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龍教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神龍教

神龍教

門派名稱
神龍教
起事人數
一千零二十三名
總舵地址
遼東神龍島
成立時間
1640年左右
門派宗旨
一統江湖,獨霸武林
門派教眾
數萬之眾
歷任教主
洪安通(創教教主,亡教教主)
主要成就
傲視武林
武功絕學
化骨綿掌、英雄三招、美人三招
門派口號
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神龍教

在金庸小說中,神龍教為明末清初江湖一邪教,初期由教主洪安通及轄下五龍使等諸多武林人物所創。目的在于一統江湖,由神龍教來領導整個武林。最后神龍島被韋小寶帶領的清兵炮轟,幸存者最后被洪安通殺光,只留下蘇荃和韋小寶

在金庸小說中,神龍教為明末清初江湖一邪教,初期由教主洪安通及轄下五龍使等諸多武林人物所創。目的在于一統江湖,由神龍教來領導整個武林。最后神龍島被韋小寶帶領的清兵炮轟,幸存者最后被洪安通殺光,只留下蘇荃和韋小寶

目錄

  • 1 地理位置
  • 2 組織
  • 3 宗旨
  • 4 神龍教人物介紹
    • 4.1 神龍教教主
    • 4.2 神龍教教主夫人
    • 4.3 五龍使
    • 4.4 教眾
      • 4.4.1 青龍門
      • 4.4.2 白龍門
      • 4.4.3 黑龍門
      • 4.4.4 黃龍門
      • 4.4.5 赤龍門
      • 4.4.6 其他
    • 4.5 教徒

地理位置

神龍教教址在遼東神龍島(蛇島),海路由西至塘沽口,西連京師、山海關,北至旅順口,北連長白山、雅克薩。

組織

轄下分為青、白、黑、黃、赤五龍,分別由五龍使掌管,另有若干武功高強的教眾,陸高軒負責療傷療毒。

宗旨

一統江湖

神龍教人物介紹

神龍教教主

  • 洪安通

神龍教教主夫人

  • 蘇荃

五龍使

  • 青龍使: 許雪亭
  • 白龍使: 鍾志靈→韋小寶
  • 黑龍使: 張淡月
  • 黃龍使: 殷 錦
  • 赤龍使: 無根道人

教眾

青龍門

  • 胖頭陀
  • 瘦頭陀

白龍門

  • 方 怡

黑龍門

  • 鄧炳春
  • 毛東珠
  • 柳 燕

黃龍門

赤龍門

  • 何 盛
  • 云素梅

其他

  • 陸高軒

教徒

五龍門少年少女若干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出自

神龍教是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中的一個盤踞在神龍島上的邪教組織。

2情節

教主洪安通武功高強,善用藥物,馭下嚴厲,但寵信自己年青貌美的夫人,扶植少年教眾壓制年長的部下。神龍教暗中與吳三桂勾結,并派人到宮中假扮太后潛伏十數年。韋小寶在陰差陽錯之下做了神龍教的白龍使,但并不情愿,先揭穿了假太后,又為朝廷領兵炮轟神龍島。洪安通等重要人物雖逃過此劫,終因教中矛盾爆發,自相殘殺而死。只有洪教主之妻蘇荃幸存下來,成了韋小寶的妻子。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陶宮娥道:“正是,是從鑲藍旗旗主府里取來的。那么她手里共有四部了,說不定有五部、六部。”站了起來走了幾步,說道:“這些經書十分要緊,小兄弟,我真盼你能助我,將太后那幾部《四十二章經》都盜了出來。”韋小寶沉吟道:“老婊子如果傷重,終于活不成,這幾部經書,恐怕會帶到棺材里去。”陶宮娥道:“不會的,決計不會。我卻擔心神龍教教主棋高一著,捷足先得,這就糟了。”

【2】“神龍教教主”這五字,韋小寶卻是第一次聽見,問道:“那是什么人?”

【3】陶紅英道:“什么鬼不鬼的?我擔心他是神龍教教主座下的弟子,那……那就……嗯,太后叫他作師兄,不會的,決計不會。瞧他武功,也全然不像,是不是?你真的沒見到他出手時嘴唇在動,是嗎?”自言自語,聲音發顫,似乎企盼韋小寶能證實她猜測無誤。

【4】韋小寶又怎分辨得出這假宮女的武功家數,卻大聲道:“不用擔心,你說得對,那假宮女的武功不像。他出手時緊閉著嘴,一句話也沒說。姑姑,神龍教教主是什么家伙?”

【5】陶紅英忙道:“神龍教洪教主神通廣大,武功深不可測,你怎么稱他甚么家伙?孩子,就算是在背后,言語中也不可得罪了他。洪大教主徒子徒孫甚眾,消息靈通之極,你只要說得一句半句不敬的話,傳入了他的耳里,你……這一輩子就算是完了。”一面說話,一面東張西望,似乎唯恐身邊便有神龍教教主的部屬。

【6】韋小寶道:“神龍教教主這么厲害?難道他比皇帝的權力還大?”陶紅英道:“他權力自然沒皇帝大。不過你得罪了皇帝,逃去躲藏了起來,皇帝不一定捉得到你;得罪了神龍教教主,卻是海角天涯,再無容身之地。”韋小寶道:“這樣說來,神龍教比我們天地會還要人多勢眾?”陶紅英搖頭道:“不同的,不同的。你們天地會反清復明,行事光明正大,江湖上好漢人人敬重,神龍教卻大不相同。”韋小寶道:“你是說,江湖上好漢,人人對神龍教甚是害怕?”陶紅英想了一會,道:“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很少很少,只曾聽師父說起過一些。我太師父如此武功,卻死在神龍教弟子的手下。”韋小寶破口罵道:“他媽的,這么說來,神龍教是咱們的大仇人,那何必怕他?”

【7】陶紅英搖搖頭,緩緩的道:“我師父說,神龍教所傳的武功千變萬化,固然厲害之極,更加難當的,是他們教里有許多咒語,臨敵之時念將起來,能令對手心驚膽戰,他們自己卻越戰越勇。太師父在鑲藍旗旗主府中盜經,和幾個神龍教弟子激戰,明明已占上風,其中一人口中念念有辭,太師父擊出去的拳風掌力便越來越弱,終于小腹中掌,身受重傷。我師父當時在旁,親眼得見。她說她奮勇要上前相助,但聽了咒語之后,全身酸軟,只想跪下來投降,竟然全無斗志。太師父受傷,那人不再念咒,我師父立即勇氣大增,沖過去搶了太師父逃走。她事后想起,又是羞慚,又是害怕,因此一再叮囑我,天下最最兇險的事,莫過于和神龍教教下之人動手。”

【8】陶紅英道:“我……我沒聽見過。我擔心那假宮女是神龍教的弟子,因此一直問你,有沒有聽到他動手時說話,有沒有見到他嘴唇在動。”韋小寶道:“啊,原來如此!”回想當時在床底的所見所聞說道:“完全沒有,你可有聽見?”陶紅英道:“這假宮女武功比我高出很多,我全力應戰,對周遭一切,全無所聞。只是我跟他斗了一會,心中忽然害怕起來,只想逃走,事后想起,很是奇怪。”韋小寶問道:“姑姑,你學武以來,跟幾個人動過手,殺過多少人?”陶紅英搖頭道:“從來沒跟人動過手,一個人也沒殺過。”韋小寶道:“這就是了,以后你多殺得幾個,再跟人動手就不會害怕了。”

【9】陶紅英道:“或許你說得是。不過我不想跟人動手,更加不肯殺人,只要能太太平平的找到那八部《四十二章經》,破了滿清韃子的龍脈,那就心滿意足了。唉,不過,鑲藍旗旗主的那部《四十二章經》,十之八九已落入了神龍教手中,再要從神龍教手中奪回,可難得很了。”她臉上已加化裝,見不到她臉色如何,但從眼神之中,仍可見到她內心的恐懼。

【10】“你怕得這么厲害!我天地會人多勢眾,可不怕神龍教。”陶紅英一怔,問道:“你為什么要我入天地會?”韋小寶道:“天地會的宗旨是反清復明,跟你太師父、師父是一般心思。”陶紅英道:“那本來也很好,這件事將來再說罷。我現下要回皇宮,你去哪里?”

【11】徐天川心下駭然,不知他們在搗什么鬼。韋小寶聽了“洪教主”三字,驀地里記起陶紅英懼怕已極的神色與言語,脫口而出:“神龍教!他們是神龍教的!”

【12】那老者臉上變色,說道:“你也知道神龍教的名頭!”高舉右手,又呼:“洪教主神通廣大。我教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無堅不摧,無敵不破。敵人望風披靡,逃之夭夭。”

【13】眾漢子齊呼:“洪教主伸通廣大,壽與天齊,壽與天齊!”呼喊完畢,突然一齊坐倒,各人額頭汗水有如泉涌,呼呼喘氣,顯得疲累不堪。這一戰不到一盞茶時分便分勝敗,這些人卻如激斗了好幾個時辰一般。韋小寶心中連珠價叫苦,尋思:“這些人原來都會妖法,無怪陶姑姑一提到神龍教,便嚇得什么似的,果然是神通廣大。”

【14】韋小寶不由得一驚:“老王八什么都知道了,那可不容易對付。”笑吟吟的道:“尊駕武功既高,念咒的本事又勝過了茅山道士。你們神龍教名揚天下,果然有些道理。在下聞名已久,今日親眼目睹,佩服之至。”隨口把話頭岔開,不去理會他的問話。

【15】那老者問道:“神龍教的名頭,你從哪里聽來的?”

【16】韋小寶信口開河:“我是從平西王吳三桂的兒子吳應熊那里聽來的。他奉了父親之命,到北京朝貢,他手下有個好漢,名叫楊溢之,又有許多遼東金頂門的高手。他們商量著要去剿滅神龍教,說道神龍教有位洪教主,神通廣大,手下能人極多。他教下有人在鑲藍旗旗主那里辦事,得了一部《四十二章經》,那可厲害得很了。”他精通說謊的訣竅,知道不用句句都是假,九句真話中夾一句假話,騙人就容易得多。

【17】那老者越聽越奇,吳應熊、楊溢之這兩人的名頭,他是聽見過的。他教中一位重要人物在鑲藍旗旗主手下任職,那是教中的機密大事,他自己也是直到一個多月之前,才在無意之間得知,隱隱約約又曾聽到過《四十二章經》這么一部經書,但其中底細,卻全然不曉,忙問:“平西王府跟我們神龍教無怨無仇,干么要來惹事生非?說到‘剿滅’兩字,當真是不知死活了。”

【18】韋小寶道:“吳應熊他們說,平西王府跟神龍教自然無怨無仇,說到洪教主的本事,大家還是很佩服的。不過神龍教既然得了《四十二章經》,這是至寶奇書,卻非奪不可。貴教不是還有個胖胖的女子,叫做柳燕柳大姐的,到了皇宮中嗎?”那老者奇道:“咦,你怎么又知道了?”韋小寶口中胡說八道,只要跟神龍教拉得上半點關系的,就都說了出來,心中卻是飛快轉著念頭,說道:“這位柳大姐,跟我交情可挺不錯。有一次她得罪了太后,太后要殺她,幸虧我出力相救,將她藏在床底下。太后在宮里到處找不到她。

【19】這位胖大姐感激我的救命之恩,勸我加入神龍教,說道洪教主喜歡我這種小孩子,將來一定有大大的好處給我。”那老者“嗯”了一聲,益發信了,又問:“太后為什么要殺柳燕?她們……她們不是很好的么?”韋小寶道:“是啊,她們倆本來是師姊師妹。太后為什么要殺柳大姐呢?柳大姐說,這是一個天大的秘密,她跟我說了,我答應過她決不泄漏的,所以這件事不能跟你說了。總而言之,太后的慈寧宮中,最近來了一個男扮女裝的假宮女,這人頭頂是禿的……”

【20】韋小寶道:“我跟鄧師兄的說話,還有他要我去稟告洪教主的話,日后見到教主之時,我自然詳細稟明。”那老者道:“是,是!”給他這么裝腔作勢的一嚇,可真不知眼前這小孩是什么來頭,當下和顏悅色的道:“小兄弟,你去五臺山,自然是去跟瑞棟瑞副總管相會了?”韋小寶心想:“他知道我去五臺山,又知道瑞棟的事,這個訊息,定是從老婊子那里傳出的。老婊子叫那禿頭假宮女作師兄,這禿頭是神龍教的重要人物,原來老婊子跟神龍教勾勾搭搭。老子落在他們手中,當真是九死一生,十八死半生。”臉上假作驚異,道:“咦,章三爺,你消息倒真靈通,連瑞副總管的事也知道。”

【21】韋小寶道:“他們都是宮里的,兩個姑娘是太后身邊的宮女,四個男的是御前侍衛,太后差他們出來跟我辦事。他們可不知道神龍教的名頭。這等機密大事,太后也不會跟他們說……”他說到這里,只見那老者臉露冷笑,心知不妙,問道:“怎么啦?你不信么?”那老者冷笑道:“云南沐家的人忠于前明,怎會到宮里去做御前侍衛?你扯謊可也得有個譜兒。”韋小寶哈哈大笑。那老者愕然道:“你笑什么?”他哪知韋小寶說謊給人抓住,難以自圓其說之時,往往大笑一場,令對方覺得定是自己的說話大錯特錯,十分幼稚可笑,心下先自虛了,那么繼續圓謊之時,對方便不敢過分追逼。韋小寶又笑了幾聲,說道:“沐王府的人最恨的,可不是太后和皇上。只怕你是不知道的了。”那老者道:“我怎么不知?沐王府最恨的自然是吳三桂。”

【22】雙兒一怔,道:“是。相公那些同伴,本來都給我們救了出來,章老三跟他那些手下人也給我們逮住了,但后來神龍教中來了厲害人物,卻一古腦兒的都搶了去。三少奶說,咱們都是女流之輩,不便跟那些野男人打斗動粗,再說,也未必斗得過,暫且由得他們,另行托人去救你那幾位同伴。神龍教的人見我們退讓,也就走了,臨走時說了幾句客氣話。”

【23】韋小寶點點頭,對方怡和沐劍屏的處境頗為擔心。雙兒道:“三少奶曾對神龍教的首領說,決不能傷害你那幾位同伴的性命。那人親口答允了的。”韋小寶嘆道:“神龍教這些家伙,只怕說話如同放屁,唉,可也沒有法子。”又問:“三少奶會武功么?”雙兒道:“會的,不但會,而且很了得。”韋小寶搖了搖頭,道:“她這么風也吹得倒的人,怎么武功會很了得?她要是真的武功了得,三少爺又怎會給鰲拜殺死?”雙兒道:“老太爺、三少爺他們遇害之時,幾十家人沒一個會武功,那時男的都給鰲拜捉到北京去殺了,女的要充軍到寧古塔去,說什么給披甲人為奴,幸虧在路上遇到救星,殺死了解差,把我們幾十家的女子救了出來,安頓在這里,又傳了三少奶她們本事。”韋小寶漸漸明白。

【24】雙兒道:“神龍教那些人跟你們一伙動手之時,三少奶她們在外邊看熱鬧。見到他們會念咒,嘴里嘰哩咕嚕的念咒……”韋小寶笑道:“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這種咒語,我也會念。”雙兒道:“三少奶說,他們嘴里這么念咒,暗底里一定還在使什么別的法術,否則不會突然一念咒,手底下的功夫就增長了幾倍。后來那個章老三跟你說話,三少奶在窗外聽,別的人就弄熄了大廳上燈火,用漁網把一伙人都拿了。”

【25】巴顏道:“是,是!”嘰哩咕嚕的讀了起來。韋小寶點頭道:“不錯,你讀得很好,一個字也沒讀錯。這位方丈大師不懂藏文,你用漢語將信里的話說出來。”巴顏道:“那信里說,這位大……大人物,的確是在五臺山清涼寺中,最近得到消息,神……神龍教要將他請去,咱們可得先……先下手為強。”

【26】韋小寶聽他連“神龍教”三字也說了出來,料想不假,問道:“信里還說些什么?”

【27】巴顏道:“信里說,到清涼寺去請這位大人物,倒也不難,就怕神龍教得知訊息,也來搶奪,因此勝羅陀師兄請北京的達和爾師兄急速多派高手,前來相助。如果……如果桑結大喇嘛已經到了北京,他老人家當世無敵,親來主持,那就……

【28】我們倘若拍手不管,他還不是給人捉了去?不出幾天,北京大喇嘛又派人來,有個什么天下無敵的大高手,又還有甚么神龍教、烏龜教的,就算我們肯幫忙,也抵擋不了這許多人。”澄光道:“也說得是。”

【29】在客房之中,韋小寶一手支頤,尋思:“老皇爺是見到了,原來他一點也不老,卻是危險得緊,西藏喇嘛要捉他,神龍教又要捉他。那玉林老賊禿裝模作樣,沒點屁本事,澄光方丈一個人又有甚么用?只怕幾天之后,老皇爺便會給人捉了去。我又怎生向小玄子交代?”一轉頭,見雙兒秀眉緊鎖,神色甚是不快,問道:“雙兒,什么事不高興?”雙兒道:“沒什么。”韋小寶道:“你一定在想心事,快跟我說。”雙兒道:“真的沒什么。”韋小寶一轉念,道:“啊,知道啦。你怪我在朝廷里作官,一直沒跟你說。”雙兒眼眶兒紅了,道:“韃子皇帝是大壞人,相公你……怎么做他們的官?而且還做了大官。”說著眼淚從雙頰上流了下來。

【30】韋小寶道:“我是富家公子,為什么不能使遼東神龍島功夫?難道定要窮家小子,才能使么?”口中敷衍,拖延時刻,心念電轉:“遼東神龍島功夫,那是什么功夫?是了,海老烏龜說過,老婊子假冒武當派,其實是遼東蛇島的功夫。那神龍島,多半便是蛇島。不錯,老婊子跟神龍教的人勾勾搭搭,他們嫌‘蛇’字不好聽,自稱為‘神龍’。小玄子的功夫是老婊子教的,我時時和小玄子拆招比武,不知不覺間學上了這幾下擒拿手法。”

【31】韋小寶尋思:“好險!搶白了他一頓,才遮掩過去。可得說幾句好聽的話,教他開心開心,他將‘蛇島’說成是‘神龍島’,又認得肥豬柳燕,多半是神龍教中的人物。”側頭看了半晌,道:“下面好像是‘壽與天……天……天……’天什么啊?”胖頭陀神色登時十分緊張,道:“你仔細看看,壽與天什么?”韋小寶道:“好像是一個……一個……嗯……一個‘齊’字,對了,是‘壽與天齊’!”胖頭陀大喜,雙手連搓,道:“果然有這幾句話,還有什么字?”韋小寶指著石碣,說道:“這些字古里古怪的,當真難認,是了,那是一個‘洪’字,是‘洪教主’三字,又有‘神龍’二字!你瞧,那是‘神通廣大’四字。”

【32】韋小寶道:“上面寫得有,這是……這是唐太宗李世民立的碑,派了秦叔寶、程咬金立的,碑上寫得明明白白,唐朝有個上知千年,下知千年的軍師,叫做徐茂功,他算到千年之后,大清朝有個神龍教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揚州茶館中說書先生說隋唐故事,他是聽得多了,什么程咬金、徐茂功的名字,爛熟于胸。其實徐茂功是唐朝開國大將徐績,即與李靖齊名的英國公李績,絕非捏指一算、便知過去未來的牛鼻子軍師,韋小寶卻哪里知道?他只求說得活龍活現,騙得胖頭陀暈頭轉向,十八少林僧便可乘機救他出去。至于“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云云,那是在莊家的大宅之中,聽得章老三等神龍教教眾說的。果然胖頭陀一聽之下,抓頭搔耳,喜悅無限,張大了口合不攏來。韋小寶道:“這塊大石頭后面,不知還寫了些甚么。”胖頭陀道:“是!”繞到石碣后去察看。韋小寶一個箭步,向后跳出。胖頭陀一驚,忙伸手去抓。兩邊四名少林僧同時揮掌拍出。胖頭陀只得揮拳抵擋。韋小寶已跳到少林僧的身后。頃刻間又有四名少林僧擁上。

【33】韋小寶記起陶紅英的言語,在莊家看到章老三等一干人舉止,又想起皇太后和柳燕、男扮女裝假宮女的模樣,對神龍教實是說不出的厭惡,相較之下,所識的神龍教人物之中,倒是這個胖頭陀還有幾分英雄氣概,可是他恃強奪經,將自己提來提去,忽然間神態大變,邀自己去神龍島作客,定然不懷好意,莫瞧他這時說話客氣,那是因為打不過少林僧而已,只要少林僧一走,定然又是強兇霸道,又有誰能制得住他?當下搖頭說道:“我不去!”

【34】韋小寶跟著問起沐劍屏、徐天川等人行蹤,道:“在那鬼屋里,你給神龍教那批家伙擒住了,后來怎生脫險的?是莊家三少奶請人來救了你們的嗎?”方怡問道:“誰是莊家三少奶?”韋小寶道:“便是那莊子的主人。”方怡搖搖頭,道:“莊子的主人?我們一直沒見到。神龍教要找的是你,他們對你也沒惡意,那章老三找你不到,就放了我們。小郡主他們就在前面,不久就會見到。”轉過頭來,微有嗔色,道:“你心中惦記的就只是小郡主,見面只這一會,已連問了七八次。”韋小寶笑道:“幾時問了七八次啊?真是冤枉。倘若我見到她,沒見到你,這時候我早問了七八十次啦。”方怡微笑道:“你就是生了十張嘴巴,這一會兒也來不及問七八十次。不過你啊,一張嘴巴比十張嘴巴還要厲害。”

【35】嗯,這些細線拖來拖去,也不擦干凈了。”陸先生一聽,臉色大變。草書講究墨法燥濕,筆潤為濕,筆枯為燥,燥濕相間,濃淡有致,因燥顯濕,以濕襯燥,陰陽映帶,如云霞障天,方為妙書。至于筆畫相連的細線,畫家稱為“游絲”,或聯數筆,或聯數字,講究賓主合宜,斜角變幻,又有飄帶、折帶種種名色。韋小寶數言之間,便露了底。陸先生又指著一幅字道:“這一幅全是甲骨古文,兄弟學淺,一字不識,要請韋公子指點。”韋小寶見紙上一個個字都如蝌蚪一般,宛似五臺山錦繡峰普濟寺中石碣上所刻文字,心念一動,道:“這幾個字我倒識得,那是‘神龍教洪教主萬年不老,永享仙福,神通廣大,壽與天齊!’”

【36】陸先生滿臉喜容,說道:“謝天謝地,你果然識得此字!”眼見他欣喜無限,說話時聲音也發抖了,韋小寶疑心登起:“我識得這幾個字,他為甚么如此高興?莫非他也是神龍教的?啊喲,不好!蛇……蛇……靈蛇……難道這里便是神龍島?”沖口而出:“胖頭陀在哪里?”陸先生吃了一驚,退后數步,顫聲道:“你……你已經知道了?”韋小寶點了點頭,其實他是甚么也不知道。陸先生臉色鄭重,說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很好。”走到書桌邊,磨墨鋪紙,說道:“請你將這些蝌蚪古文,一字一字譯將出來。哪一個是‘洪’字,哪一個是‘教’字。”提筆醮墨,招手要他過去。

【37】“九州聚鐵鑄一字”,此“一字”為一個大“錯”字,本書借用以喻韋小寶受騙赴神龍島,悔之莫及。“百金立木招群魔”句,本書用以喻神龍教教主先以甜頭招人歸附,然后施行嚴刑峻法,部勒教眾。

【38】韋小寶不知神龍教中教眾向來只說“教主永享仙福,壽與天齊”,一入教后,便將這些話念得熟極而流,誰也不敢增多一字,減少半句。韋小寶眼見這位夫人容貌既美,又是極有權勢,反正拍馬屁不用本錢,隨口便加上了‘和夫人”三字,聽她相詢,便道:“教主有夫人相伴,壽與天齊才有趣味,否則過得一兩百年,夫人歸天,教主豈不寂寞得緊?”洪夫人一聽,笑得猶似花枝亂顫,洪教主也不禁莞爾,手捻長須,點頭微笑。

【39】神龍教中上下人等,一見教主,無不心驚膽戰,誰敢如此信口胡言?先前聽得韋小寶如此說,都代他捏一把汗,待見教主和夫人神色甚和,才放了心。洪夫人笑道:“那么這三個字,是你自己想出來加上去的了?”

【40】道長,教主待你不薄吧?委你為赤龍門掌門使,那是教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職,你為什么要反?”無根道人說道:“屬下沒有反。黑龍使張淡月有大功于本教,只因屬下有人辦事不利,夫人便要取他性命,屬下大膽向教主和夫人求個情。”洪夫人笑道:“倘若我不答應呢?”無根道人道:“神龍教雖是教主手創,可是數萬兄弟赴湯蹈火,人人都有功勞。當年起事,共有一千零二十三名老兄弟,到今日有的命喪敵手,有的被教主誅戮,剩下來的已不到一百人。屬下求教主開恩,饒了我們幾十個老兄弟的性命,將我們盡數開革出教。教主和夫人見著我們老頭兒討厭,要起用新人,便叫我們老頭兒一起滾蛋罷。”

【41】洪夫人冷笑道:“神龍教創教以來,從沒聽說有人活著出教的。無根道長這么說,真是異想天開之至。”無根道人道:“這么說,夫人是不答應了?”洪夫人道:“對不起,本教沒這個規矩。”無根道人哈哈一笑,道:“原來教主和夫人非將我們盡數誅戮不可。”

【42】洪夫人笑吟吟的道:“白龍使這么說,那是在自己表功了。你居不是說,倘若沒有你白龍使鐘志靈,神龍教就無今日?”

【43】那魁梧大漢鐘志靈道:“神龍教建教,是教主一人之功,大伙兒不過跟著他老人家打天下,有什么功勞可言,不過……”

【44】鐘志靈怒叫:“殺我姓鐘的一人,自然不打緊。就只怕如此殺害忠良,誅戮功臣,神龍教的基業,要毀于夫人一人之手。”

【45】一個五十來歲的高瘦漢子向身旁八名青衣少年怒目而視,斥道:“滾開。教主要殺我,我不會自己動手嗎?”八名少年長劍向前微挺,劍尖碰到了他衣服,那漢子嘿嘿幾聲冷笑,慢慢提起雙手,抓住了自己胸前衣衫,說道:“教主、夫人,當年屬下和赤、白、黑、黃四門掌門使義結兄弟,決心為神龍教賣命,沒想到竟有今日。夫人要殺許某,并不希奇,奇在黃龍使殷大哥貪生怕死,竟說這等卑鄙齷齪的言語,來誣蔑自己好兄弟……”

【46】青龍使登時變色,退后兩步,說道:“教主,偌大一個神龍教,弄得支離破碎,到底是誰種下的禍胎,你老人家現在總該明白了罷?”

【47】青龍使慢慢站起,拾起一柄長劍,一步步向洪教主走去,道:“洪安通的名字叫不得?咳咳……我殺了這惡賊之后……咳咳……這叫不叫得?”數百名少年男女都驚呼起來。過了一會,只聽得黃龍使蒼老的聲音道:“許兄弟,你去殺了洪安通,大伙兒奉你為神龍教教主。大家快念:咱們奉許教主號令,忠心不貳。”

【48】韋小寶奇道:“你投了神龍教?怎……怎么會?”沐劍屏全身軟得便如沒了骨頭,將頭靠在他肩上,一張小口剛好湊在他耳邊。低聲道:“你如殺了教主和夫人,我就活不成了。

【49】洪夫人柔聲說道:“對啦,小兄弟,你當真見識高超。上天派了你這樣一位少年英雄下凡,前來輔佐教主。神龍教有了你這樣一位少年英雄,真是大家的福氣。”這幾句話說得似乎出自肺腑,充滿了驚奇贊嘆之意。韋小寶聽在耳里,說不出的舒服受用,笑道:“夫人,我不是神龍教的人。”

【50】他想起那日茅十八給他杜撰了個外號,覺得若無外號,不夠威風,想不到竟與今日之事不謀而合。洪夫人喜道:“你瞧,你瞧!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否則哪有這樣巧法。教主金口,一言既出,決無反悔。”陸先生大急,說道:“韋公子,你別上他們的當。就算你當了白龍使,他們一不喜歡,若要殺你,還不是易如反掌?白龍使鐘志靈便是眼前的榜樣。你快去殺了教主和夫人,大家奉你為神龍教的教主便了。”

【51】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驚。胖頭陀、許雪亭、無根道人等都覺這話太過匪夷所思,但轉念一想,若不奉他為教主,教中再無比白龍使更高的職位,眼前情勢惡劣之極,眾人性命懸于其手,也只有這樣,才能誘得他去殺了教主和夫人,只消渡過難關,諒這小小孩童就算真的當了教主,也逃不過眾人的掌握。當下眾人齊道:“對,對,我們齊奉韋公子為神龍教教主,大伙兒對你忠心耿耿。”

【52】但這念頭只在腦海中一晃而過,隨即明白:“這些人個個武功高強,身上毒性一解,我又怎管他們得了?這是過橋抽板。”過橋抽板的事,他在天地會青木堂中早已有過經歷,天地會的兄弟都是英雄好漢,過了橋之后不忙抽板,這些神龍教的家伙,豈有不大抽而特抽、抽個不亦樂乎的?教主夫人雖美,畢竟自己的小命更美,當下伸了伸舌頭,笑道:“教主我是當不來的,你們說這種話,沒的折了我的福份,而且有點兒大逆不道。這樣罷,教主、夫人,大家言歸于好,今日的帳,雙方都不算。陸先生、青龍使他們冒犯了教主,請教主寬宏大量,不處他們的罪。陸先生,你取出解藥來,大家服了,和和氣氣,豈不是好?”洪教主不等陸先生開口,立即說道:“好,就是這么辦。

【53】洪教主低沉著聲音道:“神龍教教主洪安通,日后如向各位老兄弟清算今日之事,洪某身入龍潭,為萬蛇所噬,尸骨無存。”

【54】“身入龍潭,為萬蛇所噬”,那是神龍教中最重的刑罰,教主和夫人當眾立此重誓,雖為勢所迫,卻也是決計不能反口的了。陸先生道:“青龍使,你意下如何?”許雪亭奄奄一息,道:“我……我反正活不成了。”陸先生又道:“無根道長,你以為怎么樣?”

【55】自從他娶了這位夫人后,性格大變,只愛提拔少年男女,將我們老兄弟一個個的殘殺。青龍使這番發難,只求保命,別無他意。教主和夫人既已當眾立誓,決不追究今日之事,不再肆意殺害老兄弟,大家又何必反他?再說,神龍教原也少不得這位教主。”

【56】眾人齊聲奉令,但疑忌憂慮,畢竟難以盡去。洪夫人柔聲道:“白龍使,你跟我來。”韋小寶還不知她是在呼喚自己,見她招手,這才想起自己做了神龍教的白龍使,便跟了過去。

【57】當日下午,韋小寶向幾名白衣少年問了五龍門的各種規矩。原來神龍教下分五門,每一名統率數十名老兄弟、一百名少年,數百名尋常教眾。掌門使本來都是教中立有大功的高手宿將,但教主近來全力提拔新秀,往往二十歲左右之人,便得出掌僅次于掌門使的要職,韋小寶年紀雖小,卻也無人有絲毫詫異。

【58】洪教主也十分高興,點頭笑道:“好,好!我們上邀天眷,創下這個神龍教來,原來大唐貞觀年間,上天已有預示。”廳上教眾齊聲高呼:“教主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59】洪夫人嘆道:“圣賢豪杰,惠民救世,固然上天早有安排,便連吳三桂這等人,也都在老天爺的算中。教主,這八部寶經,份中應屬本教所有,遲早都會到我神龍教來。”教主捻須微笑,道:“夫人說得是。”

【60】神龍教開香堂,和天地會的儀節又自不同。韋小寶見香案上放著五只黃金盤子,每只盤子中都盛著一條小蛇,共分青、黃、赤、白、黑五色。五條小蛇昂起了頭,舌頭一伸一縮,身子卻盤著不動。

【61】白龍使一職,在神龍教雖然甚尊,在韋小寶心里,卻半點份量也沒有,他既陷身島上,只好隨遇而安,瞧著閉月羞花的洪夫人。自是過癮之極,但瞧得多了,如給教主發覺自己色迷迷的神色,難免有殺身之禍,還是盡速回北京為妙,聽教主這么說,正是脫身的良機,便道:“教主,夫人,承蒙提拔,屬下十分感激,我本事是沒有的,但托了兩位大福氣,混進皇宮中去偷這四部寶經,倒也有成功的指望。”洪教主點了點頭。洪夫人喜道:“你肯自告奮勇,足見對教主忠心。我知你聰明伶俐,福份又大,恐怕正是上天派來給教主辦成這件大事的。”

【62】“我只盼一回北京,再也不去理他什么神龍教、惡虎教。拿了她這個‘五龍令’,從此麻煩可多得緊了。”洪夫人道:“白龍使與陸高軒、胖頭陀三人暫留,余人退去。”

【63】洪夫人拍手笑道:“好極!狄青上陣戴個青銅鬼臉兒,只嚇得番邦兵將大呼小叫,落荒而逃,那自然是位大英雄。只不過咱們叫做神龍教……”洪教主微笑道:“不相干,就算是龍,也有給人收伏得服服帖帖的時候。”洪夫人“呸”的一聲,滿臉紅暈,眼中水汪汪地滿是媚態。當下韋小寶又將“美人三招”和“英雄三招”一一試演,手法身法不對的,洪安通和夫人再加指點。這六招功夫甚是巧妙,韋小寶一時之間自難學會。洪教主說不用擔心,只消懂了練習的竅門,假以時日,自能純熟。待得教畢,已是中午時分了。

【64】方沐二女翻身下馬,走上幾步。方怡朗聲說道:“奉教主和夫人之命,前來相送白龍使出征。”韋小寶心一沉:“原來只是送行。”方怡又躬身道:“屬下方怡、沐劍屏,奉夫人之命自赤龍門調歸白龍門,齊奉白龍使號令。”韋小寶一怔,隨即恍然大悟:“原來你……你早已是神龍教赤龍門的屬下,一路上裝腔作勢,是奉教主之命,騙我上神龍島來。胖尊者硬請不成功,你就來軟請。”想到此節,只覺滿心不是味兒,本想和她二人說幾句親熱話兒,卻也全無興致,忽然想起一事,對陸高軒道:“陸先生,服侍我的那小丫頭雙兒,你去叫人放出來,我要帶了同去。”陸高軒道:“這個……”韋小寶大怒,喝道:“什么這個那個的?快放!”他厲聲一喝,陸高軒竟不敢違抗,應道:“是,是!”向船上隨從囑咐了幾句。那人一躍上岸,飛奔而去。過不多時,便見兩乘馬迅速奔來,當先一匹馬上乘者身形纖小,正是雙兒。她不等勒定馬匹,叫道:“公子!”便從鞍上飛身而起,輕輕巧巧的落在船頭,在無根道人等大高手眼中,這手輕功也不算如何了不起,只是見她年紀幼小,姿勢又甚美觀,都喝了聲彩。

【65】初時韋小寶見坐船駛走,生怕雙兒落入奸人之手,常自擔心,她武功雖強,畢竟年紀幼小。人又溫柔斯文,不明世務,在海船上無處可走,必定吃虧,待見到方怡也是神龍教下弟子,猛然想起,自己坐到島上的那艘海船自然也是教中之物。他見到雙兒,十分喜歡,拉住她手,但見她容色憔悴,雙眼紅腫,顯是哭過不少次數,忙問:“有人欺侮了你嗎?”

【66】韋小寶心想:“我若不知方姑娘已經入教,倒會時時刻刻記著她。這么一來,倒也一無牽掛。”但想到來時方怡的柔情纏綿,心下不禁一片惆悵。又想:“她們兩個怎么會入了神龍教,當真奇哉怪也。是了,她們給章老三一伙人捉了去,莊少奶說托人去救,定是救不出來,于是便給神龍教逼得入了伙。小郡主服了教主的毒藥,方姑娘當然也服了。嗯,方姑娘如不聽話,不來騙我上神龍島,她也得毒發身亡,那是無可奈何,倒也怪她不得。不過這小娘皮裝模作樣,騙老公不花本錢,不是好人!他媽的,神龍教到底是干什么的?老子雖然做了白龍使,可就全然胡里胡涂!”想到這些事全因章老三而起,心道:“這老家伙不知是屬于什么門,老子將來如回神龍島,將他調到白龍門來,每天打這老家伙三百板屁股。”又想:“章老三不知是不是在島上?他多半不敢稟報教主,說我就是小桂子,否則教主聽他說已捉到了我這么個大人物,轉手又即放了,非殺他的頭不可。他是老家伙,不是小白臉,教主和夫人本來就要殺了,犯了這樣的事,那還有不殺他媽的十七、十八次?對!胖頭陀不敢拆穿西洋鏡,章老三也不敢拆穿東洋鏡。只不過有一件事弄不明白,夫人喜歡小白臉,倒不奇怪,教主為什么也喜歡?”

【67】安頓已畢,韋小寶獨自出來,到甜水井胡同天地會的落腳處去一看,見住客已換了個茶葉商,打著會中切口問了幾句,那人瞠目不知,顯是會中已搬了地址。再踱去天橋,心想八臂猿猴徐天川就算也給逼著入了神龍教,不在天橋,會中其余兄弟高彥超、樊綱、錢老本等或許可以撞上。哪知在天橋來回踱了幾轉,竟見不到一個。

【68】韋小寶右腿一提,右手拔出匕首,抵在太后后心,這才從她頸中滑下。忽然啪的一聲,一件五色燦爛的物事落在地下,正是神龍教的五龍令。

【69】韋小寶想起太后和神龍教的假宮女鄧炳春、柳燕暗中勾結,說不定這五龍令可以逼她就范,說道:“什么這東西那東西,這是本教的五龍令,你不認得嗎?好大的膽子!”

【70】雖然韋小寶早已想到,太后既和黑龍門屬下教眾勾結,對洪教主必定十分尊敬,這五龍令對她多半有鎮懾之效,但萬萬想不到她自己竟然也是神龍教中的教眾,以她太后之尊,天下事何求不得,居然會去入了神龍教,而且地位遠比自己為低,委實匪夷所思,眼見她恭恭敬敬的行禮,不由得愕然失措。

【71】韋小寶心想:“你本來是皇后,現下是皇太后,除了皇帝,天下就是你最大。神龍教再厲害,也決不能和你相比,卻何以要入教,聽命于教主?那不是犯賤之至么?是了,多半你與你女兒一樣,都是賤骨頭,要給人打罵作賤,這才快活。”

【72】韋小寶接過金牌,磕頭告別,心想:“老婊子干什么要入神龍教,這事還沒查明,那也不打緊,多半是犯賤,下次回宮時再去問她。”又想:“昨晚給公主打了一頓,全身疼痛,一覺睡到大天光,沒能去見陶姑姑,不知她在宮中怎樣,下次回官,得跟她會上一會。”

【73】又想:“方姑娘、小郡主、洪夫人、建寧公主、雙兒丫頭,還有那個擲骰子的曾姑娘,這許許多多人加起來,都沒跟前這位天仙的美貌。我韋小寶不要做皇帝、不做神龍教教主、不做天地會總舵主、什么黃馬褂三眼花翎、一品二品的大官,更加不放在心上,我……我非做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頃刻之間,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立下了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的大決心,臉上神色古怪之極。

【74】韋小寶心想:“老婊子和神龍教早有勾結,她既知老皇爺未死,一定去稟報了洪教主。看來這些喇嘛來到五臺山,還和洪教主有關。”只是自己做了神龍教的白龍使,這事可不能跟皇上提及。康熙見他臉色有異,問道:“怎么?”韋小寶忙道:“奴才心想……心想……皇上的推想半點不錯,一定是這老……太后說出去的。除她之外,不能更有旁人。”

【75】白衣尼道:“你一身蛇島武功,這可奇了。一個深宮中的貴人,怎會和神龍教拉上了關系?”

【76】太后道:“我不知神龍教是什么。我這些微末功夫,是宮里一個太監教的。”白衣尼道:“太監?宮里的太監,怎會跟神龍教有關?他叫什么名字?”太后道:“他叫海大富,早已死了。”韋小寶肚里大笑,心道:“老婊子胡說八道之至。倘若她知道我躲在這里,可不敢撒這漫天大謊了。”

【77】白衣尼冷冷的道:“到底你心中打什么主意,我也不必費心猜測。你既是皮島毛文龍之女,那么跟神龍教定是淵源極深的了。”

【78】太后顫聲道:“不,沒……沒有。晚輩……從來沒聽見過神龍教的名字。”

【79】韋小寶點點頭,心道:“那是神龍教的,莊三少奶她們抵敵不住。”

【80】“原來你們沒給神龍教捉去,沒給逼服了毒藥來做奸細,那好得很。”他知吳立身性子爽直,不會說謊,倘若這番話是劉一舟說的,就未必可信。

【81】韋小寶回到下處,從懷中取出書來,果然便是見慣了的《四十二章經》,這部是藍綢書面,鑲了紅邊,尋思:“這是鑲藍旗的經書,嗯,是了,陶姑姑說,她太師父在鑲藍旗旗主府中盜經書,經書沒盜到,卻給神龍教的高手打得重傷而死,這部經書多半便落入了那神龍教高手的手里。怎地事隔多年,仍不將經書交給洪教主?也說不定當時沒得到,最近才拿到的。”料想中間曲折甚多,難以推測,只覺胸口兀自痛得厲害,又想:“這矮胖子肉團武功了得,啊喲,莫非他就是盜得這部經書的神龍教高手?他到宮里跟老婊子相會,老婊子倒待他挺好,把真太后搬到床底下,將大柜子讓了出來給他睡。我和小皇帝剛才去慈寧宮,事也真巧,恰好是捉奸在床。這肉團可別來報仇,又想到慈寧宮去取回經書。”

【82】數日后諸事齊備,韋小寶率領御前侍衛、驍騎營、天地會群雄、神龍教的胖頭陀等人,辭別了康熙和太后,護送建寧公主前赴云南。九難和阿珂扮作宮女,混入人群之中。天地會群雄和胖頭陀也都喬裝改扮,算是韋小寶的親隨,穿了驍騎營軍士的服色。韋小寶胯下康親王所增的玉驄馬,前呼后擁,得意洋洋的往南進發,他已派人前往河南,通知雙兒南來,盼能和她在途中會合,此時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身邊少了這個溫柔體貼的俏丫頭。

【83】罕帖摩道:“這一節請王爺不必擔心。王爺大軍一出云貴,我們蒙古精兵就從西而東,羅剎國的哥薩克精騎自北而南,兩路夾攻北京,西藏活佛的藏兵立刻攻掠川邊,而神龍教的奇兵……”

【84】韋小寶“啊”的一聲,一拍大腿,說道:“神龍教的事,你……你們也知道了?洪教主他……他怎么說?”聽到神龍教竟也和這項大陰謀有關,心下震蕩,說話聲音也發顫了。

【85】罕帖摩見他神色有異,問道:“神龍教的事,王爺跟小王爺說過嗎?”

【86】罕帖摩微微一笑,說道:“神龍教洪教主既受羅剎國大皇帝的敕封,羅剎國一出兵,神龍教自然非響應不可。將來中國所有沿海島嶼,包括臺灣和海南島,那都是神龍教的轄地。

【87】張康年皺起眉頭,不敢再說。他可不知這兩個驍騎營軍士是武林中的第一流人物,賭場中一個無賴漢,不論武功高到怎樣,神龍教的兩大高手總不會拾奪不下。

【88】韋小寶于是說了碎皮的來歷。陳近南越聽臉色越鄭重,聽得太后、皇帝、鰲拜、西藏大喇嘛、獨臂尼九難、神龍教主等等大有來頭的人物,無不處心積慮的想得到這些碎皮,而其中竟隱藏著滿清韃子龍脈和大寶藏的秘密,當真是做夢也想不到之事。他細問經過情形,韋小寶一一說了,有些細節如神龍教教主教招、拜九難為師等情,自然略過不提。

【89】他本來神情郁郁,顯得滿懷心事,這時精神大振,韋小寶瞧著十分歡喜。陳近南又問:“你身上中的毒怎樣了?減輕些了么?”韋小寶道:“弟子服了神龍教洪教主給的解藥,毒性是完全解去了。”陳近南喜道:“那好極了。你這一雙肩頭,挑著反清復明的萬斤重擔,務須自己保重。”說著雙手按住他肩頭。

【90】康熙不動聲色,點點頭道:“吳三桂果然要反,你見到甚么?”韋小寶于是將吳三桂如何跟西藏、蒙古、羅剎國、神龍教諸方勾結的情形一一說了。康熙神色鄭重,沉吟不語,過了好一會,才道:“這奸賊!竟勾結了這許多外援!”韋小寶也早知這事十分棘手,不敢作聲。再過一會,康熙又問:“后來怎樣?”

【91】康熙笑道:“你總有得說的。”眉頭一皺,道:“說到這里,我可想到一件事來。吳三桂跟蒙古、西藏、羅剎國勾結,還有一個神龍教。那個大逆不道的老婊子假太后,就是神龍教派來穢亂宮禁的,是不是?”韋小寶道:“正是。”康熙道:“這叛逆若不擒來千刀萬剮,如何得報母后被害之恨、太后被囚之辱?”說到這里,咬牙切齒,甚是氣憤。

【92】康熙聽他肯去,心中甚喜,拍拍他肩頭,說道:“報仇雪恨雖是大事,但比之國家社稷的安危,又是小了。能捉到老婊子固然最好,第一要務,還是攻破神龍島。小桂子,關外是我大清龍興發祥之地,神龍教在旁虎視耽耽,倘若跟羅剎人聯手,占了關外,大清便沒了根本。你破得神龍島,好比是斬斷了羅剎國人伸出來的五根手指。”

【93】康熙道:“這件事不可大張旗鼓,以防吳三桂、尚可喜他們得知訊息,心不自安,提早造反。須得神不知、鬼不覺,突然之間將神龍教滅了。這樣罷,我明兒派你為欽差大臣,去長白山祭天。長白山是我愛新覺羅家遠祖降生的圣地,我派你去祭祀,誰也不會疑心。”

【94】韋小寶道:“皇上神機妙算,神龍教教主壽與蟲齊。”康熙問道:“甚么壽與蟲齊?”韋小寶道:“那教主的壽命不過跟小蟲兒一般,再也活不多久了。”

【95】他在康熙跟前,硬著頭皮應承了這件事,可是想到神龍教洪教主武功卓絕,教中高手如云,自己帶一批只會掄刀射箭的兵馬去攻打神龍島,韋小寶多半是“壽與蟲齊”。

【96】施瑯去后,韋小寶去把李力士、風際中、徐天川、玄貞道人等天地會兄弟叫來,將經過情形詳細說了。李力士道:“這姓施的賊子反叛國姓爺,又要攻打臺灣,陷害總舵主,天幸教他撞在韋香主手里,咱們怎生擺布他才好?”韋小寶道:“神龍教勾結吳三桂和羅剎國,現下皇帝派我領施瑯去剿神龍教,讓這姓施的跟神龍教打個昏天黑地,兩敗俱傷,咱們再來個漁翁得利。”眾人齊聲贊好。

【97】韋小寶接了上諭,心想這次是去攻打神龍教,胖頭陀和陸高軒可不能帶,命他二人留在北京,帶了雙兒和天地會兄弟,率領驍騎營人馬,來到天津。

【98】韋小寶坐在主艦之中,想起上次去神龍島是給方怡騙去的,這姑娘雖然狡猾,但那幾日在海上共處的溫柔滋味,此時追憶,大是神往,尋思:“一到島邊,倘若大炮亂轟,將神龍教的教眾先轟死大半,幾千官兵一涌而上,洪教主武功再高,那也抵敵不住。只不過這樣一來,說不定把我那方怡小娘皮一炮轟死了,這可大大的不妙。就算不死,轟掉了一條手臂甚么的,也可惜得很。”他本來害怕洪教主,只想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但此刻有施瑯主持,幾十艘大戰船在海上揚帆而前,又有新造的十門神武大炮,這一仗有勝無敗,但想怎生既能保得方怡無恙,又須滅了神龍教,那才兩全其美。于是把施瑯叫來,問他攻島之計。

【99】施瑯道:“卑職久仰韋大人的威名,得知韋大人當年手刃滿洲第一勇士鰲拜,把滿漢第一勇士的名號搶了過來,因此欽賜‘巴魯圖’勇號,武勇天下揚名。卑職只擔心一件事,就怕大人要報上天恩,打仗之時奮不顧身,倘若給炮火損傷了大人一個小指頭兒,皇上必定大大怪罪。卑職這一生的前程就此毀了,倒不打緊,卻辜負了大人提拔重用的知遇大恩,卑職萬死莫贖。因此務請大人體諒,保重萬金之體。”韋小寶嘆了口氣,說道:“坐船打仗,那是挺有趣的玩意兒。我本想親自沖鋒,將那神龍教的教主揪了過來。你既這么說,那只好讓你去干了。”施瑯道:“是,是。大人體諒下情,卑職感激不盡。”

【100】等了良久,五艘船才靠岸,驍騎營官兵大聲呟喝,押上來二百多名女子。韋小寶一個個瞧去,只見都是赤龍門下的少女,人人垂頭喪氣,有的衣服破爛,有的身上帶傷,直瞧到最后,始終不見方怡,韋小寶好生失望,問道:“還有女的沒有?”一名佐領道:“稟報都統大人:后面還有,正有三隊人在島上搜索,就是毒蛇太多,搜起來就慢了些。”韋小寶道:“那神龍教的教主捉到了沒有?這場仗是怎樣打的?”

【101】韋小寶冷笑不答。他在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一番話來誣賴二人,不過先伏下一個因頭,待得明白胖陸二人如何從北京來到神龍島,再來捏造些言語,好讓洪夫人起疑。他回頭向海上望去,大海茫茫,竟無一艘船追來,偶爾隱隱聽到遠處幾下炮聲,想是施瑯和黃總兵兀自率領戰船,在圍殲神龍教的逃船。

【102】韋小寶曾聽那大胡子蒙古人罕帖摩說過,吳三桂與羅剎國、神龍教勾結。吳三桂遠在云南,拉扯不到他身上,羅剎國卻便在遼東之側,果然一提“羅剎國”三字,洪教主當即神情有異。韋小寶知道這話題對上了榫頭,心中大喜,說道:“小皇帝一聽之下,便小心眼兒發愁,就問湯若望計將安出,快快獻來。湯若望奏道:‘待臣回去夜觀天文,日算陰陽,仔細推算。’過得幾天,他向皇帝奏道,羅剎國的龍脈,是在遼東,有座叫做甚么呼他媽的山,有條叫做甚么阿媽兒的河。”

【103】韋小寶道:“哪知道在海中救起了瘦頭陀,不知他存了甚么心眼,竟滿口咒詛教主和夫人。屬下也是胡涂得緊,一聽之下,登時慌了手腳,恨不得插翅飛上神龍島來,站在教主和夫人身畔,和眾叛徒一決死戰。屬下當時破口大罵,說道當日教主鄭重吩咐過的,過去的事不能再算倒帳,連提也不能再提,怎可懷恨在心,又來反叛教主?屬下只記掛著教主和夫人的危險,心想教主給叛徒倒吊了起來,夫人給他們脫光了衣衫,那是一刻也挨不得的。我真胡涂該死,全沒想教主神通廣大,若是有人犯上作亂,教主伸出幾根手指,就把他們像螞蟻一般捏死了,哪有會給叛徒欺辱之理?不過屬下心中焦急,立即命所有戰船一起出海,攻打神龍島。我吩咐他們說:島上的好人都已給壞人拿住了,如果有人出來抵抗,你們開炮轟擊便是。一上了岸,快快查看,有沒有一位威風凜凜、相貌堂堂、又像玉皇大帝、又像神仙菩薩的一位老人家,那就是神龍教洪教主,大家要聽他指揮。屬下又說,島上所有女子,一概不可得罪,尤其那位如花似玉、相貌美麗、好像天仙下凡的年輕姑娘,那是洪夫人,大家更須恭恭敬敬。”

【104】韋小寶好生無聊,又想:“方怡這死妞明明在這船里,卻又不來陪伴老子散心解悶。”想起這次被神龍教擒獲,又是為方怡所誘,心道:“老子這次若能脫險,以后再向方怡這小娘皮瞧上一眼,老子就不姓韋。上過兩次當,怎么再上第三次當?”但想到方怡容顏嬌艷,神態柔媚,心頭不禁怦然而動,轉念便想:“不姓韋就不姓韋,老子的爹爹是誰也不知道,又知道我姓甚么?”

【105】這句話鉆入耳中,宛似一桶冰水當頭淋將下來,說話之人,竟然便是神龍教洪教主。

【106】便在這時,聽得頭頂一個男人嘰哩咕嚕的說了一連串外國話。他聲音一停,另一人道:“總督大人說:神龍教教主大駕光臨,他歡迎得很,沒有過來迎接,很是失禮,請洪教主原諒。總督大人祝賀洪教主長命百歲,多福多壽,事事如意,盼望跟洪教主做好朋友,同心協力,共圖大事。”

【107】韋小寶見康熙滿臉笑容,叩拜之后,略述別來經過。康熙這次派他出海,主旨是剿滅神龍教、擒拿假太后,現下聽說神龍島已經攻破,假太后雖未擒到,卻和羅剎國結成了朋友。康熙自從盤問了蒙古派赴昆明的使臣罕帖摩后,得悉吳三桂勾結羅剎國、蒙古、西藏三處強援,深以為憂,至于尚耿二藩及臺變鄭氏反較次要。他見韋小寶無恙歸來,已是喜歡得緊,得悉有羅剎國使臣到來修好,更是大悅,忙細問詳情。

【108】桑結、葛爾丹、阿琪三人齊問:“怎么?”韋小寶低聲道:“這人是吳三桂手下高手武士假扮的,咱們剛才的說話,定然都教他聽去啦。”桑結和葛爾丹吃了一驚,齊道:“那可留他不得。”韋小寶道:“二位哥哥且……且不忙動手。咱們假裝不知,且看他一共來了多少人,有……有甚么鬼計。”他說這幾句話時,聲音也顫了。這龜奴倘若真是吳三桂的衛士所扮,他倒也不會這般驚惶,原來此人卻是神龍教的陸高軒。

【109】韋小寶見她眼珠靈活,眼神甚美,心想:“這四人是神龍教的,故意扮成了這般模樣,她卻向我連使眼色,那是甚么意思?”端起原來那壺迷春酒,給四名妓女都斟了一杯,說道:“大家都喝一杯罷!”

【110】心中又記掛母親,奔到母親房中,只見韋春芳倒在床邊,韋小寶大驚,忙搶上扶起,見她身子軟軟的,呼吸和心跳卻一如其常,料想是給神龍教的人點了穴道,麗春院中的婊子、烏龜,定然個個不免,穴道被點,過得幾個時辰自會解開,倒也不必擔心。

【111】桑結和葛爾丹明明為神龍教所擒,幸得韋小寶釋放洪夫人,將他二人換了回來,但在韋小寶說來,倒似是他二人將敵人打得大敗虧輸一般。桑結臉有慚色,心中暗暗感激。葛爾丹卻眉飛色舞,在心上人之前得意洋洋。

【112】康熙道:“他這樣胖,象是一個肉球,怎么叫瘦頭陀?”韋小寶道:“聽說他本來是很高很瘦的,后來服了神龍教教主的毒藥,便縮成一團,變成個矮胖子了。”康熙又問:“你怎知他跟毛東珠躲在慎太妃的轎中,脅迫太后送他們出宮?”

【113】尋思:“皇上消息這么靈通,是哪個王八蛋跟他說的?今兒早我第一次見到皇上,他對我好得很,說要派我去打勝仗,盼望我拿到吳三桂,封我為平西王。那時候皇上一定還不知道天地會韋香主的事。他得知訊息,是我押了老婊子去呈給太后這當口。卻是哪個狗賊通風報信?哼,多半是沐王府的人,要不然是王屋派司徒鶴的手下。否則我偷盜四十二章經,在神龍教做白龍使這些事,皇上又怎么不知道?”

【114】跨進院子,只見廊下坐著八九人,韋小寶一瞥之間,大聲驚呼了出來,轉身便逃,只邁出兩步,后領一緊,已被人抓住,提了起來。那人冷冷的道:“還逃得了嗎?”這人正是洪教主。其余眾人是洪夫人、胖頭陀、陸高軒、青龍使許雪亭、赤龍使無根道人、黑龍使張淡月、黃龍使殷錦,神龍教的首腦人物盡集于此。還有一個少女則是方怡。

【115】韋小寶心念一動:“我這番落入神龍教手里,不管如何花言巧語,最后終究性命難保,還是跟了王三哥他們去,先脫了神龍教的毒手,再要他二人放我。”見王進寶和孫思克正要轉身出外,叫道:“王三哥、孫四哥,我是韋小寶,你們帶我去罷。”

【116】可是神龍教諸人知他詭計多端,看得極緊,又怎有機可乘?韋小寶想起以前去過神龍島兩次,第一次和方怡在船上卿卿我我,享盡溫柔;第二次率領大軍,威風八面;這一次卻給人拳打腳踢,命在旦夕,其間的苦樂自是天差地遠。自從在北京郊外農舍中和方怡相會,陸行并騎,海上同舟,她始終無喜無怒,木然無語,雖不來折磨自己,但一直不向自己瞧上一眼,有時心想她在洪教主淫威之下,盡管對自己一片深情,卻不敢稍假辭色;有時又想多次上了這小婊子的當,陰險狡猾,天下女子以她為最,卻又不禁恨得牙癢癢的。

【117】洪教主轉過頭來,對韋小寶冷冷的道:“你炮轟本島,打得偌大一個神龍教瓦解冰銷,這可稱心如意了嗎?”

【118】這四人都是神龍教中的第一流人物,尤以胖頭陀和許雪亭更是了得。胖頭陀大環刀上九個鋼環當啷啷作響,走的純是鋼猛路子。許雪亭的判官雙筆卻是綿密小巧之技,招招點向對方周身要穴。無根道人將雁翎刀舞成一團白光,心想今日服了百涎丸后,性命難久,在臨死之前定當先殺了這奸詐兇狠的大仇人,是以十刀中倒有九刀是進攻招數,只盼和敵人同歸于盡。張淡月想起當日因部屬辦事不力,取不到《四十二章經》,若不是得無根道人和許雪亭之助,早已為洪教主處死,自己已多活了這些時候,這條命其實是撿來的,這時左臂雖然劇痛,仍是奮力出劍。

【119】洪夫人緩緩道:“很久很久以前,我心中就在反你了。自從你逼我做你妻子那一天起,我就恨你入骨。你……你殺死我好了。”洪教主身上鮮血不斷的流到她頭上、臉上,洪夫人瞪眼凝視他,竟是目不稍瞬。洪教主大叫:“叛徒,反賊!你們個個人都反我,我……我另招新人、重組神龍教!”右手運勁,洪夫人登時透不過氣來,伸出了舌頭。

【120】這一招本來他并未練熟,就算練得精熟,要使在洪教主這一等一的大高手身上,那也絕無可能。但洪教主奮戰神龍教四高手,在發見夫人舍己而去之時,心神慌亂,接連受傷,此時肩頭雁翎刀深砍入骨,小腹中又插入了一枝判官筆,急奔數百丈后流血無數,內力垂盡,雙手揪住韋小寶時早已酸軟無力,被他一掙便即掙脫,騎入了頸中。

【121】韋小寶在天地會的所作所為,康熙無不備知底細,連得天地會中的暗語切口,也能背誦如流,但韋小寶偷盜四十二章經,在神龍教任白龍使等情,康熙卻全然不知。韋小寶仔細想來,定是天地會中出了奸細,而且這人必是自己十分親密之人。但青木堂這些朋友個個赤膽忠心,義氣深重,決計不會去做奸細,出賣朋友。因此他心中雖然一直存了老大一個疑團,卻沒半點端倪可尋,只覺此事十分古怪、難以索解而已。

【122】蘇荃笑道:“很是,很是。小寶做官的本事高明。瞞上不瞞下,是做官的要緊訣竅。”韋小寶笑道:“荃姊姊倘若去做官,包你升大官,發大財。”蘇荃微微一笑,心想:“神龍教中那些人干的花樣,還不是跟官場中差不多?”

【123】康熙雅擅丹青,六幅畫繪得甚為生動,只是吳三桂、葛爾丹王子、桑結喇嘛、蘇菲亞公主四人他沒見過,相貌不像,其余人物卻是個個神似,尤其韋小寶一幅憊懶頑皮的模樣,更是維妙維肖。六幅畫上沒寫一個字,韋小寶自然明白,那是自己所立的六件大功。和康熙玩鬧比武本來算不得是甚么功勞,但康熙心中卻是念念不忘。至于炮轟神龍教、擒獲假太后、捉拿吳應熊等功勞,相較之下便不足道了。

【124】韋小寶道:“你說想多些日子跟我在一起,好常常聽我教誨,不知是真話呢,還是說來討我歡喜的?”施瑯道:“自然千真萬確,是卑職打從心坎里說出來的話。當年卑職追隨大人,兵駐通吃島,炮轟神龍教,每日里恭聆大人教導,跟著大人一起喝酒賭錢說笑話,那樣的日子,可開心得很了。”

【125】雙兒道:“好!”于是將韋小寶如何為了相救陳近南及眾家好漢而出亡、如何給神龍教擄向通吃島、陳近南如何為鄭克塽和馮錫范二人所殺、風際中如何陰謀敗露而給自己轟斃、康熙如何一再命令韋小寶剿滅天地會而他決不奉命、最近又如何法場換人搭救茅十八等情,一一說了。她并非伶牙俐齒之人,說得殊不動聽,但群豪和她相處日久,素知她誠信不欺,又見她隨口說出來,沒絲毫躊躇,種種情由決非頃刻之間捏造得出,韋小寶為了救護眾人而棄官,伯爵府為大炮轟平,眾人原是親歷,再細想風際中的行事,果然一切若合符節,不由得都信了。

【126】心道:“七件大事早已干過了。殺鰲拜是第一件,救老皇爺是第二件,五臺山擋在皇上身前救駕是第三件,救太后是第四件,第五件大事是聯絡蒙古、西藏,第六件破神龍教,第七件捉吳應熊,第八件舉薦張勇、趙良棟他們破吳三桂,第九件攻克雅克薩……太多了,太多了,小事不算,大事剛好七件,不多不少。”這時也懶得去計算那七件才算是大事,總而言之:“老子不干了!”

电子游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