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宿派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星宿派

星宿派

星宿派

星宿一派,源于北宋時期的逍遙派。星宿派的開山祖師丁春秋,師承是逍遙派。逍遙派的武功是道家的一派,講究的是修身養性,延年益壽,但是丁春秋一生精于煉毒,已不同于道家的煉丹。 星宿派的功夫基本都是丁春秋叛師后自創,主要在「毒」字上下的功夫。掌上帶毒、暗器上帶毒、以毒麻痹、化解他人內功,江湖上人提起,無不談虎色變。
星宿派
人物 丁春秋
阿紫
摘星子
游坦之

星宿派,為金庸小說《天龍八部》里的一個虛擬教派,在北宋時期創立,創立人為星宿老怪丁春秋。

丁春秋師承逍遙派,但是其武功已和逍遙派不同,主要是用毒為主,亦有令人聞之色變的“化功大法”(以毒性侵入對手經脈使之失去內力)。

星宿武功以毒為主,對陣之前,對手往往已經著了星宿弟子的道,不得不忍受持續的各種劇毒傷害。星宿弟子的掌法也許不算最強,但絕對最讓人膽寒,戰斗中對手經常被他們擾亂心智,產生巨大的恐懼。

丁春秋門下弟子稱之為“星宿老仙”,門外人不恥其行徑而稱之“星宿老怪”。

目錄

  • 1 概述
  • 2 門人
  • 3 武功
  • 4 影射
  • 5 參考資料

概述

星宿派位于青海省的星宿海,其弟子輩分的排法與眾不同,其他門派是以入門順序或年齡作排列,但星宿派是以武功高低作排名,弟子們若自認為自己武功可打敗大師兄或大師姐,隨時可以向他或她挑戰,如果贏了,即可代替他原本的地位,但是輸了的話,有可能連性命都不保。

此外,星宿派門人都要會說一些阿諛奉承的話來諂媚掌門人丁春秋,這是因為丁春秋愛好他人的奉承之語,故星宿派門人都要會說這類奉承的話,否則人頭大概就和身體分家了。

另外,阿諛的風氣也影響其門下弟子,這點由阿紫和摘星子的挑戰可看出。

星宿海深深的躲在荒原的綠洲里,常年的雨水積累成湖。

星宿派并非存在于大宋領土之上,而是靠著自己的力量頑強的在塞外生存著。

這是一個由不臣服于西夏的漢人邊民組成的草民力量,丁春秋把這個力量發展成為一個最強大的門派之一,所以在星宿里,不該有人不認為丁春秋就是神。

門人

  • 開創者/掌門:丁春秋
  • 第二代:摘星子、摩云子、出塵子、阿紫、游坦之、天狼子

武功

內功

  • 化功大法

毒功

  • 抽髓掌
  • 穿心釘
  • 極樂刺
  • 無形粉
  • 碧磷針
  • 腐尸毒
  • 連環腐尸毒
  • 三陰蜈蚣爪
  • 逍遙三笑散

影射

倪匡在《倪匡談金庸》里面說:“用武俠小說中的人物來隱喻現實生活中的人物,始自《天龍八部》。“星宿派”是在隱喻什么組織,明眼人一看便知,知了之后,還一定會發出會心的微笑。同樣性質的隱喻,在《笑傲江湖》中又出現了一次,如果將創作的年代,和當時在中國大陸上發生的事結合起來看,更加有趣。”指星宿派影射大陸的共產黨。[1]

參考資料

  1. ^ 談《天龍八部》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星宿掌門

丁春秋(收徒)

童顏鶴發,原是逍遙派徒弟。后叛逍遙,自創星宿一派,成了星宿開派祖師。丁春秋精于煉毒,任何功夫上都帶有著劇毒。丁老仙性喜聽人為他吹噓。所以,門下弟子未拜師前得先練得一身厚顏無恥功夫才能大拍馬屁,投師所好。因為星宿派聲名不佳,所以想要拜老仙為師得先在武林中有一番作為,成為人人痛恨的魔頭(負神10萬點),還得對于用毒一事頗有根基(基本毒技50級)才方能如愿。?

2二代弟子

摘星子

(收徒)

丁春秋的大弟子。聽說他的年紀是師門兄弟中最輕的,但武功卻也是最高的。星宿派大師兄的權力很大,所以如果是晚輩,摘星子根本不屑一顧。不過,要是是同輩,偶爾他還是會指點一二。當時躲藏于星宿海深處的山洞中,據說他得到了本書籍正在勤練暗器手法。他對于暗器頗為熟悉,通常身邊都會帶著些小玩意兒,可以試著和他要。另外,只要不是丐幫弟子,他都愿意收之為徒。

獅吼子

(收徒)

星宿老仙門下弟子,武功號稱排行第二,僅次于大師兄摘星子而已。把守著通往星宿海以及星宿派的帳篷,不讓外人闖入。空閑時他也會指點門下弟子武功。不過,他痛恨乞丐以及江湖上正派之人。所以,若要拜他為師得先有一定的惡名(負神1萬點)才能如愿。

天狼子

(收徒)

身形奇矮,武功平平。不過既然位居于星宿三師兄,代表還是有些功夫的。只要不是丐幫弟子,他一律肯收之為徒。

出塵子

星宿老仙門下弟子,武功號稱排行第八。他的身材矮胖,可手中握的鋼杖卻又長又重。他努力練習,據說武功已有小成,對大師兄已造成威脅,總想法子將其除去。后因向蕭峰泄露神木王鼎丟失之事,被摘星子用邪火燒死。

阿紫

(收徒)

段正淳和阮星竹的女兒,有個姐姐名為阿朱。但因為阮家家教嚴格,阮星竹不得不將兩個女兒送出去。阿紫就這樣輾轉流落到青海拜入了星宿派。因為天資聰穎,所以常常能別出心裁地拍星宿老仙馬屁,極受老仙喜愛。聽說她知道老仙一種獨特的練毒法門,不過,需要香來輔助。另外,只要不是叫花子,這位小師妹都愿意代師收徒的。?

3五代弟子

采花子

號稱是星宿派的一個小嘍羅,武功雖不好,但生性淫邪,經常奸淫良家婦女,是官府通緝的犯人,故而星宿派名義上也不承認有這個弟子。

4演奏樂手

時不時可以聽到他們吹打演奏贊揚星宿老仙。

5武功簡介

基本功

內功: 基本內功: 拜師

輕功: 基本輕功: 拜師

特殊輕功: 摘星功

招架: 基本招架: 拜師

特殊招架: 由相應武技賦予?

掌法

掌法: 基本掌法: 拜師

特殊掌法: 抽髓掌(需身具10等級化功大法)

爪法: 基本爪法: 拜師

特殊爪法: 三陰蜈蚣爪(需身具10等級化功大法)

杖法: 基本杖法: 拜師

特殊杖法: 天山杖法(需身具20等級化功大法)?

毒功

暗器: 飛星術: 拜師 (可閱讀 【天山器法】)

毒技: 使用毒藥: 煉心彈、碧磷針、逍遙三笑散

(可閱讀 【星宿毒經】,用神王木鼎煉毒)

6武技招數

招數介紹

化功大法 (huagong-dafa)

exert powerup 提升攻擊力 內力>200

exert jinglisuck 吸精力 化功大法>100

exert jingsuck 吸精 化功大法>45

exert qisuck 吸氣 化功大法>30exert neilisuck 吸內力 化功大法>60

exert maxsuck 吸內力上限 化功大法>90

摘星功 (zhaixinggong)

天山杖法 (tianshan-zhang)

天山奇峰 perform tianshan 基本杖法>100 內力>500

護身 perform hushen 天山杖法>40 內力>200

大羅金仙化功杖 perform jinxian

飛星術 (feixing-shu)

滿天花雨 perform huayu 飛星術>150 基本暗器>150 化功大法>150

三陰蜈蚣爪 (sanyin-wugongzhao)

抽髓掌(chousui-zhang)

招火 perform zhaohuo 內力>300

散毒 perform sandu 抽髓掌>40 化功大法>40

腐尸毒 perform throw 化功大法>40 抽髓掌>40

銀火 perform yinhuo 化功大法>140 抽髓掌>140 內力>1200

碧焰 peform biyan 化功大法>80 抽髓掌>80 內力>500

火球 perform huoqiu 化功大法>180 抽髓掌>180 內力>1500

火墻 perform huoqiang 抽髓掌>250 化功大法>250 內力>2000

腐尸毒perform fushidu

【化功大法】: 吸氣,吸精及吸內力之用。

【摘星功】:

天外摘星,飄然出塵,天狼涉水,織女穿梭

【抽髓掌】:

腐尸毒等數招,

特殊功擊:散毒(perform sandu)----致命,耗內力十點。

【三陰蜈蚣爪】:

抽髓手等數招

【天山杖法】:

冰河開凍,山洪涌洌,山風凜冽,冰天雪地

峰回路轉,鷹拿群鷺,天山雪崩

《新天龍八部》中星宿派技能

腐尸功

星宿老仙丁春秋自創的武功,以腐爛的尸毒發動攻擊,令敵人避無可避。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命中率。

藍砂手

簡介:

星宿弟子的入門功夫。使用之后可以連續對目標造成傷害。

描述詳細:

單體遠程攻擊 增加內功攻擊

連珠腐尸毒

簡介:

星宿絕技之一,是丁春秋老仙的得意功夫。使用之后可以對近身多個敵人造成大量傷害。

詳細描述:

群體攻擊 使自身周圍的目標持續受到傷害

百毒不侵

簡介:

星宿弟子給予朋友的關懷,使用之后可以提升友方目標的抗毒能力。

詳細描述:

單體強化 增加目標毒抗

五毒功

從五種毒物的動作形態中化出的神功,據說源自南方五毒教。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閃避率。

幽冥神掌

簡介:

同時蘊含著玄冰之力與冥毒之力的一擊。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造成大量毒屬性傷害。

詳細描述:

單體攻擊 毒攻擊增加

蝎尾針

簡介:

蝎尾閃電般的一刺。使用之后可以使目標陷入僵硬狀態。

描述詳細:

單體攻擊 使目標僵硬

毒蟾功

簡介:

星宿絕技之一,是丁春秋老仙的得意功夫。使用之后可以使目標陷入失明狀態。

詳細描述:

單體攻擊 使目標失明

蜈蚣陣

簡介:

星宿弟子并肩作戰時排布的陣法。使用之后可以提升附近隊友的內功防御力。

詳細描述:

群體強化 使自身周圍的隊友(包括自己)內功防御增加

三笑逍遙散

星宿老仙丁春秋自創的奇門毒術,以詭異的手段和霸道的毒藥摧毀對手。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生命力。

笑里藏刀

簡介:

極為霸道的毒藥。使用之后可以吸取目標的血,轉化為自己的血。

描述詳細:

單體吸血 持續攻擊目標,并將一定量傷害轉化為自己的血

談笑自若

簡介:

極為玄妙的毒藥。使用之后可以使笑里藏刀效果不會被打斷。

詳細描述:

狀態 該狀態下,發功不會被攻擊打斷

含笑九泉

簡介:

極為恐怖的毒藥。使用之后使你在死亡后可以自行復活。

詳細描述:

狀態 給自己綁上復活標記,死后可以選擇復活,復活后恢復部分血氣

神木功

星宿三寶之一的神木王鼎之中,藏著這份失傳已久的武功秘笈。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防御力。

木甲術

簡介:

使你從防具中獲得的內功防御力大幅提高。

描述詳細:

被動蘊含 防具的內功防御效果增加

青蛇毒掌

簡介:

吸取南詔千年蛇精的毒性才能練成的神功。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造成大量傷害,并使其陷入僵硬狀態。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 內功攻擊增加,命中目標有幾率使目標進入僵硬狀態

木遁

簡介:

利用神木的力量來改變身形。使用之后使你擺出防御型姿態。

詳細描述:

防御狀態 獲得怒氣的速度增加,增加自身血上限

指鹿為馬

簡介:

星宿絕技之一,是丁春秋老仙的得意功夫。使用后可以使目標怒氣降低,并使你的怒氣提高。只有在木遁姿態下才能使用。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 持續打掉敵人怒氣,并轉化為自己的怒氣

圣水經

星宿三寶之一的圣水王尊之中,藏著這份失傳已久的武功秘笈。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攻擊力。

淬毒術

簡介:

使你從單短、雙短類武器中獲得的內功攻擊力大幅提高。

描述詳細:

被動蘊含 單短雙短類武器的基本內功攻擊效果增加

冰蠶毒掌

簡介:

吸取雪山千年冰蠶的毒性才能練成的神功。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造成大量傷害,并使其陷入破綻狀態。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 內功攻擊增加,命中目標有幾率使目標進入破綻狀態

水遁

簡介:

利用圣水的力量來改變身形。使用之后使你擺出攻擊型姿態。

詳細描述:

攻擊狀態 該狀態下攻擊目標,額外攜帶詛咒效果,持續減血

經脈逆行

簡介:

用自己的鮮血來摧動內力。使用之后你的血減少,你的氣增加。只有在水遁姿態下才能使用。

詳細描述:

將自身的血轉化為氣

拼命三式

拼命三式,招招都是要與敵人同歸于盡,一人拼命,萬眾難當。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氣上限。

玉碎昆崗

簡介:

拼命第一式。使用之后可以對近身多個敵人造成巨大傷害。

描述詳細:

群體攻擊 對自己周圍的目標直接造成巨大傷害

金石俱焚

簡介:

拼命第二式。使用之后可以使你不再受到昏迷、圍困狀態的影響。

詳細描述:

解除自己的昏睡、圍困狀態,并免疫昏睡、圍困

天地同壽

簡介:

拼命第三式。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發動毀滅性的打擊,使其陷入滅頂之災。

詳細描述:

單體攻擊有幾率對目標產生進行三次普通攻擊

化功大法

從逍遙派北冥神功的基礎上演化而來的奇門武功,可以用霸道的功夫化盡敵人的內力。修習之后可以提高星宿弟子的會心一擊率。

含笑半步顛

簡介:

星宿派最輕的毒藥,可以使敵人產生間歇性封穴,使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目標每3秒受到一次0.5秒的封穴效果,持續一定時間。

化骨綿掌

簡介:

江湖上談之色變的神功,化功大法中的絕技。使用之后可以對目標發動腐筋蝕骨的一擊,并使其力量和靈氣降低。

描述詳細:

瞬間釋放,單體(范圍)攻擊,使用后對目標造成傷害,增加毒攻擊數點并失明數秒,并附加一日喪命散狀態20秒,如果在20秒內目標死亡,則對目標周圍6個其他敵方目標造成傷害,增加毒攻擊數點并附加失明狀態數秒,如果20秒內目標沒有死亡則對目標周圍最多6個其他敵方目標造成失明狀態數秒(不包括目標自身),需要裝備武器。

荒壘典秘

記載著星宿歷代前輩武學心得的秘籍,得其精髓,集其大成。大道歸一,登峰造極。修習之后可以提升星宿弟子的生命力。

黯幡困靈

簡介:

武林至高絕學,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你對目標的強力控制時間。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 強力控制,持續時間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不受前七本心法技能加成效果的影響,目標無法移動,無法使用技能,不能被解除,無法免疫。

荒野幽魂

簡介:

武林至高絕學,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所能造成的傷害。

詳細描述:

單體遠程攻擊,內功攻擊根據自己的心法、修煉評分與目標的心法、修煉評分差值決定,不受前七本心法技能加成效果的影響。?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阿紫道:“誰說我出過題目了?你說是喝這碗酒么?哈哈,笑死人啦,這碗酒是我給酒保喝的。想不到你堂堂星宿派門人,卻去喝臭酒保喝過的殘酒。人家臭酒保喝了也不死,你再去喝,又有什么了不起?我問你,這臭酒保死了沒有?連這種人也喝得,我怎么會出這等容易題目?”這番話委實強辭奪理,可是要駁倒她卻也不易。

【2】阿紫眼見他不動聲色的喝干毒酒,使毒本領比自己高出甚多,至于內力武功,更萬萬不是他敵手。星宿派武功陰毒狠辣,出手沒一招留有余地,敵人只要中了,非死也必重傷,傷后受盡荼毒,死時也必慘酷異常,師兄弟間除了爭奪本門排名高下而性命相搏,從來不相互拆招練拳,因拆招必分高下,一分高下便有死傷。師父徒弟之間,也從不試演功夫。星宿老怪傳授功訣之后,各人便分頭修練,高下深淺,唯有各人自知,逢到對敵之時,才顯出強弱來。按照星宿派門中規矩,她既以毒酒相示,等于同門較藝,已是非同小可之事,獅鼻人倘若認輸,一輩子便受她之制,現下毫不猶豫的將這碗毒酒喝下肚去,阿紫若非另有反敗為勝之道,就該服服貼貼的聽令行事,否則立有殺身大禍。她見情勢緊迫,左手拉著蕭峰衣袖,叫道:“姊夫,他要殺我呢。姊夫,你救救我。”

【3】蕭峰心念微動之際,已知其理,暗暗冷笑:“是了,原來你早約下同黨,埋伏左近,要來襲擊于我,蕭某豈懼你這些狐群狗黨?只是不可大意了。”他知星宿老怪門下武功極是陰毒,莫要一個疏伸,中了暗算。只聽阿紫的笛子吹得高一陣,低一陣,如殺豬,如鬼哭,難聽無比。這樣一個活潑美貌的小姑娘,拿著這樣一枝晶瑩可愛的玉笛,而吹出來的聲音竟如此凄厲,愈益顯得星宿派的邪惡。

【4】阿紫自后趕到,叫道:“姊夫,你這手功夫好得很啊,快教教我。“那矮子怒道:“你是星宿派門下弟子,怎么去請外人教藝?”阿紫道:“他是我姊夫,怎么是外人了?”

【5】星宿派門下的三弟子上前一步,說道:“閣下武功出神入化,我們都是很佩服的。那座小鼎嘛,本門很是看重,外人得之卻是無用,還請閣下賜還。我們必有酬謝。”

【6】蕭峰心想:“又是兩個星宿派門下弟子,沒料到這小客店中也伏得有這種人,想是他們比我先到,在客店中一聲不出,是以我并未發覺。那二人說不知阿紫能否活命,這小姑娘雖然歹毒,我總不能讓她死于非命,否則如何對得起阿朱?”當下也躍出房去。

【7】蕭峰日間和星宿派諸弟子相遇,覺得諸人之中倒是這出塵子爽直坦白,對他較有好感,見他對那大師兄怕得如此厲害,頗有出手相救之意,哪知越聽越不成話,這矮子吐言卑鄙,拚命的奉承獻媚。蕭峰便想:“這人不是好漢子,是死是活,不必理會。”

【8】此言一出,星宿派中見過蕭峰之人都是一驚,忍不住一齊“哦”的一聲。那二師兄獅鼻人道:“怪不得,怪不得。折在他的手里,我也服氣了。”

【9】摘星子道:“丐幫人多勢眾,確有點不易對付,既然這喬峰已被逐出丐幫,咱們還忌憚他什么?嘿嘿?”冷笑兩聲,說道:“什么‘北喬峰,南慕容’,那是他們中原武人自相標榜的言語,我就不信這兩個家伙,能抵擋得了我星宿派的神功妙術!”

【10】那胖子道:“正是,正是,師弟們也都這么想。大師哥武功超凡入圣,這次來到中原,正好將‘北喬峰,南慕容’一起給宰了,挫折一下中原武人的銳氣,好讓他們知道我星宿派的厲害。”

【11】只聽摘星子道:“這是小號的‘煉心彈’。你們經歷一番磨練,耐力更增,下次再遇到勁敵,也不會一戰便即屈服,丟了我星宿派的臉面。”獅鼻人和那胖子道:“是,是,多謝大師哥教誨。”其余三人運內力抗痛,無法開口說話。過了一炷香時分,五人的低聲呻吟和喘聲才漸漸止歇,這一段時刻之中,星宿派眾弟子瞧著這五人咬牙切齒、強忍痛楚的神情,無不膽戰心驚。

【12】出塵子一聲大叫,俯身從地下拾起兩塊石頭,使勁向摘星子擲去,叫道:“大師哥,得罪了!”跟著又拾起兩塊石頭擲出,身子已躍向東北角上,呼呼兩響,又擲出兩塊石頭,一個肉球般的身子已遠遠縱開。他自知武功與摘星子差得甚遠,只盼這六塊石頭能擋得一擋,便可脫身逃走,此后隱姓埋名,讓星宿派的門人再也找尋不到。

【13】摘星子衣袖一揮,一股勁風撲出,射向那堆綠色火焰。火焰中分出一條細細的綠火,射向出塵子身上,著體便燃,衣服和頭發首先著火。只見他在地下滾來滾去,厲聲慘叫,一時卻又不死,焦臭四溢,情狀可怖。星宿派眾門人只嚇得連大氣也不敢透一口。

【14】摘星子道:“這話聽來倒也有理。不過,小師妹啊,這么一來,做大師哥的臉皮,可就給你剝得干干凈凈了,從此之后,我再也不能做星宿派的大師兄了。我一放了你,你遠走高飛,跟著你姊夫逃之夭夭,我又到哪里去找你?這寶鼎嘛,咱們是志在必得,只要不泄漏風聲,那姓喬的未必便敢貿然毀去。小師妹,你出手罷,只要你打勝了我,你便是星宿派的大師姊,反過來我要聽你號令,憑你處分。”

【15】他卻不知,這個規矩正是星宿派武功一代比一代更強的法門。大師兄權力極大,做師弟的倘若不服,隨時可以武力反抗,那時便以武功定高低。倘若大師兄得勝,做師弟的自然是任殺任打,絕無反抗余地。要是師弟得勝,他立即一躍而升為大師兄,轉手將原來的大師兄處死。師父眼睜睜的袖手旁觀,決不干預。在這規矩之下,人人務須努力進修,借以自保,表面上卻要不動聲色,顯得武功低微,以免引起大師兄的疑忌。出塵子膂力厲害,所鑄鋼杖又長又粗,十分沉重,雖然排行第八,早已引起摘星子的嫉忌,這次便借故剪除了他。別派門人往炸練到一定造詣便即停滯不進,星宿派門人卻半天也不敢偷懶,永遠勤練不休。做大師兄的固然提心吊膽,怕每個師弟向自己挑戰,而做師弟的,也老是在擔心大師兄找到自己頭上來,但只要功夫練得強了,大師兄沒有必勝把握,就不會輕易啟釁。

【16】星宿派眾門人不住口的稱贊:“大師哥的內功當真超凡入圣,非同小可。”“我等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當今之世,除了師尊之外,大師哥定然是天下無敵。”“什么‘北喬峰,南慕容’,叫他們來給大師哥提鞋子也不配。”“小師妹,現下你知道厲害了罷?只可惜懊悔已經遲了。”你一言,我一語,搶著說個不停。摘星子聽著這些諂諛之言,臉帶笑容,微微點頭,斜眼瞧著阿紫。阿紫雖然心思靈巧,卻也想不出什么妙計來脫出眼前的大難,只盼他們說之不休,摘星子越遲出手越好,但這些人翻來覆去說了良久,再也想不出什么新鮮意思來了,聲音終于漸漸低下去。

【17】摘星子嘆道:“我并不想殺你。你這樣一位美貌可愛的小姑娘,殺了你實在可惜,不過這叫做無法可施。小師妹,你出招罷,你殺了我,你就可以做大師姊了。星宿派中,除了師父之外,誰都要聽你的號令了。”

【18】摘星子大吃一驚,眼見阿紫已成為俎上之肉,正想賣弄功夫,逼得綠火在她臉旁盤旋來去,嚇得她大聲驚叫,在眾同門前顯足了威風之后這才取她性命,哪想到她小小年紀,居然有這等厲害內力,實是大出意料之外。他星宿派的武功,師父傳授之后,各人自行修練,到底造詣如何,不等臨敵相斗或是同門自殘,那是誰也不知道的。因此阿紫這一掌拍出,竟能將綠火逼回,眾人都是“哦”的一聲,雖均感驚訝,卻誰也沒疑心有人暗助,只道阿紫天資聰明,暗中將功夫練得造詣極深。

【19】但這么一來,星宿派眾同門已相顧失色。那七師弟不識時務,還要向大師哥捧場,說道:“大師哥,你功力真強,小師妹這一掌拍來,最多也不過將‘神火’拍熄一些,卻哪里奈何得了你?”這幾句話他是有心拍大師兄馬屁,但摘星子聽來,卻是有如向他諷刺一般,突然間衣袖一拂,綠火斜出,嗤的一聲響,如一枝箭般射到了七師弟臉上。綠火略一燒灸,便即縮回,那人已雙手掩面,蹲在地下,殺豬也似的叫將起來。

【20】眾弟子齊聲歡呼:“妙極,妙極!大師姊武功蓋世,星宿派有這樣一位傳人,咱們星宿派更加要名揚天下了。”“大師姊,你快去宰了那什么‘北喬峰,南慕容’,咱星宿派在中原唯我獨尊。”另一人道:“你胡說八道!北喬峰是大師姊的姊夫,怎么殺得?”“有什么殺不得?除非他投入咱們星宿派門下,甘愿服輸。”

【21】眾弟子頌聲大起,齊贊大師姊功力出神入化,替星宿派除去了一個為禍多年的敗類,稟承師尊意旨,立下了大功。

【22】阿紫叫道:“姊夫,姊夫,你別走,等一等我。”星宿派諸弟子見巖石之后突然有人現身,而二弟子、三弟子等人認得便是蕭峰,都是愕然失色。

【23】阿紫又叫:“姊夫,你等等我。”搶步走到蕭峰身邊。這時摘星子的慘叫聲愈來愈響,他嗓音尖銳,加上山谷中的回聲,更是難聽。蕭峰皺眉道:“你跟著我干什么?你做了星宿派傳人,成了這一群人的大師姊,不是心滿意足了么?”阿紫笑道:“不成。”壓低聲音道:“我這大師姊是混來的,有什么希罕?姊夫,我跟你一起到雁門關外去。”蕭峰聽著摘星子的呼號之聲,不愿在這地方多耽,快步向北行去。

【24】阿紫拉拉他臂膀,說道:“姊夫,那你就別去啦,我也不回星宿海去,只跟著你喝酒打架。”蕭峰笑道:“你是星宿派的大師姊,人家沒了傳人,沒了大師姊,那怎么成?”阿紫道:“我這個大師姊是混騙來的,一露出馬腳,立時就性命不保,雖說好玩,也不怎么了不起。我還是跟著你喝酒打架的好玩。”

【25】蕭峰一向見她處處占人上風,便是給星宿派擒住之時,也是倔強不屈,沒想到她竟會如此苦惱的大哭,不由得手足無措,又問:“喂,喂,阿紫,你怎么啦?”阿紫抽抽噎噎的道:“你走開,別來管我,讓我在這里哭死了,你才快活。”蕭峰微笑道:“好端端一個人,哭是哭不死的。”阿紫哭道:“我偏要哭死,哭死給你看!”

【26】奔到阿紫身邊,果見她俯伏于地,仍和先前一模一樣,半分也沒移動地位。蕭峰走上兩步,突然一怔,只見她嵌在數寸厚的積雪之中,身旁積雪竟全不融化,莫非果然死了?他一驚之下,伸手去摸她臉頰,著手處肌膚上一片冰冷,再探她鼻息,也是全無呼吸。蕭峰見過她詐死欺騙自己親生父母,知道她星宿派中有一門龜息功夫,可以閉住呼吸,倒也并不如何驚慌,于是伸指在她脅下點了兩點,內力自她穴道中透了進去。

【27】蕭峰于千鈞一發中逃脫危難,暗叫一聲:“慚愧!”第一個念頭便是:“這妖女心腸好毒,竟使這歹招暗算于我。”想到星宿派的暗器定是厲害無比,毒辣到了極點,倘若這一下給射中了,活命之望微乎其微,不由得心中怦怦亂跳。

【28】蕭峰嘆了口氣,俯身拾起,放在桌上。木鼎雕琢甚是精細,木質堅潤似玉,木理之中隱隱約約的泛出紅絲。蕭峰知道這是星宿派修煉“化功大法”之用,心生厭憎,只看了兩眼,也便不加理會,心想:“這小姑娘當真狡猾,口口聲聲說這神木王鼎已交了給我,哪知卻系在自己裙內。料得她同門一來相信確是在我手中,二來也不便搜及她的裙子,是以始終沒有發覺。唉,今日她性命難保,要這等身外之物何用?”

【29】數日前將木鼎放到桌上時,鼎內顯然并無毒蟲,這蜈蚣與蝎子自是不久之前才爬入鼎中的。蕭峰料知這是星宿派收集毒蟲毒物的古怪法門,將木鼎一側,把蜈蚣和蝎子倒在地下,一腳踏死,然后旋上鼎蓋,包入衣囊。結算了店帳,抱著阿紫,沖風冒雪的向北行走。

【30】阿紫眼中突然發出明亮的光采,喜道:“姊夫,我傷好了之后,仍要跟著你,永遠不回到星宿派師父那里去了。你可別拋開我不理。”

【31】蕭峰知道她在星宿派所闖的禍實在不小,料想她確是不敢回去,笑道:“你是星宿派的大師姊傳人,你不回去,群龍無首,那便如何是好?阿紫格格一笑,道:“讓他們去亂成一團好了。我才不理呢。”

【32】阿紫很是歡喜,說道:“那日你幫我奪得了星宿派傳人之位,我想星宿派中二代弟子、三代弟子數百人之眾,除了師父一人之外,算我最大,心里十分得意。可是比之你統帥千軍萬馬,那是全比不上了。姊夫,丐幫不要你做幫主,哼,小小一個丐幫,有什么希罕?你帶領人馬,去將他們都殺了。”

【33】可是她一生之中,從來沒一個年輕男子當面贊她好看。在星宿派學藝之時,眾師兄都當她是個精靈頑皮的小女孩;跟著蕭峰在一起時,他不是怕她搗蛋,便是擔心她突然死去,從來沒留神她生得美貌,還是難看。游坦之這么直言稱贊,顯是語出衷誠,她心中自不免暗暗歡喜,尋思:“我留他在身邊,拿他來消遣消遣,倒也很好。只是姊夫說過要放了他,倘若知道我又抓了他來,必定生氣。瞞得過他今日,須瞞不過明日。要姊夫始終不知,有什么法子?不許旁人跟他說,那是辦得到的,但若姊夫忽然進來,瞧見了他,那使如何?”

【34】朱丹臣低聲道:“公子,這是星宿派的人物,跟咱們不相干,走罷。”

【35】游坦之伏在巖石后的草叢之中,見段譽等一行來了又去,隨即聽到前面有人呼喝之聲,便在此時,兩名丐幫弟子快步奔來,向全冠清低聲道:“全舵主,那兩個啞巴不知怎樣給人打死了,下手的人自稱是星宿派什么‘星宿老仙’的手下。”

【36】此事雖然兇險,但若我憑他一言威嚇,便即獻上毒蛇毒蟲,幫中兄弟從此便再也瞧我不起。我想做丐幫幫主固然無望,連在幫中立足也不可得。好在星宿老怪并未親來,諒這家伙孤身一人,也不用懼他。”當即笑吟吟的道:“原來是星宿派的仁兄到了,閣下高姓大名?”

【37】全冠清本想殺了他滅口,哪知竟會給他逃走,雖然他頭臉為毒蝎所螫,又摔入河中,多半性命難保,但想星宿派擅使毒物,說不定他有解毒之法,在星宿海居住,料來也識水性,倘若此人不死,星宿派得到訊息,必定大舉前來報復。沉吟片刻,說道:“咱們布巨蟒陣,跟星宿老怪一拚。難道喬峰一走,咱們丐幫便不能自立,從此聽由旁人欺凌嗎?星宿派擅使劇毒,咱們不能跟他們動兵刃拳腳,須得以毒攻毒。”

【38】星宿派眾弟子提起鋼杖,紛紛向蜿蜒而來的毒蛇砸去,只有那老翁神色自若,仍是撮唇作哨,揮扇攻敵。全冠清笛聲不歇,群丐也跟著吶喊助威。

【39】群蛇越來越多,片刻之間,這一干人身旁竟聚集了數百條,其中有五六條乃是大蟒。幾條巨蟒游將近去,轉過尾巴,登時卷住了兩人,跟著又有兩人被卷。星宿派群弟子若要拔足奔逃,群蛇自是追趕不上,但師尊正在迎敵,群弟子一步也不敢離開,只有舞動兵刃,亂砸亂斬,被他們打死的毒蛇少說已有八九十條,但被毒蛇咬傷的也已有七八人。那些巨蟒更是厲害,皮粗肉厚,被鋼杖砸中了行若無事,身子一卷到人,越收越緊,再也不放。鐵笛聲中,從布袋中游出的巨蟒漸增,一共已有二十七八條。

【40】全冠清心下大喜,見一眾敵人個個被巨蟒纏住,除了呻吟怒罵,再無反抗的能為,便不再吹笛,走上前去,笑吟吟的道:“星宿老怪,你星宿派和我丐幫素來河水不犯井水,好端端地干么惹到我們頭上來?現今又怎么說?”

【41】這個童顏鶴發的老翁,正是中原武林人士對之深惡痛絕的星宿老怪丁春秋。他因星宿派三寶之一的神木王鼎給女弟子阿紫盜去,連派數批弟子出去追捕,甚至連大弟子摘星子也遣了出去,但一次次飛鴿傳書報來,均是十分不利。最后聽說阿紫倚丐幫幫主喬峰為靠山,將摘星子傷得半死不活,丁春秋又驚又怒,知道丐幫是中原武林第一大幫,實非易與,又聽到聾啞老人近年來在江湖上出頭露面,頗有作為,這心腹大患不除,總是放心不下,奪回王鼎之后,正好乘此了結昔年的一樁大事,于是盡率派中弟子,親自東來。

【42】全冠清冷冷的道:“放了你有什么好處?”那人道:“我星宿派共有三件寶物,叫做星宿三寶。只有星宿老怪和我知道收藏的所在。你饒了我性命,待你殺了這星宿老怪之后,我自然取出獻上。倘若你將我殺了,這星宿三寶你就永遠得不到了。”

【43】霎時之間,星宿派群弟子紛紛叫嚷起來:“丐幫的大英雄,你饒我性命最好,他們都不會對你忠心,只有我死心塌地,為你效勞。”“大英雄,星宿派本門功夫,我所知最多,我定會一古腦兒的都說了出來,決不會有半點藏私。”“本派人眾來到中原,實有重大圖謀,主要便是為了對付你們丐幫。眾位大英雄,你們想不想知道詳情?”“咱們在星宿海之旁藏有無數金銀財寶,我知道每一處藏寶的所在。我帶你們去挖掘出來,丐幫的英雄好漢從此不必再討飯了。”這些人七張八嘴,獻媚和效忠之言有若潮涌,有的動之以利,有的企圖引起對方好奇之心,有的更是公然撒謊,荒誕不經。有些弟子已被毒蛇咬傷,或已給巨蟒纏得奄奄一息的,也均唯恐落后,上氣不接下氣的爭相求饒。

【44】群丐萬想不到星宿派弟子竟如此沒骨氣,既是鄙視,又感好奇,紛紛走近傾聽。全冠清冷冷的道:“你們對自己師父也不忠心,又怎能對素無淵源的外人忠心?豈不可笑?”

【45】一名星宿弟子道:“不同,不同,大大的不同。星宿老怪本領低微,我跟了他有什么出息?對他忠心有何好處?丐幫的大英雄武功威震天下,又有驅蛇制敵的大法術,豈是星宿老怪所能比擬?”“是啊,丐幫收容了星宿派的眾弟子,西域和中原群雄震動,誰不佩服丐幫英雄了得?”“‘英雄’二字,不足以稱眾位高人俠士,須得稱‘大俠’、‘圣人’、‘世人救星’才是!”“我能言善道,今后去周游四方,為眾位宣揚德威,丐幫大俠的名望就天下無不知聞了。”“呸,丐幫大俠的名頭早已天下皆知,何必要你去多說?”“‘圣人’、‘世人救星’的稱號,是小人第一個說出來的。他們拾我牙慧,毫無功勞。”

【46】那些巨蟒不經全冠清再以笛聲相催,不會傷人,只是緊緊纏住了丁春秋師徒。星宿派眾人誰都不敢掙扎動彈,惟恐激起蛇兒的兇性,隨口咬將下來。

【47】蟒蛇的牙齒形作倒鉤,那星宿派弟子腿腳先入蛇口,慢慢的給吞至腰間,又吞至胸口,他一時未死,高聲慘呼,震動曠野。

【48】星宿派眾人斗然間見到他頭戴鐵罩的怪狀,都是一驚,隨即有人想起,惟他可以救命,叫道:“大英雄、大俠士,請你拾些枯草,點燃了火,趕走這些蟒蛇。我立即送你……送你一千兩銀子。”又一人道:“一千兩不夠,至少也送一萬兩!”

【49】蟒蛇果然甚是怕火,見火焰燒向身旁,立即松開纏著的眾人,游入草叢之中。游坦之見火攻有效,在星宿派諸人歡呼聲中,將一根根著了火的枯枝向蛇群中投去。群蛇登時紛紛逃竄,連長達數丈的巨蟒也抵受不住火焰攻逼,松開身子,蜿蜒游走。片刻之間,數百條巨蟒和毒蛇逃得干干凈凈。

【50】星宿派諸弟子大聲頌揚:“師父明見萬里,神機妙算,果然是火攻的方法最為靈驗。”“師父洪福齊天,逢兇化吉!”

【51】游坦之應道:“是。”俯身伸手去探一名乞丐的鼻息,只覺著手冰涼,那人早已死去多時。他又試另一名乞丐,也是呼吸早停,說道:“都死啦,沒了氣息。”只見星宿派弟子臉上都是一片幸災樂禍的嘲弄之色。他不明所以,又重復了一句:“都死啦,沒了氣息。”卻見眾人臉上戲侮的神色漸漸隱去,慢慢變成了詫異,更逐漸變為驚訝。

【52】星宿派群弟子都是“啊”的一聲,駭然變色。

【53】星宿派眾門人見師父對他另眼相看,馬屁、高帽,自是隨口大量奉送。適才眾弟子大罵師父、叛逆投敵,丁春秋此刻用人之際,假裝已全盤忘記,這等事在他原是意料之中,倒也并不怎么生氣。

【54】星宿派眾人行了三日,這日午后,一行人在大路一座涼亭中喝水休息,忽聽得身后馬蹄聲響,四騎馬從來路疾馳而來。

【55】風波惡見他迂腐騰騰,全無半分武林中人的豪爽慷慨,和尚雖是和尚,卻全然不像名聞天下的“少林和尚”,心下好生不耐,當下不再去理他,轉頭向丁春秋等一行打量。見星宿派群弟子手執兵刃,顯是武林中人,當可從這些人中找幾個對手來打上一架。

【56】鄧百川和包不同兩人身形晃處,攔在丁春秋和游坦之的身前。包不同左手暗運潛力,五指成爪,便要向游坦之胸口抓去。鄧百川道:“三弟住手!”包不同蓄勢不發,轉眼瞧著大哥。鄧百川道:“咱們姑蘇慕容氏跟星宿派無怨無仇,四弟一番好意,要替他除去面具,何以星宿派出手傷人?倒要請丁老先生指教。”

【57】丁春秋見這個新收的門人只一掌,便擊倒了姑蘇慕容氏手下的一名好手,星宿派大顯威風,暗暗得意,而對冰蠶的神效更是艷羨,微微一笑,說道:“這位風四爺好勇斗狠,可當真愛管閑事哪。我星宿派門人頭上愛戴銅帽鐵帽,不如礙著姑蘇慕容氏什么事了?”

【58】袍袖一指,卷起一股疾風。星宿派眾弟子突然一齊奔出涼亭,疾馳而去。

【59】鄧百川道:“那鐵頭人和三弟對了一掌,跟著又和玄痛大師對了一掌。想不到……想不到星宿派的寒毒掌竟如此厲害。”

【60】包不同說道:“啊哈,他當玄難大師是星宿老怪,我們這一伙人,都是星宿派的徒子徒孫。包某和幾個同伴生得古怪,說是星宿派的妖魔,也還有幾分相似,可是玄難大師高雅慈祥,道貌盎然,將他誤認為星宿老怪,不太也無禮么?”眾人都笑了起來。

【61】玄難道:“中原武林之事,少林派都要插手,各位恕罪。何況我玄痛師弟圓寂,起因于中了星宿派弟子毒手,少林派跟星宿老怪并非無怨無仇。”

【62】他見面前有個身穿葛衣的漢子,喝道:“吃我一拳!”砰的一拳,已打在那人胸口。那人是星宿派的第九弟子,身子一晃,風波惡第二拳又已擊中他肩頭。只聽得劈劈拍拍之聲不絕,風波惡出手快極,幾乎每一拳每一掌都打在對方身上,只是他傷后無力,打不倒那星宿弟子。玄難、鄧百川、康廣陵、薛慕華等都從洞中竄了上來。

【63】丁春秋的眾弟子頌聲大起:“師父略施小計,便燒得你們如烤豬一般,還不快快跪下投降!”“師父有通天徹地之能,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今日教你們中原豬狗們看看我星宿派的手段。”“師父他老人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上下古今的英雄好漢,無不望風披靡!”

【64】一名星宿派弟子叫道:“這禿驢掌力還算不弱,及得上我師父的十分之一。”另一名弟子道:“呸,只及我師父的百分之一!”

【65】玄難跟著反手拍出兩掌,又撲熄了范百齡與馮阿三身上的磷火。其時鄧百川、公冶乾、康廣陵等已縱身齊上,向著星宿派眾弟子攻去。

【66】丁春秋打倒了玄難,四下環顧,只見公冶乾和范百齡二人倒在地上發抖,是中了游坦之的寒毒掌,鄧百川、薛慕華等兀自與眾弟子惡斗,星宿派門下,也有七人或死或傷。

【67】一名星宿派弟子走過來伸臂一撞,鄧百川撲地倒了。

【68】包不同喝采道:“這幾句話有骨氣,星宿派門下,怎能有如此英雄人物?”

【69】到得午間,十輛驢車先后雇到。丁春秋道:“將車夫都殺了!”薛慕華大吃一驚,道:“什么?”只見星宿派眾弟子手掌起處,拍拍拍幾聲響過,十名車夫已然尸橫就地。薛慕華怒道:“丁老賊!這些車夫什么地方得罪你啦?你……你……竟下如此毒手?”

【70】丁春秋道:“星宿派要殺幾個人,難道還要論什么是非,講什么道理?你們這些人,個個給我走進大車里去。一個也別留下!薛賢侄,你有什么醫書藥材,隨身帶上一些,我可要燒你的屋了。”

【71】薛慕華又是大吃一驚,但想此人無惡不作,多說也是白饒,各種醫書他早已讀得爛熟,不用再帶,但許多精心炮制的丸散膏丹卻是難得之物,當下口中咒罵不休,檢拾藥物。他收拾未畢,星宿派的諸弟子已在屋后放起火來。

【72】少林僧中的慧鏡、虛竹等六僧本來受了玄難之囑,要逃回寺去報訊,豈知丁春秋布置嚴密,逃出不遠,便都給抓了回來。少林寺玄難等七僧,姑蘇慕容莊上鄧百川等四人,函谷八友康廣陵等八人,十九人中除了薛慕華一人周身無損之外,其余的或被化去內力,或為丁春秋掌力所傷,或中游坦之的冰蠶寒毒,或中星宿派弟子的劇毒,個個動彈不得。再加上薛慕華的家人,數十人分別給塞入十輛車之中。

【73】星宿派眾弟子有的做車夫,其余的騎馬在旁押送。車上帷幕給拉下后用繩縛緊,車中全無光亮,更看不到外面情景。

【74】玄難等心中都是存著同樣的疑團:“這老賊要帶我們到哪里去?”人人均知若是出口詢問,徒受星宿派之辱,決計得不到回答,只得各自心道:“暫且忍耐,到時自知。”

【75】如此走得八日,到第九日上,一早便上了山道。行到午間,地勢越來越高,終于大車再也無法上去。星宿派眾弟子將玄難等叫出車來。步行半個多時辰,來到一地,見竹蔭森森,景色清幽,山澗旁用巨竹搭著一個涼亭,構筑精雅,極盡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還是亭子。馮阿三大為贊佩,左右端相,驚疑不定。

【76】包不同道:“眾位老兄,星宿派的功夫,確是勝過了任何門派,當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眾弟子大喜。一人問道:“依你之見,我派最厲害的功夫是哪一項?”包不同道:“豈止一項,至少也有三項。”眾弟子更加高興,齊問:“是哪三項?”

【77】他說了這番話,料想星宿派群弟子必定人人大怒,一齊向他拳足交加,只是這幾句話猶似骨鯁在喉,不吐不快,豈知星宿派弟子聽了這番話后,一個個默默點頭。一人道:“老兄聰明得緊,對本派的奇功倒也知之甚深。不過這馬屁、法螺、厚顏三門神功,那也是很難修習的。尋常人于世俗之見沾染甚深,總覺得有些事是好的,有些事是壞的。只要心中存了這種無聊的善惡之念、是非之分,要修習厚顏功便是事倍功半,往往在要緊關頭,功虧一簣。”

【78】鄧百川、公冶乾等聽得包不同逗引星宿派弟子,不禁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想:“世上竟有如此卑鄙無恥之人,以吹牛拍馬為榮,實是罕見罕聞。”

【79】他武功有限,當日被丁春秋大袖一拂,便即倒地,給星宿派門人按住擒獲,幸而如此,內力得保不失。然在場上這許多高手眼中,他這一掌之力畢竟不值一哂,幸好那門板并不堅牢,喀喇一聲,門板裂開了一縫。虛竹又劈兩掌,這才將門板劈開,但手掌已然隱隱生疼。

【80】又見屋外諸人夾著火柱分成兩列。聾啞老人蘇星河站于右首,玄難等少林僧、康廣陵、薛慕華等一干人都站在他身后。星宿老怪站于左首,鐵頭人游坦之和星宿派群弟子站在他身后。慕容復、王語嫣、段譽、鳩摩智、段延慶、南海鱷神等則疏疏落落的站于遠處。

【81】鳩摩智、慕容復、段延慶等心中均想,倘若我們幾人這時聯手而上,向丁春秋圍攻,星宿老怪雖然厲害,也抵不住幾位高手的合力。但各人一來自重身分,決不愿聯手合攻一人;二來聾啞老人和星宿老怪同門自殘,旁人不必參與;三則相互間各有所忌,生怕旁人乘虛下手,是以星宿派群弟子雖將師父捧上了天,鳩摩智等均只微微而笑,不加理會。

【82】猛聽得鏜鏜兩響,跟著咚咚兩聲,鑼鼓之聲敲起,原來星宿派弟子懷中藏了鑼鼓鐃鈸、嗩吶喇叭,這時取了出來吹吹打打,宣揚師父威風,更有人搖起青旗、黃旗、紅旗、紫旗,大聲吶喊。武林中兩人比拚內功,居然有人在旁以鑼鼓助威,實是開天辟地以來所從未有之奇。鳩摩智哈哈大笑,說道:“星宿老怪臉皮之厚,當真是前無古人!”

【83】霎時間鑼鼓聲嗆咚叮當,嘈成一團,鐃鈸喇叭,隨地亂滾,“星宿派威震中原,我恩師當世無敵”的頌聲之中,夾雜著“哎唷,我的媽啊!”“乖乖不得了,星宿派逃命要緊!”

【84】“星宿派能屈能伸,下次再來揚威中原罷”的呼叫聲。

【85】星宿派弟子沒命的跟著逃走,鑼鼓喇叭,丟了一地,那篇“恭頌星宿老仙揚威中原贊”并沒讀完,卻已給大火燒去了一大截,隨風飛舞,似在嘲笑星宿老怪如此“揚威中原”。

【86】只聽得遠處傳來“啊”的一聲慘叫,一名星宿派弟子飛在半空,摔將下來,就此不動。眾人面面相覷,料想星宿老怪大敗之余,老羞成怒,不知哪一個徒弟出言相慰,拍馬屁拍到了馬腳上,給他一掌擊斃。

【87】虛竹替諸人泄去游坦之的冰蠶寒毒,再去治中了丁春秋毒手之人。那些人有的是被“化功大法”消去功力,虛竹在其天靈蓋“百會穴”或心口“靈臺穴”擊以一掌,固本培元;有的是為內力所傷,虛竹以手指刺穴,化去星宿派的內力。總算他記心甚好,于蘇星河所授的諸般不同醫療法門,居然記得清清楚楚,依人而施,只一頓飯時分,便將各人身上所感的痛楚盡數解除。受治之人固然心下感激,旁觀者也對聾啞老人的神術佩服已極,但想他是薛神醫的師父,倒也不以為奇。

【88】他一瞥之間,只見這群人竟是星宿派群弟子,暗叫:“啊喲,不好,給星宿老怪捉到,我命休矣!”急忙搶向后進,想要逃出飯店,豈知推開門踏了進去,竟是一間臥房。虛竹想要縮腳出來,只聽得身后有人叫:“店家,店家,快拿酒肉來!”

【89】星宿派弟子已進客堂。

【90】虛竹不敢退出,只得輕輕將門掩上了。忽聽得一人的聲音道:“給這胖和尚找個地方睡睡。”正是丁春秋的聲音。一名星宿派弟子道:“是!”腳步沉重,便走向臥房而來。虛竹大驚,無計可施,一矮身,鉆入了床底。他腦袋鉆入床底,和什么東西碰了一下,一個聲音低聲驚呼:“啊!”原來床底已先躲了一人。虛竹更是大吃一驚,待要退出,那星宿弟子已抱了慧凈走進臥房,放在床上,又退了出去。

【91】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少年道:“弟子不敢欺騙師父。”丁春秋目光掃向虛竹,問那少年:“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了?”那少年道:“剛才在這店中相遇的。”丁春秋哼了一聲,道:“撒謊,撒謊!”狠狠瞪了二人兩眼,閃了出去。四名星宿派弟子搶進房來,圍住二人。

【92】虛竹又驚又怒,道:“原來你也是星宿派的弟子!”

【93】虛竹心想:“原來這小相公不但是女子,而且是星宿派的弟子,不但是星宿派的弟子,而且還是他們的大師姊。阿喲不好!她害我喝雞湯,吃肥肉,只怕其中下了毒。”

【94】我星宿派門下有你這樣厲害腳色,而我事先沒加防備,那也是星宿老仙走了眼啦!”

【95】星宿派群弟子你一言,我一語,都在勸阿紫快快順服,從實招供,而恐嚇的言辭之中,倒有一大半在宣揚星宿老仙的德威,每一句說給阿紫聽的話中,總要加上兩三句對丁春秋歌功頌德之言。

【96】丁春秋生平最大的癖好,便是聽旁人的諂諛之言,別人越說得肉麻,他越聽得開心,這般給群弟子捧了數十年,早已深信群弟子的歌功頌德句句是真。倘若哪一個沒將他吹捧得足尺加三,他便覺得這個弟子不夠忠心。眾弟子深知他脾氣,一有機會,無不竭力以赴,大張旗鼓的大拍大捧,均知倘若歌頌稍有不足,失了師父歡心事小,時時刻刻便有性命之憂。這些星宿派弟子倒也不是人人生來厚顏無恥,只是一來形格勢禁,若不如此便不足圖存,二來行之日久,習慣成自然,諂諛之辭順口而出,誰也不以為恥了。

【97】阿紫又道:“弟子又想,我星宿派武功之強,天下任何門派皆所不及,只是師父大人大量,不愿與中原武林人物一般見識,不屑親勞玉步,到中原來教訓教訓這些井底之蛙。可是中原武林之中,便有不少人妄自尊大,明知師父不會來向他們計較,便吹起大氣來,大家互相標榜,這個居然說什么是當世高人,那個又說是什么武學名家。可是嘴頭上盡管說得震天價響,卻誰也不敢到我星宿派來向師父領教幾招。天下武學之士,人人都知師父武功深不可測,可是說來說去,也只是‘深不可測’四字,到底如何深法,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么一來,于是姑蘇慕容氏的名頭就大了,河南少林寺自稱是武林泰山北斗了,甚至什么聾啞先生,什么大理段家,都儼然成了了不起的人物。師父,你說好不好笑?”

【98】阿紫微笑道:“師父休怪。想我既是星宿派弟子,自是盼望本門威震天下,弟子行走江湖之上,博得人人敬重,豈不是光彩威風?這是弟子的小小私心。”丁春秋哈哈一笑,道:“說得好,說得好。我門下這許許多多弟子,沒一個及得上你心思機靈。原來你盜走我這神木王鼎,還是替我揚威來啦。嘿嘿,憑你這般伶牙俐齒,殺了你倒也可惜,師父身邊少了一個說話解悶之人,但就此罷手不究……”阿紫忙搶著道:“雖然不免太便宜了弟子,但本門上下,哪一個不感激師父寬宏大量?自此之后,更要為師門盡心竭力、粉身碎骨而后已。”

【99】他二人比拚,頃刻間星宿派便接連死了三名弟子,顯然勝敗已分。

【100】星宿派群弟子個個貼墻而立,誰也不敢走出店門一步,師父正與勁敵劇斗,有誰膽敢遠避自去,自是犯了不忠師門的大罪。各人明知形勢危險,只要給掃上一點掌風,都有性命之憂,除了盼望身子化為一張薄紙,拚命往墻上貼去之外,更無別法。但見慕容復守多攻少,掌法雖然精奇,但因不敢與丁春秋對掌,動手時不免縛手縛腳,落了下風。

电子游艺平台