇上特旨來抓的紅花會大頭子,叫柜上留點兒神,倘若點子要走,馬上去報信。我在一旁聽得他們說的。”

【9】錢正倫有五十多歲年紀,一向在鏢行混,武藝雖不高強,但見多識廣,老成持重,當下向閻世章使個眼色,把童兆和扶了起來。閻世章悄問:“甚么路道?”錢正倫道:“紅花會的,咱們就讓一讓吧,治好了老童再說。”又問孫老三:“剛才來抓人你看到了嗎?”

【10】孫老三指手劃腳的說道:“打得才叫狠呢。一個娘們使兩把刀,左手長刀,右手短刀,四個大男人都打她不贏。”那四個男人其實是打贏的,不過他故意張大其辭。錢正倫愕然道:“那是神刀駱家的人了。她會放飛刀,是不是?”孫老三忙道:“是,是,手法真準。嘿,可了不起!”錢正倫向閻世章道:“紅花會文四當家的在這里。”當下不再說話,三個人架著童兆和回房去了。

【11】孫老三在上房外咳嗽一聲,大聲說道:“鎮遠鏢局錢鏢頭、戴鏢頭、童鏢頭前來拜會紅花會文四當家的。”

【12】李沅芷適才見童兆和走過之時,還背著那個紅布包袱,她向霍青桐招了招手,矮身走到一干鏢師所住房外,見房里燈光還亮著,不敢長身探看,兩人蹲在墻邊。只聽得房內童兆和不住哇哇怪叫,一會兒聲息停了。一名鏢師道:“張大人手段真高明,一下子就把我們童兄弟治好了。”童兆和道:“我寧可一輩子動彈不得,也不能讓紅花會那小子給我治。”一名鏢師道:“早知張大人會來,剛才也犯不著去給那小子賠不是啦,想想真是晦氣。”一個中氣充沛的聲音說道:“你們看著這對男女,明兒等老吳他們一來,咱們就動手。這幾個也真膿包,四個人斗一個女娘們還得不了手。只是這案子他們在辦,我不便搶在頭里。”童兆和道:“你張大人一到,那還不手到擒來?你抓到后,我在這小子頭上狠狠的踢他幾腳。”

【13】秋風秋雨,時緊時緩,破窗中陣陣寒風吹進房來。李沅芷困處僻地野店,甚覺厭煩,踱到紅花會四當家的店房外瞧瞧,只見房門緊閉,沒半點聲息。鎮遠鏢局的鏢車也都沒走,幾名鏢師架起了腿,坐在廳里閑談,昨晚那自稱是她師叔的張大人卻不在內。一陣西風刮來,發覺頗有寒意,她正想回房,忽聽門外一陣鸞鈴響,一匹馬從雨中疾奔而來。

【14】四人中那使劍的叫店伙來低聲問了幾句,道:“拿酒飯上來。”店伙答應著下去。那人道:“紅花會的點子沒走,吃飽了再干。”那書生神色微變,斜著眼不住打量四人。

【15】四名公差見了這書生的舉動也有些納罕。吃完了飯,那使劍的縱身跳上桌子,高聲說道:“我們是京里和蘭州府來的公差,到此捉拿紅花會欽犯,安分良民不必驚擾。一會兒動起手來刀槍無眼,大伙兒站得遠遠的吧。”說罷跳下桌來,領著三人就要往內闖去。

【16】使軟鞭的公差驚叫:“師叔,這點子怕也是紅花會的!”使劍和使鬼頭刀的連連退出幾步。那使懷杖的公差軟倒在地,動彈不得,使軟鞭的將他拉在一邊。使劍的公差向書生道:“你是紅花會的?”言語中頗有忌憚之意。

【17】那書生哈哈一笑,道:“做公差的耳目真靈,這碗飯倒也不是白吃的,知道紅花會中有區區在下這號人物。常言道:光棍眼,賽夾剪。果然是有點道理。在下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余名魚同。余者,人未之余。魚者,混水摸魚之魚也。同者,君子和而不同之同,非破銅爛鐵之銅也。在下是紅花會中一個小腳色,坐的是第十四把交椅。”他把笛子揚了一揚,道:“你們不識得這家伙么?”使劍的道:“啊,你是金笛秀才!”

【18】那書生道:“不敢,正是區區。閣下手持寶劍,青光閃閃,獐頭鼠目,一表非凡,想必是北京大名鼎鼎的捕頭吳國棟了。聽說你早已告老收山,怎么又干起這調調兒來啦?”使劍的哼了一聲道:“你眼光也不錯啊!你是紅花會的,這官司跟我打了吧!”話畢手揚,劍走輕靈,挺劍刺出,剛中帶柔,勁道十足。

【19】吳國棟是北京名捕頭,手下所破大案、所殺大盜不計其數,自知積下怨家太多,幾年前已然告老。那使軟鞭的是他師侄馮輝,這次奉命協同大內侍衛捉拿紅花會的要犯,自知本領不濟,千懇萬求,請了他來相助一臂。使鬼頭刀的叫蔣天壽,使懷杖的叫韓春霖,都是蘭州的捕快。捕快武功雖然不高,追尋犯人的本領卻勝過了御前侍衛。

【20】當下余魚同施展金笛,和三名公差斗在一起。他的金笛有時當鐵鞭使,有時當判官筆用,有時招數中更夾雜著劍法,吳國棟等三人一時竟鬧了個手忙足亂。陸菲青和李沅芷只看得幾招之后,不由得面面相覷。李沅芷道:“是柔云劍術。”陸菲青點點頭,暗想:“柔云劍是本門獨得之秘,他既是紅花會中人,那么是大師兄的徒弟了。”

【21】他猜想余魚同是師兄馬真之徒,果然所料不錯。余魚同乃江南望族子弟,中過秀才。他父親因和一家豪門爭一塊墳地,官司打得傾家蕩產,又被豪門借故陷害,瘐死獄中。余魚同一氣出走,得遇機緣,拜馬真為師,棄文習武,回來把士豪刺死,從此亡命江湖,后來入了紅花會。他為人機警靈巧,多識各地鄉談,在會中任聯絡四方、刺探訊息之職。這次奉命赴洛陽辦事,并不知文泰來夫婦途中遇敵,在這店里養傷,原擬吃些點心便冒雨東行,卻聽吳國棟等口口聲聲要捉拿紅花會中人,便即挺身而出。駱冰隔窗聞笛,卻知是十四弟到了。

【22】張召重氣道:“皇上養了這樣的人有屁用!我只走開幾步,就遠遠躲了起來。閻老弟,你跟我來,你瞧我單槍匹馬,將這點子抓了。”說著便向文泰來所住店房走去。閻世章心下為難,他震于紅花會的威名,知道這幫會人多勢眾,好手如云,自己可惹他們不起,但張召重的話卻也不敢違拗,當下抱定宗旨袖手旁觀,決不參與,好在張召重武功卓絕,對方三人中倒有兩個受傷,勢必手到擒來,他說過要單槍匹馬,就讓他單搶匹馬上陣便是。

【23】張召重走到門外,大喝一聲:“紅花會匪徒,給我滾出來!”

【24】陸菲青道:“照呀!你們紅花會干的是甚么事,我全不知情。可是趙半山趙賢弟跟我是過命的交情,當年我們在屠龍幫時出生入死,真比親兄弟還親。他既是貴會中人,那么你們的事一定光明正大,我是信得過的。你犯了大事卻又怎么了?最大不過殺官造反。嘿嘿?剛才我就殺了兩個官府的走狗哪!”說著伸足在馮輝的尸體上踢了一腳。

【25】陸菲青將寫給周仲英的信抽了出來。文泰來見信上先寫了一些仰慕之言,再說有幾位紅花會的朋友遇到危難,請他照拂,信上沒寫文余等人的姓名。文泰來看后,嘆了一口氣道:“我們這一到鐵膽莊,紅花會又多了一位恩人了。”

【26】須知紅花會有恩必酬,有仇必報。任何人對他們有恩,總要千方百計答謝才罷,若是結下了怨仇,也必大仇大報,小仇小報,決不放過。鎮遠鏢局的人聽到紅花會的名頭心存畏懼,就因知道他們人多勢眾,恩怨分明,實是得罪不得。

【27】陸菲青再問余魚同,該到何處去報信求援,紅花會后援何時可到。余魚同道:“紅花會十二位香主,除了這里的文四當家和駱十一當家,都已會集安西。大伙請少舵主總領會務,少舵主卻一定不肯,說他年輕識淺,資望能力差得太遠,非要二當家無塵道長當總舵主不可。無塵道長又哪里肯?現下僵在那里,只等四當家與十一當家一到,就開香堂推舉總舵主。誰知他們兩位竟在這里被困。大家正眼巴巴在等他們呢。”

【28】鐵膽莊周仲英威名遠震,在西北黑白兩道無人不敬,天大的事也擔當得起,只消緩得一口氣,紅花會大援便到,鷹爪子便來千軍萬馬,也總有法子對付。

【29】宋善朋聽得是紅花會中人物,心頭一驚,道:“久仰久仰,聽說貴會在江南開山立柜,一向很少到塞外來呀。不知三位找我們老莊主有何見教?真是失敬得很,我們老莊主剛出了門”

【30】一面細細打量來人,紅花會這幫會是素聞其名,只是他知紅花會與老莊主從無交往,這次突然過訪,來意善惡,難以捉摸,言辭之間,不免顯得遲疑冷淡。

【31】文泰來一聽,勃然大怒,心想我危急來投,你把我當成江湖上打抽豐的來啦。他一身傲骨,這次到鐵膽莊來本已萬分委曲,豈知竟受辱于傖徒。駱冰見丈夫臉上變色,輕輕在他手上一捏,要他別發脾氣。文泰來按捺怒氣,左手拿起元寶,說道:“我們來到寶莊,可不是為打抽豐,宋朋友把人看小啦。”宋善朋連說“不敢”,心里說:“你不是打抽豐,怎么銀子又要拿?”他知道紅花會聲名大,所以送的盤費特別從豐。

【32】駱冰從小愛笑,一點小事就招得她咭咭咯咯的笑上半天,任誰見了這個笑靨迎人的小姑娘沒有不喜歡的,嫁了文泰來之后,這脾氣仍是不改。文泰來比她大上十多歲,除了紅花會的老舵主于萬亭之外,生平就只服這位嬌妻。

【33】老遠就聽得一個女人大聲大氣的道:“啊喲,貴客降臨,真是失迎!”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大踏步出來,拉著駱冰的手,很顯得親熱,道:“剛才他們來說,有紅花會的英雄來串門子,說只坐了一會兒就走了。我正懊惱,幸好現下又賞臉回來,我們老爺子這場歡喜可就大啦!快別走,在我們這小地方多住幾天。你們瞧,”回頭對幾個婢女說:“這位奶奶長得多俊。把我們小姐都比下去啦!”駱冰心想這位太太真是口沒遮攔,說道:“這位不知是怎么稱呼?小妹當家的姓文。”那女人道:“你瞧我多糊涂,見了這樣標致的一位妹妹,可就樂瘋啦!”她還是沒說自己是誰。一個婢女道:“這是我們大奶奶。”

【34】當下衛春華在前帶路,走出酒樓,掌柜的也不算酒錢。陸菲青心想,看來這酒樓是紅花會聯絡之所。兩人上馬出城。衛春華問道:“老前輩已遇到了我們文四哥文四嫂?”陸菲青道:“是啊,你怎知道?”衛春華道:“老前輩身上那朵紅花是文四哥的,這花有四片綠葉相襯。”陸菲青心想:“這是他們會中暗記,這人坦然相告,那是毫不見外,當我是自己人了。”

【35】原來那駝子姓章名進,最是直性子。他天生殘疾,可是神力驚人,練就了一身外家的硬功夫。他身有缺陷,最惱別人取笑他的駝背,他和人說話時自稱“章駝子”,那是好端端地,然而別人若是在他面前提到個“駝”字,甚至沖著他的駝背一笑,這人算是惹上了禍啦。笑他之人如是常人也還罷了,如會武藝,往往就被他結結實實的打上一頓。他在紅花會中最聽駱冰的話,因他脾氣古怪,旁人都忌他三分,駱冰卻憐他殘廢,衣著飲食,時加細心照料,當他是小兄弟一般。他聽到文泰來夫婦遇難,熱血沸騰,一股勁就奔去赴援。章進在紅花會中排行第十,剛才被他拉去的是坐第七把交椅的徐天宏。其人身材矮小,足智多謀,是紅花會的軍師,武功也頗不弱,江湖上送他一個外號,叫做“武諸葛”。

【36】趙半山把這兩人的情形大略一說,紅花會眾當家陸續出來廝會,全是武林中成名的英雄好漢,陸菲青在途中大半也都見過。趙半山一一引見,各人心急如焚,連客套話也都省了。陸菲青把文泰來的事擇要說了,那位獨臂二當家無塵道人道:“咱們見少舵主去。”

【37】趙半山把文泰來避難鐵膽莊之事向陳家洛說了,請示對策。陳家洛向無塵道人道:“請道長吩咐吧。”無塵身后一條大漢站了出來,厲聲說道:“四哥身受重傷,人家素不相識,連日連夜趕來報信,咱們自己還在你推我讓,讓到四哥送了命,那再不讓了吧?老當家的遺命誰敢不遵?少舵主你不奉義父遺囑就是不孝,你要是瞧我們兄弟不起,不肯做頭腦,那么紅花會七八萬人全都散了伙吧!”陸菲青看那人又高又肥,臉色黝黑,神態威猛,剛才趙半山引見是會中坐第八交椅的楊成協。

【38】群雄紛紛說道:“咱們蛇無頭不行,少舵主若再推讓,教大家都寒了心。四哥現下身在難中,大家聽少舵主將令趕去相救。”無塵道:“紅花會上下七萬多人,哪一個不聽少舵主號令,教他吃我無塵一劍。”陳家洛見眾意如此,好生為難,雙眉微蹙,沉吟不語。

【39】陳家洛知道再不答允,定當傷了眾兄弟的義氣,當下團團一揖,說道:“兄弟不是不識抬舉,實因自知年輕識淺,量才量德,均不足擔當大任。但各位如此見愛,從江南遠道來到塞外,又有我義父遺命,叫我好生為難。本來想等文四哥到后,大家從長計議。現下文四哥有難,無可再等,各位又非要我答允不可,恭敬不如從命,這就聽各位兄長吩咐吧。”紅花會群雄見他答允出任總舵主,歡然喝彩,如釋重負。

【40】宋善朋道:“我們都是安分良民,周老莊主是河西大紳士,有家有業,五百里方圓之內無人不知,怎敢窩藏匪類,圖謀不軌?這位童爺剛才來過,莊上沒送盤纏,那是兄弟的不是,可是這么挾嫌誣陷,我們可吃罪不起。”他知文泰來等已躲入地窖,說話便硬了起來。孟健雄假裝不知,明問張召重等的來由,哈哈大笑,道:“紅花會是江南的幫會,怎么會到西北邊塞來?這位鏢頭異想天開,各位大人也真會信他!”

【41】余魚同放馬吃草,拿駱冰的長刀去割了些草來,鋪在地下,道:“床是有了,只是沒干糧又沒水,只好挨到明天再想法子。”駱冰一顆心全掛在丈夫身上,面前就有山珍海味,也吃不下,只不斷垂淚。余魚同不住勸慰,說陸師叔后天當可趕到安西,紅花會群雄當然大舉來援,定能追上鷹爪孫,救出四哥。

【42】余魚同道:“四嫂,你聽我說……”駱冰怒道:“誰是你四嫂?咱們紅花會四大戒條是甚么?你說。”余魚同低下了頭,不敢作聲。駱冰平時雖然語笑嫣然,可是循規蹈矩,哪容得他如此輕薄,高聲喝問:“紅花老祖姓甚么?”余魚同只得答道:“紅花老祖本姓朱,為救蒼生下凡來。”駱冰又問:“眾兄弟敬的是甚么?”余魚同道:“一敬桃園結義劉關張,二敬瓦崗寨上眾兒郎,三敬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原來二人一問一答,乃是紅花會的大切口,遇到開堂入會,誓師出發,又或執行刑罰之時,由當地排行最高之人發問,下級會眾必須恭謹對答。駱冰在會中排行比余魚同高,她這么問上了會中的大切口,余魚同心底一股涼氣直冒上來,可是不敢不答。

【43】駱冰凜然問道:“紅花會救的是哪四等人?”余魚同道:“一救仁人義士,二救孝子賢孫,三救節婦貞女,四救受苦黎民。”

【44】駱冰問道:“紅花會殺的是哪四等人?余魚同道:“一殺韃子滿奴,二殺貪官污吏,三殺土豪惡霸,四殺兇徒惡棍。”駱冰秀眉頓促,叫道:“紅花會四大戒條是甚么?”余魚同低聲道:“投降清廷者殺,犯上叛會者殺……出賣朋友者殺,淫人……妻女者殺。”駱冰道:“有種的快快自己三刀六洞,我帶你求少舵主去。

【45】原來依據紅花會規條,會中兄弟犯了大罪,若是一時胡涂,此后誠心悔悟,可在開香堂執法之前,自行用尖刀在大腿上連戳三刀,這三刀須對穿而過,即所謂“三刀六洞”,然后向該管舵主和執法香主求恕,有望從輕發落,但若真正罪重出自不能饒恕。鬼見愁石雙英在會中坐第十二把交椅,執掌刑堂,鐵面無私,心狠手辣,犯了規條的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他也必派人抓來處刑,是以紅花會數萬兄弟,提到鬼見愁時無不悚然。

【46】駱冰騎馬走出里許,一望天上北斗,辨明方向。向西是去會合紅花會群雄,協力救人,向東是暗隨被捕的丈夫,乘機搭救。明知自己身上有傷,勢孤力單,救人是萬萬不能,但想到丈夫是一步一步往東,自己又怎能反而西行?傷心之下,任由坐騎信步走出了七八里地,眼見離余魚同已遠,料他不敢再來滋擾,下得馬來,便在一處矮樹叢中睡了。

【47】她小時候跟隨父親,后來跟了丈夫,這兩人都是武功高強,對她又是處處體貼照顧,因此她從小闖蕩江湖,向來只占上風,從來沒吃過苦。后來入了紅花會,這幫會人多勢眾,她人緣又好,二十二年來可說是個“江湖驕女”,無求不遂,無往不利。這一次可苦了她,丈夫被捕,自身受傷,最后還讓余魚同這么一纏,又氣又苦,哭了一會,沉沉睡去。夜中忽然身上燒得火燙,迷迷糊糊的叫:“水,我要喝水。”卻哪里有人理睬?

【48】萬慶瀾從懷里摸出一張紙來,鋪在桌上,說道:“周老英雄請看。”兩手按住那張紙的天地頭,似怕給周仲英奪去。周仲英湊近看時,原來是武當派綿里針陸菲青寫給他的一封信,托他照應紅花會中事急來投的朋友。

【49】周仲英手中沒兵刃,舉起椅子一架,說道:“把話說清楚,且慢動手。”駱冰存心拚命,哪去聽他分辯,雙刀全是進手招數。周仲英心知紅花會誤以為自己出賣文泰來,只有設法解釋,決不愿再出手傷人,是以一味倒退,并不還手。駱冰長刀短刀,刀刀向他要害攻去,眼見他已退到墻邊,無可再退,忽聽背后金刃劈風之聲,知道有人偷襲,忙伏身閃避,呼的一聲,一柄單刀掠過腦后,挾著疾風直劈過去。駱冰左手長刀橫截敵人中路,待對方退出一步,這才轉身,只見周綺橫刀而立,滿臉怒容。

【50】章萬二人本想隔山觀虎斗,讓紅花會和鐵膽莊的人廝拚,紅花會人少,勢必落敗,那時再伸手捉拿幾人回去,倒是一件功勞。童兆和一雙色迷迷的眼睛正瞪著駱冰,忽見徐天宏飛縱過來,鋼刀砍到,忙舉刀架住。萬慶瀾心道:“鎮遠鏢局名氣真大,倒要見識見識你們鏢頭的武藝。”徐天宏身材矮小,外形和童兆和倒是一對,但武藝精熟,只三個照面,已把對方打得連連倒退,他左手鐵拐往外一掛,“盤肘刺扎”,右手刀向童兆和扎去。童兆和忙向左避開,留心了上面沒防到下面,被徐天宏一個掃堂腿,撲地倒了。徐天宏鐵拐往下便砸,堪堪砸到,驟覺背后勁風撲到,不及轉身,左足在意兆和胸前一點,翻身和萬慶瀾一對鑌鐵點鋼穿打在一起。童兆和哇哇大叫,一時站不起身。

【51】徐天宏叫道:“八弟九弟,今日不殺光鐵膽莊的人,咱們不能算完。”那胖子是紅花會排名第八的“鐵塔”楊成協。面目英俊的是排行第九的“九命錦豹子”衛春華,凡逢江湖上兇毆爭斗、對抗官兵之時,衛春華總是不顧性命的勇往直前,一生所遇兇險不計其數,但連重傷也未受過一次,是以說他有九條性命。

【52】他二人是紅花會赴援的第二撥,到得鐵膽莊時已近午夜,只見莊門口火把通明,眾莊丁手執兵器,如臨大敵。衛春華上前叫道:“紅花會姓楊的、姓衛的前來拜見鐵膽莊周老英雄,請弟兄們辛苦通報。”安健剛一聽是紅花會人馬,里面正打得熱鬧,怎能再放他們進來,喝道:“放箭!”二十幾名莊丁彎弓搭箭,一排箭射了過去。衛春華和楊成協大怒,揮動兵刃撥箭。衛春華哪顧前面是刀山箭林,一陣風的沖將過來。眾莊丁見這人兇悍無比,都軟了手腳,來不及關閉莊門,已被他直闖進去。

【53】楊成協跟著進來,安健剛揮刀攔住。楊成協身材高大,氣度威猛,鋼鞭打出,虎虎生風。安健剛不敢硬架,使開刀法,一味騰挪閃避,找到空檔,倏地一刀砍將入來。楊成協鋼鞭“橫掃千軍”,用力一格,當的一聲,刀鞭相交,安健剛虎口震裂,單刀脫手飛出。楊成協不愿傷他性命,待他退走,便即舉鞭打破二門,大踏步進來,他不識莊中道路,黑暗之中聽聲尋路。安健剛找了一把刀,翻身又來攔截,這次加倍小心,但對拆數招,又被楊成協鋼鞭打上刀背,單刀彎成了曲尺。安健剛揮舞曲刀護身,退入大廳。楊成協舉鞭迎頭擊去,安健剛一縮身,隨手掀起桌子一擋,桌子一角登時落地,木屑四濺。周仲英心下驚佩:“怪不得紅花會聲勢浩大,會里人物果然武藝驚人。”眼見安健剛滿頭大汗,再拆數招,難免命喪鞭下,縱聲高叫:“紅花會的英雄們,聽老夫說句話。”

【54】這時衛春華已將徐天宏替下,正和萬慶瀾猛斗,他和楊成協聽周仲英一喊,手勢稍緩。徐天宏大叫:“留神,別上當。”話聲未畢,萬慶瀾果然舉穿向衛春華扎去。他惟恐鐵膽莊和紅花會聯成一氣,因此不容他們有說和機會。衛春華聽得徐天宏叫聲,已有防備,眼見敵刃攻到,竟是悍然不退,反手一鉤,以攻對攻。萬慶瀾見他如此不顧性命的狠打,嚇了一跳,忙收鋼穿招架。

【55】周仲英明知他誤會,但也不由得惱怒,叫道:“你紅花會也算欺人太甚。”一捋長袍,叫道:“健剛退下,讓我來斗斗這些成名的英雄豪杰。”安健剛退后數步,周仲英上前說道:“幾位朋友,尊姓大名?”楊成協見他白須飄動,不敢輕慢,抱拳說道:“在下鐵塔楊成協。”這時駱冰已然醒轉,叫道:“八哥你還客氣甚么?這老匹夫把四哥害死了。”

【56】徐天宏眼見不能取勝,大叫:“五哥六哥,你們來了,好,快放火燒了鐵膽莊。”他這是虛張聲勢,紅花會排行第五第六的常赫志、常伯志兄弟其實并沒來,他們奉總舵主之命,到三道溝去查探京里來的公差行蹤去了。他這么一叫,鐵膽莊的人果然全都大驚。周仲英一分神,險險吃了衛春華一鉤,長眉一豎,大刀“三羊開泰”,連環三招,將徐、衛兩人迫退數步,縱身奔到廳口,要出去攔截縱火敵人。

【57】那人“左掛金鈴”,單刀向外一掛,左掌輕撫刀柄,雙目仍舊是直瞪著她。周綺但覺他這一掛中含勁未吐,輕靈松靜,竟是內家功夫,驚懼更甚,心想:“反正我媽走了,弟弟死了,我跟爹爹都讓你們殺了吧。”勇氣一長,揮刀沒頭沒腦向那人砍去,那人正是紅花會執掌刑堂的鬼見愁十二郎石雙英。他本是無極拳門下弟子,入紅花會后常向三當家趙半山討教武藝。趙半山將太極門中的玄玄刀法相授,因此他兩人名是結義兄弟,實是師徒。石雙英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不數招已將周綺一柄刀裹住。

【58】兵器是鐵槳,使的卻是“魯智深瘋魔杖”的招術,他是將鐵槳當作禪杖使,這一記“秦王鞭石”,鐵槳從自己背后甩過右肩,猛向周仲英砸來,呼的一聲,猛惡異常。這人和石雙英同來,乃紅花會中排名第十三的“銅頭鱷魚”蔣四根。周仲英見他力大,向左一閃,反手還刀。蔣四根直砸不中,鐵槳打橫,雙手握定,槳尾向右橫擋,雙手槳頭向左橫擊,這是“瘋魔杖”中的“金鉸剪月”,出手迅捷。周仲英是少林正宗,識得此招,側身讓過,眉頭一皺,主意打定,邊打邊退,不斷移動腳步,眼見萬慶瀾逃避楊成協的追逐,奔近自己身邊,大刀揮出,向他砍去。

【59】原來周仲英知道紅花會的誤會已深,非三言兩語所能說明,幾次呼喝住手,都被萬慶瀾從中搗亂。這人來鐵膽莊敲詐勒索,周仲英原是十分氣惱,可是一和官府作對,便是造反。自己在這里數十年安居,有家有業,自古道“滅門的縣官”,得罪了官府,可真是無窮之禍。他雖是一方豪杰,但近二十年來廣置地產,家財漸富,究竟是丟不掉放不下,是以一直不肯對萬慶瀾翻臉。再者自己兒子為紅花會的朋友而死,他們居然不問情由,闖進莊來狠砍猛殺,還說要燒莊,心下不免有氣,自己年紀這么一大把,對方就是不敬賢也得敬老。他本擬憑武藝當場將眾人懾服,然后說明原委,哪知紅花會人眾越來越多,越打越兇,時候一長,總有人不死也傷,這一來誤會變成真仇,那就不可收拾,權衡輕重,甩出去鐵膽莊不要,決意向萬慶瀾動手,以求打開僵局。

【60】萬慶瀾見周仲英金刀砍來,不由得大駭,急忙閃讓,見后面楊成協又追了上來,當即跳上桌子。他已知周仲英用意,大叫:“我們聯手合力捉章文泰來。那文泰來雖是你殺死的,但朝廷懸賞的二萬兩銀子,你想害死了我獨吞嗎?”他存心誣陷,要挑撥鐵膽莊和紅花會斗個兩敗俱傷。

【61】紅花會群雄見周仲英刀砍萬慶瀾,俱都一怔,各自停手,聽萬慶瀾這么一叫,既傷心義兄慘死,又在激斗之際,哪里還能細辨是非曲直?章進哇哇大叫,狼牙棒向周仲英腰上砸去。

【62】徐天宏畢竟精細,見事明白,適才和周仲英拚斗,見他數次刀下留情,其中必有別情,喊道:“十弟不可造次!”章進殺得性起,全沒聽見。蔣四根鐵槳攔腰又向周仲英打去。周仲英側身避過,不想背后楊成協鋼鞭斜肩砸到。周仲英聽得耳后風生,揮刀擋格,兩人手臂都是一陣酸麻。楊成協、章進和蔣四根是紅花會的“三大力士”,均是膂力驚人。周仲英獨戰三人,漸見不支,吆喝聲中大刀和章進狼牙棒相交,火花迸發,手臂又是一陣發麻。蔣四根鐵槳“翻身上卷袖”,鐵槳自下而上砸在大刀之上,周仲英再也拿捏不住,大刀脫手飛出,直插在大廳正中梁上。

【63】一片靜寂之中,忽然廳外腳步聲響,廳門打開,眾人眼前一亮,只見一人手執火把走了進來。那人書生打扮,另一手拿著一支金笛。他一進門便向旁一站,火把高舉,火光照耀中又進來三人。一是獨臂道人,背負長劍。另一人輕袍緩帶,面如冠玉,服飾儼然是個貴介公子,身后跟著個十多歲的少年,手捧包裹。這四人正是“金笛秀才”余魚同、“追魂奪命劍”無塵道人、以及新任紅花會總舵主的陳家洛,那少年是陳家洛的書僮心硯。

【64】紅花會群豪見總舵主和二當家到來,俱都大喜,紛紛上前相見。徐天宏向楊成協和衛春華低聲道:“留心瞧著鐵膽莊這批家伙,別讓他們走了。”兩人點點頭,繞到周仲英身后。安健剛知道他們用意,心頭有氣,走上一步,正欲開口質問,周仲英一把拉住,低聲道:“沉住氣,瞧他們怎么說。”

【65】余魚同拿了兩張名貼,走到周仲英面前,打了一躬,高聲說道:“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二當家無塵道人,拜見鐵膽莊周老英雄。”孟健雄上去接了過來,遞給了師父。周仲英見名帖上寫得甚是客氣,陳家洛與無塵都自稱晚輩,忙搶上前去拱手道:“貴客降臨敝莊,不曾遠迎,請坐請坐。”

【66】陳家洛便似沒聽見他說話,仍然客客氣氣的對周仲英道:“眾兄弟夤夜造訪寶莊,禮貌不周,還請周老前輩海涵。只因聽得文四哥有難,大家如箭攻心,未免魯莽。不知文四哥傷勢如何,周老前輩想已延醫給他診治,就請引我們相見。”說著站起身來,紅花會群雄跟著站起。周仲英口訥,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67】無塵向周仲英道:“出事之時,老莊主或者真不在家。可是龍有頭,人有主,鐵膽莊的事,我們只能沖著老莊主說,請你拿句話出來。”這時縮在一旁的萬慶瀾突然叫道:“是他兒子說的,他肯認么?”陳家洛走上一步,說道:“周老前輩,這話可真?”周仲英豈肯當面說謊,緩緩點了點頭。紅花會群豪大嘩,更圍得緊了。有的向周仲英橫眉怒目,有的瞧著陳家洛,待他示下。陳家洛側目瞧向萬慶瀾,冷然說道:“這位是誰,還沒請教閣下萬兒。”駱冰搶著說道:“他是魔爪孫,來捉四哥的人中,有他在內。”

【68】萬慶瀾“啊唷”一聲,已然掙扎不脫。陳家洛這一下出手快得出奇,眾人都沒看清楚他使的是甚么手法。萬慶瀾武功并非泛泛,適才大家已經見過,但被他隨手拿住,竟自動彈不得。這一來,不但鐵膽莊眾人聳然動容,連紅花會群雄也各暗暗稱奇,他們只知道陳家洛是天池怪俠的傳人,到底功夫如何,誰也不知底細。

【69】紅花會群雄大喜,都松了口氣,文泰來既然沒死,對鐵膽莊的恨意便消了大半。駱冰顫聲道:“你……你這話……這話可真?”萬慶瀾道:“我干么騙你?”駱冰心頭一喜,暈了過去,向后便倒。余魚同伸手要扶,忽然起了疑懼之心,伸出手去又縮了回來。駱冰一頭倒在地下,章進急忙扶起,叫道:“四嫂,你怎么了?”橫目向余魚同白了一眼,覺得他不扶駱冰,實在豈有此理。

【70】陳家洛松開了手,對書僮心硯道:“綁了起來。”心硯從包裹中取出一條繩索,將萬慶瀾雙手反背牢牢縛住。萬慶瀾被點穴道雖已解開,但一時手腳酸麻,無法反抗。陳家洛高聲說道:“各位兄弟,咱們救四哥要緊,這里的帳將來再算。”紅花會群雄齊聲答應。駱冰醒過后,坐在椅上喜極而泣,聽陳家洛這么一說,站了起來,章進扶住了她。

【71】眾人走到廳口,孟健雄送了出來。陳家洛將出廳門,回身舉手,對周仲英道:“多多吵擾,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咱們后會有期。”周仲英聽他語氣,知道紅花會定會再來尋仇,心道:“周某問心無愧,你們不諒,我難道就怕了你們?”哼了一聲,一言不發。

【72】孟健雄見周綺受擠,知道紅花會誤會了萬慶瀾那句話,事情已鬧得如此之僵,此時如把師父擊斃親子之事相告,未免示弱,倒似是屈服求饒,只得出頭給師妹擋一擋,當下高聲說道:“各位還有甚么吩咐,現在就請示下,省得下次再勞動各位大駕。”章進道:“我們就是要見見這位姑娘的哥哥。”周綺道:“你這駝子胡說八道,我有甚么哥哥?”章進又被她罵一聲“駝子”,虎吼一聲,雙手向她面門抓去。周綺挺刀擋格,章進施展擒拿功,空手和她拚斗起來。

【73】周仲英氣得須眉俱張,對陳家洛道:“好哇,紅花會就會出口傷人,以多取勝。”

【74】原來徐天宏得知文泰來未死,心即寧定,細察周仲英神情舉止,對紅花會處處忍讓,殊少敵意,雙方一動兵刃難免死傷,不如比拳易留余地。再者他已領教過周仲英大刀功夫,實在是功力深厚,非同小可,自己與衛春華以二敵一,盡管對方未出全力,兀自抵擋不住。陳家洛兵器上造詣深淺未知,可是適才見他出手逼供萬慶瀾,手法又奇又快,大非尋常。他要陳家洛比拳,是求避敵之堅,用己之長。陳家洛道:“好。”對周仲英一拱手,道:“在下想請教周老英雄幾路拳法,請老前輩手下留情。”

【75】陳家洛并不寬衣,長袍飄然,緩步走近,說道:“在下要是輸了,定當遍請西北武林同道,來向老前輩賠話謝罪,紅花會眾兄弟自今而后,不敢帶兵刃踏進甘肅一步。”周仲英道:“陳當家的言重了。”陳家洛秀眉一揚,說道:“要是老前輩承讓一招,那怎么說?”周仲英傲然仰頭,打個哈哈,一捋長須,說道:“那時鐵膽莊數十口老小性命,還不全操于紅花會之手?”陳家洛道:“紅花會雖是小小幫會,卻也恩怨分明,豈敢妄害無辜?

【76】周仲英按著少林禮數,左手抱拳,一個“請手”,他知對方年輕,自居晚輩,決不肯搶先發招,也不再客氣,一招“左穿花手”,右拳護腰,左掌呼的一聲,向陳家洛當面劈去。這一掌勢勁力疾,掌未至,風先到,先聲奪人。陳家洛一個“寒雞步”,右手上撩,架開來掌,左手畫一大圓弧,彎擊對方腰肋,竟是少林拳的“丹鳳朝陽”。這一亮招,紅花會和鐵膽莊雙方全都一驚。

【77】周仲英是少林拳高手,天下知名,可沒想到陳家洛竟然也是少林派。周仲英“咦”了一聲,甚感詫異,手上絲毫不緩,“黃鶯落架”、“懷中抱月”,連環進擊,一招緊似一招。陳家洛進退趨避,少林拳的手法竟也十分純熟。兩人拳式完全相同,不像爭斗,直如同門練武。但兩人年歲相差既大,功力深淺,自也懸殊,勝負之數,不問可知。紅花會群雄暗暗擔憂,鐵膽莊中人卻都吁了口氣。

【78】翻翻滾滾拆了十余招。周仲英在少林拳上浸淫數十年,功力已臻爐火純青之境,推拳勁作,發腿風生。少林拳講究心快、眼快、手快、身快、步快,他愈打愈快,攻守吞吐,回轉如意,第一路“闖少林”三十七勢未使得一半,陳家洛已處下風。周仲英突然猛喝一聲,身向左轉,一個“翻身劈擊”,疾如流星。陳家洛急忙后仰,敵掌去頰僅寸,險險未及避開。紅花會群雄俱各大驚。

【79】陳家洛、陸菲青、及紅花會群雄跟著周仲英穿過了兩個院子。此時火勢更大,熱氣逼人,黑夜中但見紅光沖天,煙霧瀰漫。孟健雄、安健剛和宋善朋早已出去督率莊丁,協力救火。徐天宏大叫:“咱們先合力把火救熄了再說。”周綺罵道:“你叫人放火,還假惺惺裝好人。”她剛才聽徐天宏一再大喊放火,認定是他指使了人來燒鐵膽莊的,滿腔悲憤,哪里還顧到對方人多勢眾,舉刀便向徐天宏砍下。徐天宏忙竄開避過,周綺還待要追,已被趙半山勸住。饒是周綺單刀在手,猛沖猛跳,但被趙半山伸手輕輕搭上刀背,一柄刀便如有千斤之重,幾乎拿也拿不住,哪里還進得半步。

【80】紅花會眾人一聽,不由得慚愧無已,都覺剛才錯怪了周仲英,實是萬分不該。章進最是直性人,搶上兩步,向周仲英磕了個響頭,叫道:“老爺子,我得罪你啦,章駝子給你賠罪。”站起身來,又向周綺一揖,道:“姑娘,你再叫我駝子,我也不惱。”周綺聽了想笑,卻笑不出來。

【81】這時陳家洛以及罵過周仲英的駱冰、徐天宏、楊成協、衛春華等都紛紛過來謝罪。陳家洛乘著躬身行禮,伸手輕拂,將周仲英膝間所封穴道解開,旁人都沒瞧見。周仲英忙著還禮,心中難過之極,說不出話來。陳家洛叫道:“周老英雄對紅花會的好處,咱們至死不忘。各位兄弟,現下救火要緊。大家快動手。”眾人齊聲答應,紛紛奔出。

【82】這邊陸菲青和周仲英等人廝見,互道仰慕。陳家洛又向周仲英一再道歉,說道:“周老前輩為了紅花會鬧到這步田地,大仁大義,真是永世難報。我們定去訪請周老太太回來,和老前輩團圓。鐵膽莊已毀,紅花會負責重建,各位莊丁弟兄所有損失,紅花會全部賠償。他們辛苦,在下另有一番意思。”

【83】周仲英眼見鐵膽莊燒成灰燼,多年心血經營毀于一旦,自也不免可惜,但聽陳家洛這么一說,忙道:“陳當家的說哪里話來,錢財是身外之物,你再說這等話,那是不把兄弟當朋友了。”他素來最愛朋友,現下誤會冰釋,見紅花會眾人救火救人,奮不顧身,對他又是極為敬重感激,一時之間結交到這許多英雄人物,心中十分痛快,對鐵膽莊被焚之事登時釋然,但一瞥眼間見到那具小小棺材,心中卻又一陣慘傷。

【84】陳家洛略一沉吟,說道:“周老英雄如此重義,紅花會上下永感大德。”駱冰走上前來,盈盈拜倒,說道:“老爺子拔刀相助,我先替我們當家的謝謝。”周仲英連忙扶起,道:“文四奶奶你且寬心,不把文四爺救回來,咱們誓不為人。”轉頭對陳家洛道:“事不宜遲,就請陳當家的發布號令。”陳家洛道:“這個哪里敢當?請周陸兩位前輩商量著辦。”陸菲青道:“陳當家的不必太謙。紅花會是主,咱們是賓,這決不能喧賓奪主。”

【85】第一撥:當先哨路金笛秀才余魚同,和西川雙俠常赫志、常伯志兄弟取得聯絡,探明文泰來行蹤,趕回稟報。第二撥:千臂如來趙半山,率領石敢當章進、鬼見愁石雙英。第三撥:追魂奪命劍無塵道人,率領鐵塔楊成協、銅頭鱷魚蔣四根。第四撥: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率領九命錦豹子衛春華、書僮心硯。第五撥:綿里針陸菲青,率領神彈子孟健雄、獨角虎安健剛。第六撥:鐵膽周仲英,率領俏李逵周綺、武諸葛徐天宏、鴛鴦刀駱冰。

【86】這套拳法,我瞧多半是天池怪俠的獨創。”周仲英道:“紅花會名聞大江南北,總舵主卻竟像是位富貴公子,我初見之時,很是納罕,只覺透著極不相稱。后來跟他說了話、交了手,才知他不但武功了得,而且見識不凡,確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這真叫做人不可以貌相。”徐天宏和駱冰聽他極口稱揚他們首領,甚是高興。只是駱冰想到丈夫安危難知,又擔心他受公差虐待,自是愁眉不能盡展。

【87】周仲英喝了口酒道:“一直聽人說,貴會于老當家是少林派高手,和我門戶很近。我久想見他一面,向他討教,但一個在江南,一個在西北,這心愿始終沒了,他竟撒手西歸。我常在打聽他的師承淵源,可是人言言殊,始終沒聽到甚么確訊。”徐天宏道:“于老當家從來不提他的師承,直到臨終時才說起,他以前是在福建少林寺學的武藝。”周仲英道:“我是河南少室山少林寺本寺學的。北少林南少林本是一家,我跟于老當家雖非同寺學藝,卻也可算得是同門。”又道:“我曾聽人說,紅花會總舵主的武功跟少林家數很近,我心下很是仰慕,打聽他在少林派中的排行輩份,卻無人得知,心下常覺奇怪。以他如此響當當的人物,若是少林門人,豈有無人得知之理?我曾寫了幾封信給他。他的復信甚是謙虛,說了許多客氣話,卻一字不提少林同門。”

【88】他一向是最愛結交朋友的,以老前輩如此熱腸厚道,若和于當家相遇,兩位定是一見如故。”周綺冷冷的道:“紅花會的人哪,很愛瞧不起人。冰姊姊,我可不是說你。”徐天宏不去理她。

【89】駱冰道:“官府一直把紅花會當眼中釘,那是不用說的了,不過這次派遣這許多武林高手,不把我們四哥抓去不能甘休,那是另有原因的。上月中,于老當家從太湖總舵前去北京,叫我們夫妻跟著同去。到了北京,于老當家悄悄對我們說,要夜闖皇宮,見一見乾隆皇帝。我們嚇了一跳,問老當家見皇帝老兒干么。他不肯說。四哥勸他說,皇帝老兒最是陰狠毒辣不過,最好調無塵道長、趙三哥、西川雙俠等好手來京,一起闖宮。再請七哥盤算一條萬全之計,較為穩妥。”周綺望了徐天宏一眼,心想:“你這矮子本領這樣大,別人都要來請教你。我才不信呢!”

【90】徐天宏給她這么蠻不講理的一問,饒是心思靈巧,竟也答下上來,只好不作聲。周仲英道:“要是七爺料到了,我們就不會識得紅花會這批好朋友了。單是像陳當家的這樣俊雅的人品,我們在西北邊塞之地,輕易哪能見到?”轉頭向駱冰道:“他夫人是誰?不知是名門閨秀呢,還是江湖上的俠女?”駱冰道:“陳當家的還沒結親呢。”周仲英就不言語了。

【91】駱冰暗道:“原來這馬是洛陽鐵琵琶韓家門的,這事日后只怕還有麻煩。”再伸手入囊,摸出二三十兩碎銀子和一封信,封皮上寫著:“韓文沖大爺親啟,王緘”幾個字,那信已經拆開了,抽出信紙,先看信紙末后署名,見是“維揚頓首”四字,微微一驚,一琢磨,反而高興起來,心想:“原來這人與王維揚老兒有瓜葛,我們正要找鎮遠鏢局晦氣,先奪他一匹馬,也算小小出了一口氣。早知如此,那錠金子也不必給了。”再看信中文字,原來是催韓文沖快回,說叫人送上名馬一匹,暫借乘坐,請他趕回與閻氏兄弟會合,一同保護要物回京,另有一筆大生意,要他護送去江南,至于焦文期是否為紅花會所害,不妨暫且擱下,將來再行查察云云。

【92】駱冰心想:“焦文期是洛陽鐵琵琶韓家門弟子,江湖上傳言,說他為紅花會所殺,其實哪里有此事?總舵主本派十四弟前赴洛陽,去解明這個過節,以免代人受過。鎮遠鏢局又不知要護送甚么要緊東西去江南?等大哥出來,咱夫妻伸手將這枝鏢拾下來。有仇不報非君子,那鬼鏢頭引人來捉大哥,豈能就此罷休?”想得高興,吃過了面,上馬趕路,一路雨點時大時小,始終未停。

【93】那少女和蔣四根各退一步。這時曾圖南拿了一桿槍,又躍馬過來助戰,眾清兵站得遠遠的吶喊助威。那少女揮手叫曾圖南退下。余魚同道:“請問姑娘高姓大名,尊師是哪一位?”那少女笑道:“你問我呀,我不愛說。我卻知你是金笛秀才余魚同。余者,人未之余。魚者,混水摸魚之魚也。同者,君子和而不同之同,非破銅爛鐵之銅也。你在紅花會中,坐的是第十四把交椅。”余魚同和蔣四根吃了一驚,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曾圖南見她忽然對那江洋大盜笑語盈盈,更是錯愕異常。

【94】在陸菲青之后的是周仲英、周綺、徐天宏、孟健雄、安健剛五人。那天駱冰半夜出走,周綺翌晨起來,大不高興,對徐天宏道:“你們紅花會很愛瞧不起人。你又干么不跟你四嫂一起走?”徐天宏竭力向周氏父女解釋。周仲英道:“他們少年夫妻恩愛情深,恨不得早日見面,趕先一步,也是情理之常。”罵周綺道:“又要你發甚么脾氣了?”徐天宏道:“四嫂一人孤身上路,她跟鷹爪孫朝過相,別再出甚么岔子。”周仲英道:“這話不錯,咱們最好趕上她。陳當家的叫我領這撥人,要是她再有甚么失閃,我這老臉往哪里擱去?”三人快馬奔馳,當日下午趕上了陸菲青和孟、安二人。六人關心駱冰,全力趕路,途中毫沒耽擱,是以陳家洛等一行過去不久,他們就遇上了留守的章進,聽說文泰來便在前面,六騎馬一陣風般追了上來。

【95】余魚同聽李沅芷向陸菲青如此告狀,不由得臉上一陣發燒,心道:“我攔住人聽笛子是有的,可哪里是攔住你這大姑娘啊?”周綺聽了李沅芷這番話,狠狠白了徐天宏一眼,心道:“你們紅花會里有幾個好人?”陸菲青對李沅芷道:“前面事情兇險,你們留在這里別走,莫驚嚇了太太。我事情了結之后,自會前來找你。”李沅芷聽說前面有熱鬧可瞧,可是師父偏不許她去,撅起了嘴不答應。陸菲青也不理她,招呼眾人上馬,向東追去。

【96】忽見一騎馬迎面奔來,繞過混戰雙方,直向紅花會群雄而來,漸漸馳近,認出馬上是衛春華。他馳到陳家洛跟前,大聲說道:“總舵主,我和十二郎守著峽口,給這批回人沖了過來,攔擋不住,我趕回來報告,哪知他們卻和鷹爪孫打了起來,這真奇了。”陳家洛道:“無塵道長、趙三哥、常氏雙俠,你們四位過去先搶了四哥坐的大車。其余的且慢動手,看明白再說。”

【97】無塵等四人一聲答應,縱馬直沖而前。兩名捕快大聲喝問:“哪一路的?”趙半山更不打話,兩枝鋼鏢脫手,一中咽喉,一中小腹,兩名捕快登時了帳,撞下馬來。趙半山外號千臂如來,只因他笑口常開,面慈心軟,一副好好先生的脾氣,然而周身暗器,種類繁多,打起來又快又準,旁人休想看得清他單憑一雙手怎能在頃刻之間施放如許暗器。此番紅花會大舉救人,沒想到出馬第一功,倒是這位一向謙退隨和的千臂如來所建。

【98】紅花會群雄見趙半山押著大車回來,盡皆大喜,紛紛奔過來迎接。駱冰一馬當先,馳到大車之前,翻身下馬,揭開車帳,顫聲叫道:“大哥!”車中人卻無聲息,駱冰一驚,撲入車里,將被揭開。這時紅花會群雄也都趕到,下馬圍近察看。

【99】周綺聽這兩人客客氣氣的說話,不耐煩起來,插嘴對霍青桐道:“你的劍法是比我好,不過有一件事我要教你。”霍青桐道:“請姊姊指教。”周綺道:“和你打的這個家伙奸猾得很,你太過信他啦,險些中了他的毒手。有很多男人都是詭計多端的,以后可要千萬小心。”霍青桐道:“姊姊說得是,如不是陳公子仗義施救,那真是不堪設想了。”周綺道:“甚么陳公子?啊,你是說他,他是紅花會的總舵主。喂,陳……陳大哥,你剛才打飛錐的是甚么暗器,給我瞧瞧,成不成?”陳家洛從囊中拿出三顆棋子,道:“這是幾顆圍棋子,打得不好,周姑娘別見笑。”周綺道:“誰來笑你?你打得不錯,一路上爹爹老是贊你,他有些話倒也說得對。”

【100】眾人半日奔馳,半日戰斗,俱都又饑又累。木卓倫指揮回人在路旁搭起帳篷,分出幾個帳篷給紅花會群雄,又煮了牛羊肉送來。

【101】周綺又驚又喜,奔上前去,在他背上一腳踏住,刀尖對準他后心。徐天宏趕上前來,說道:“你看他懷里的盒子是甚么東西。”周綺一把將木盒掏了出來,打開一看,盒里厚厚一疊羊皮,裝訂成一本書的模樣,月光下翻開看去,那是古怪的文字,一個也不識,說道:“又是你們紅花會的怪字,我不識得。”隨手向徐天宏一丟。

【102】陳家洛此言一出,木卓倫父子三人俱都出于意料之外,心想本來說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變了卦。木卓倫又說了幾遍,陳家洛只是辭謝。霍青桐叫了聲:“爹!”微微搖頭,示意不必再說了。這時紅花會群雄也都進帳,向木卓倫道喜。帳中人多擠不下,眾回人退了出去。

【103】陳家洛問起情由,駱冰將搶奪白馬之事笑著說了,眾人聽得都笑了起來。原來紅花會雖然不禁偷盜,但駱冰心想總舵主出身相府,官宦子弟多數瞧不起這種不告而取的勾當,是以一直沒說此馬的來歷。陳家洛道:“既是如此,四嫂這匹馬還給韓爺吧。那錠金子也不用還了,算是租用尊騎的一點敬意。韓爺腿上的傷不礙事吧?心硯,給韓爺敷上金創藥。”韓文沖見陳家洛如此處理,怒氣漸平,正想交待幾句場面話,忽然駱冰道:“總舵主,那不成,你知道他是誰?他是鎮遠鏢局的人。”

【104】常赫志道:“這位是我們紅花會的總舵主。跟你說了半天話,先人板板,你有眼不識泰山。”韓文沖慢慢坐下,不住打量這位少年總舵主。

【105】韓文沖道:“自公子離家,相府出了重賞找尋,數年來一無音訊,后來有人訪知公子在紅花會,又說公子到了回疆。我師兄焦文期受相府之聘,前赴回疆尋訪公子,哪知他突然不明不白的失了蹤。此事已隔五年,直到最近,有人在陜西山谷之中發見焦師兄所用的鐵牌和琵琶釘,才知他已不幸遭害。雖然他已死無對證,當時也無人親眼見他遭難情形,但公子請想,如不是紅花會下的手,又是何人?……”

【106】他話未說完,章進喝道:“你師兄貪財賣命,死了也沒甚么可惜。我們紅花會要是殺了他,難道不敢認賬?老子老實跟你說,這個人,我們沒殺。不過你找不到人報仇,就算是老子殺的好了。老子生平殺的人難道還少了?多一個他奶奶的焦文期,又有甚么相干?”韓文沖斜眼看他,心中將信將疑。無塵冷笑道:“我們紅花會眾當家說話向來一是一,二是二,幾時騙過人來?你不信他話,就是瞧我不起。嘿嘿,你瞧我不起,膽子不小哇!”

【107】紛亂中陸菲青突然高叫:“焦文期是我所殺。我不是紅花會的,這事可跟紅花會全無干系。”眾人都是一楞。陸菲青站起身來,將當年焦文期怎樣黑夜尋仇、怎樣以三攻一、怎樣狠施毒手、怎樣命喪荒山之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眾人聽了,都罵焦文期不要臉,殺得好。韓文沖鐵青著臉,一言不發。

【108】陸菲青道:“韓爺要給師哥報仇,現下動手也無不可。這事與紅花會無關,他們要是幫了我一拳一腳,就是瞧我不起。”轉頭向駱冰道:“文四奶奶,韓爺的兵刃還了給他吧。”

【109】陳家洛道:“沖著韓兄的面子,這幾位朋友你都帶去吧。不過以后再要見到他們不干好事,可休怪我們手下無情。”韓文沖給陳家洛軟硬兼施,恩威并濟,顯功夫,套交情,不由得臉如死灰,啞口無言。見陳家洛再也不提“還馬”二字,又哪敢出口索討?陳家洛道:“我們先走一步,谷位請在此休息一日,明日再動身吧。”紅花會群雄上馬動身,一干鏢師官差呆在當地,做聲不得。

【110】聽那兩人談了一些無關緊要之事,只聽得一人道:“瑞大哥,你們這番拿到點子,真是奇功一件,皇上不知會賞甚么給你。”那姓瑞的道:“賞甚么我也不想了,只求太太平平將點子送到杭州,也就罷了。我們八個侍衛一齊出京,只剩下我一人回去。肅州這一戰,不是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現在想起來,還是汗毛凜凜。”另一人道:“現在你們跟張大人在一起,決失不了手。”那姓瑞的道:“話是不錯,不過這一來,功勞都是御林軍的了,咱們御前侍衛還有甚么面子?老朱,這點子干么不送北京,送到杭州去做甚么?”那姓朱的低聲道:“我姊姊是史大學士府里的人,你是知道的了。她悄悄跟我說,皇上要到江南去。將點子送到杭州,看來皇上要親自審問。”那姓瑞的唔了一聲,喝了一口酒,說道:“你們六個人巴巴從京里趕來,就是為了下這道圣旨?”那姓朱的道:“還做你們幫手啊?江南紅花會的勢力大,咱們不可不特別小心。”

【111】他眼眶中箭,劇痛倒地,廳中一陣大亂,余魚同一箭又射中一名侍衛的右頰,抬腿踢開廳門,直竄進去,喝道:“鷹爪子別動,紅花會救人來啦!”挺笛點中站在文泰來身旁官差的穴道,從綁腿上拔出匕首,割斷文泰來手腳上繩索。

【112】余魚同邊打邊想:“我胡作非為,對不起四哥,在世上茍延殘喘,沒的污了紅花會英雄之名。今日舍了這條命把四哥救出,讓鷹爪子把我殺了,也好讓四嫂知道,我余魚同并非無義小人。我以一死相報,死也不枉。”拿定了這主意,見文泰來被推倒在地,翻身一笛,狠命向張召重打去。

【113】次日清晨,張召重去看余魚同,見他昏昏沉沉的睡著,問了衙役,知道醫生開的藥已煎了給他服過。下午又去探視,余魚同略見清醒,張召重問他:“你師父姓陸還是姓馬?”余魚同道:“我恩師是千里獨行俠,姓馬名真。”張召重道:“這就是了,我是你師叔張召重。”余魚同微微點頭。張召重道:“你是紅花會的嗎?”余魚同又點了點頭。張召重嘆道:“好好一個年輕人,墮落到這步田地。文泰來是你甚么人?干么這般舍命救他!”

【114】張召重昨天是真審,不意被余魚同闖進來大鬧一場,這晚他四周布下伏兵,安排強弓硬弩,只待捉拿紅花會救兵,哪知空等了一夜,連耗子也沒見到一只。

【115】強召重聽吳國棟說起紅花會群雄武功精強,又有大隊回人相助,自己雖然藝高人膽大,畢竟好漢敵不過人多,于是去和駐守涼州的總兵商量,要他調四百精兵,幫同押解欽犯。總兵一聽事關重大,哪敢推托,立即調齊兵馬,派副將曹能、參將平旺先兩人領兵押送,到了皋蘭省城,再由省方另派人馬接替。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涼州,一路上偷雞摸狗,順手牽羊,眾百姓叫苦連天,不必細表。

【116】張召重一拍大腿,叫道:“是了,是了,這是慧侶道人的徒弟,人稱黑無常、白無常的常氏兄弟。我總往一個人身上想,所以想不起,原來這對雙生兄弟扮鬼唬人。好啊,這對鬼兄弟也跟咱們干上了。”他可不知常氏兄弟是紅花會中人物。瑞大林、成璜等人久聞西川雙俠大名,此刻忽在西北道上遇到,不知如何得罪了他們,竟然一上來便下殺手,心下都是暗暗驚疑,大家不甘示弱,只好默不作聲。

【117】對方一字排開,漸漸逼近。中間一人控馬越眾而出,手中不持兵器,一柄白折扇緩緩揮動,朗聲說道:“前面可是火手判官張召重?”張召重道:“正是在下,閣下何人?”那人笑道:“我們四哥多蒙閣下護送到此,現在不敢再行煩勞,特來相迎。”張召重道:“你們是紅花會的?”那人笑道:“江湖上多稱火手判官武藝蓋世,哪知還能料事如神。不錯,我們是紅花會的。”那人說到這里,忽然提高嗓子,一聲長嘯。張召重出其不意,微微一驚,只聽得兩艘筏子上的艄公也是長聲呼嘯。

【118】這邊張召重暗叫慚愧,自幸小心謹慎,否則此時已成黃河水鬼,當下定了一定神,高聲喝道:“你們一路上殺害官兵,十惡不赦,現在來得正好。你是紅花會甚么人?”

【119】對面那人正是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笑道:“你不用問我姓名,你識得這件兵刃,就知道我是誰了。”轉頭道:“心硯,拿過來。”心硯打開包裹,將兩件兵器放在陳家洛手中。

【120】此番紅花會群雄追上官差,若依常例,自是章進、衛春華等先鋒搶先上陣。但張召重名氣太大,陳家洛不由得技癢,挺身搦戰。主帥既然出馬,無塵等也就不便和他相爭。

【121】人雖然出了家,可是本性難移,仍是豪邁豁達,行俠江湖,被紅花會老當家于萬亭請出來做了副手。有一次紅花會和青旗幫爭執一件事,雙方各執一辭,互不相下,只好武力解決。青旗幫中有人譏諷無塵只有一條手臂。無塵怒道:“我就是全沒手臂,似你這樣的家伙,十個八個也不放在心上。”果真用繩子將右臂縛在背后,施展連環迷蹤腿,把青旗幫的幾位當家全都踢倒。青旗幫的人心悅誠服,后來就并入了紅花會。鐵塔楊成協本是青旗幫幫主,入紅花會后坐了第八把交椅。

【122】駱冰說道:“好啊!張召重的步法給道長踢亂了,已踏不準八卦方位。”文泰來喜道:“道長成名以來,從未遇過敵手,這一次要讓張召重知道紅花會的厲害……”他語聲未畢,忽然駱冰“啊喲”一聲,文泰來忙問:“甚么?”駱冰道:“道長在東躲西讓,那家伙不知在放甚么暗器。黑暗中瞧不清楚,似乎這暗器很細。”

【123】張召重哼了一聲,道:“啊,是陸師兄!你我劃地絕交,早已恩斷義絕,又來找我作甚?”陸菲青道:“你身已受傷,這里紅花會眾英雄全體到場,還有鐵膽莊周老英雄出頭相助,你今日想逃脫性命,這叫難上加難。你雖無情,我不能無義,念在當年恩師份上,我指點你一條生路。”張召重又哼了一聲,不言不語。

【124】忽然東邊隱隱傳來人喊馬嘶之聲,似有千軍萬馬奔馳而來。紅花會群雄一聽,驚疑不定。張召重更是驚惶,心想:“紅花會當真神通廣大,在西北也能調集大批人手。”

【125】陸菲青又道:“你好好放下文四爺,我請眾位英雄看我小老兒的薄面,放一條路讓你回去,不過你得立一個誓。”張召重眼見強敵環伺,今日有死無生,聽了陸菲青這番話,不由得心動,說道:“甚么?”陸菲青道:“你立誓從此退出官場,不能再給韃子做鷹犬。”張召重熱衷功名利祿,近年來宦途得意,扶搖直上,要他忽然棄官不做,那直如要了他的性命,心想:“今日就是立了個假誓,逃得性命,可是失去了欽犯,皇上和福統領也必見罪,這樣我一生也就毀了。好在他們心有所忌,我就舍命拚上一拚。”計算已定,喝道:“你們以多勝少,姓張的雖敗,也不算丟臉。今日我要和文泰來同歸于盡,留個身后之名。將來天下英雄知道了,看你們紅花會顏面往哪里擱去。”楊成協大叫:“你甘心做韃子走狗,還不算丟臉,充你媽的臭字號!”張召重無言可答,左手放下文泰來,擱在膝頭,挽住騾子韁繩一提,大車向前馳去。

【126】眾侍衛和清兵逃竄了一陣,見敵人不再追殺,慢慢又聚集攏來。瑞大林見張召重駛著大車過來,命兵丁預備弓箭接應,說道:“聽我號令放箭。”這時遠處人馬奔馳之聲越來越近,紅花會和清兵雙方俱各驚疑,怕對方來了援兵。

【127】師徒兩人趕上紅花會群雄之時,他們剛正得到訊息,張召重要從赤套渡頭過河。一場夜戰,陸菲青總是不許李沅芷參加。她見群雄與張召重惡斗,各人武功藝業,俱比自己不知高了多少倍,不禁暗暗咋舌,眼見衛春華等去殺清兵,也不管自己父親做的是甚么官,女孩兒家覺得有趣,就跟在后面殺了上去,心想:“這次我不問師父,教他來不及阻擋。他既沒說話,我也就不算不聽他的話。”

【128】眾鏢師登時大吃大喝起來。韓文沖意興蕭索,童兆和不住勸他喝酒,說道:“韓大哥,好漢敵不過人多,你栽在他們手里,又有甚么大不了的?下次咱們約齊了,跟他們紅花會一對一的見過高下。”一名鏢師道:“別人一對一那也罷了,老童你跟誰對?”童兆和道:“我找他們的娘兒……”話未說完,突然咕咚一聲,跌在炕下,眾人吃了一驚,忙去扶時,忽然手酸腳軟,一個個暈倒在地。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